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商量条件

第二百六十二章 商量条件

  陶东来在事前就已经跟颜楚杰、钱天敦碰过头,对于出兵介入安南内战一事已经有了共同的立场,这才会在讨论会上提出并促成了“武力介入”方案。

  作为军警部来说,等待这样一个对外用兵的机会已经很久了。民兵部队成立至今已经有半年时间,但从未有过实战的机会,一直以来都只能起到维持治安的作用,从功能上说更像是内卫部队。或许其他部门认为风平浪静的日子过着更舒心,但军警部对于这种现状是相当着急的,没仗可打,军警部的重要性就无法凸显出来,不管是扩军还是升级军备、增加预算都没有充分的理由。而且穿越众军官们可都是憋着一股劲要当历史名将的,这一直不对外用兵,那要何时才能反攻……不对,才能光复大陆地区,重建我中华大共和国?更何况大家心里的目标可不仅仅是地处东亚的这块国土而已,来自后世的全球化眼光早就让他们的野心膨胀到了亚洲以外的地区不横跨几大洲,建立起人类史上势力最大的政权,那穿过来不是白穿了?

  当然了,要想在日后靠着坚船利炮平推这一洲那一洲,首先还是得打好眼下的第一仗。这一仗赢了自然好说,大家脸上都有光,执委会的对越政策也能继续执行下去。但要是出了纰漏打输了,那不但安南的局势堪忧,整个穿越集团的发展大计恐怕都得作出重大调整,而军警部这帮野心勃勃的军事家就再也别想在文官面前抬起头输给猴子兵这种黑历史足以搞不好会被传扬千年越抹越黑。

  讨论会结束之后,军警部立刻便开始进入到高速运行状态,除了一部分技术人员仍需在生产单位坚守岗位之外,几乎所有武职成员都在第一时间接到通知,进入备战状态。

  钱天敦没有参加之后的军警部会议,而是拉着蒙贺去了大资料库他需要拿到资料库中越南海岸的详细资料,特别是交战地区的卫星地图。这对于计算航程、安排兵力和制定作战计划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虽然目前军警部还没有决定指挥官的具体人选,但作为穿越集团在北越地区的最高军事长官,钱天敦肯定是要参与到这次的军事行动当中的。何况他也很想将自己亲手操训了两个月的特战连队带到战场上,真正接受一次血与火的锤炼。

  陶东来和颜楚杰现在最头疼的倒不是制定作战计划之类的事情,而是现有兵力的调动和安排。陶东来在之前的讨论会上声称军警部能调集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参战,但实际上还是存在那么一些“小小的”问题。

  以现有兵力来说,陶东来的这种说法的确没说谎,军警部下属的兵力的确能凑出一个加强营,但问题是这些士兵都分驻在各个地方,最远甚至在广州的驻广办还有一个班的兵力,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调动起来参与这次的军事行动。

  包括田独、榆林角、鹿回头、铁炉港等地的哨所,担负着大本营地区的安全预警任务,肯定是得留下足够的执勤人员才行。田独的一些重要单位,如生产枪炮弹药的军工部门,那也得有武装值守人员。胜利港的军营区、港区和一号基地,都得长期保有一定的武装力量才行。而陶东来所提出的加强营,可是把这些地方的军事人员全都计算在内了,要解决这一矛盾,唯一的办法的确只有让军营的学员们提前进入实习期,直接上岗服役了。

  这样的做的危险性的确很高,相当于是将全部兵力的四分之三都抽出来派往海外,而留下的则全是连训练课程都没结业的新兵蛋子。军警部在安全问题上最大的倚仗,大概还是穿越时带来的一批枪械军火,足以将穿越众都武装起来。另外已经接受了一段时间军训的民众,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民兵,也有望能在部队出征期间得到重用,承担起部分维持治安的任务。

  这个方面的工作黑土港却是走在了胜利港的前面,由于当地的产业单一,归化民来源地又比较统一,管理也要相对容易一些,数百名已经接受过基本军训的基层民众只要配上军械,立刻就可以转化成民兵部队维持本地治安。在讨论会结束之后,钱天敦已经敦促顾凯立刻联系黑土港管委会,告知执委会的决议,并且尽快组织民兵,准备与当地驻守的部队交接地方治安事务。

  而顾凯身上还肩负了另一个任务,那就是与施耐德一起琢磨怎么借着这个机会再敲上北越一笔。在军警部一帮人吹胡子瞪眼争论作战方案的时候,顾凯和施耐德也坐到了一起,开始商量如何能借着这次的战事为穿越集团谋求利益最大化。

  一号基地内的住地目前仍然以活动板房为主,最开始时是四到六人一间,不过后来陆陆续续不少人因为工作原因迁到其他地方居住,因此住宿条件也大为改善,至少现在施耐德从广州回到胜利港,已经能够享受到住单人间的干部待遇了。不过由于施耐德的大部分个人物品都已经搬去了广州,因此这间临时居所的陈设也很简单,屋里就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写字台和两把椅子全是胜利港木工车间出品的本土货。

  “要喝一杯吗?”施耐德像变戏法一样从写字台抽屉里拿出了两个玻璃杯和一个瓷瓶:“这是我从广州带回来的浙江花雕,虽然我个人不太喜欢黄酒的口味,不过好在度数比较低,不像烧酒那么容易喝醉。”

  “我只要一点就好。”顾凯点点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瑞莎不太喜欢我在外面喝得醉醺醺的回去。”

  “看来瑞莎把你管教得不错。”施耐德笑着将酒杯递给了顾凯:“打算什么时候办喜酒?”

  顾凯摇摇头道:“目前还没计划,顺其自然吧!”

  “看样子你是要等着瑞莎向你求婚了。”施耐德抿了一口酒,放下杯子拿起了记事簿:“好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说正事吧,这样你也能早点回去给你的老婆大人签到。”

  “虽然刚才的讨论会上没有详细的谈到我们应该对北越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但按照执委会以往的做法,我认为可以先简单的将其分为政治条件和经济条件两个方面。”施耐德侃侃而谈道:“上一次陶总出马去北越商谈的收获让我非常佩服,不但轻松地从北越捞了一大票钱,而且还实现了很多政治上的目的,这也让我意识到了商人和政客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别。我们驻广办之前的工作就是太注重经济效益,而忽略了政治目的……跑题了,顾律师,你有什么看法?”

  顾凯对于这个问题显然也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考虑,闻言便开口应道:“我们向北越提出的条件,要和我们通过军事手段所要达成目的结合起来才行。既然执委会认为最好的结果就是以短期、小规模的军事打击来维持双方的实力平衡,那么我们首先得向北越表明我们的困难,不能让他们认为我们动用军事手段是一种常态,是随时都能请来的援助,我们也不可能在安南境内长期持续作战当然他们应该也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状况。”

  “没有哪个当权者会喜欢自己境内有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哪怕这支力量是自己的盟友也一样。”施耐德对顾凯的说法表示了赞同:“我们这次准备武装介入当然是有展示武力的目的,但同样也会招来北越当权者的忌惮,毕竟我们所使用的武器可比卖给他们的先进多了。”

  顾凯点头道:“忌惮也不是坏事,这能让他们心存敬畏,生不出反心。说到政治条件,我认为首先要让北越政权承认我方人员在安南境内商贸和居住的合法性,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拥有治外法权。”

  所谓治外法权,就是外国公民免受犯罪地司法管辖的豁免权,这在后世基本就是属于强国对弱国的一种压迫,比如美国大兵在日本的驻扎地就享有治外法权,冲绳年年都在为此闹个不停,就是因为美国大兵在当地犯了事之后不会承担法律责任,拍拍屁股就能走人。而目前以租界名义在北越占下来的黑土港地区,穿越众在当地所拥有的权限比治外法权还要高了一级一切法律法规都是以海汉执委会公布的标准来执行,直接就把司法权拿在了自己手里。

  除了黑土港之外,涂山半岛也基本是类似的情况半岛部分归穿越集团管辖,而大陆部分则是北越说了算。以从当地上船的移民为例,当他们在涂山半岛由北越军方交接给穿越集团,进入涂山半岛上的临时难民营之后,这部分人就不再受到北越政权的庇护,一切生杀大权都由穿越集团掌控了。

  当然这两个地方是属于比较特殊的情况,出于安全考虑,穿越集团迄今都没有向北越内陆包括其京城升龙府在内的地区派出使节或是商人。如果不算源源不断输入到北越的食盐,那么穿越集团对北越的影响力也就仅仅停留在军方的层面而已,而这显然不符合执委会“掌控民心”的原则。从长远看,执委会要的是北越民众自发的大批投效,而不是用利益交换过来的强制性移民。而要在北越民间形成影响力,那就必须向其内陆地区派驻人员,并将“租界”内享有的权力延伸到外部。

  如果能拿到治外法权,那这些进入北越地区人员的安全就有了更好的保障,而穿越集团也会相应得到更大的产品销售市场,顾凯出的这个主意无疑是具有非常强的针对性。当然顾凯还有没说出口的潜台词,那就是治外法权会给未来穿越集团介入安南国内事务留下一个后门,方便某些特殊部门在其国内行事。

  “不愧是玩法律的,居然能想到这招!”施耐德由衷地称赞道。虽然施耐德对治外法权的概念并不陌生,但如果不是顾凯提出来,他大概也根本不会把法律权限和政治条件联想到一起去。当然,无需顾凯过多解释,施耐德也能想到这种治外法权的要求肯定是单向的,北越政权要是派人到胜利港,肯定是享受不到同等待遇的。

  “我们要想快速扩张,就只能走强权政治这条路,治外法权也只是实现这个目标的一种外交手段而已。”顾凯对此倒是看得很淡然。

  自从普鲁士首相俾斯麦在1862年明确提出“强权即是公理”这种政治原则之后,后世近代的打过几乎都在国际关系中奉行了这样的外交政策。当然了,为了让干涉他国的手段显得更加文明一点,大多加上了“民主”、“自由”、“人权”之类的华丽包装。

  穿越集团这帮人要想在有生之年就实现制霸全球大概是不可能的,但至少要为子孙后代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才行。而一个政权想要在几十年之内就把影响力波及全球,那唯一的办法就是采用强权政治这套策略。

  “不过如果北越方面不同意我们的要求怎么办?”施耐德问道:“或许他们会认为战局还没有恶化到需要让我们出兵援助的地步。”

  “那就得看军警部的人狠不狠的下这个心了。”顾凯沉吟道:“军警部那帮人把他们训练的北越傀儡军当成宝一样,什么战斗力不够,什么行军路程太远,什么战绩不理想会影响后续的军购……理由那么多,依我看他们只是不想让这支军队去当炮灰填坑而已!如果这支部队被打残打废,北越政权没了倚仗,那自然就会答应我们的条件。”

  “这也难怪,据说这些受训人员都是郑氏抽调的北越精锐,兵员素质应该还算不错。军警部估计也下了很大的气力,毕竟他们打的主意是要培养一批亲近我们的北越将领,以图将来能够间接控制北越军方。现在要把这批苗子拿去填坑,他们当然不太愿意。”施耐德倒是也知道这其中的一些内幕,帮着军警部分辩了两句:“再说真要是在战场上表现出来战力堪忧,那可能的确会影响到后续的军售。”

  “我倒认为恰恰相反。”顾凯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就算他们的训练水平有限,但能够正面击败他们的军队,除了骑兵大概也只有使用火枪的部队了。现在南越已经有了成建制的火器部队,北越想要跟南越继续抗衡,那就只能加大火器部队的数量。”

  或许是说得有点口干,顾凯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倒进嘴里,接着说道:“我们应该建议军警部,如果北越不同意我们提出的条件,那到时候就让北越的傀儡军先上,我们自己的部队压阵就行了。”

  “军警部的人未必会听我们的意见。”施耐德也不是新人了,对于军警部的行事风格算是比较了解。

  在他看来军警部里至少有一半都是野心勃勃的家伙,包括被派到广州的虞尧和萧良在内,连广州的地盘都没踩热,就急吼吼地将珠江口列为了“战略目标”,并且闲下来就在做各种战术推演,一副要将整个珠江口吞下去的模样。还好现在军警部的兵力太少,假如在现有基础上多个两三倍,估计这两个家伙早就叫嚣着要在珠江口占岛修兵站了。

  “听不听我们的,那要看我们能带来多少利益。别老是我一个人说,施总,也说说你的想法吧!”顾凯出去当了几个月的领导之后,看起来也比以前有了更多的自信和主见当然这是放在工作层面而言,私人方面并没有什么进步可言。

  施耐德拿起酒瓶给顾凯斟酒,口中说道:“我主要是从经济角度来考虑。打仗打的是钱,既然我们出兵的理由是帮北越政权平叛,那么向北越伸手要钱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了。之前我也向陶总打听过现在民兵的训练经费水平,大概是每人每月三元,炮兵会更高一些,加上平时的物资供应消耗和发给他们的军饷,养一个民兵一个月大约需要十元到十二元的样子,战时费用估计是这数字的三倍左右。”

  顾凯啧啧连声道:“这么贵!这一年下来不算武器装备,那也不是个小数字啊!”

  施耐德点头道:“正是因为军费昂贵,打赢了也不一定能回本,所以才一直没有轻易对外发动军事行动啊!我想了一下,大概用这个成本价扩大个十倍,作为向北越要求的作战费用,你觉得怎么样?”

  顾凯手一抖差点把酒杯掉在地上,想到施耐德会趁机敲竹杠,但万万没想到他会敲得这么狠法!...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