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舆论阵地的重要性

第二百五十八章 舆论阵地的重要性

  根据大会议程安排,在陶东来代表执委会做完工作报告之后,便是由各个部门的领导上台,分别就各自负责部门在穿越后这段时期的工作表现做公开报告。  目前执委会一共九名执委,每一名执委都负责了一个“部级”单位的领导工作,基本涵盖了现有产业的方方面面,这也是延续了穿越之前全体会议上确定下来的执政体制。

  穿越集团中的确有大量的技术性人才,但适合走行政路线的管理型人才却比较偏少,因此在部门职能的划分上依然比较笼统,每个部门需要负责的事务都相当繁杂。对此执委会也有过相关的讨论,认为有必要在一周年执委会改选之后对目前的部级单位职能划分作出进一步的细分,在现有的工业、农业、建设、军警、信产、内务、外交商务、财政、海运九个部委的下面建立更加具体的管理机构。个别部级单位甚至需要根据现状作出彻底的调整,例如海运部估计就得升级为交通部,将现在由建设部分管的陆上交通事务一并接纳过去。

  白克思在报告中就以工业部为例提及了下属单位的职能细分问题,在现有的发展状况下,工业部需要按行业划分出能源、矿业、冶金、机械制造、化工等行业管理部门,同时还需要建立起部级办公厅、发展规划处、政策法务处、安全监督、科研等等配套单位,以改变当下工业部一个办公室眉毛胡子一把抓的混乱局面。

  这样的部门职能细分,并不仅仅是工业部所面临的问题,几乎每一个部门都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但穿越集团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养不起一个数目庞大的官僚集团,而是没法把这么多的穿越众从生产一线抽调出来升任技术官僚何况绝大部分人都根本没有担任高级管理者的经验,拔苗助长的后果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于是这种微妙的矛盾也就成了目前制约各部门完善管理职能的短板,即便大家心里都知道该往正确的那条道路上走,但偏偏就被现状拖住了后腿,不得不延续现在的这种逐渐显露出弊端的管理模式。

  当然,即便规划的体制不能马上得到实施,那也得先规划出来,因为这将肯定涉及到执委会在未来分配给各个单位的资源多少不仅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人才。穿越集团中有很多成员都是身兼数职,跨部门兼职更是一种常态,而这种常态肯定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各个成员迟早都会确定自己的工作单位。而执委会届时将如何分配成员,这在一定程度上就得要各个单位自己去争取了。

  作为穿越集团目前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生产部门,工业部在这方面的确具备了一定的天然优势,于公于私,执委会都会对工业部有政策上的倾斜,白克思作为部门主管的压力也比其他的执委要小一些。

  而接着在他后面做报告的是今天第二次走上讲台的陶东来。本来他是想让刘山夏代表建设部发言,不过刘山夏在田独的厂房工地上走不开,所以这事也只有他亲自出马了。建设部现在在施工技术上倒是没有太多的难度,该有的基本建材都有,技术力量也比较充足,建筑工培养起来速度比产业工人可快多了。限制建设部的瓶颈主要还是在人力上,虽然执委会已经专门给建设部的施工队划了一个归化民公社的编制,但显然几百人的建筑队跟不上现在三亚地区全面铺开的基建工程进度要求。

  陶东来在报告中比较隐晦地点了一下建设部在人力方面的需求下一年最重要的工程之一便是穿越众的生活公寓,而以现在建设部的人力状况和手头的工程进度,上半年能不能开工都还不好说。如果大家想早点从活动板房搬进公寓,那就掂量着办吧。

  或许是因为这些事情都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所有与会者都听得很认真,没有再出现穿越前全体大会时略微混乱的状况。执委们本来还会有心担心会场秩序,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是多虑了。大半年的穿越生活让之前做着各种白日梦的穿越众都已经意识到了改造世界的困难性,在这个团体中,没有什么事情是真的与己无关,其他部门单位的政策法规、计划安排、生产进度,同样会影响到自己的利益在穿越集团这个利益共同体中,没有谁能够置身事外。

  中午休会期间,食堂也为与会者们准备了内容丰富的自助餐。陶东来端着餐盘刚找了个空桌坐下来,颜楚杰、白克思和宁崎便填上了空着的三个位子。

  “老陶,昨天上论坛看过没?”宁崎首先开口问道。

  “没有,怎么了?”陶东来不太在意地反问道。信产部架设的内部论坛依然还在运行,但如今的讨论氛围和影响力已经远远不如穿越初期。这是因为论坛服务器架设在一号基地内,而现在驻留在胜利港附近的穿越众只有全体人员的一半多一点,能时常登陆论坛的人自然少了很多,而执委们对论坛的关注也因此相应减小不少。

  “还是青楼的事情。”宁崎解释道:“有一部分人认为现在的福利分配方法有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无非是好处暂时分不到自己头上,觉得不爽而已。”陶东来冷笑着一语道破天机。

  执委会对争议颇大的青楼不但采取了严格的管控措施,甚至连成员们都消费频率都作出了限制,这自然会引起一些情绪激进者的不满,而这其实也是执委会意料之中的事情,因此陶东来对此并不觉得很惊讶。

  “这次喷的点跟之前不一样了。”白克思接过话头道:“他们说这是执委会对女权主义者的屈服,不应该采用青楼这种弯弯绕绕的方式来解决单身汉的配偶问题。”

  “那就是要执委会直接发女人了?”陶东来听白克思这么一说,便大致猜到执委会再次被人喷的缘由了。

  “大概就是这意思。”颜楚杰苦笑着应道:“他们认为不管买也好,抢也好,执委会都应该尽快弄一批女人回来,作为福利发放给单身汉。执委会现在的不作为,就是害怕女权主义者站出来闹事。”

  “他们懂个毛!”陶东来的嗓门一下子也高了起来:“执委会的决定就是最高指示,什么狗屁主义都得先服从执委会决议才行。女权分子……还真以为女权分子能翻天啊!”

  “老陶小声点!”宁崎给陶东来递个眼色。远处跟顾凯坐在一起吃饭的正是穿越集团中的头号女权分子瑞莎,在这人多嘴杂的状况下,话传出去也不利于内部团结。

  陶东来压低了声音,但还是听得出他情绪的激动:“还没打下三分地,就开始惦记着分女人了。这分完女人,大概就要想着分房分地自立门户了吧?典型的小农意识!还说什么出去抢……要是下面的人开始有样学样,觉得什么东西都能靠着暴力手段抢回来,那不出三五年,这胜利港就变成一个活脱脱的海盗窝子了!再过个三五年,等我们势头起来了,要什么女人都有得挑,这些人怎么会这么鼠目寸光!”

  “老陶,你也别气,不是每个人看问题都是站在执委会的角度来看的。”宁崎劝解道:“我们网络的这帮人,说难听点也是三教九流都有,你要指望每个人都首先为集体利益考虑,那绝对不可能。肯跟着我们穿过来,多数人还是为了自己能过上舒心日子,至于这个集体该怎么发展,又不需要他们去事事操心。”

  “宁老师说得没错。”颜楚杰也很难得地赞同了宁崎的意见:“你想想,咱们这帮人里面,七八成的人都是因为以前过得不舒心不如意才选择跟着我们,真正有野心想要在这个时空做一番事情的人,十之一二而已。说白了,大部分人都是属于事业失败、人生失意,价值观不一样,你也别指望这些人会有跟我们这帮野心家一样的心态。有很多人只是单纯想混个特权阶级的身份,娶个几十房老婆放在家里,自己能过过土皇帝的瘾而已。”

  白克思唏嘘道:“人心要是散了,队伍就不好带啊!”

  陶东来忽然意识到这三个家伙的意见似乎比较统一,并不像是来征求自己看法,便话锋一转道:“那你们三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现在的摊子越来越大,舆论阵地这一块必须要重新重视起来。”宁崎道出了主题:“我们的人言行举止,在归化民当中所起到的作用是呈几何倍增的,必须要有正确的舆论引导,才能避免归化民受到一些错误信息的误导。”

  “形势有这么严重?”陶东来皱眉道。

  “防患于未然!我们以前只觉得有论坛这么个地方,让大家吐槽轻松一下,顺便也可以有一个向上反映问题的渠道。但现在看来这个方面的工作有些过于放松了,连我们自己的人都不能理解执委会的政策,能指望归化民多少?一部分人不思进取,只想着让执委会赶紧分发穿越红利,这种情绪很有可能会影响他们所管理的归化民,对我们的事业造成负面影响。”宁崎很郑重地向他解释道。

  闻弦歌而知意,陶东来也不是第一天当领导了,看着其他三人望向自己的目光,微微点头道:“你们是觉得现在信产部的做法有问题?”

  由于条件有限,各个单位的职能划分都大而笼统,舆论阵地这一块的事务一直都是交给信产部在打理。在信产部下面有一个专门的宣传处就是负责这些事情,头牌记者罗舞丹一向是以对采访对象死缠烂打而闻名。但现在看来,宣传处的工作显然不能让执委会感到满意至少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执委明确表示了不满的态度。

  不过大家似乎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女性,罗舞丹即便不是什么女权分子,也不太可能为胜利港出现青楼这种事歌功颂德。陶东来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宁崎等人提出这个事情,其实是想借着整顿宣传战线的由头,顺便也敲打一下那些心思太多的人。对于那些思想不能跟执委会同步的人,直接处理会显得太过简单粗暴,理由也不够充分,而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通过宣传手段来表明执委会的立场就很合适了。

  当然了,这其中也的确夹杂了部分执委一直以来对宣传部门的不满情绪在内。自从田独发电站落成典礼的新闻稿之后,宣传部门似乎就没有再出过什么正面的宣传稿,一多半都是在对执委会的各种施政方针挑刺,颇有后世公知风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肯定都是执委会的错,如果一定要给民众挑错,那唯一的错误大概就是还能容忍执委会这帮人继续在台上执掌行政大权。

  特别是军警部给黑土港委任军事主官那次,宣传部门的搅局差点就坏了军警部的布局,从而也就彻底得罪了穿越集团中最大的一股势力,以至于上个月“探索号”下水试航,军警部都把宣传部门随船报道的申请给直接压了下来,理由是船上需要保密的技术太多,不宜过多曝光。结果论坛上的新闻稿就只有配发了几张船台上的“探索号”,撰稿人还以“光天化日之下的遮遮掩掩”来形容了这次试航,结果连海运部也一并得罪了。虽然陶东来还没有问过越之云的意见,不过他几乎可以确定越之云对宁崎等人的建议一定会举双手赞成。

  “为了让宣传战线跟执委会能够统一口径,宣传部门必须要进行人事调整!”颜楚杰代表军警部开出了条件。

  “我看宣传部门的从属关系也需要做调整才行。这么重要的喉舌部门,挂在部委下面,是不是不太合适?”白克思说得很委婉,但其效果却是要比颜楚杰狠得多颜楚杰只是打算动一下个别人的位子,白克思干脆就要来个连锅端,把宣传部门的编制都要动一动了。

  陶东来想了想,摇头道:“现在大动不太合适,三个月之后就是穿越一周年了,到时候有执委会的改选,部门调整应该安排在那个时候更好一些。”

  虽然陶东来嘴上并没有同意执行白克思的提议,但却已经是认可了这种做法,只是把时间延后而已。经过三人的提醒之后,陶东来也注意到之前的确是对宣传部门的监管有些过于放松了,而这些来自于民间的质疑之声,正是反映了执委会在舆论导向上的弱势。联想到后世因为屡屡在宣传工作中处于被动地位,被民众“亲切地”称为战五渣的x宣部,陶东来也感受到了抓住舆论风向的重要性。

  宁崎道:“关于这一点我也同意老陶的说法,宣传部门的从属关系不用急着动,不过老颜也说得对,人事调整是必须的,为了大环境的安定,舆论风向必须要掌握在执委会手里。”

  “这样吧,有关人员先调离胜利港一段时间,这个调令由人事部门来负责安排。至于宣传部门行政关系调整的事情,回头也先给蒙贺吹吹风,没有必要搞突然袭击。”陶东来的话算是给这件事定下了一个基调。

  “宣传战线的工作,我希望各位都能辛苦一下,把事情先做起来。”宁崎建议道:“我们虽然不是记者,但也可以写写评论员文章嘛!由我们直接对政策进行解读,总比让下面的人自己曲解、误解了要好。虽然有很多成员的想法跟我们不太一样,但只要我们解释清楚执委会施政方针的出发点和能够带来的好处,我想团结绝大部分人应该还是能做到的。”

  于是在午餐期间一个仅仅数分钟的碰头会,就基本确定了执委会对宣传部门作出调整的决议。当然这个决议并不是经过他们四人的讨论就能获得执行,还必须要在后续的执委会例会上提出议案进行表决,走完必要的民主程序才能实施。不过这个表决至少还将得到越之云和施耐德的两票,虽然顾凯这个妻管严手里的一票去向存疑,但六票已经占据执委会的三分之二,按照现行的议事制度,通过这条议案是妥妥的了。

  至于那些质疑、批评执委会政策的声音,在今后的一段时期内可能会变得很稀疏。特别是某些让执委会比较反感的论调,其持有者恐怕将会在不知不觉间被记上了执委会的黑皮小本本。这种人虽然可以继续在这个集体中生活下去,但显然就不太可能再被执委会委以重任了,最大的可能是被逐渐边缘化,成为普通的技术人员,行政岗位基本是不用做梦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