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占城形势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占城形势

  詹贵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海汉人要为新船下水大张旗鼓地搞这么一个庆祝仪式,这还真不是为了闹着好玩。 这艘模样怪异的帆船不但在海上的航速极快、转向灵活,而且还配备了强大的火力输出!詹贵自诩走南闯北多年,也见过不少的明军水师战船,但还从未见过火力这么强大的炮舰,海汉人这是要逆天啊!

  当然,以詹贵的专业眼光也不难看出,想要把这艘浑身是刺的炮舰改造成商船并不难,而且在造价和建造速度上会比战船有更大的成本优势。而海汉人如此重视海运,他们当然也不会想不到这个道理,或许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南海上便会有这样一支船队于各个商港之间了。

  罗升东此时则是已经心静如水,在亲眼目睹了“探索号”的火力展示之后,他已经确认了明军水师与海汉人之间的实力差距。这种差距之大,已经并不是简单依靠数量优势就能弥补至少靠着崖州这些最短服役时间都超过十五年以上的破旧战船肯定是没指望了。从此以后琼州以南的的海面上,大概就不再是大明水师说了算了。

  作为一个职业军人,罗升东当然很清楚海汉人的这种炮舰会给大明海疆造成多大的威胁,想要杜绝这种威胁,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刻告知上司,从广东调集水师围剿胜利港,趁着海汉人羽翼未丰的时候彻底扑灭这股势头。但罗升东也知道这种想法很不切实际,先不说劳师远征的广东水师需要多长时间来作准备,来了胜利港之后能不能打得过火力凶猛的海汉武装,仅仅只是上报请兵这一条,恐怕就已经不能实现了。

  现在整个崖州官场几乎都已经被海汉的利益链条给穿起来了,不管是罗升东、魏平这样的低级官员,还是参将、知州这一级的地方大员,平日里都没有少拿海汉人的好处,几个即将退休的高官甚至还把养老金的主意直接打到了海汉人这边。对这些人来说,没了海汉人,他们每年所损失的个人收益都将以千两计罗升东给自己预估的明年个人收益甚至高达五千两。

  这么大的利益,可不是说丢就能丢的,崖州城里现在靠着海汉人过活的至少有好几百号人,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体制内”的人,甚至连锦衣卫和东厂番子里都有了海汉人收买的眼线。罗升东完全可以想象到,若是有谁真的打算走正规途径上报请兵,只怕这消息还没出崖州,胜利港这边就已经知道了。想要依靠武力解决这个问题的可能性并不大,除非是海汉人主动挑衅甚至是造反作乱攻打州城这比崖州水师单枪匹马端掉海汉人的可能性更小。

  接触的的时间长了,罗升东也很清楚海汉人不会轻易地与大明采取敌对态度,这些人非常重视实际利益,为此他们甚至不惜“委曲求全”,遵照地方官府的指示,将胜利港纳入到崖州治下当然他们上缴给崖州的那些好处,连一个铜板都没有进到国库中去。

  罗升东认为崖州的老爷们收红包收得倒是痛快,但很显然他们并不清楚在距离崖州百里的胜利港到底是居住着怎样的一群人。海汉人可并不是乖乖待宰的羔羊,在看似温顺的外表之下,其实是一群眼泛绿光不断吞噬着一切资源的饿狼。数月前罗升东第一次见到海汉人的时候,他们不过是刚刚在胜利港登陆的一群海商,三五百人都住在帐篷里,看起来跟上岸劫掠的海盗没什么差别,但现在他们控制的人口却已经十倍于当初,并且在胜利港打下了偌大的局面,连附近桀骜不驯的黎苗山民都在为他们工作,这可不是海商能够做到的事情。但这样的威胁,崖州的老爷们并不清楚,也不会感兴趣,只要海汉人定时奉上好处,莫说一个胜利港,他们甚至恨不得让海汉人连临近的几个市镇也一并给占了去。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罗升东也早早就熄了那些不安分的念头,安安心心地做自己的走私买卖。何况现在海汉人还主动提出要帮他老丈人上位,争取能在明年接任崖州知州的职位。这时候自己要是搞出什么花样来,不需海汉人动手,自己那位老丈人恐怕就不会放过自己。

  李奈却是没有像罗升东这样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他正在专心听取陶东来的讲解,对于这种新船,他在看到实物操作之后才明白自己前些天在船厂的参观完全只是看了个皮毛,还有太多的东西不曾了解。而陶东来的解说,正好可以解开此时他心头的一些疑问。

  陶东来侃侃而谈道:“……这种帆船在今后两三年间我们会大量建造,主要用于承担海上的运输任务。至于船上所装备的火炮,大家也不必担心,我们并不打算建造数量太多的炮舰,因为我们并不打算对外开仗,而且船上装了那么多火炮之后就没法再装货物了,我们可没兴趣耗费人力物力,派出大量的武装炮舰在海上巡逻,这种苦差事应该是罗把总和他的水师该去完成的工作……对了,我想很快我们就需要改一下习惯,要称为罗千总才对了。”

  罗升东一下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抱拳连称不敢。其他众人听说之后,也纷纷向罗升东道贺。

  罗升东从小小的百总提升到正七品武官把总一职,距今也不过才半年时间,照理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不太可能获得二次提升的机会。不过执委会既然有意要在大明官场培养自己的代言人,那自然能找到合理的办法来推他一把。

  找到这个机会的契机还是来自于隔海相望的中南半岛。第一批由北越组织的移民人口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南越地区的战俘以及北越的重刑囚犯,这些人在经过简单的甄别之后就被投入了劳动强度极大的田独铁矿充当矿工使用。  而执委会从接收这批人开始就并没有要让这些人日后成为归化民的打算,因此在使用上也比较彻底仅在到港之后的一个月之内,这五百多人中就有十分之一死于了劳累和各种作业事故之中。

  这些人死了之后,尸体也没有浪费,立刻就被送去了医疗部门做解剖用。目前医疗部门正在开展归化民医护人员培训,这些囚犯的尸体刚好能在课程中派上用场。而执委会也顺势想到了罗升东当初罗升东升职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带了一批海盗首级回崖州报功。

  于是罗升东再一次得到了执委会的协助,以“阵斩海盗五十余人,击沉海盗船两艘,缴获刀枪若干”的战绩,由他的顶头上司何文辉参将亲自写了报告送去琼州府城报功,并要求酌情提拔“忠勇无双,屡战屡胜”的罗升东。当然了,什么刀枪旌旗之类的东西,也是由胜利港这边替他准备好的道具。

  一年之内两次剿灭来袭的海盗团伙,这种功劳在整个广东行省都是独一无二。相较于福建官军已经被“十八芝”打得根本出不了港口的状况相比,崖州的“剿匪”战绩堪称耀眼。而且送到琼州府验功的人头,全都有很明显的南海土人特征,并不是杀良冒功的行为。何文辉认为罗升东极有希望在一年之内得到第二次的职位提升,由把总晋升千总。尽管崖州水寨目前并没有千总这个职位的设置,但这并不是问题这地方的武官职位设置从一开始就不走寻常路,五百人的编制楞是设了个参将,那么在参将下面再添一个千总似乎也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情。

  如果不是考虑到升职需要逐级递进的规矩,七品把总最多只能提到六品千总,何参将甚至有心直接推荐罗升东出任守备甚至游击的职位反正海汉人那边传了话过来,罗升东只要升一级就立刻给两千两现银,升两级就五千两,要是何文辉有本事让罗升东直接接任了自己的参将职位,那海汉人愿意为此付出五位数的报酬。

  这个钱可并不包括向上打点关节的花销,对何文辉来说就是纯收入。但何文辉也只能自叹影响力有限,无法达成海汉人的期望参将任命可不是罗升东这个级别的武官能够参乎进去的事情,这事就连南京兵部都拍不了板,必须得报到北京兵部才行。不过多的银子拿不到,何文辉认为自己在退休之前至少让罗升东再升一级应该没什么问题。

  罗升东对此也持有相同的看法,自己的升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甚至跟头上是不是何文辉的关系都不大。罗升东之所以如此有把握,还是因为背后有了海汉人的支持。陶东来甚至在私下对他说过,如果这次的功劳不足以让他升级,那么下次就送一百个首级去琼州府城报功,还不行就两百个,三百个,这样一直累加到他升职为止反正越南那边的战事不断,向郑氏讨要一些敌人首级并不是难事。罗升东不是很清楚海汉人去哪里弄到这么多南海土人的首级,但陶东来所说的话可信度无需怀疑,就算是累积战功,自己也应该很快就能升职千总了。

  但这种升职能带给罗升东的兴奋,甚至还不如之前那次死里逃生回到崖州。当时罗升东认为自己升任把总就算是走上人生巅峰了,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所能达到的高度与海汉人在背后支持的力度是直接挂钩的。别说如今的千总,就算是未来的参将乃至总兵,罗升东现在都觉得并不是没有出任的希望。但哪怕职位升得再高,自己也还是无法脱离海汉的控制,如果自己某天有了二心,想必海汉人也会毫不忌惮地发动一次“海盗袭击”,让自己这个水师军官直接战死在某处。罗升东甚至在想,今天海汉人特地邀自己出海观看这场表演,大概也是有震慑和警告自己的成分在内吧。

  观看完“探索号”的试炮之后,他们所搭乘的“闪电号”便往回驶去,留下另一艘双体帆船“飞速号”继续跟着“探索号”作为护航。接下来还会有很多关于船只极限性能的测试,执委会并不希望“探索号”的一切都过早向外界暴露,适度的武力展示就已经足够了。

  回到港口之后,陶东来等人单独会见了詹贵,并听取了他这次前往占城交易的过程。

  正如执委会事前所预料的那样,詹贵这次带去的五千斤食盐很顺利地卖给了当地人。由于南北大战,造成了中南半岛重要产盐地区完全停产,虽然占城也有一些小的盐场,但产出量完全不足以供应给国民,食盐紧缺的状况甚至比北越地区还要严重。根据詹贵从当地商人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在未来的一年内,占城地区的食盐缺口至少还有数十万斤之多。

  除此之外,执委会所关心的另一件事情,詹贵也打听到了一些消息。金兰湾一带目前的确是属于占城国的名下,而且由于天然良港的地理环境,在当地还有不少的渔民聚居。不过由于近年占城王室式微,在很多地方都已经失去了实际的管辖权,据说金兰湾当地也是如此,并没有占城官方的管理机构存在,就如同穿越集团登陆之前的胜利港一样。

  因为这样的原因,詹贵也并没有接触到管理金兰湾的官方机构,不过他认为在当地设立商栈其实根本无需接触官方占城官方连自己的老百姓都不管了,哪还管得了外来人员。

  除此之外,詹贵所汇报的情况中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引起了执委会的重视。占城地区已经出现了相当数量的葡萄牙和法国的传教士,并且向当地输入了一定数目的火绳枪。而且据说有些传教士在几个月之前已经去了占城以北,属于南越阮氏的辖区,相信这个时候应该已经与阮氏政权取得了接触。

  西方势力在中南半岛的渗透活动,在当初策划黑土港拓殖行动的时候就已经被特别提出,并且也引起了执委会的足够重视。中南半岛南部的沿海地区,正是胜利港至马六甲海峡之间这段航道的咽喉地段,以发展的眼光来看,穿越集团必须首先要控制住这个海上要道,才能保障未来进军马六甲乃至印度洋的安全。而西方势力出现在当地,对于穿越集团无疑就是一种隐性的威胁这些白皮殖民者绝对不会与地球上的其他种族和平共处,非洲黑人与美洲印第安人的遭遇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执委会也并不指望他们来到亚洲之后就会采取不一样的做法,毕竟狗改不了,到几百年之后西方国家的行事手段与殖民时期也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只不过加上了“民主”、“自由”的装饰而已。对于这些未来会对穿越政权造成威胁的竞争对手,执委会不会有丝毫的怜悯心可言尽快扑灭中南半岛上的西方势力,才是对穿越集团最好的安全保障。

  当然,要采取这样的行动,首先还是得在当地建立一定的势力,或者与当地官方达成某种程度的合作关系才行。而这样的合作,恐怕仅仅依靠走私食盐是不行了。

  为了回报詹贵所提供的这些信息,执委会又特批了5吨食盐和少量玻璃器给詹贵,随便他贩去哪里,只要不在琼州岛本地出售就行。而詹贵这次从占城运回的乌木、象牙、犀角等贵重商品,则是直接就放在了胜利港,不打算再运回大陆了。

  虽然海汉人并没有流露出收购这些东西的意图,但詹贵认为即便不卖给海汉人,自己在胜利港出售这些东西给大陆商人也能赚上一大笔。原因很简单,海汉人对于外来商人在胜利港的相互交易只向双方各收取千分之一的交易额作为手续费,零关税的设置很快就会吸引更多的大陆商人带着商品来到这里进行交易,因为现在整个东亚、南亚地区只有这里,才会对外来的商品实行零关税的政策不管是月港、广州、澳门、热兰遮、马尼拉还是巴达维亚,只要进港的货船上载有货物,就会被收取关税。

  而胜利港目前施行的零关税政策对商人来说有无可抗拒的吸引力,因为没有关税成本,在这里出售和购入商品的成交价都会比其他的商港更低,越是贵重物品就越划算。詹贵甚至已经开始计划,将原本在广州附近的根基移到崖州胜利港来,以后便以此为中心进行活动,每年光是各种税赋就能省下一笔可观的数字了。

  而抱着同样心思的海商的确为数不少,在上一批造访胜利港的客商载着各种货物和新奇见闻回到广州之后,胜利港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南海小港立刻就引起了海商们的重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