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北越军情报告

第二百五十九章 北越军情报告

  从基层传出的这些不满和质疑的声音,让执委会也意识到现今的穿越集团并非铁板一块,有一些成员的想法与执委会仍存有着较大的分歧。  造成这种思想分歧主要的原因还是成员们在个人追求上的不同,执委会这帮人想是王图霸业,千古留名,而成员中却不乏小富即安的人,认为目前既然已经站稳了脚跟,那是不是就应该开始考虑享受生活了。在这种情况下,执委会想要增加集体凝聚力,那就必须将舆论阵地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中才行。

  而现在将宣传部门交给信产部代管,效果显然不太能让执委会感到满意。信产部的主管蒙贺本身属于宅人,政治敏感性不强,对于舆论工作的重视力度和导向工作都做得不够好,看样子是得由执委会收回主管权力,将宣传部门变成执委会直属机关才行了。

  午餐之后经过简短的休息时间,年终总结报告会继续进行。各个部门的主管接连上台,就穿越之后大半年来的部门状况作了工作报告。

  在部门主管的报告结束之后,再由各个驻外单位的主管上台作报告。虽说目前目前三个驻外单位中只有黑土港的规模比较大,但驻崖办和驻广办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黑土港。特别是驻广办如今已经开始后来居上,成为了穿越集团物资采购和出售的主要渠道。

  施耐德同陶东来一样,也是一天内两次踏上了讲台,一次代表财政部,一次代表驻广办。施耐德在驻广办工作报告中指出,目前由驻广办输送到胜利港的移民虽然只占据移民流入总数的58,但这部分人当中的识字率却高达57,远远超过现有的归化民平均识字率。而经由驻广办介绍而来的大陆客商,则已经占据了胜利港目前外来客商总量的85,向大陆地区出售的商品则占据了穿越集团出口总额的70以上,种种数据都足以说明驻广办对于穿越集团快速发展起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而相较于如此重要的作用,目前驻广办的人员配置却仍显不够,特别是商务人员的数量简直少得可怜。这一弊端在近期蜂拥而至的客商造访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整个驻广办基本就只有施耐德和何夕两人能够担当起商务谈判的任务,而其他的人员接洽、货物清点、物资输送等任务,都缺乏足够的人手。虽然执委会特地派去了第二梯队充实驻广办的人员配置,但有些粗笨力气活或是跑腿活也不便安排成员们去做,新的驻外单位制度又对外聘人员的要求极其严格,想从广州本地雇人也同样面临着政策的门槛限制。

  为了避免被外界过多掌握集团内部的信息,保证驻广办以及两地之间航路的安全,执委会规定驻外单位的外聘人员都只能从事外围工作,不得接触到财务交割、人事安排、海运往来等方面的信息。这并不是执委会杞人忧天,目前来往于两地之间的商船所装载的货物价值相当高,部分货船上还装运了私盐、军火等物资,如果走漏风声被地方上的衙门给拿住,那就是相当麻烦的事情。而且珠江口水域便有海盗团伙的存在,不得不小心被他们获得某些重要信息之后派船在海上抢劫两地间来往的商船。

  这种人事上的严格管制至少也得持续到两地间有武装帆船定期护航的时候,又或是穿越集团清理了珠江口水域,能保证在那附近不会有海盗的势力出没为止。总之不管是哪一种,目前来看都几乎没有在短期内实现的可能。因此要解决驻广办的人员配置问题,唯一的办法还是得靠大本营这边继续补充人手才行。

  施耐德也顺便替军警部吹了一下风,简略提到了在珠江口设立一处海岛据点,控制珠江口水域的必要性。作为穿越集团的情报前哨,目前驻广办已经通过多种渠道,搜集了不少关于珠江口水域海盗团伙的信息,提供给军警部作为未来行动的参考。驻广办的虞尧和萧良两人在最近两个月中已经数次乘船去实地探查了万山群岛的状况,特别是作为主要选择的大万山岛、白沥岛,更是登岛了好几次作实地勘察。

  黑土港的工作报告部分则比较特殊一些,分为了民政、军事两个部分。作为穿越集团最大的一处驻外机构,黑土港不但为大本营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能源供应,而且还输送回大量的北越移民充实大本营的劳动人口。与北越政权达成的各种贸易协定,也是得益于黑土港管委会在前期的辛勤工作。同时黑土港也是驻外机构中自主权限最高的一处,当地不但可以自行组织移民,对外开展贸易,甚至连成立本土化的军警机构也已经得到了执委会的批准。在北部湾所设立的涂山半岛据点,目前也是就近划归给了黑土港管委会进行日常管理和运作。

  首先上台作报告的是黑土港管委会一把手顾凯。经过这几个月的驻外生活之后,顾凯身上的书生气明显比以前少了许多,气质上也有了几分领导的模样。不过他并没有就着这次回三亚述职的机会结束驻外任务的打算,还是准备按照原定的计划,在当地工作满一年的时间再作打算。另外据说顾凯这次回黑土港的时候,会带着他的洋妞未婚妻瑞莎一起过去这个消息大概比从黑土港拉回几船煤更能让执委会感到开心。

  顾凯在报告中指出,目前黑土港的常驻居民人口已经达到三千五百人左右,其中在籍归化民超过90,剩下的是尚在考察期的移民和少量的囚犯。当地的归化民中,从事采煤或者煤炭相关产业的劳工数量超过两千人,除此之外,种植农产品、捕鱼、造船以及发展对北越和廉州府地区的海贸,也都是管委会目前正在大力发展的产业。

  由于当地的产业比较单一,同时居住人口相对比较集中,所以在民政管理的难度上要大大地小于三亚这边。而且当地归化民的来源基本都是以北越地区的战争难民为主,贫困程度也超过了大本营从海南和大陆所搜罗的移民,因此当地归化民对于管委会的依赖性和支持度都相当高,管委会所颁布的民政措施在当地的执行难度也相对较小。

  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要归功于执委会从一开始就对黑土港提供了非常全面的支持,不但在物资上尽可能保证了黑土港的需求,而且人员配置上也几乎全都是采用了各个部门的精兵强将。除了代表执委会镇守当地总揽全局的顾凯之外,民政主官周恒行、海运主官谢春、矿业主官田叶友、军事主官钱天敦,每一个人的能力都相当突出,在管理人员的配置上可以说没有明显的短板存在。

  黑土港煤矿现在的实际产量已经超过每月千吨的年内预定目标,这在目前几乎全人工的采煤条件下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了。除了由货船大量运回胜利港满足大本营的生产所需之外,黑土港出产的煤炭甚至已经开始在海南岛占领市场,目前在崖州市场上销售的煤炭,由黑土港运来的“海汉精煤”已经占据了主体。这种煤燃烧时火头旺、煤烟小,质量大大优于北边儋州出产的褐煤,而价格却比儋州煤还低了两成,民众自然便会选择这种价廉物美的竞争品这也导致了北边儋州的小煤窑开始成片倒闭,部分劳动力开始南下到胜利港地区打工谋生。

  而被黑土港当作高附加值工业品在进行生产的沥青、煤焦油等产品,现在的产量也稳中有升。根据黑土港管委会所做的年度财政预算来看,如果在1628年能够进一步提升煤炭系列产品30的产量,就有望将当初开发资金的还贷期限缩短到顾凯的任期之内,那将意味着黑土港的经济独立踏出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步,这不管对于黑土港还是整个穿越集团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

  顾凯作完报告下去之后,接着上台的是黑土港军事主官钱天敦中尉。由于据说他带回了安南内战的最新战况消息,台下的众人都重新打起了精神安南国内的战局走向,将直接影响到穿越集团今后的对越军售策略和贸易进展,这可是关乎所有成员切身利益的事情。不过钱天敦并没有首先提到安南的内战,而是介绍了黑土港现在的军事力量建设进度。

  目前黑土港管委会下辖三个连的军事力量编制,其中一个连驻守涂山半岛,并担任北越方面的军事顾问工作,专门负责操训北越的火器部队。另一个保安民兵混编连队驻守在黑土港地区,除了承担当地的保安和守卫工作之外,另外还要负担起黑土港至胜利港之间的随船武装押运任务。而第三个连队便是钱天敦一力主张的山地丛林特战连队,当然目前这个连队的性质还对外保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真相。不过这个连队的组建时间才两个月左右,还处于训练状态,远远谈不上战斗力可言。

  因此驻守黑土港的实际战力其实就只有一个混编连队,而且这个连队至少有一个排的兵力是长期都在海上飘着的。这样一来,看似有三个连编制,战力不弱的黑土港军区,实际上能够直接指挥调用的兵力还不足一个连,别说防御外敌,就连维持当地治安都难免有些捉襟见肘。

  不过最近军警部提出的普及民兵训练计划得到执委会批准之后,黑土港也同样采取了这种针对普通民众的民兵训练制度。由于当地的产业单一,就这么两三个工作单位,要集中青壮年进行民兵训练的难度比大本营这边小得多,钱天敦很顺利地就在黑土港组织了整整三个连编制的预备民兵。当然这些预备民兵跟大本营一样,暂时也只能使用铁尖长矛为主的冷兵器。这样一来,当地的治安方位力量总算有了基本的保障,唯一所欠缺的大概就是海上力量了毕竟当地的造船厂才刚刚投产,能够驾驭大船的水手船员也相当缺乏,想要训练出一支水上部队还尚需时日。

  涂山半岛方面,目前当地的驻守部队管理和训练营的操训任务都由从驻崖办调去的冯安楠和穆夏柏两人接手,钱天敦大概每七到十天会从黑土港过去一次,看看当地的训练情况顺便也把自己亲自训练的特战连队带出去进行一下拉练。

  北越方面在当地海岸修建的训练营比起两个月前又扩大了不少,目前一共接收了一千二百余名学员,其中接受火枪训练的北越士兵约有一千余人,有百人左右的炮兵学员,剩下还有数十名接受军事理论培训的北越军官。当然,为此北越方面不得不在原有的军火订单基础上又增加了近一倍的订货量,并且将黑土港的租借期由一年延长到了三年。郑氏方面倒是想通过继续延长租借期来换取穿越集团的“免费军火”,但黑土港管委会没有答应对方的要求三年之后要是还吃不住北越这帮人,需要靠着租借的方式才能维持黑土港的安全,那到时候也不用谈了,大家直接跳海死了算了。

  军警部认为由于北越军队装备的是发射速度缓慢的火绳枪,就算是训练好几个月的熟手,开枪的速度也不过每分钟两发而已,加之北越火枪部队的规模并不算大,要采用纯火枪兵的阵势实在有些冒险,因此必须要配置一定数量的长矛兵来进行作战才行。作为军事顾问,冯安楠等人传授给北越的热兵器战术并没有过多的藏私,但也说不上什么先进性,基本就是同时代古斯塔夫方阵的照搬。

  这种方阵的基本作战单位是中队,每一个中队由192名火枪兵和216名长矛兵组成。长矛兵排成6列,位于编队中心,而火枪兵则平分为两部分布置到长矛兵的左右两翼,同样也是6列编队。这样每个中队的正面为68人,展开的作战宽度大概接近60米。以训练营所训练的这批火枪兵数量而言,大概能够装备出5个这样的矩形作战方阵北越方面很顺理成章地将其称之为“海汉方阵”。

  在方阵正面上,火枪手可以不受阻碍地发挥出全部的火力,并以轮射反向装弹法来保持持续不断的射击火力。而当敌军冲到近处的时候,长矛兵前出或就地防御,火枪兵则后腿到长矛方阵后面重新集结。如果要避免侧翼或者后方的袭击,那么这5个作战中队还可以从用棋盘格式的部署方式。作战中队的数目越多,棋盘式的部署就越有威力。

  古斯塔夫方阵会在每个中队增加96名滑膛枪士兵,以近一步增加作战宽度,但“海汉方阵”考虑到北越火枪兵的数目有限,没有采取这种策略,而是将炮兵作为战场支援火力布置到方阵间隙当中。考虑到机动能力,军警部为北越火器部队挑选的战场支援火力是六磅炮,每个方阵配三门火炮,刚好将郑氏分两次购买的一共十五门六磅炮全部派上用场。至于12磅炮因为炮身较为沉重,需要牲畜牵引,在战场上转移不便,必须得在阵地战或是城池战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野战或者遭遇战就不太适合了。

  而同时接受海汉训练的北越军官,他们所学习的内容便是最基本的枪矛方阵以及步炮结合战术。军警部认为这批学员在结业之后,可以让北越组织起一支像样的火枪兵方阵部队,再配上工兵、辎重、后勤、侦查等连队,大概能够形成一支总数三千人左右的“精锐”,在整个中南半岛来说肯定应该是首屈一指了。在战场上打上几次实战之后,这支已经花去郑氏数十万两白银的部队就足以成为郑氏的看家法宝了。

  当然,由于武器上存在着性能的代差,北越想要依靠这支部队对付穿越集团可是远远不够看的。不管是火器的精准度、射程、威力,还是部队的训练方法、作战方式,这支傀儡部队与穿越众亲手调教的海汉民兵都还有着较大的实力差距。最重要的是,北越的火器部队在弹药上完全依赖于穿越集团的供给,只要北越的指挥官没发疯,就肯定不会下令让他们与海汉方面做对。

  但事情偏偏就没有那么顺利,北越的军队最近在战场上连连吃了几次败仗,战线也从之前的顺化逐步北移,现在已经到了南广平和河静之间。而这个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一旦出现某一方溃败的状况,就很难在撤退途中有效组织起防守阵线,往往一退就是上百里甚至数百里,才能够收拢溃兵重新组织人马,因此北越方面对于内战的局面相当忧虑,并派出使者来到涂山半岛的训练营,希望能够获得海汉方面的助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1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