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价格补贴

第二百六十三章 价格补贴

  没等顾凯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施耐德盯着手里的酒杯,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当然了,这部分费用只是我们派出部队到当地作战的劳务费,至于弹药和物资的消耗,来回的海船运费,那肯定是要额外单独计算的。  如果出现了人员的伤亡,那治疗和抚恤费用肯定也得由北越方面承担才行。”

  奸商!十足的奸商啊!顾凯只能在心里感叹自己还是想得太保守了一些,像施耐德这种著名奸商,怎么可能敲敲竹杠就算完事?这简直就是准备让北越政权来一次大出血啊!

  以陶东来在讨论会上所说的加强营编制,到交战区一驻扎下来,即便是不打仗,北越方面每天为此所需支付的“劳务费”也绝非一个小数目了。至于开打之后的耗费,顾凯大概也能估算到施耐德的想法这些弹药物资的价钱肯定是按出售给北越的价格来计算的,用得越多就赚得越多!

  施耐德没有在意顾凯有些僵硬的表情,接着说道:“到时候军警部运兵南下的时候,也可以顺便看看那边海岸线上还有什么适合拿下的地方,一并要过来。你刚才有一件事说得很对,既然南越已经有了火器部队,那么北越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扩大自己的火器部队规模,光靠涂山半岛那一个训练营,爆兵的速度多慢,我看完全可以在那边多搞几个军校出来。那边爆兵的速度越快,我们能卖出去的武器也就越多。”

  顾凯摆摆手道:“这个暂时行不通,我们可没那么多人能派到海外去当军事顾问。再说我们自己都还没一所正规军校,军警部的报告都打了半年了,执委会一直都是以时机不成熟的理由压着,就算要建军校那肯定也是先在大本营建。”

  “无所谓,建在大本营,那就让北越的军官过来留学好了,专门培养高级军官的收效更快。”施耐德显然也是很了解后世的军事交流体制,顺口便应了一句。

  “那你大概算一下我们准备向北越讨要的军费总额没有?”眼见说着说着就要跑题,顾凯赶紧把话题转回到正事上来。

  “这个还得看军警部安排的作战期长短了,反正不上正面战场那就按驻扎天数计算,参战那就加上消耗和我刚才所说的那些费用,总之至少要保证这次出兵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才行。军警部不是一直在叫嚣军事预算不够吗?这次就给他们一个赚钱的机会,表现得好,明年再增加一个营的编制应该也不难。”施耐德对于自己的设想显得很有信心。

  “那就这么说了,今晚我们分头起草意见稿,明天在会上走一下议程,如果没什么大问题,那后天我就乘船回黑土港了。”顾凯说着便站起来跟施耐德道别:“谢谢你的黄酒,有机会到黑土港,我也请你尝尝我们那里出产的水果酒。”

  “元旦那天有阅兵式,你不打算看了再回去吗?”施耐德也起身相送。

  顾凯摇头道:“时间上怕来不及,如果接下来真的要出兵,那很可能就是近些天的事情了,黑土港那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重新协调,我得回去盯着点才行。”

  或许是被安南国内局势和决定武力干涉两件事吸引了太多的注意力,接下来两天的工作总结会上显得波澜不惊,各个部门的总结报告也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由于执委会已经将一部分精力放到了即将开始实施的跨海作战计划上,各个部门提出的新一年工作安排也很顺利地获得了通过。但有一些机构和政体、政策等方面的调整,则是将被延迟到三月底的穿越一周年大会再作进一步的讨论和实施。

  1628年1月1日,大明天启七年冬月廿五。崇祯皇帝虽然已经在北京登基了一段时间,但按照皇家历法,这一年将仍然使用先帝天启的年号,直到来年才会改号“崇祯”。

  对穿越众来说,这是穿越之后迎来的第一个新年,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不过归化民们却不太理解为什么海汉首长们将这个很普通的日子当作了庆祝的节日这个时期的“元旦”是正月初一,在原本的时空中,是到新中国成立之后,才将农历正月初一改成了春节,而把公历的一月一号定为了元旦。

  在采用纪年的方式上,穿越集团内部也曾有过多种意见,主要分为公元历和农历两种。其实两种纪年方式都各有利弊,如果单纯采用一种纪年方式,那势必会造成某些工作上的混乱。比如资料库中的大部分历史事件都是以公元历记载的,要全部划算成农历将会相当麻烦。而穿越集团最大的依托大明朝又是使用的农历,如果单纯的使用公元历,那么与大明的商贸、文化接触中也会有诸多不便,因此在穿越之后一直都是采用两套纪年方式并行的办法。

  为了纪念这个日子的到来,执委会也不惜花费重金,营造出与民同乐的气氛。所有的归化民都得到了轮流放假一天的待遇以及节日特别加餐,入籍超过一个月的归化民,每人都得到了一元流通券作为“特别奖金”。虽然这一举动在民政部的账本上又添加了一笔不小的花销,但执委会认为这笔钱花得非常值得,不但收买了民心,而且会在一定程度上拉动本地消费,营造出“节日消费”的气氛。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居民们得到这笔钱之后也没有别的地方可用,基本只能去胜利港的商贸区消费,而且也只能购买那些得到了执委会特别补贴,价格低得惊人的商品,于是这笔钱在外面流了一圈之后,很快就会再次回到执委会手中。但尽管如此,归化民们也非常感激海汉首长们的“善举”这种无缘无故给老百姓挨家挨户发钱的举动,可是过去连听都没听说过的事情。

  于大山嘴里哼着苏维埃进行曲,走进了位于港口商贸区的“胜利百货店”。这家店是民政部下属的经营单位,专门面向归化民出售各种生活物资和商品。  由于价廉物美,这里在开业后迅速成为了整个商贸区最有人气的一间商铺。

  于大山刚跨进店门,便已经有伙计出声招呼他:“于管事来了!快里面请!”

  “你去忙你的,我来招呼!”一个身材干瘦的中年男人挥挥手示意伙计退下。

  “王裁缝,还没来得及恭喜你高升啊!”于大山朝对方拱了拱手道。

  “于管事,我现在可不是裁缝了啊!”对方显然不太满意于大山的态度,带着三分傲然指了指胸口上缝制的标牌两寸宽,半分高的白布标牌上用黑色丝线缝出了“店面经理”四个字。

  “好好好,王店面,是我失言,是我失言了!”于大山笑呵呵地向对方表示了歉意。

  “王店面像话吗?请叫我王经理!”王财气鼓鼓地表示了不满。

  这个被于大山称为“王裁缝”的人名叫王财,原本是崖州的一个小裁缝,后来因为破产成了流民,被牙行收罗来了胜利港落户。最初的几个月一直都是从事老本行当裁缝,当初于大山在于小宝去广州前给他订做的衣服,就是王财给做的。后来造船厂试制船帆的时候,所有的本地裁缝都被临时征调过去,而王财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为船帆的制造工艺出了不少主意,于是立功受奖,被破格提拔起来。

  在那之后王财倒也发挥自己的特长做了一些事情,例如施耐德在广州向“永丰布行”订购的各种织物,其参考资料便是由王财搜集整理出来的。之后他又负责组织了一批裁缝完成新式军服制作的工作,工期和产品质量都得到了军警部的好评。接连的几次出色表现之后,民政部便将他调到了新开张不久的“胜利百货店”当店面经理。

  这个职位看似与他的本职工作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王财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真正的机会这才开始到来海汉首长们弄出这么大的局面,手下这些产业迟早还是要交给本地归化民打理的,而现在就能走在前面的,无疑将在日后占据极大的优势。别看现在只是个杂货店而已,以海汉首长们的本事,说不定过几年就能变成了大商行,到时候自己水涨船高至少也能当个掌柜什么的。

  这个百货店平时有八名伙计,加上他这个主管一共九个人负责门店经营事务,至于帐户和进出货的事情,则是由民政部的穿越众在负责。一般招呼客人的事情都是伙计在做,王财大体上只负责向那些别着红色胸牌的海汉首长提供服务,不过像于大山这样的老相识,王财还是很乐意放下架子主动招呼的。

  “于管事,发奖金了吧?今天准备买点什么?”王财很热络地向他介绍道:“昨天刚从广州运来了一批布料,要不要看一看?这可是好东西,崖州都不见得有货卖。你现在好歹也是高级管事了,下了班就不要老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到处晃了。”

  于大山摇摇头道:“我儿子就在广州,要买布料让他在广州买好就是了。”

  王财还没回话,旁边背身的一个人道:“阁下这就有所不知了,这里出售的布料,价格要比广州来得更便宜!”

  于大山一看说话这人自己也认识,赶紧鞠躬行礼道:“李先生!”

  这插话的人正是已经在胜利港住了两个多月的李奈。本来在商栈落成之后,李奈便算是任务完成,可以回广州交差了。不过他似乎已经在胜利港住出了兴趣,并没有急于离开这里,反倒是让南下的商船带来了不少生活物资,甚至还修书回家,让老婆也南下琼州岛。在李奈看来,这个日新月异的地方有太多东西值得学习和探究,虽然胜利港远不如广州繁华,但在这里生活却一直都有一种令人愉悦的新鲜感和安定感。

  李奈一见之下,当然也认出了于大山,事实上在胜利港住了两个月之后,为海汉人工作的高级归化民他已经能认得一多半了。李奈也知道于大山是最早提海汉人做事的一批本地居民,父子俩都深得海汉人的器重。李奈南下之前跟驻广办没少打交道,那位施耐德施先生在广州城进进出出,身边一直带着的小跟班就是于大山的独生子于小宝。李奈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既得利益者”,但他也明白像于大山这样的人肯定已经是海汉人的铁杆属下,几乎不可能再将他当作普通的明人百姓来看待了。

  李奈略一拱手,接着向于大山解释道:“于管事有所不知,这店里出售的东西,不管是布料还是其他货物,只要是从外面运来,其价格几乎都要低于产地一截。”

  于大山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这是为何?广州的货物跨海运来,加上运费,岂不是应该价格更高才对?”

  李奈点点头道:“照理是应如此。但执委会往往都是大宗采购,购入价格相比零售自然会更低一些,而且向本地民众出售的时候,还有意进一步降低了价格。据我所知的行情,这里的布匹价格只怕要比广州反而低了两到三成。”

  “李先生的意思是,执委会把这些货物从广州运回,然后亏钱卖给我们这些百姓?”于大山简直有些难以置信。

  李奈微微点头道:“大致如此。至于那些本地出产的货物,那就更不消说了,若不是执委会管制得严,只怕外地来的客商早就涌到这百货店来个一扫而空了。”

  李奈所说的正是穿越集团在本地施行的民政策略之一。由于在本地采取了集体所有制的生产形式,所有的生产活动收益都被集中到了穿越集团手中进行统一安排,加上本地唯一能够正常流通的货币又是由穿越集体自己发行的,于是所有的社会财富几乎都集中到了执委会手中,这种时候就可以充分体现出公有制经济某些长处了超低的生活成本和物价水平。

  除了那些免费向归化民所提供的生活物资之外,其他日常所需的商品几乎都是由外贸部门统一采购,然后对其进行价格补贴,甚至能以低于产地售价的价格在胜利港向民众出售。这样一来,执委会便是本地的唯一一名大买家,要是谁看不清风向想要自己在胜利港开店零售生活物资,那多半只会亏得血本无归。李奈从一开始便已经看透了执委会这种高买低卖的交易方式,因此“福瑞丰”在胜利港开设的商栈甚至根本就没有考虑出售货物,只以单纯的服务业为主体。

  而本地的民众因此也得益不少虽然他们的收入仍然很低,与大明治下的百姓相差不大,但执委会让本地一直保持的低物价使得生活质量却是有着天差地别,这对于民心的拉拢作用简直堪称凶残。外来的民众只要见识过本地归化民的生活水平之后,几乎九成以上都会选择加入到海汉执委会的治下,而且极少会再有人想要回到大明治下地区去生活。

  当然这种政策也会有很明显的弊端存在,既然归化民能够以极低的价格享受到物资供应,那么难免就有些怀着小心思的人想要借助归化民的身份来进行投机,将特供物资向外倒卖。不过相关部门对此也查得非常严格,迄今为止所抓到的几名参与投机的归化民全都被判了五年劳役以田独铁矿的劳动强度而言,这基本就是死刑了。

  于大山不懂什么叫做“价格补贴”,但很显然这又是海汉首长们赐予本地百姓的一项大善举,这让他在感动的同时也觉得非常惭愧并不是因为他不能理解其中的经济学运作原理,而是海汉首长们所做的这项善举竟然没有能让民众们所发现。

  “这个宣传的任务就由我于大山来完成吧!”于大山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然后向王财订购了实相花底纹的布料,准备做一套像样点的衣服当然不会再是传统的大襟袍衫式样,而是类似于工作服这样的“海汉风”短衫。

  执委会其实根本就不打算对外宣传这种价格补贴政策,因为这并非长远之计,计划经济是过度手段,市场经济才是发展快车道,这是大家根据后世经验所都具备的共识。价格补贴虽然有效,但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加大生产力,增加产品种类,尽可能通过自产来降低商品的成本,这才是有效的解决之道。当然在一段时期之内,对于类似布匹、丝绸这样没法在本地大量生产的商品,执委会还是只能继续执行价格补贴的政策。

  王财正在给于大山丈量布料的时候,便听到外面街道上一阵喧闹声,有人在大声叫嚷着“来了来了”。于大山一听也顾不上看王财量布了,赶紧催促道:“布匹放着,回头再量,先出去看个热闹!”

  王财愕然反问道:“看什么热闹?”

  “你跟着来就知道了!”于大山一把抓着王财的手腕,拉着他出了店门。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