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门庭若市

第二百五十四章 门庭若市

  “快一点快一点!”王勤掀开轿子布帘,对轿夫催促道:“若是去得晚了,又得一阵好等!”

  四名轿夫闻言只得加快了脚步,好在从东城门出来这一截道路都很平整,走起来也还算轻快。  出了东门往前走了约莫一里地,便能看到前方那座青瓦高墙的宅院了。轿子在大门口停下之后,王勤匆匆钻出轿子,见门外已经停着好几乘轿子,一群轿夫正坐在墙根下喝水聊天,心知自己还是来得晚了一些。

  王勤走到大门口,见有两名身着黑色短衣的青年在门口一左一右地站着,便上前递上帖子道:“在下是代表惠州府海丰号,前来拜会贵府。”

  其中一名青年结过帖子道:“请稍等。”说完便拿着拜帖返身进了院中,片刻之后出来,请王勤随他进去。

  王勤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仍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因为他昨天也来过一次,最后却因为时间太晚,担心不能回城而离开了,结果没能见到此间主人。但今天王勤却是已经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等到与对方会面。

  果然被带入院中之后,王勤并没有立刻见到正主,而是被带到了一间偏室之中等候,在这里他见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高老板?幸会幸会!”“这不是张掌柜,您老人家也来了?”

  一番寒暄之后,大家才各自重新落座。有仆役为王勤送上茶水点心,然后请他在此耐心等候。

  会在这里见到几位同行,王勤半点都没觉得惊讶。自从几个月之前,广州市面上开始出现海汉货物的时候,满城的商人便都在寻找这些精巧之物到底是从哪里贩运而来,王勤作为海丰号在广州的主事者,自然也不会例外。但发售海汉货物的“福瑞丰”商行将保密工作做得极好,这么多人打听了一两个月之久,也只知道这批货是从琼州方向来的,但具体是由何处而来,却没一个人说得清楚。

  直到前些日子“海汉书局”在广州城内开张,商人们才知道原来正主已经不声不响地到了广州,于是很多人开始主动到驻广办拜访,谋求能买到那些在市面上十分紧俏的海汉货。不过这些人的登门求购似乎都进行得不太顺利,驻广办放出话来,“福瑞丰”是海汉商品在本地的唯一代理商,他们并不打算在广州出售同样的商品,但有意与海汉开展贸易的商家,可以自行前往琼州岛的某处港口采购。

  大部分听说这个消息的商人都觉得海汉人是吃错了药,我们现在捧着银子上门求购,你不卖就算了,还让我们自己去琼州岛那么偏远的地方进货?谁不知道琼州岛那地方一穷二白,岛上大部分居民都是黎族蛮夷,怎么可能制作出那么精良的玻璃器皿,这帮海汉人一定是有什么阴谋!说不准他们那地方就是个海盗窝子,等着广州的商人们装着满船的银子去自投罗网呢!

  而对于此事,与海汉人一直保持密切关系的“福瑞丰”却是沉默应对,并没有对市面上的各种猜测表态。  站在“福瑞丰”的角度上来评价此事的确有些尴尬,一方面他们并不希望有其他的商家成为海汉的分销商,来分润自己目前独霸的这块市场;另一方面他们也很清楚海汉人绝不会允许目前这种一家独大的局面长期持续下去,而且海汉人的分销策略势必会带来胜利港的繁荣,对“福瑞丰”而言其实也有着诸多的好处否则他们就不会急吼吼地在胜利港圈地投资了。

  但“福瑞丰”的这种沉默却被外界当作了某种心虚的表现,于是除了少数几家胆大的决定去南海探个究竟之外,绝大部分商行对于海汉人的说法还是保持了观望姿态,坐等事态发展。

  直到数天之前,这批商船从琼州岛返回之后,才一下子引爆了广州市场的商情。这次组团南下的这些商家,都或多或少地采购到了一些海汉货物,被称为“年度绝版”的限量版玻璃文具套装,其身价更是在现身的同时就直接翻番上了千两。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原来琼州岛上真的有这么一处尚未发掘的宝藏,那些当初犹豫不决的人更是捶胸顿足,后悔自己不该如此胆小,结果错过了这一波行情。

  而后这些南下的商人又爆出猛料,声称当地的港口免除一切税赋,并且海商也无需额外缴纳各种名目的“买路钱”来获取进港交易的资格。

  这个消息一出,大海商们纷纷都坐不住了。他们每年向市舶司缴纳的赋税,少的几千两,多的要以万两计,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不收税的港口,这种诱惑力简直就难以抵抗。虽说这港口距离广州稍微远了一些,但即便是算上运费,也比向市舶司纳税划算。何况海汉人也有许多物资要从大陆采购,直接运他们需要的物资过去贩卖也是很划算的买卖。

  于是驻广办立刻再次成为广州商界瞩目的焦点,各路客商纷纷登门拜访,要嘛是来询问胜利港的具体位置,要嘛就是希望能够加入下一次南下的船队,王勤从业的“海丰号”也是其中之一。

  作为外地商号,像“海丰号”这样的商家很难在第一时间抢到广州市面上的紧俏商品,海汉货的发售数量一向极其有限,王勤在这几个月中辗转弄到的海汉商品甚至还没“福瑞丰”商行里摆放的展示品多。而惠州府那边好几户大户人家都已经跟“海丰号”打过招呼:只要能弄来广州市场上热炒的海汉货,价钱高低不是问题。

  王勤当然也想,但一直苦于没找到货源,而这次来到广州之后,正好听说了海汉港口的事情,便觉得此时是个大好时机,赶紧就抓紧时间登门拜访。他听说这海汉人做生意有个习惯,在一个地区往往只找一个商家作为代理,为此他们甚至都不会在广州直接发售那些“福瑞丰”有售的商品,若是这次因为手脚慢被其他惠州府同行抢在了前面,那就真的悔之晚矣了。

  王勤见在座这几位都是广州本地的商家,心里也稍稍平静了一些,主动开口道:“在下自以为今早等着开城门出来,就能排到最前面,想不到各位的轿夫脚程如此之快,竟然早早就已经到了。”

  那高老板道:“我跟张掌柜都是昨晚便在城外的庄子歇的,今天天色刚亮便过来了,虽比你早一些,但在我们之前还有更早的。”

  王勤讶然道:“那岂不知天不亮就已经来了?不知是哪家的掌柜如此急切?”

  “不止一家,是两家。”张掌柜接过话头道:“潮州府的澄海行听说过吧?据说澄海行的刘大掌柜亲自从潮州过来了,昨晚便歇在这里,今天一早就开始接着谈生意。”

  “原来是澄海行啊!”王勤默默地点了点头,这家商行也是广东行省内数得上号的大商行,根基在潮州府,规模与广州本地的“福瑞丰”不相上下。

  “那不知还有一家是?”王勤见张掌柜没有继续往下说,便忍不住主动问道。

  “还有一家……”张掌柜压低了声音道:“据说是府衙来的人,多半是来要这个的……”

  张掌柜说罢食指拇指捏了圆圈,王勤懂得这手势是指铜钱,当下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以海汉商品在市面上的火热程度,本地官府自然不会忽视驻广办的存在。而海汉人在本地除了一个书局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直接销售渠道,所有的商品都是交给了其他商家在卖,地方官府甚至连海汉人的税都收不到,这种现象肯定是不太合理的王勤忽然想到,海汉人执意要让大陆商家去他们的港口进货,莫非其中也有为了躲过本地官府的税赋征收这个原因?

  但不管海汉人有没有纳税,他们口袋里有钱这事大家都知道,而能够不费吹灰之力从海汉人口袋中掏出钱的,大概也只有本地官府了。即便没有税赋,但还会有各种名目的“自愿”捐献,比如修桥补路、挖河筑堤、剿匪救灾,官府总会有很多理由让地方士绅捐出钱财,这对于商家们来说已经是属于常态。只要认捐,那么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有谁不从,官府自然会有一百种方法来慢慢修理刺头。

  王勤坐下一盏茶还没喝完,后续又连着来了三家商行的代表,既有广州本地的,也有如王勤这样从外地来的。众商家闲等着无事,便开始交流各地的商情。当然,主题仍然是大家最关注的海汉商品。

  如今海汉商品在广州省内已经有了一定的名号,而玻璃文具和银镜,更是有极少量流入到了江浙一带。由于海汉商品的供货量一直很少,因此这些紧俏品在外地的价格远远超出了广州,离广州越远,价格就越高。如最低档的白玻璃海汉毛笔,在广州只需一两到一两五钱银子就能买到,但到了紧邻的惠州府,售价就翻了一番,而远离广州的廉州府,已经卖到了五两银子一支,相比广州可谓是天价了。至于产量更低的海汉银镜,其地域价格差距比文具更加悬殊,前次去胜利港买到银镜的几个商家,都没有在广州本地发卖这批货物,而是直接转运去了其他州府,以谋求更高的售价。

  一直快等到午时,王勤的肚子都差不多被茶水和点心填满了,才终于轮到了会面时间。不过这段时间对于王勤来说并不难混,不但通过其他商家的介绍了解到了各地的商情,而且还见识了一下海汉人正在推广的“卫生洁具”系统。不得不说这套家什非常称王勤的心,如果不是价格太贵,王勤都很有立刻购买一套的冲动。

  在仆役的带领之下,王勤来到了位于第二进院子中的会客厅,在这里他终于见到了这里的主人驻广办的一二把手施耐德和何夕。

  最近这些天可是把这两人忙得够呛,每天要会见的各路拜访者从天亮一直排到天黑,口水都不知道说干了多少次。而且这些拜访者也是五花八门,登门的目的无奇不有,经常搞得他们二人哭笑不得。像州衙派来打秋风的都还好办,无非是拿点银子买个清静罢了。譬如那些上门来求学玻璃制造技术的,来与他们讨论胜利港与广州港之优劣比较的,向他们推销乡下田地的,乱七八糟不一而足。更有甚者昨天还来了个乔装打扮的道士,进门便说他们二人印堂发黑,近期必有祸事云云,没等他把自己的出身门派报完,直接就被正好来旁听的虞尧和萧良给踢出去了。

  如果依照驻广办早期的运作方式,这种会见商谈,一般一个人处理就可以了,人多的时候施耐德和何夕甚至可以分别接见拜访者。但第二梯队来了之后,驻广办的日常运作也开始规范化起来,其中一条便是会见拜访者时必须要有两人或两人以上在场,原则上不允许单独会面整个驻广办只有何夕因为其工作性质,特殊情况下可以不必遵守这条规定。

  执委会对驻外单位增加这么一条规定,也是为了防止驻外单位在远离大本营的情况之下出现人心变化。大本营这里的一切资源都在执委会的掌控之下,每个人吃多少用多少那都是有计划的,就算有人贪腐,其实也没什么能够额外享受到的好处就连“福瑞丰”在胜利港开的青楼,那也是凭执委会计划发放的特别票据入场消费,想凭着自己手头流通券多就多嫖几次都是做梦。

  胜利港可以执行严格的计划经济,但驻外单位肯定是不行的,特别是像驻广办这样远离大本营又处在广州这种十七世纪的花花世界当中,加之与当地各行各界有大量的利益往来,其实很容易就会出现不可控的状况。要知道这些穿越者可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革命者,在种种外界诱惑之下,恐怕相当一部分人都不见得能保持住自己的节操。因此执委会才对驻外单位增加了若干管理条例,以保证将驻外人员遭受外界腐蚀收买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虽然执行起来很麻烦,但规定就是规定。第二梯队当中的虞尧、萧良,他们身上除了担负驻广办人员的安全保卫使命之外,还有一部分的任务是对内的,那就是监督驻外单位管理条例的施行状况。不愿意照办的人当然也不至于被抓进劳改营去,但肯定会被调回大本营,从此被记入执委会的黑名单小本本当中。深知其中厉害的施耐德和何夕也一改过去的自由散漫,开始作起了遵纪守法的表率。

  不过这样一来,接见拜访者的速度就慢多了,因此最近几天驻广办都出现了门庭若市的热闹景象。施耐德抓紧时间喝了一口水,便赶紧与王勤展开了会谈。

  王勤虽然是第一次与海汉人面对面地打交道,但他在此之前已经听闻过不少海汉人的传闻,也知道他们商谈事情时喜欢开门见山直入主题,便直接道明了来意:一是想要向驻广办求购海汉商品,二则是想派船去崖州胜利港。

  施耐德道:“王老板有所不知,我们这个驻广办只谈生意,并不直接出售商品。若是王老板有什么想购买的货物,可以在我们这里下订单,然后自行到胜利港装船就是。”

  王勤犹豫道:“可在下听说贵方的货物数量极其有限,在这边下了订单,去到胜利港若是无货,岂不是耽搁时间?”

  “这你可以放心,我们这里下订单下的是现货,不是期货。换句话说,胜利港那边的库房里已经有真实存在的货物,你才能在我们这里下订单,而且我们绝对不会货卖两家,你抵达胜利港的十二个时辰之内,就可以完成交货装船的手续,不会出现你所顾虑的状况。”施耐德很耐心地解释道。

  王勤听得心动,又问道:“那货款如何支付给贵方?”

  施耐德笑道:“如果要你现在一次付清,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你只需要向我们支付订单总金额一成的定金就行,剩下的部分到胜利港提货时再付清。当然了,王老板也清楚我们的货物是很紧俏的,所以缴纳订金之后的提货期只有三十天,如果三十天之内没有到港提货,那么这批货物我们就有权卖给其他商家了。”

  “那若是超出提货期未能到港提货,订金怎么办?”王勤听了这话有些紧张地问道。毕竟是跑海吃饭,谁都说不好在海上会不会出现意外状况,要是船出了问题,那也有可能会超出海汉人所说的提货期。

  “如果愿意继续订货,那么订金依然有效,如果不愿继续订货,那订金退还一半。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恶意订货,相信王老板也能理解我们的苦衷。”施耐德滴水不漏地解释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