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攻防大战

第二百六十九章 攻防大战

  冯安楠还想争论几句,但穆夏柏却用眼神制止了他这个时候还是先办正事比较要紧,没必要去争这些无谓的事情。   . 穿一身盔甲顶多就是活动不太利索,也没什么大碍。不过穆夏柏没有忘记提醒郑柏,一定要对内保守住海汉军援的秘密,不要提前走漏风声出去。

  郑柏又下令准备车马,北越军的中军大营距离目前的防御阵地还有里地,当然不能让友军将领穿着全幅盔甲徒步走过去郑柏拿出来这两套盔甲都是重达二十余斤,穿这玩意儿翻山越岭可不是个轻松活。

  北越军中将领的盔甲倒是跟大明的制式很相似,都是前开襟的铁甲,制作工艺倒也还算过得去,但普通士兵的防护措施就几近于零了,都是单层布衣连棉甲都没有,唯一能称得上有防护力的装备,大概就是头上竹编或是藤编的小斗笠而已。低级的军官稍微好一点,能穿个两片式的铁皮背心护住前胸后背。

  而至于所使用的武器,除了正规军还比较齐整之外,临时被征发来打仗的农兵因为几乎都是自备武器,那就真是千奇百怪,使什么的都有。甚至还有不少人是拿着竹枪,也就是把竹子削尖一头,将其在火上烤硬了而已。

  这样的军队几乎就是纯消耗品,遇到战事不利的时候,战斗力下降得极快。这大概也是北越军队携十余万部属南伐,结果几场败仗连着吃下来之后,部队数量就直接减半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对于安南这种常年陷于战火之中的国家来说,维持军队的成本越低越好,这样才能有资本跟对手旷日持久地打下去,而农兵的好处就在于维持和使用的费用都非常低,而且也经得起消耗反正打完回头又征就是了。如果真要常年维持一支十万人规模的作战部队,那根本不用打,仅是军费就足以让当权者直接破产了。

  而这样的状况在南越也同样存在,因此南越在攻打这里的防线之时,也是大量地使用了农兵,指望用兵力优势来消磨掉守军的战斗意志。

  郑柏亲自作陪,一路上向穆冯二人解说战况,用了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到达了作战阵地。北越军队目前的防线是凭借一条东西走向直通大海的山岭构建起来的,在这条约莫十里长的山岭上,几乎每隔百米就有一处北越军队构建的简易防御工事,驻守着百人左右的部队,其间用陷坑、壕沟、鹿砦等各种路障来填补空隙。而几处要害山口更是专门修筑了城寨,以增加防御力度。如果从空中俯瞰下去,这条防线简直就是一个微缩版的长城了。

  穆冯二人注意到这山岭虽然平均海拔高度只有百米出头的样子,但朝南的一面山势较为陡峭,南越军队几乎是得用45°仰望的姿势才能对山岭上的守军发起攻击,作战难度之大自然不言而喻。就算是使用火绳枪的部队,到了这里也是颇受限制射击仰角大,杀伤力有限不说,还会被自上而下射来的弓箭所覆盖。

  事实上南越军队在最初的几次攻击之后,看到效果极其有限,就已经基本放弃了用火枪兵来攻打这条战线的想法,打算用农兵来当炮灰填坑。

  郑柏带着他们来到了临近海边的一个山头上,这里就是整条防线的最高处,海拔高度大约在200米。穆夏柏和冯安楠虽然是军人出身,但穿着20多斤的盔甲,又背了一大包装备,爬上这座山头还是免不了有些气喘吁吁。郑柏倒是想让亲兵替他们背那两包东西,但穆冯二人却没有答应两个背包一个是装着短波军用电台和电池,一个是装着枪械和其他的军用装备,肯定不能随便交到外人手里。

  由于地势最高,这里受到直接攻击的可能性也相对比较小。但北越军队还是在这个山头上修筑了一处小型兵站,并且驻扎了七八百人,屯集了一些物资和武器,可以根据战事需要,及时对附近的防御点进行支援。从防御阵地的部署来看,郑柏作为指挥官的确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穆冯二人休息了几分钟之后,便要求郑柏先让亲兵退到远点的地方去。郑柏虽然有些不解,但想到北面来的文书上要求自己尽量配合海汉人,当下还是答应了这个要求。

  待周围的闲杂人员都退开一段距离之后,穆夏柏才打开背包,取出了两个军用望远镜,与冯安楠开始对南面进行目视侦查。

  军警部在穿越前也与其他部门类似,采购了大量的专用装备,望远镜自然也是其中一种重要的军用物资。不过作为专业人员,军警部里还是有一些人自掏腰包购买了更好的个人装备,而没有选择使用公费采购的库存货。比如像北美帮以王汤姆为首的那几个土豪,就是装备了清一色steiner出品的全能夜鹰。而穆夏柏和冯安楠所使用的,则是国产的博冠,同样也是质量优良的军品版,据老摩根和约翰逊使用后评价,其质量还要略优于美军装备的m22b望远镜。

  郑柏在旁边看到这两人都手持一个奇怪的东西挡在眼前,一时不明其意。但二人交谈的内容,他却是七七八八能听得差不多。

  “两点钟方向,1500米处,有一个敌方军营,看规模应该只是前哨营。”

  “没错,从敌军的阵地布置来看,敌方的大营应该是布置在前哨营左侧那处丘陵的后面,距离我们所在的位置大概……2200米左右。”

  “这个距离上我们的陆军炮肯定是没辙了,不过这个前哨营倒是有希望能打到。”

  “这么远的距离上,勉强打到也没什么杀伤力了。看来光是据守还不行,还是得设法出击。”

  两人商议了一会儿,又放下望远镜,开始摊开地图作标识。郑柏凑上去看了一会儿,发现他们所做标识的地方都是远处敌军的军营位置,甚至连七八里地之外的对方中军大营都详细标出来了,当下不由得惊道:“两位是如何得知对方的军阵布置详情?”

  郑柏退守此地之后,当然也没有一味防御,仍然派出了不少探子沿着西边的山脉绕到南越驻军营地附近去查探,花了好些时日才搞清楚对方中军所在的位置。而海汉这两名将官到这里还不过短短半柱香左右,居然就已经探明了对方的军营位置,这是什么道理?

  穆夏柏和冯安楠交换了一下眼色之后,才对郑柏回应道:“郑将军可以试试我们的好东西。”

  冯安楠给郑柏作了一下示范,便将望远镜递给他。郑柏有些不安地照着冯安楠的姿势将望远镜放到眼前,很快双手便止不住地颤抖起来:“这……这是何种法术?竟可将数里之外的草木看得如此清楚!”

  冯安楠害怕他将望远镜掉到地上,赶紧伸手拿了回来:“这可不是什么法术,这是我们海汉产的望远镜。”

  “望远镜?好东西,好东西啊……”郑柏身为一个带兵大将,当然立刻就意识到这玩意儿在战场所能起到的作用,眼巴巴地看着冯安楠手里的望远镜,嘴里咕哝道:“贵军有此利器,阮逆必败啊!”

  “败不败的,打了才知道。”穆夏柏并没有被郑柏的吹捧所迷惑,将话题立刻拉回到正事上:“郑将军请确认一下,看看我们勾画的敌军阵地和军营有没有什么缺失?”

  郑柏脸上一红,好在他皮肤黝黑也看不出来:“不怕两位将军见笑,我方目前所掌握的军情,恐怕还不如两位在这图上作得细致。”

  穆夏柏挑了挑眉毛,倒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北越军的侦查能力和手段都很有限,仅凭肉眼又能观察到多少情况?正待说话的时候,便听到南面的平原上传来了一阵鼓声。

  “阮逆的军队又要发动攻势了!”郑柏听到鼓声便立刻恢复了肃然,招呼了亲兵过来,传令备战。

  “在下要到前方督战,请二位就在此地,切勿随意走动!”郑柏匆匆向两人告辞,然后就带着一帮亲兵离开了。

  穆冯二人都是第一次近距离观看这个时代军队的大规模作战,当下也十分好奇,再一次拿起望远镜开始观察战场形势。

  那处被他们认为是前哨营的营地大门打开,有士兵跑出来搬开了门口的拒马和鹿砦,然后一波南越士兵就乱糟糟地从营中涌了出来。

  接着营地左侧的丘陵后面也转出来一队队的士兵,开始在丘陵旁边列阵。看样子应该有三四千人之多。不过冯安楠只看了片刻,便有些不耐烦地放下了望远镜:“这列队会不会太慢了一点?等他们排好队开始进攻,恐怕太阳都要下山了!”

  穆夏柏笑着回应道:“冷兵器时代作战虽然也讲究军阵,但对于队列的要求可没有那么严格,这些军队肯定都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训练,怎么可能像我们的民团一样,能在短时间内就列好攻击队形。”

  约莫过了十多二十分钟,这群乱糟糟的士兵才终于列好军阵,不过从并不统一的军服和武器上推断,这些南越士兵应该并非正规军,而是临时工性质的农兵。

  “正规军出来了。”穆夏柏一声招呼,冯安楠连忙重新拿起了望远镜开始查看:“哪儿呢?”

  “在军阵的最后面。”

  不是穆夏柏看得仔细,冯安楠还真没太注意到在这批农兵后面列阵的小股南越士兵,但看起来这支正规军似乎并没有要领军冲锋的意图。

  “应该是督战队。”穆夏柏推断道:“这些农兵的作战意志应该不强,如果没有督战队在后面盯着,只怕打着打着人就跑完了。”

  说话间鼓声再次响起,畏畏缩缩的农兵们最终是开始向着北越军所在的山岭前进。从他们集结的地方到山脚,大约只有一里地的距离,南越军队慢慢腾腾地往前挪动,并不急于发起冲锋到了山脚之后,他们还必须爬坡行进约四五百米,才能抵达北越军的防御线,冲锋太早肯定会体力不足。

  而北越军这边也已经开始针对对方的前进路线调兵遣将,将兵力逐步集结到可能会受到攻击的一段山岭。特别是驻守在山岭各处据点的弓手,此时都成群结队地朝着集结点飞奔着,他们作为远程打击火力,一直都是山岭阵地非常重要的防御力量。

  “南越那边的指挥官也不是吃干饭的啊!”穆夏柏举着望远镜,嘴里不禁咕哝道。

  在第一波农兵出发之后,他们刚才集结的位置已经出现了第二波正在集结的部队,看样子南越也并没有寄希望于能够靠着农民一波流就平推了山岭阵地,而是打算用车轮战法来实施攻击,就算打不下来也要给北越军施以足够大的压力。

  冯安楠见状也嘀咕道:“但是北越的阵地优势太明显了,像他们这样从下往上攻,要死多少人才能攻上来啊!”

  “那也未必。”穆夏柏在仔细观察过地形之后反驳道:“就算是几丈高的城墙防御,也有被攻破的时候,何况这里根本没有城墙,只是山坡而已,而且防御线又长,如果对方兵力足够,采用多点进攻,北越守起来的难度就很大了。”

  穆夏柏话音未落,便看到那处丘陵的右边也出现了一支南越的部队,开始朝着山岭防线缓步前进。

  “老穆,你这还真是乌鸦嘴啊!”冯安楠见状不禁感叹了一句。

  南越军的左右两条攻击路线相距约莫有两里地,这样遭到攻击的两段防线基本就只能自己顾好自己,而无暇去顾及和支援相距较远的友军了。不过站在最高的这处山头上,穆冯二人也能看到北越军这边同样有数以千计的士兵正在从后方的营地往山岭顶部的防御阵地上前行,南越军想攻破这条防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首先抵达山脚的南越军并没有停下来重新调整队伍,指挥官直接就发起了进攻的命令,上千名士兵加快了步伐,开始往山上挺进。

  而此时就开始显现出北越防御阵地的弊端了山坡完全被密林所覆盖,对手在这段距离上拥有极好的天然防护。只有在最后接近防线的大约三四十米距离之内的树木,才被北越方面提前清理干净了,留出了不受阻碍的攻击视野。这倒不是北越方面偷懒不愿意继续往下清理,而是南越军留下了许多游击哨在密林中狙击北越派出伐木的人员,在经过了数次的小规模拉锯战之后,最终安全距离就只能保持在目前的这种程度了。

  虽然北越军可以居高临下进行防守,但由于密林的阻碍,远程火力的有效打击范围也只有防线外的这一小段距离而已。而南越军也充分利用了这个特点,在密林边缘放缓了前进的速度,重新进行了一次集结将大量的弓手放到了即将冲阵的步兵后面。

  即便是离交战区隔着好几里地,穆冯二人也听到了非常清晰的三声鼓响,接着便从望远镜中看到南越士兵涌出树林,冲向北越防线。而在他们的身后,一大波弓箭手补上位置,开始向北越防线进行抛射攻击。

  北越这边的弓手的优先射击目标,肯定是正在冲过来的这些步兵,一波居高临下的箭雨从寨墙和防御工事的缝隙间射出,将冲在最前面的数十人射翻在地。但在此同时南越弓手射出的弓箭也从天而降,对躲在寨墙后方的守军造成了一定的伤害,集结在一起的守军虽然举着不少盾牌,但仍然不断有人中箭倒地。而南越的步兵依然不顾伤亡地继续往上冲,似乎就是打着以此来吸引火力的主意。

  “这就真是拿人命互换啊!”第一次亲眼目睹冷兵器战争的穆夏柏不禁叹道。

  而此时冯安楠则是拿着已经换上长焦镜头的数码摄像机,聚精会神地拍摄远处的战斗场面。他们作为先遣队的侦查内容可不仅仅只是画画地图看看敌情,这种双方交战的第一手资料同样非常重要。等前线指挥部要拟定具体作战方案的时候,这些影像资料便是非常重要的参考依据。

  在南越的第一波攻击发起的同时,第二波攻击力量也已经抵达了山脚,开始向山上缓慢推进,而第三波攻击力量已经集结完毕准备出发。另一条攻击路线的南越军此时也抵达了预定位置,正在调整弓手部队,准备发起进攻。

  这种攻击模式无疑对南越军造成的伤亡更大,但南越的指挥官似乎就是认准了这样的方式,打算以兵力优势来换取战局优势。防线上的北越弓手连着进行了三轮射击之后,已经有两三百名南越步兵倒地不起,但仍有更多的步兵拼命冲向防线,因为只有面对面的搏杀,他们才能避过一边倒的远程打击,并且寻找机会在这场战斗中生存下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2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