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先遣队

第二百六十八章 先遣队

  先遣队抵达永安港之后,立刻对这里的登陆环境进行了仔细勘察。  根据后世的水文资料纪录,这地方修建的货运码头平均深度都在10米以上,算是水文条件不错的深水港。这里沿岸的沙滩长达两公里有余,拥有非常宽阔的登陆面,哪怕是有上百条船也可以在这里同时发起登陆。虽然限于客观条件,海汉民团不太可能在这里修建永久性的码头,但只要在岸边搭建几处坚固的木制栈桥,就基本能够满足登陆所需的条件了。

  不过出乎先遣队意料的是,这么一处被军警部所重视的战略要地,北越军队居然根本就没有派人驻守这里。或许这是因为北越认为这个被小山包围起来的狭长海滩不具备据守的条件,又或许是因为他们认为对手的海上力量还不值得部署军队在战线后方的海岸线布防。

  穆夏柏和冯安楠各自带了几名工兵,分别去两处通往外界的山口做了实地勘察,并且在近岸处选择了码头、兵营驻地和物资仓库的建设地点。这里的两处山口之外有一条蜿蜒的河流经过,往南的四五里之内都是由这条弯弯曲曲的河流在漫长历史中冲刷出来的平原和沼泽地,看样子不管是南下还是北上,这地方的通行条件都十分恶劣。

  不过这倒是正合了军警部的心意,这里只是作为此次军事行动的后勤补给基地,需要的便是依靠这里险要的地势来减少防御压力,军警部恨不得从这里到南面的交战区之间全是沼泽地才好。而兵力的投送则无需依靠陆路,完全可以通过海路进行,这里距离交战区海岸线不过十余海里,海船慢慢驶过去也只需要半天不到的时间。

  穆冯二人留下了几名工兵,让他们到这几座小山包上去寻找制高点和适宜建立望哨所的地方,自己则是继续乘船南下,驶往交战区。在顺着海岸线南下一段航程之后,他们终于看到了预料之中的景象海岸上密密麻麻的帐篷和窝棚星罗棋布,其中一些地方竖立着颜色不同的军旗,看样子应该便是北越军队的驻地了。

  不过与其说这是军队驻地,倒不如说是难民营更形象一些。这数万的军队驻扎在这里,却是东一堆西一堆,既无寨墙也无壕沟,毫无扎营的章法可言。虽然营间也能看到有小队的巡逻士兵来回走动,但这种营区要是遇到外敌攻击或者其他的紧急状况,只怕立刻就会陷入到混乱之中。

  由于先遣队这艘船是从北而来,因此并没有造成多大的骚动,靠岸之后随行的特使向过来查问的军官出示了来自清都王府的文书和身份证明,立刻便有人带他们前往中军的军营会见本地的最高指挥官。

  进入中军之后,两人的观感才稍稍有所改变,这里的军营至少是按照正规的扎营方式来布置的,营地外拒敌的壕沟和排水的渠道一应俱全,进入中军的道路上拒马、鹿砦遍布,营中帐篷的布置也成列成排较为整齐,每支部队中间留出了足够的防火间距,营中士兵的军容也比先前所见的部队要好得多。

  “看样子外围驻扎的大概都是农兵了。”冯安楠轻声嘀咕道。

  穆夏柏也轻声回应道:“北越正规军还是有一些战斗力的,毕竟是跟元明两个朝代打了上百年仗,连着坑过两个帝国的部队,作为一支军队的底蕴还是有的。”

  “但看起来他们的正规军数量似乎不多啊,照我们先前所见来推算,正规军估计只占了五分之一左右吧?”冯安楠一边走一边就开始推算北越军队的实际战斗力。

  穆夏柏对此显然是有自己的看法,摇摇头道:“我们在这里见到的军队只是一部分而已,真正的主力部队应该大部分驻防在战线上了,他们的正规军数量肯定比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更多一些。”

  穆夏柏这个无心的猜测倒是十分贴近事实,这里的军营放在目前的战局来看其实已经算是后方,而位于南面的交战区纵深达十余里,还有上万的北越正规军和若干农兵被部署在这片交战区当中。

  带路的军官将他们带到中军大帐外面,便与守备在这里的将官亲兵进行了交接。北越特使将清都王府的军令、郑柞的亲笔信以及自己的身份证明一起交给了亲兵,片刻之后,那亲兵便出来传话让他们进帐。

  作为控制了北越军政大权的权臣家族,北越军队在本地的最高指挥官同样也是郑氏出身,这位名叫郑柏的将领算起来应该是郑柞的远房堂兄,四十来岁,身体黝黑健壮颇具武人气质。特使将穆冯二人作了介绍之后,郑柏便邀二人入座。

  “大公子的信,在下已经看过了。既然是清都王府的意思,如果二位将军有什么要求,在下定会全力配合。”郑柏的态度倒是很端正,一上来就直接把话说得很明白。他虽然是军方高级将领,但在郑氏的体系中也仅仅只是充当打手的角色,该听从谁的命令,他心里很清楚。

  关于郑氏与海汉人所达成的军贸协定据此已经有三个月时间,在北越军方内部也不再是什么秘密,被遣往涂山训练营接受军训的军方人员当中,有不少都是郑氏出身的子弟郑柏的二儿子同样也是首批受训军官之一。郑柏本人倒是第一次跟海汉方面直接打交道,态度这么谦恭的原因多少也是因为那两封书信起了作用。

  来自清都王府的文书是目前北越政权的实际掌控者清都王郑亲笔所写,内容大意是要求郑柏配合海汉人的意图行事,在作战方面可以赋予海汉人充分的自主权,必要时让海汉人的军队承担防御或者反击的主要任务。这封书信是郑在郑柞出发之前就已经写好,如果双方的合作谈崩了,那这封信自然就会被销毁掉;而如果双方达成了借兵的协议,那么郑氏的特使就会带着这封信提前赶到交战区,以便让双方协调好作战体系。

  而来自郑柞的书信除了更具有时效性之外,内容也更加细致,详细说明了海汉方面的出兵意图和可能需要郑柏这边配合的事情。当然了,郑柞此举也不乏有稳定军心的意图,在战事吃紧的局面下,告诉前方的将士援军很快就到,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何况这支援军还是来自于据说相当能打的海汉人麾下。

  当然了,具体双方的交易条件,郑柞就没有再在书信中谈及了。这种雇佣外国武装势力介入本国内战的事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并且双方也已经做好约定,海汉部队对外作战时将不会表明身份,而是直接打着北越军队的旗号出战。其实军警部这边也不希望过早对外界暴露了自身的军事实力,因此双方才会一拍即合,在这个问题上迅速取得了一致意见。

  “郑将军,具体的要求我们稍后再说,还是请你先向我们介绍一下目前的战局形势吧!”穆夏柏并没有急着把军警部的要求一条条列出来,而是打算先了解一下战局走势。

  郑柏点点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来人,把地图挂起来!”

  当下有亲兵将衣服三尺幅面的地图用木架支了起来,上面所绘制的正是越南东海岸的地形,不过受制于目前的测绘水平,这地图的分辨率的确就惨了点。在穆冯二人看来,这副地图的视角高度起码是海拔200公里,根本谈不上什么细节可言,从永安港到这里的陆路距离接近10公里,在这地图上才1厘米,几乎是1:1000000的比例尺,这哪里还谈得上商量战术,布置阵地?

  当下冯安楠便道:“请等一下,郑将军,你的这幅地图不太好用,还是用我们带来的地图吧!”说罢从随身的公文箱中取出一张折叠好的地图,打开之后固定到木架上。

  “这……这是……”郑柏好歹也是个带兵打仗的人,一看之下便知道海汉人这地图的确跟自己手上的东西不是一个档次的货色。

  冯安楠所拿出的这份地图是依据大资料库里的3d卫星地图放大之后勾画的军用地图,比例尺要比郑柏的地图大了足足几十倍,甚至还用清晰的等高线标出了这块地区的山脉走向和制高点位置。

  在大本营决定采取军事行动介入安南内战之后,军警部就赶紧调集技术力量制作越南东海岸特别是交战区的军用地图,顾凯和钱天敦离开胜利港的时候就带了几张过来,其中之一便是现在冯安楠所展示的这张图。而且军警部还在继续加班加点地赶制比例尺更大的详图,届时会作为作战物资一起送来。

  但就算是这张比例尺还比较小的地图,也已经让郑柏看得目瞪口呆了:“你们……从何处得来……”

  “我们从哪里得到的地图不是重点,郑将军,我们现在的作战任务是联合对外,我们是你的友军而不是敌人。我们来这里的原因是你们的战争前景已经不容乐观,我们来这里的任务是帮助你们打赢这一场战争,而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尽快将目前的局势向我们解说清楚,这样我们就能尽快地制定出作战的计划。我这样说你能听明白吗?”穆夏柏根本就没给郑柏质疑自己的机会,立刻拿话堵住了他的嘴。

  郑柏略一犹豫,才点点头道:“在下明白了。不过这地图……稍后可否让军中文书抄录一份?”

  “可以。”穆夏柏应道:“现在先说正事吧!”

  “好好好!说正事!”郑柏赶紧将注意力回到眼前,向两人解说最近这段时间的战局变化。

  三个月之前,也就是大概在郑柞和陶东来谈军火买卖的时候,北越的形势都还是一片大好,郑柏率领的军队已经攻到了距离南越阮氏根据地顺化府仅百余里的广治,兵临顺化擒拿阮氏逆贼似乎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但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南越的火器部队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战场上,并且首战就打死打伤了三千多人北越先头部队。

  从那之后战局就开始出现逆转,拥有大量火绳枪和几门火炮的南越叛军展开了反击,而尚处于冷兵器时期北越军队对于这种“犀利”的攻击几乎毫无招架之力,死伤相当惨重。无奈之下郑柏只能指挥部队一路边打边撤,退到150里之外的洞海才依靠从这里入海的洞海河天险稳住了局面。

  洞海这地方在后世有峰牙己榜国家公园,风景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过北越的溃兵撤到这里根本来不及欣赏风光,仅仅过了三天,南越军队便从洞海河上游偷渡成功,再次将北越军队向北驱赶。而这一退,便又往北退出了一百多里地,一直退到目前的战线才算是真正稳住了阵脚。

  但南越方面显然是为这次的反击做了充分的准备,一路向北追击的部队规模一天胜过一天,追到这里的时候据说已经有了十万大军,这肯定不是临时组织的反击能够解释的现象。而北越方面仅仅剩下两万正规军和差不多同等数量的农兵和民夫,在升龙府严令不许继续后撤的军令之下,只能依靠附近险要的地形勉强抵挡住对手日复一日的进攻。虽说目前暂时还没有再次溃败的迹象,但就算这么慢慢耗下去,北越这几万人迟早都会被活活耗死在这个战场上。

  形势不容乐观啊!穆夏柏和冯安楠对望一眼,心中都是转过了同样的念头。这就难怪北边的郑氏会急得跳脚,准备把升龙府附近的民户都征发为农兵然后大举南下,看样子是打算押上所有身家,跟南越阮氏直接梭哈了如果穿越集团这边没有主动提出军援计划,那局面大概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发展了。而郑柏的态度如此之好,只怕也是在一直盼着北边来的援军能早点到吧。

  “郑将军,那贵军目前是如何布置防御阵地的,可否和我们详细说说?”穆夏柏这下也已经收起了先前的轻松感觉,很严肃地向郑柏发问道。

  郑柏指着地图解说道:“在下先前根据此地地势,将防御线布为了三层……”

  北越大军以南是一片山区,正是这片山区将南越的军队隔绝开来。南越军队如果想绕过这里,那就必须向西行军,从密林中多绕行数百里,这种行军对于一支人数超过十万的军队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光是穿越原始森林的补给线就足以让后勤辎重部队崩溃。

  正因为如此,虽然北越把守的几处关口难以进攻,但南越军队还是不惜伤亡,每天都继续向北越防线发起攻击,准备以人肉战术硬生生地把这一仗磨下来南越阮氏也很清楚,过了这一关的之后,再往北直到升龙府都不会再有任何的阻碍,可以一路平推过去。

  而目前郑柏所布置的三层防线中,第一层防线已经被南越的连日攻势给攻破了,北越部队已经退守到第二层防线。至于这道防线能够坚持多久,就算郑柏自己心里都没有一个确信的时间。

  “我看,我们还是直接上前线阵地看看真实情况吧?”冯安楠听了半天,也只能听出个大概,某个山口布置步兵若干、弓兵若干、枪兵若干,但这样的解说实在难以理解,完全只能靠脑补,这样子可没办法完成先遣队所负担的侦查任务。

  “两位将军身负重任,岂可以身涉险?”郑柏一听大惊失色,赶紧劝阻道。

  郑柞在书信中给他说得很清楚,这次来打前站的两个海汉人是涂山训练营的教头,同时也是海汉军中的“高级军官”。至于有多高级,郑柞因为搞不清楚海汉的军职,因此也只能以“将军”来称呼穆冯二人能被海汉人派来当军头,那肯定不是什么小角色。郑柞在书信中命令郑柏务必要保护好这两人,因为他们一旦在前线出了什么事,说不定就会让海汉的军援计划打了退堂鼓。

  “郑将军,大家都是当兵的人,矫情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们来这里也不是来游山玩水的。过些日子我们海汉的部队就会开过来,如果我们没有先做好准备工作,到时候我们的战友、士兵就会为此因此而付出代价!这可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打胜仗!”穆夏柏掷地有声地说道。

  “既然如此……来人啊!”郑柏一声令下,立刻有亲兵上前听命。

  “去取两套盔甲来给两位将军!”郑柞下完命令之后,仿佛是料到穆冯二人可能会推辞,立刻转头对他们劝说道:“刀枪无眼,有备无患,两位将军虽然英勇,但既然是要亲临一线,那按军规就必须着甲上阵才可!”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