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军援协议达成

第二百六十七章 军援协议达成

  根据施耐德和顾凯在胜利港会谈时所作的计算,这次出兵北越的军事行动哪怕最后没有直接参与到战斗当中,至少也能从北越手中收几万两辛苦费,届时就当是一次贴近实战的跨海拉练好了。  如果海汉民团直接参战,那他们预估的军费是十万两起步,如果打上个把月,说不定弄个二三十万两都有可能实现。而关于从北越收到的军费,执委会也已经提前表了态,至少会从中拿出一半作为计划外的军费拨给军警部使用,这也就难怪军警部这帮人都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了。

  钱天敦倒是没被眼前的有利局面冲昏了头,还不忘提醒顾凯:“不是还有附带的政治条件吗?你可别光顾着敲竹杠,忘了政治任务。”

  “忘不了!”顾凯摆摆手道:“我报个高价给他,就是要让他有还价的意图,等下我在价格上让步的时候,再把政治条件提出来作为补充,就不会显得太突兀了。”

  “你这可真是……”钱天敦啧啧了几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正面评价。

  顾凯不以为然道:“我这可是为了集体的利益着想,北越最终能答应多少条件,对我个人来说又享受不到半点好处!”

  半个小时之后,谈判重启,郑柞依然咬着军费问题不肯松口。顾凯感觉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便主动提议道:“如果贵方确实有经济方面的困难,那我们也不是不能体谅,在军费方面可以适当减免一部分……”

  没等郑柞脸色轻松下来,顾凯又接着说道:“但是,作为回报,我们希望贵方能够答应我方的一个条件。当然,我方所准备的这个条件是完全无关于金钱的。”

  “那顾先生不妨说来听听。”郑柞依然十分谨慎,不太相信见钱眼开的海汉人会如此好心。

  “郑先生,我们与贵方开展贸易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在此期间的合作也比较愉快,我方希望能够与贵方进一步地深化合作方式,允许我方的人员进入安南国内地区从事正常的商贸和民间交往……”顾凯一边斟酌着措辞一边慢腾腾地说道。

  “就这条件?”郑柞急不可耐地打断了顾凯的话头问道。

  “不不不,请听我把话说完。”顾凯微微摇头道:“为了保证我方人员的人身安全和利益,希望贵方能够给予我方人员享有治外法权的待遇。”

  “那是什么意思?”果然郑柞毫不意外地对“治外法权”这个名词完全不能理解。

  “简单的说,就是我方人员在贵方控制的领土内不会因为违反了贵方的法律法规而受到审判或者处罚。”顾凯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郑柞愕然道:“小事情倒也罢了,那若是犯了杀人之类的重罪,又该如何?”

  “贵方可以提交案情相关的档案给我方,由我方的司法机关基于客观证据进行审理和判决。”顾凯继续向他说明道:“如果我方也认为当事人有违法的行为,那么同样也会作有罪判决。当然,不管是判决还是处罚,所依据的都是我们海汉的法律。”

  “这真是荒谬!”郑柞愤然道:“如果你们的人在安南犯法,我们只能把人抓起来交给你们处置?这是什么道理!”

  顾凯不动声色,转而说起了军费的事情:“刚才我们考虑了一下,可以把这次援助贵方的军费总额降低一成。”

  郑柞摇摇头道:“国之大体,岂可以些许金钱记?”

  顾凯笑了笑道:“如果贵方肯答应我方的条件,那么还可以在此基础上再降低一成。”

  郑柞这次没有再马上开口,而是已经开始在心中盘算起来。刚才休会时他与几个幕僚也商量了一番,所有人都认为海汉人所提出的军援方案是解决眼下困难局面比较可行的一种办法。海汉人所提供的武器和训练营,都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军队战斗力远远在目前的北越军队之上,请一支海汉雇佣军作战的效果肯定远远要强于从民间临时强征而来的农兵。但这么做唯一的难处就是在海汉人所要求军费额度上,海汉人过来之后只是驻守倒也罢了,要是打上十天仗,那十万八万两军费肯定跑不了,要是战局僵持,打上三五个月,恐怕郑柞自己家里都得开始砸锅卖铁给海汉人凑军费了。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郑柞并未想过有了海汉人的军援之后就能迅速地解决战斗自家的军队虽然被南越火枪部队打得节节败退,但也是撑了一个多月才逐步撤退到目前的战线上,海汉人虽然武器先进,但他们就只派来千把人的作战队伍,恐怕作战效果也会极其有限。郑氏南伐已经有数次,即便战斗进程再快,一次也得打上大半年,从没有听说过十天八天就解决战斗的情况,要是拿高薪的海汉军队来了之后也这么僵持下去,那这乐子可就大了。

  在这样的认识之下,郑柞和幕僚们预估的交战期为三个月,而需要偿付给海汉雇佣军的军费大概不会低于五十万两。当然,如果最后能够取得胜利,那么这笔钱花出去应该还是值得的,毕竟南方广阔的国土可不是几十万两银子能直接买回来的。但这样高昂的费用,也同时意味着北越政权将会因此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升龙府朝廷在往年的岁入也才两三百万两,刨去各种支出,加上连年征战,根本没什么库存,说不定打着打着就没钱付给海汉人了。正是因为这样的经济压力,郑柞才会一直咬死了价格不肯松口,因为他也实在有些担心海汉人打到半截就因为拿不到钱而突然撤军了。

  郑柞的担心不无道理,但其实海汉这边也并没有把这次出兵的行动周期规划到那么长。执委会给军警部的时限是不能超过一个月,因为派出这支军队之后,大本营和黑土港都颇有点“倾家荡产”的感觉,防御上的漏洞极大。  不管是执委会还是军警部,都不愿意冒着丢掉老窝的风险把作战期拖得过长。

  但在具体的讨价还价策略上,不得不说顾凯和施耐德的确是掐准了北越方面的思路,具有针对性地制定了这么一个迂回提出条件的办法来让北越就范。他们估计北越方面一定会把作战周期设想得比较长,因此对于经济方面的顾虑会成倍增加,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拒绝海汉方面的军援。而在这种时候再通过适当的减价来换取对方对政治条件的认可,就会比直接提出条件的效果要好得多。

  对郑柞来说,军费少一成,那大概就能省十万八万下来,少两成,那这个数字就真的不能忽视了用这笔钱再武装起一支上千人的火器部队都够了。而付出的代价虽然的确有伤国体,但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一些,何况海汉人也并非不讲道理的人,至少从接触到的这些人来说,个个都是彬彬有礼非常有修养,手下人也都很有规矩,照理说应该不会在安南惹什么麻烦才是。

  郑柞这一沉默,顾凯便知道机会来了,赶紧劝说道:“将来贵方也可以派驻一些官方人员到我方的港湾,我们也会酌情给予一些特殊的待遇。如果我方人员在安南国内违法犯罪,那么贵方也可以派出司法人员参与由我方组织的调查审理,尽可能保证公正公平。”

  顾凯这么一说,就是有意识把治外法权和外交豁免权混淆到一起,回头再把两件事分开来慢慢扯,届时郑柞就算是想后悔也为时已晚了。至于说参与调查审理之类的,那就纯粹只是外交辞令而已了参与是参与,但具体怎么判决那就与你无关了。

  但顾凯这番话显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郑柞的脸色果然好了一些,点点头道:“若是如顾先生所说,那自然最好不过。那军费的问题……”

  “只要贵方答应了我方所要求的治外法权,就可将这次军费减免两成!”顾凯斩钉截铁地说道。他与施耐德商定的底价其实是在报价的基础上打六折,能以八折的价格拿下,这已经算是超额完成谈判任务了。

  “那贵方何时出兵?”郑柞急忙追问道。

  “如果形势需要,半个月之内可以出兵。”钱天敦接过了话头。关于这次军事行动上的安排,北越这边暂时由他全权负责。直到大本营的大部队过来之后,钱天敦才会向上级指挥官交出指挥权。

  “半个月,这时间也太长了点……”郑柞脸上透出一丝失望的表情。

  “贵方如果现在开始调兵南下,行军到交战地区大概也得十多天时间吧?相比之下,我军抵达战场的速度说不定还会更快一点。”钱天敦毫不避讳地说道。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研究中南半岛的地图,对于行动计划已经有了初步的打算。当然,这还得等大本营那边制定出详细计划之后,再结合起来进行实施。

  郑柞想了想,又接着说道:“那我方在训练营的这些士兵……”

  “过几天我方会派船到这里来接他们南下,贵方只需准备好足够的粮草和随军物资就行了。”钱天敦明白郑柞打的是什么主意,没等他说完便提前作出了解答:“这支受训的军队届时会作为前军,我军会负责为他们压阵。”

  现在北越能正面抵抗南越攻势的军队已经不多,与其指望着海汉这边的雇佣军登上战场,倒不如先把希望寄托在训练营的这批士兵身上,如果运气好他们打赢了,不再需要雇佣军投入战场,那么就又能省下来一笔开销了。

  既然是军事行动,那么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准备工作就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的清楚的。双方虽然已经通过谈判达成了合作的意向,但具体的实施方案还是需要双方的军方人员进行详细的讨论。郑柞这次也带来了数名北越军官,接下来的军务内容就是由他们跟钱天敦等人商议了。

  而谈判所取得的进展也在当天便通过电波传回了胜利港,得到消息的执委会立刻授予了军警部战时权限,并且全权组织这次的军事行动。

  颜楚杰将作为总指挥官亲临一线,负责此次的作战指挥任务,而陶东来则将留守大本营,负责这段时期本土的防卫工作。军警部下属成员中担负战时作战任务的人约莫占了一半多,执委会宣布进入战时状态之后,这些成员立刻开始交接手头的事务,准备回到军队中履行军人的职责。

  前两天刚刚参加完阅兵式的民团士兵开始接受入伍以来最为接近实战的操演,训练所消耗的弹药达到每人每天三十发,所有的训练科目都转向以实战为目的。军官们也开始向士兵们放风,称最近就会有一次军事行动,其目的当然是为了维护海汉集团在海外的利益。

  在经过之前的阅兵式洗礼之后,民团的士气空前高涨。虽然这些归化民士兵几乎都从未有过战场经验,但在军营中接受了几个月的不断洗脑之后,他们对于自身的战斗力有着极大的信心,听说出兵的消息之后固然也有紧张的情绪,但更多的却是对立功受奖的渴望。军官们可是已经透露过了,凡是在这次作战中立功者,都有机会直接升级军衔,下士变中士,中士变上士被提升的不仅仅是军衔,相应的待遇也就跟着会水涨船高了。

  并且这次参与出征的士兵在作战期间全部享受三倍薪金,立功者另有奖金。在战斗中伤亡者,军警部也将给予重奖和抚恤,阵亡的抚恤金甚至高达五十元同期大明军队的阵亡抚恤金才二十到三十两银子而已。

  除了对军队的动员之外,民政部也配合这次的作战计划,开始从北越归化民中选择合适的人员,承担辎重后勤的任务,并接受一定程度的医疗技能培训。当然除此之外,熟知当地地理民情的北越归化民还会在必要时扮演“带路党”的角色,为民团的作战任务提供辅助。

  海运部也开始协调航班,抽调大船,准备完成接下来的兵力投送任务。这次从大本营出发的部队占了加强营总数的三分之二,加上民夫和后勤人员,约莫有六七百人之多。而方方面面为此次行动准备的军火弹药、粮草补给、各种作战物资等等,也有几十吨之多。为此海运部不得不临时中断了煤炭运输航线,准备在胜利港集结十艘左右的帆船,一次性将人员和物资投送到交战区海岸。好在从福建许心素那里强行要来的一批帆船已经到港,否则要从胜利港和黑土港两个地方同时启运,运力上还真会有点捉襟见肘。

  而黑土港也将派出近两个连的兵力以及部分后勤人员参与这次作战,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钱天敦花费大量心力亲自调教的特战连队在内。钱天敦深知能捞到这么一次实战机会的不易,在涂山半岛完成谈判之后,立刻就返回黑土港,开始对黑土港的民兵进行最后的整训。

  而穆夏柏和冯安楠,则是在谈判结束当天便乘坐一艘帆船从涂山半岛南下。船上除了数名海汉民兵之外,还有北越方面的特使,他们将直接去到现在的交战区,跟北越的前线部队确认合作事宜,以及后续的阵地交接安排等等。当然了,最重要的任务莫过于做好侦查工作,为后续到来的部队选择一处合适的作战阵地。

  乘船南下比从陆路行军的确快多了,仅仅三天时间,作为先头部队的这艘帆船便抵达了临近交战区的永安港。这里距离涂山半岛150海里,距离胜利港180海里。如果使用双体帆船,理论上最快能在24小时左右就从胜利港抵达这里,即便是福船广船也仅仅只需三到四天的航程而已。不过目前这地方还称不上港口,纯粹只是一片荒芜的海滩而已。这个朝向北方的小小海湾被三座海拔三百米左右的小山包从东南西三面围着,沿海平原的面积大约两平方公里,陆路上只有两条小山间的狭窄通道通向南方。军警部选中这里作为此次军事行动的登陆地点和后方基地,也是看中了这里易守难攻的地势只需守住两处山口,便可保证此地的安全。

  这个登陆点距离现在的交战区有10到15公里的距离,这段距离也给军警部的作战计划留出了足够的缓冲区。如果战事不利,部队还可以后撤到港区进行布防,届时凭借着武器优势,不难将港区变成一个牢固的军事堡垒。而且此地是横亘在南越军队前进道路上的必经之路,就算北越军队不敌对手发生溃败,有这么一个钉子扎在这里,南越军队也不敢随意绕过这里继续向北面进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2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