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货币兑换

第二百四十七章 货币兑换

  从一开始惊讶于海汉人的胆大妄为,到后来慢慢了解情况,逐步习惯了海汉人对于胜利港地区的控制局面,李奈在这几个月与海汉人的数次接触中逐渐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在胜利港这地方,主事的并不是崖州官府,而是无所不能的海汉执委会。

  虽然胜利港加上田独也不过是一县之地,但海汉执委会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却远远不是普通的县衙门能相提并论的,甚至就算是崖州这种州一级的衙门,李奈认为放到海汉人面前也毫无亮点可言。不过对于这些第一次来到胜利港的客商来说,胜利港这种相对独立的地位实在让他们有些吃惊。

  接下来任亮带着他们去到的地方便是胜利港货币兑换中心,这里也是目前商务区内唯一一栋已经完工并且投入到使用中的建筑。这栋占地约一亩的建筑四壁都是由粗重的条石砌成,风格厚重朴实,外面看着灰扑扑的并不起眼,但这里却是港区最重要的地方之一,整个港区的现银几乎都存放在这栋建筑物之中。

  任亮将客商们带到这里之后,便由财政部的工作人员来接手,向客商们介绍胜利港所独有的流通券金融体系。

  目前穿越集团的财政部主要还是以基本的财会工作为主体,但最近执委会把银行体系的筹建工作也交给了财政部来全权负责,因此这个部门也由闲散打杂的衙门一下子就变成了香馍馍,甚至连驻崖办那边早就划进外务部门编制的邱元也打报告要求调回财务部,毕竟他穿越之前就是做出纳工作的,正经八百的财务部门出身,银行业务也接触的比较多。不过就算是邱元身上能够多一个财务部的身份,在财务部内部的竞争中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因为执委会已经基本敲定了银行工作的领导人选。

  这个人选是来自于施耐德的推荐,他作为财务部的主管,在离开本地之前就向执委会推荐了几个可用之人,负责在胜利港筹备未来的中央银行。

  蔡金梅就是施耐德所看中的人选之一,而且是由他亲自邀来入伙参加了穿越。这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女子在穿越前是从业于某市商业银行信贷管理部,并且已经做到了副职主管,前途可谓一片光明,但她的主管上司因为贪腐问题而被清查之后,牵连她也被当作了党羽。虽然蔡金梅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违法违纪的事情,但这股旋风还是把她刮离了光明大道,被调到一个偏远区县去担任营业部主管。

  施耐德与蔡金梅是在工作中结识,一来二去就交上了朋友。施耐德到广州与陶东来等人第一次碰面之后,便得到了蔡金梅调职的消息,立刻便设法鼓动蔡金梅参与到穿越行动中来。而当时仕途遭受严重挫折,正处于心灰意冷状态的蔡金梅也没有想太多,便在施耐德的劝说之下辞了工作飞到了广州。之后她便顺理成章地进了财政部,并且被施耐德当作了可以重用的属下。

  施耐德之所以如此看重蔡金梅,倒不是与她有什么男女私情,而是真看中了她的专业水平。蔡金梅在银行工作了七八年,从柜员一路做到信贷部副主管,其个人能力毋庸置疑,并且对于银行系统的运作非常熟悉,正是施耐德筹划的金融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颗重要棋子。有这么一号人物在,穿越集团在建设金融体系的时候就可以少犯错误,少走弯路。

  蔡金梅在大多数男人眼中恐怕都不算美女,一米七五的身高足以让穿越集团中半数的男同胞感到自卑,但却瘦得如同一根火柴,根本谈不上什么身体曲线或是美感。而且她还有一个很致命的毛病就是毒舌,跟她打过交道的人一多半都被她用言语羞辱过。蔡金梅在穿越集团内部论坛上所使用的id就是原名,也是人尽皆知的著名喷子之一,执委会这帮人大概除了袁老爷子辈分太高不好出恶口之外,其他的执委基本全都被她撰文喷过,包括她的伯乐施耐德在内也没能逃过。

  鉴于这样的状况,蔡金梅虽然单身,但在男多女少的穿越集团内部依然无人问津。不过施耐德和其他执委都认为正因为如此,社会关系极其简单的蔡金梅才更适合来管钱袋子跟谁都有仇才不会轻易拉帮结派,没有家庭也能大大减小以权谋私的可能性。

  “各位老板,这是我们主管财务的蔡金梅女士,有关本地货币兑换的详细规则,蔡金梅女士会为大家进行讲解。”任亮简单地介绍完之后,便立刻脚底抹油溜得远远的。他出任港区管委会主任之后没少跟财政部打交道,当初因为货币兑换中心的修建速度缓慢,被蔡金梅追着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深知这女人招惹不得。

  蔡金梅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本地的货币兑换规则和兑换方式,并且重申了在胜利港使用流通券作为唯一货币的规定。说完之后蔡金梅倨傲地环视众人道:“如果有问题现在可以问我。”

  有人开口道:“要是不肯用银子换你们的什么券,又会如何?”

  蔡金梅瞥了这人一眼,冷声应道:“不想换就别换,没人强迫你换!”

  那人也没想到蔡金梅态度如此强硬,愕然道:“那在下便不换了!”

  “把这家商号记下来,不收他们的银子!”蔡金梅的脾气更大:“胜利港这地方,银子连根毛都买不到,我看你怎么做买卖!”

  那人听到这话,才想起李奈先前似乎也说过,这地方只能使用流通券,银子在这里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海汉短衣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人进来了:“小蔡,对待新客人,态度不要这么僵硬嘛!”

  任亮很适时地出现在旁边:“给各位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海汉执委会的陶东来先生。”

  “久仰久仰!”“早闻陶先生大名……”“在下对陶老板仰慕已久……”

  在座的一帮客商纷纷起身见礼,他们来胜利港之前也花了不少精力从各种渠道搜集海汉的信息,而陶东来在外界的传言中,已经隐隐成了海汉第一人的形象。

  陶东来与众人见礼之后,便接着刚才的话题道:“我们之所以要在胜利港设立这个货币兑换制度,并不是贪图各位的钱财,纯粹是为了方便大家在这里进行交易。各位可以试想一下,每家带来的银子、铜钱,成色都各有不同,结算的时候相当麻烦,而我们为大家兑换成统一的货币,既方便携带,又便于点算,更没有折色的问题存在。各位离开胜利港的时候,可以把手里持有的流通券兑换成现银,而且我们拿出来的银子成色统一,绝对不会低于官银标准。”

  陶东来朝蔡金梅使个眼色,后者便让人拿出了已经准备好的银锭样品。这些银锭都是由穿越集团自行铸造,标准的双翅银锭造型,上面铸有海汉文字标识,重量分为一两、五两、十两、五十两和一百两五种规格,以便于点算。当下还准备了银秤,让众人现场称重。在看过了样品之后,就连刚才那位质疑兑换必要性的客商也爽快承认海汉银锭的质量的确没有任何问题。

  陶东来接着说道:“各位,我们与外界的银钱来往数目很大,每个月都是以十万两计,但从没出现过任何的问题。各位尽管放心,银子放在这里,我们还会派专人代为看管,一文都少不了!”

  任亮帮腔道:“各位老板,要换银子的就抓紧时间了,吃过午饭之后,我会带各位去参观本地出产的各种商品,到时候没有流通券的人,可就没办法下订单哦!”

  任亮一点到这个正题,客商们就再也沉不住气了。

  “换换换!先换两千两!”“张三,快回船上去把银箱抬来!”“陶先生,敢问金元宝又该如何兑换?”

  对于这种混乱的局面,蔡金梅倒是早有准备,立刻让工作人员把这些客商分别引导到几个柜台办理兑换手续。虽然中间也因为银子的折色问题起了一些小小的争执,但总的来说整个兑换过程还是井然有序地进行了下去。每个客商都或多或少地兑换了一些流通券,虽然看着一箱箱现金转眼变成一叠花花绿绿的小纸片让人有些心疼,但想到随后的采买必须要用到这些小纸片才能进行,客商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兑换中心便收进了三万多两银子,七百多两黄金,并向客商们发放了相应数目的流通券。按照目前的兑换价,海汉流通券和白银之间仍然是一比一的汇率,即一海汉元兑一两白银。不过因为客商们带来的银子成色参差不齐,这种兑换还会视实际状况进行折色处理。

  虽然看起来兑换中心这种措施似乎是没什么直观的好处,收取成色不一的银子之后还得自行提炼重新铸成高纯度银锭返还给需要提取现银的客商,但执委会却很清楚这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无用功。

  首先这种措施可以为银行体系逐步建立起信用,为日后的金融体系输出做准备,并且建立起以贵金属作为本位的货币体系;其次,将贵金属全部集中到执委会手中,而使用更加可控的流通券作为本地的货币,这样执委会就能有效地掌控住本地的经济命脉,对目前公有制环境下的物价控制有着非常直观的作用;第三,这也是为了让外来客商们形成本地以海汉为主的概念,逐步树立起海汉执委会的对外权威。最后,铸有海汉标识的银锭流通到大明社会之后,也可以有效地增大海汉在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影响力。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对此提出过质疑,因为这种重铸的过程很容易会引起格雷欣效应,即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大量成色好、规格统一的海汉银锭进入到大明客商的腰包之后,很可能就会从市场流通中退出,成为收藏的财富,而与穿越集团交易的客商则会一直使用成色不一的劣质银锭,这样的局面长期持续下去,会对海汉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不过很快财政部在执委会召开的公开辩论会上便作出了解释,根据现代经济的知识,格雷欣法则实际上是专属于硬币流通时期的一种货币现象,而目前的胜利港地区已经开始用可兑换纸币逐步取代贵金属货币,这其实就是穿越集团金融部门所发行的一种债务凭证,目前正处于信用建立阶段,仍需与贵金属挂钩。而等到穿越集团的经济总量达到一定规模,银行信用得到社会认可之后,便可以开始发行真正的信用货币,脱离贵金属的本位,独立地发挥货币的职能,也就是后世所通用的各国货币。

  而当可兑换纸笔与贵金属硬币同时存在的时期,格雷欣法则所起的作用往往会失效,再加上胜利港所采用的半强制式兑换措施的保障,以及目前穿越集团外贸中的极大顺差,可以说在贵金属货币成色问题上能够给穿越集团造成的损失极其有限,相比现行货币政策在未来所能带来的巨大收益,这点损失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说到底,这还是实际购买力的问题,只要在穿越集团控制地盘内一直保持单一的货币体系,那么贵金属货币的实际购买力就会一直趋近于零,流通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良币”。而随着穿越集团的地盘和影响力不断扩大,流通券或者说纸质货币的信用就会越来越稳固,而这对于穿越集团的前期发展来说就足够了。

  在货币兑换结束之后,作为本地的传统之一,第一次来到胜利港的客商都得到了接风宴的款待。当然在席间陶东来也没有忘了适时地向客商们推销本地的各种香料、水果、农作物和海产品。

  相比已经屡创佳绩的出口工业品,农业的发展步伐算是比较缓慢的。大量的经济类作物都必须要等待一到两年,长的甚至要四五年之后才能开始取得收益,因此能够出售的品种并不算多。本地唯一大量存储的农产品大概就是稻米了,除了农业部开发的数百亩稻田已经收获了两季之外,从北越返回的货船也会多多少少地运回一些稻米,作为大本营的战略储备。特别是北越移民计划开始之后,因为即将会迎来人口高速增长期,执委会也是特地调整了运力,加大对北越稻米的输入量。不过稻米这东西向大陆出口的意义不大,价格比私盐低了十多倍,有这运力还不如多运点盐过去。

  酒足饭饱之后,各家客商才纷纷呈上了货单,说明自家所带来的货物种类和数量。这些货物基本上都是按照驻广办的要求置办的,大多数穿越集团所需的各种原材料和生活物资,因此在收购的意向上并不存在什么问题,只是少量商品在价格上存在一定的争议,但一般也不至于影响到最后的成交结果毕竟这么远都运过来了,难不成为了一点点的差价谈不拢再拉回广州去?谁都不会发这种傻,何况海汉人给出的报价也并非没有赚头,往往在争议几句之后还是达成了交易。

  接下来便是客商们期盼多日的重头戏了,他们千里迢迢从广州来到这个偏远港口,可不仅仅是为了卖掉那些货物而已,贩运海汉商品所能带来的收益将远大于此。“福瑞丰”这几个月就靠这个在广州赚得盆满钵满,大家早就看得眼红了,如今终于等到这机会轮到自己头上了。

  由于这次来胜利港的商家较多,因此商务部门也不打算采取一对一的贸易谈判模式了。事实上在提前接到了驻广办的电报通知之后,相关部门便制定了一系列全新的销售策略来应对这次的外地客商集体到访。

  这次的产品发售活动被安排在一号基地内的会议室,所有客商在安排的座位上都发现了一个纸牌,上面写着甲乙丙丁等天干,每家都拿一个。

  任亮解释道:“因为这次来胜利港照顾生意的老板太多,而我们准备的货物数量又比较有限,为了公平起见,这次我们将采取公开竞价的方式来进行发售。”

  任亮这话一出口,客商们都发出了一阵低低的议论声。拍卖这种模式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陌生,他们并非是对海汉人采用这种模式来发售货物表示不满,因为海汉商品的紧俏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情,海汉人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毕竟谁都想把自己的东西价钱卖得高一点。有人便后悔自己不应该等到船队一起从广州出发,要是当初从驻广办那里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南下,此时只怕已经满载而归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7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