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进口矿产

第二百五十五章 进口矿产

  王勤心头默默盘算一下,觉得这姓施的海汉人倒也说得有理。 以海汉商品目前的行情,留出三十天的提货期已经算是很厚道了,至于订金只退一半,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海汉人也表示只要肯继续订货,前次缴纳的订金仍然是有效的。

  “那贵方可有商品目录清单?”王勤打起精神继续追问道。

  “有。”旁边的何夕应声将一本厚厚的簿子交到了王勤面前。

  王勤接过来翻开一看,里面是绘制的商品彩色图样,每一页都是一种商品,下方有简短的文字说明和商品编号。这是商务部专门找了几个有美术功底的穿越众用手绘的方式制作的商品图册,夹在覆膜的相册里,充当对外展示品。

  王勤这下算是拿到宝贝了,一页一页地慢慢翻看,简直有些爱不释手。不过施耐德和何夕却是没这么好的耐心等他慢慢的挑选,后面还排着七八个客户等着要商谈,时间就是金钱啊!

  当下何夕干咳了一声道:“其实前面这些商品截止目前都没有现货了,王老板想要现货的话,翻看最后三页就可以了。”

  王勤抬头道:“既然无货可卖,为何要制作这图册?”

  “这也是临时状况……”何夕连忙向他解释。

  驻广办每天会通过电台与大本营联络,确认订单和大本营所能提供的货物,以修订第二天的推广商品目录。本来今天展示的这些货物基本都还是有少量存货的,但在王勤之前已经被来自潮州的大商行订走了一多半,有多种商品都被直接抄了底,而商品目录却还没来得及进行修正。这要怪也只能怪王勤来得稍晚了一些他要是昨天坚持不走,就能排在那一位的前面了。

  王勤翻到最后三页,见都是火柴、香皂等日化用品,不禁就有些沮丧。这些东西好是好,销路肯定不是问题,但利润却是远远不及玻璃制品和银镜那么丰厚,相比之下跑一趟崖州的代价就有些高了。

  “那可否提前预订下一批货物?”王勤仍是不死心地追问道。

  “为了避免我海汉商品被某家商行垄断经营,我们目前不提供预订服务,一律只卖现货。”施耐德解释道:“如果我们允许预订,那福瑞丰恐怕早就把明年的货都给订完了。”

  早前商务部内部也有人提出过直接开展期货交易,以求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吸引更多的商家购买海汉商品,但这个提议最终还是被执委会否决了。执委会认为在目前金融体系尚不完善,生产力水平还比较落后的情况下,冒然开展期货交易是一种激进的冒险。一旦货物供应链出现问题影响了交货期,那对现在所推行的金融和商贸制度都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以目前的市场风向来说,穿越集团并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去聚拢人气和财富。  当然,日后若是各方面条件成熟起来,那么期货交易也将随着社会发展应运而生,毕竟早在16世纪就已经在欧洲出现了第一家期货交易所,穿越集团在这个方面并不算是开历史先河。

  王勤也不得不承认施耐德说得有理,全广州的客商都知道“福瑞丰”与海汉人之间交情匪浅,而且“福瑞丰”本身也是实力雄厚,一家垄断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可能出现事实上海汉货出现在广州市场上的头几个月就是这样的情况。但海汉人似乎并不打算把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因此才会向外界公布了胜利港的所在,让客商们自行去胜利港进货。

  施耐德看王勤沉默不语,也猜到几分他的想法,便主动又劝道:“王老板可以自行组织货源,运送一些有价格优势的商品到胜利港出售,如果是我们需要的物资就更好不过。王老板可以看看最后一页,那是目前我们正在收购的各种物资。”

  王勤闻言便翻看了最后一页,海汉人所列出的求购物资都是一些原材料或者半成品,其中有不少是属于矿物,自己并不熟识。而海丰号所在地的各种农产品、海产品,却都没有在海汉人的求购清单上。

  “这上面所列的多种矿物矿石,在下多半都并不认识,这可如何是好?”王勤不禁有些急了,好不容易才见到了海汉人,如今这该买的没买到,能卖的自己又没有,难道这生意还没开始就黄了?

  “请问王老板,贵商号是不是出自惠州海丰?”施耐德问道。王勤先前呈上的拜帖很清楚地写着“惠州府海丰号”,故而他会有此一问。

  王勤点头道:“正是。”

  “查查海丰的物产。”施耐德向何夕点头示意道。

  何夕起身走到书房另一边,那边有屏风遮住视线,王勤只听到传来轻微地噼噼啪啪一阵声响之后,何夕便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海丰还是有点搞头的。”何夕笑嘻嘻地对施耐德道:“当地锡、铅、锌都有,其中锡矿的蕴藏量最大,而且品质不错,连矿石都可以直接收购。”

  锡在这个时代也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作为五金之一,锡器在民间的使用率非常高。但穿越集团打算进口锡矿,却并不是为了用来打造锡器。

  军工部门一直在嚷着要量产青铜炮,但因为矿产资源的缺乏,却只能停留在样品阶段无法量产。而铸造青铜炮所需的原料青铜,其实质便是铜锡合金。青铜的铸造性能和散热能力都比铸铁好得多,铸造武器的难度比铸铁小得多。另外青铜火炮的含碳量低不易擦出火星,在安全性上也优于铸铁火炮。

  最重要的是在同等口径之下,为了防止炸膛,铸铁火炮必须加长加厚炮管,而青铜火炮因其材质优势可以把炮管造得更薄更短,这样炮身的重量就变得更轻,不管是陆军炮还是海军炮都能因为这个技术进步而获益不少。而在目前炼钢规模和钢铁加工水平不足的情况之下,青铜炮显然是军工部门一个极好的选择。除了武器之外,青铜还可以用于制造耐磨零件和耐腐蚀的装备,比如各种机械轴承和化工用到各种容器,这些工业方面的用途甚至远远超过了军事领域。

  而被称为“海军黄铜”的锡黄铜,其中就需要锡、锌两种海丰出产的矿物。这种合金因为其耐腐蚀能力极强,可专门用于制造船舶零件比如海运部计划将战船的吃水线以下部分全部包裹铜皮,所需用到的材质便是这种锡黄铜。

  另外工业部与信产部联合建设的造纸印刷项目,目前也已经进入到了印刷工艺的研制阶段。活字印刷术从发明到现在已经经过了好几个世纪,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不过木活字、泥活字和陶活字在历史进程中都纷纷被淘汰掉,在后世广泛使用的铅活字,却是15世纪的德国人所创造出来的,而这种铅活字,其实便是铅锡合金。

  文化输出作为穿越集团的重要对外策略之一,一向都得到了执委会的重点关注。为了体现出海汉文化的高大上形象,印刷品的质量必须要大大超过同时代的竞争者,铅活字这种装备肯定是得一步到位。执委会对此可谓不遗余力,为了让冶金车间能早日制造出合格的铅锡合金,崖州市面上的锡器几乎都被搜刮干净了当然其中的大部分还是分润给了军工部门造青铜炮去了。

  执委会将文化输出的优先性甚至排到军事输出的前面,紧紧跟随着商品输出。在执委会的远景构想中,这种文化输出可不仅仅只是针对于大明,而是要立足于全球化的角度,向所有的国家和地区投放。有思想较为激进者甚至在论坛上声称,要让“四大发明”重新定义这个世界让我们带着指南针走遍这个世界,用火炮征服每一寸土地,再把这一切用纸笔记录下来,并印刷成书籍流传后世。

  王勤不是很明白海汉人为什么要通过自己的商行进口矿石,但对方出的价格让他无法拒绝这个提议。并且施耐德也表示如果这种供应能保持长期稳定,那么海汉方面将在每个月都留出一定的玻璃制品份额给他,以保障“海丰号”从惠州府运送矿石到胜利港之后不至于回程放空。这样的待遇甚至已经超过了一部分在胜利港设立商栈的商家尽管拥有进货渠道优势,在货源吃紧的时候,他们仍然需要通过竞买的手段来获得海汉货物的供应。

  虽然施耐德和何夕盛情邀请王勤留下吃个午饭,不过王勤却是婉拒了他们的好意。在得到这么好的优惠条件之后,他已经没有心思再在这里耽搁下去,要赶紧乘船回惠州府组织货源才行。今后只需每个月从海丰到胜利港之间来回跑上一趟,获利便能抵得过连续跑上四五趟广州所得并且还不需再向可恶的市舶司缴纳昂贵的关税,这真是像那位何老板所说的那样,站着就把钱给赚了。

  在这些天里出入驻广办的商人中,像王勤这样的客商不少,大陆地区的货物吞吐能力要远强于海南岛有限的几个州县,不过才两三天时间,驻广办便将大本营在最近半月里生产出来的一点库存卖了个一干二净。而多种在前期不得不高价收购或是根本没找到门路的货源,如今也已经有了更大的选择范围。当然,最重要的是胜利港的名声已经传播出去,剩下的只需各地商家口耳相传,便可以慢慢地将胜利港的自由港形象建立起来。

  1627年12月13日,大明天启七年冬月初五。

  在头船挂出旗语,向榆林观察哨表明身份之后,一支由八艘大福船组成的船队缓缓地驶进了胜利港。这几乎便是目前从事黑土港涂山半岛胜利港这条路线海运任务的主要力量,这次集体出动是因为北越方面所提供的移民在涂山半岛已经集结了近半个月,而北越那边显然不乐意一直用粮食养着这些已经被送给海汉的“外人”,为此多次催促海汉方面尽快派船来运走他们。于是黑土港港务局在调整了航班班次之后,一次性派出八艘大船,将这批人一股脑全拉回了胜利港。

  黑土港管委会一把手顾凯亲自出动负责押运这支船队,这也是他在参加七月的拓殖行动之后第一次回到胜利港。当然,他回来的原因可不仅仅只是押运移民船队,更重要的是年底即将到来,驻外的各处单位都得派人回来参与年底的总结会,并且还要在执委会全体会议上进行述职。在这周之内,驻广办的施耐德和驻崖办的马力科也将分别代表自己的单位回到胜利港。

  随同顾凯回到胜利港的,还有一个排的轮换民兵,接替他们的是新近入伍的一批新兵这批菜鸟在入伍之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到黑土港驻扎三个月,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考验。

  提前得到执委会通知的大批的家属来到码头上迎接自己的亲人,其中也包括了顾凯的亲人,陶东来和洋妞瑞莎在内。为了避免引起民众的围观和混乱,陶东来还特别提前跟瑞莎打了招呼,要求她“不得在码头上热吻”。不过尽管如此,这对分别数月的男女久久不能放开的拥抱还是引来了民众的瞩目,最后陶东来不得不出面劝开他们要是再继续抱下去,通往码头的栈桥就被围观民众彻底给堵住了。

  陶东来也上前给了顾凯一个简短而有力的拥抱,拍拍他肩头道:“出去这几个月倒是精神了不少!”

  “晒黑了不少是真的!”尽管经过了数天的海上颠簸,但顾凯看起来精神的确不错:“黑土港那地方自己人太少,下面的人什么都不会,每件事都得手把手的教,几乎没什么时间在屋里待着享福。这次回来我要向执委会提议,增加黑土港驻留人员的岗位津贴!”

  “那地方又没什么可消费的东西,你增加了津贴也没什么用。”陶东来明知他是在开玩笑,便笑着回应了一句。

  陶东来看看他身后,不由问道:“钱天敦不是说要跟你一起回来,怎么没见着人?”

  “本来是定了一起回来的,不过临时有些变动,他要留在涂山半岛处理事情。”顾凯应道:“北越那边好像是有什么事发生,前几天派了专员到涂山半岛等着跟我们这边的军事负责人碰面。不过军方的事情,我一向都不会多过问的,所以具体是什么事估计还要等钱天敦发电报回来才清楚。”

  陶东来并没有太在意这个消息,让顾凯先和瑞莎回去休息一下,他自己则是去了停在另一个栈桥的移民船,查看这批到港的北越移民状况。

  与十月份到港的那一批北越移民不同,这批移民中的战俘、囚犯的比例减小了不少,一千一百余名移民当中,仅有不到二百名战俘和数十名囚犯,剩下的几乎都是以战争难民为主的普通民众,倒是给民政部安置这些移民省下了不少麻烦。

  “北越那边这次是发善心了还是怎么回事,没有再把战俘当作主体来应付我们了。”宁崎喃喃地说着,一边看着保安们将船上的移民按着身份不同押送到预定场地集合,一边核对手上拿着的移民资料。

  “有点不太对劲。”陶东来缓缓地摇了摇头,面色凝重地说道:“对北越政权来说,战俘的价值是最低的,如果有战俘他们肯定是先处理战俘,其次才是囚犯和国内的难民。”

  “你的意思是……北越的战局可能有点不利?”宁崎也是头脑极为聪明之人,一听陶东来这话便已经领会了他的意思。

  “钱天敦这次留在了涂山半岛没有跟着船队一起回来,我估计也会有这方面的原因在内。”陶东来猜测道:“北越方面如果面临战局吃紧,那么他们很可能会要求训练营中的这些火枪兵提前毕业上战场。”

  “训练一两个月的火枪兵能有多大战斗力?”宁崎对此有些不以为然:“虽说火枪兵好练,但我听说那个训练营的训练计划可是改了又改,并没有完全照着我们的章程来。”

  “是有这事。说白了还是他们的大老板舍不得花钱,实弹训练那可是相当费钱的。”陶东来一边说一边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军工部门靠着卖弹药坑钱这招,在北越也是同样的好用,要想训练出一支具有一定战斗力的部队,仍然需要大量的物资投入,并不是每人打个三五发教学弹,然后拖上战场就能当杀人机器用了。

  “几万两的军火都买了,还省这点钱干嘛!”宁崎对于北越的做法也是颇为不屑,全然忘了自己也有在执委会上卡军事预算的时候。...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