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群体效应

第二百六十五章 群体效应

  不过相比于前面的步兵、炮兵队列,缺乏训练的骑兵队伍显然就没那么整齐了,马队简直是以一种零七碎八的队列在前进,哈鲁恭真想下令全体下马牵马前进,那样至少会走得整齐一点。   . 但这也并不妨碍围观的群众们发出阵阵叫好声,毕竟这个兵种在远离大陆的琼州岛上可真是个稀罕物,就连崖州的驻军也没几匹战马养骑兵可比养步兵费钱得多,而且在崖州几乎排不上用场,恨不得能多吃点空饷的兵头肯定不会把钱花在这种好看不好用的地方。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个小小的骑兵排的编制,实际吃掉的军费甚至堪比一个步兵连。如果不是考虑到未来的军事扩张需要,军警部都不太乐意在有限的军费预算中划出一笔钱来维持这个暂时派不上用场的兵种。不过哈鲁恭在年底前给军警部的工作报告中也提到,希望能在1628年完成首个骑兵连的扩编,这就意味着这支骑兵部队的耗费将会增加到目前的三倍。至于军警部的大佬们如何去向执委会争取到这笔预算,那就不是哈鲁恭需要去操心的事情了。

  跟随在骑兵的后面是一个小小的水兵方阵。虽然目前并没有成立真正意义上的海军,但考虑到未来的发展趋势,军警部还是配合海运部组织了这么一个方阵,成员全部由一些精干的归化民水手和船员组成。由于准备得比较仓促,他们的服装不像前面的步兵方阵那样统一,但军警部仍然很体贴地给每个参加阅兵式的成员都配发了一把三尺长的军刀挎在腰间,并打出一面深蓝色旌旗来表明这个方阵的水兵属性。

  如果不是目前的兵员数量太少,军警部早就有心把海军队伍拉起来了。目前的海上巡逻、武装押运等任务,仍然是由挂着海汉民团旗号的陆军来完成的,如果一定要把这部分人定义一个兵种,那大概也只能是“陆军海战队”而已。而真正意义上的海军成立,或许最快都得等到这次的海外军事行动结束之后军警部打算再等等时机,借助战争胜利的东风来说服执委会通过建立海军的计划。

  相比陆军,海军的运作成本可就要大多了,步兵可以靠两支脚行进,但海军就必须要依靠战舰来作为交通载具才能发挥作用。而目前的“探索级”帆船的基本型造价在一千五百元左右,远高于四百料的中式帆船。战舰型因为船身结构加固和船上的武器配置,建造成本更是成倍高于基本型。胜利港造船厂虽然是完全吃财政的单位,不用在意造船的利润,但给军警部报出的底价也已经超过了四千元。至于吨位更大,尚处于设计阶段的五百吨级战舰,其造价预算则是直接突破万元这基本已经达到或超过陆军一个整编连队一年的维持费用了。独舰不成军,要想有一支靠得住的海上武装力量,那还得多造几艘才行,而这笔费用显然不是小数目。

  而这还仅仅只是造船的费用,要让造好的战舰动起来,必须还要配备足额的水手船员和战斗人员,而且不管是日常出航巡逻还是战时执行作战任务,只要船在海上行驶,就无时不刻都在消耗着军费。以目前军警部所能拿到的预算额度来说,想要同时大规模扩张陆军和海军的难度极大除非能够在这次的军事行动中有所收获,那可能就会另当别论了。

  走在最后面的队伍是三个连队的民夫,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兵队伍,他们所配置的武器就只有一丈五尺长的铁尖长矛。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些仅仅经过了几次队列训练的归化民一脸骄傲地昂首前进,在他们看来能够被挑选接受这样的训练,说不定就有很大的机会在将来加入到民团当中,从而享受到更好的待遇。

  而军警部的打算也正是如此,在下一次的扩编当中,这些已经接受过一定水平军事训练的预备役就将会成为兵源主力,届时他们在训练营的新兵生涯也有望得到进一步的缩短。

  围观人群中也有刚来胜利港不久的外地客商,一边看着这场武装游行,一边对海汉人的这种“猖狂”行为提出了质疑:“这些海汉人如此大肆兴兵,公然宣扬,难道就不怕有人检举他们作乱,被崖州官府问责?”

  于大山斜眼瞄了发话这位仁兄一眼,傲然道:“检举?胜利港的民团早就在崖州登记造册,可不是什么私兵!阁下来港上岸时难道没看到,这里可是榆林巡检司治下,一举一动尽在官老爷的眼皮子底下,哪会有什么兴兵作乱的嫌疑。”

  于大山这话说得倒是不错,只不过这里的官老爷大概只能是执委会,而被放在执委会眼皮子底下监视着的人,则是巡检司的魏平。此时魏平就站在一号基地的城楼上,与李奈等人作为“特邀嘉宾”观礼这次的阅兵式。

  在魏平的努力之下,终于勉强说服了他在崖州的同知姐夫,将罗升东的老丈人章通判作为了政治上的支持对象。当然了,这种说服可不仅仅只依靠了魏平的书信,同时还有执委会通过驻崖办悄悄送到魏平姐夫家中一千五百两白银和崖州城外一百多亩良田的地契。魏平不是很清楚另外几名崖州高官得到了怎样的好处,但他们的确起草了一封联名推荐书,向上面举荐章通判接任崖州知州一职,至于效果如何,恐怕还得等几个月现任知州卸任的时候才能知晓。

  魏平在立下这一功之后,总算是比较彻底地摆脱了之前几个月的软禁生活,获得了在胜利港自由行动的权力。除此之外,魏平甚至还得到了每一月一次返回崖州探亲的机会,但在胜利港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早就明白招惹海汉人的后果远不如与其合作获利,这时候已经生不出多少闹事的心思了。魏平回崖州只住了三五日,便主动搭船返回了胜利港,毕竟相比崖州,在这里当巡检可是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事实上魏平现在很有点后悔当初来时没有听取罗升东的劝告,要是从一开始就主动跟海汉人合作,也不至于浪费这近半年的时间。看看人家罗升东,这段时间里不但把私盐买卖做得风生水起赚了个盆满钵满,自己也从把总升到了千总,不但自己在崖州水寨拥有了更大的影响力,而且海汉人甚至替他出钱出力,要将他的老丈人推上崖州知州的宝座如果当初自己没那么冲动,稍稍机灵一点,应该也已经捞到不少好处了吧?

  “魏巡检,你看海汉人的民团如何?”

  李奈的轻声提问让魏平的思绪重新回到了眼前的场景,一队队的民团士兵已经抵达了基地大门外的小广场,以连为单位进行集结。虽然人数多达数百人,但除了军官们的指令声之外,队伍中并没有人随意交谈或是发出喧哗声。

  “军容严整,非崖州驻军所能敌也!”魏平话一出口便自觉失言,赶紧又弥补道:“不过海汉民团一向守法遵纪,断然不会跟崖州驻军起什么冲突。有此等民团护卫,相信胜利港未来的安全定能无虞。”

  李奈笑了笑道:“魏巡检高见!在下也觉得海汉民团兵强马壮是件好事,试想此地商贸往来繁盛之后,必定会有为非作歹之徒盯上这里,有这么一支民团护卫,如你我才能在这里安心发财啊!”

  魏平连连点头称是,心中却想你这番话恐怕只是说给旁边海汉人听的吧!今天罗升东没来胜利港,但这拍马屁的位置却是被李家少爷给补上了。

  果然旁边的施耐德闻言便接话道:“李先生说得很有道理,我们组织民团的目的,就是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来到胜利港做生意的客商,当然也都属于我们的保护对象,不管有谁想要插手胜利港的事情,我们都会用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处理掉这些威胁,让大家都能在这里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地做生意。”

  说这种漂亮话,施耐德堪称专业,但话中仍然隐隐透出几分警告的味道。不过李奈和魏平也不是第一次听到类似的“威胁”言论了,脸上倒是都显得非常自然反正自己也拿海汉人没办法,不如就顺其自然好了。

  至于说目睹了这一场武装游行的观众中会不会有人真的跑去官府举报海汉人行为不端,他们可是丝毫都不担心。如果去崖州举告,那恐怕刚出衙门就会被人用麻袋套头给绑走这种事在此之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敢去州衙举告的人后来都很快就不知下落了。

  至于说去其他地方举告,那就更无需担心了。不管是琼州府城还是广州,最终的查探任务仍然得摊派到崖州来,而崖州官方唯一会采取的举动就是让水师出动,去看看胜利港是否一切正常。让罗升东带队去自己老板那里查账,这要能查出什么问题才真是见鬼了。要是罗升东的老丈人真能上位成功,那日后崖州这地方的形势只怕更是会大幅度地朝海汉一方倾斜,形成一个小小的国中之国了。

  各个连队顺着景观大道行进至基地大门外,便开始列队候命。军警部本来还想安排在一号基地外面来一次实弹打靶的演示,但最后还是被否决了,毕竟会有大量的围观群众,而火枪子弹的飞行轨迹又太诡异,要是打到什么花花草草的就不好了。于是阅兵式的进程便改成了领导训话,自然这个活儿要交给执委会的头号任务陶东来才合适,为此还专门在城楼的观礼台两边架上了高音喇叭。

  陶东来这次也没再像上次下水仪式那么推脱,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便拿起麦克风,大声下令道:“立正!”

  下面的军阵中如条件反射一般,传出唰地一声,所有人员都下意识地采取了军姿站立。而围观群众当中居然也有不少人有样学样,挺胸抬头地站起了军姿。

  “稍息!”陶东来下达了第二条命令,然后说道:“或许在场的很多人并不明白今天为何要进行民团阅兵,我就简单说几句。”

  陶东来俯视着下方的军阵,缓缓地说道:“我海汉一族并非以武立国,也不崇尚用武力来解决问题,但我们很清楚什么才是保护自己利益的最好武器,不是笔杆子,更不是嘴皮子,而是掌握在我们手中的刀枪和随时能够射向敌人的炮弹!你们的战友,你们的家人,你们所生活的这个环境,就是你们需要用手中的武器去保护的对象!如果有人想要伤害你身边的人,夺走你所有的一切,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用武器打垮他们!告诉我,你们怕不怕打仗?”

  “不怕!”民团士兵们很是整齐地大声回答道。当然,类似这样的问题他们已经在军营中被反复问起过上百次,这种重复式的简单洗脑已经让他们形成了条件反射,根本连想都不会想就会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谁是最后的赢家?”

  “海汉民团!”

  “谁是战无不胜的勇者?”

  “海汉民团!”

  简单而有力的口号不仅让接受检阅的民团士兵们大为兴奋,连带着围观群众的情绪也跟着拉动起来。从第一个人无意识地跟着叫出口开始,很快便有人跟风。陶东来在城楼上每问出一句,下面的回应声都会增加不少音量。到后来上千人发出的吼声震得整个胜利港港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很多人都已经在这样的群体行为中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下意识地跟着周围的人一起大吼着“海汉民团”,似乎不这样做就不足以宣泄出胸中的那种澎湃的情绪。

  “谁是你们的保护神?”

  “海汉民团!”

  “谁是你们危难时可以依靠的人?”

  “海汉民团!”

  站在椅子上的于大山和王财也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他们大概自己都不太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绪失控的状态。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这么做了之后心中真的会有一种很爽的感觉,那种情绪宣泄到淋漓至尽的的感觉简直奇妙到难以言喻。

  城楼上观礼的李奈和魏平早就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合不拢嘴了。如果说海汉民团的军阵对他们而言是形成了视觉冲击的话,那么眼前这种全民狂热的场面那就真的是直接冲击心灵深处了。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这些民众依附于海汉人的最大原因还是因为贫苦,替海汉人做事的目的也只是求个温饱,哪怕是入了民团的那些胆大包天的家伙,应该也只是为了海汉人所开出的丰厚待遇而已。但眼前所见的事实已经告诉他们,这种想法简直幼稚得可笑。

  李奈和魏平都已经在胜利港生活了一段时间,他们虽然能感受到本地百姓对于海汉人的推崇和敬畏,但从未想过海汉人的民意支持度会高到这样!看到下面那一张张因为兴奋而导致表情扭曲的面孔,两人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畏惧感产生,甚至连腿都开始有点瑟瑟发抖这些歇斯底里大声喊着口号的人,还有没有把自己真的当作大明百姓看待?

  而这样的群体性反应也大大出乎了在城楼上观礼的执委会意料,甚至连陶东来本人都没有想到会引发这样剧烈的反应。这种一问一答的方式是军队中惯常会使用的政工手段,通过最简单的办法来让士兵头脑中形成牢固的信念。而目前的这些民团士兵几乎全部都是来自于贫苦家庭,思想相对也比较单纯。军警部认为与其对这些文化很低的士兵灌输大道理,倒不如以简短的口号来作为政工工作的手段。

  而以现在所见的情况来说,这种政工宣传手段可不仅仅只是对民团的士兵们有洗脑的效果,对于本地的归化民也同样如此。众多的围观民众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因为群体效应陷入到狂热状态中,如果不是到后面陶东来主动停了下来,恐怕这些人会跟着民团士兵一起把口号继续喊下去。

  陶东来甚至在想,如果现在就宣布民团在近期要出征的消息,只怕下面的民众会一边倒的叫好,根本不会有人对此表示出反对的意见。当然了,出兵这件事目前仍然还是属于筹备阶段,具体何时实施,则需要看北越那边的反应而定了。

  如果北越突然爆发,在这个时候独力打出了翻身仗,那自然也就没有了强行出兵的必要,大家都可以洗洗睡了。不过根据各方面的情报信息来推断,军警部认为北越军队在接下来的防御战中继续被动的可能性超过九成,至少有将近五成的可能性会因为架不住南越火器部队的攻击而发生溃败。至于反败为胜,军警部认为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以直接忽略不计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