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纺织品交易

第二百四十四章 纺织品交易

  赋税一向都是商人们十分重视的问题,明末的市舶司虽然已经大部分采用了牙行代理的包税制,但海商要缴纳的赋税并未因此而降低。  例如“永丰布行”从江浙或是福建运来广州的织物,每一船都必须以每尺十两银的比例,按照船只的宽度向广州市舶司缴纳水饷,一般一船货物所需缴纳的税赋都在二百两以上。像“永丰布行”这样的大布商,每年仅仅是缴纳的水饷几乎要在白银万两上下,着实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要知道这还只是市舶司收取的水饷而并非出售商品的赋税,按照明朝的商税规定,“永丰布行”在广州出售这些货物,还必须要按照三十税一的比例缴纳商税。这样算下来,一船纺织品从外省运到广州的赋税负担就相当可观了。

  对于布商来说,这部分赋税上的损失肯定是要转嫁到出售的货物价格上,最终的承担者就是民众或者穿越集团这样的消费群体。而作为对纺织品需求量极大的穿越集团,自然不会乐意掏钱出来变相输血给大明的国库,如果能设法把布商吸引到胜利港去,那么对于双方来说都有很实惠的好处。

  施耐德抓住时机向马掌柜说明道,布商将布运往胜利港,不需要缴纳任何的水饷陆饷加增饷,而且因为这些纺织品都是由海汉执委会出面集体收购,因此也不会有任何交易税产生。当然了,这种优厚的待遇并不是平白享受的,这些纺织品在运抵胜利港之后出售给海汉的价格,布商也应该给予适当的降低。

  马掌柜眨巴眨巴眼睛问道:“若真能省去了赋税,那价格倒是可以再商量。但若是运去贵方港口的布匹太多,贵方收购不完,那又该如何?”

  施耐德道:“这个好办,我们先约定一个大致的交易量就是了,每月布多少、纱多少、绸多少,定出交易量的上下限就行了,只要贵方向我方提供的货物在这个交易量之内,那我方就照单全收。”

  马掌柜略一思忖,也觉得施耐德说得有理,便又问道:“那不知贵方每月所需的织物有哪些,量有几何?”

  施耐德笑了笑道:“这个倒是不急,因为我方所需的织物有几样比较特殊,等下想请马掌柜先看看能不能做出来。”

  因为后续还有技术性的细节需要商谈,施耐德和何夕便没有再在酒桌上刻意对马掌柜发起攻击。酒足饭饱,三人便移步书房,而这里成列的各种各样的海汉玻璃文具更是差点闪瞎了马掌柜的眼睛,有不少种类根本就没在市面上见过这是从胜利港送来的最新一批的样品,因为要遵守与“福瑞丰”之间的独家代理协议,所以技术部门专门又设计了一些新的型号,准备向广东之外的商人进行推广。

  看着马掌柜有些呆滞的神情,何夕很适时地奉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礼物一套海汉玻璃雕花文具。这么一套东西在目前的广州市面上至少要值上百两的银子,作为礼物可算是份量不轻了,马掌柜假意推辞了几句,这才眉开眼笑地收下了礼物。

  而对于驻广办来说,用玻璃制品作为礼物无疑是极好的公关手段,这玩意儿造价低卖价高,送出去自己不心疼,对方也开心,顺便又宣传了海汉的文化。驻广办已经向大本营提出了建议,专门开发玻璃制的礼品系列,产量不需大,但一定要有独特的形制,因为只有非量产品才能拥有更高的价值,更适合送礼对象拿回去收藏或是装逼。

  施耐德拍拍手,让下人上茶,顺便把布料样品也带进来。

  马掌柜看到的第一件样品是纱布,这种经纬稀疏的布料在制作技术上的并不存在任何的困难,马掌柜只是拿在手里打量一下,又跟施耐德确定了一下这种纱布所需的幅宽,便表示可以订做。施耐德又按照执委会提出的技术标准,将纱布又细分出数个不同的种类,并且每种都向马掌柜定下了每月十到百余匹不等的订单。

  穿越集团订制的纱布主要用于三个方面,一是医用的纱布,以绷带类为主。这东西虽然还有部分库存,但其保质期是有限的,一般都在两到三年,相关部门可不希望等到日后需要大量使用的时候才发现存货过期,提前开始做好相关的准备工作总是不会错的。不过“永丰布行”能够向穿越集团提供的也就只是普通的纯棉纱布,脱脂纱布在短期内肯定是不用指望了那玩意儿必须得从大陆进口棉花来自己制造才行。而海南本地产的木棉因为纤维短而细软,可纺性差,而且不易被水浸湿,肯定不能用在这个方面。

  第二个用途是在口罩的制作上。现在由于各个工业项目的逐步投产,产业工人的身体保护也正慢慢地引起执委会的重视。上次陶东来去黑土港巡视期间,顾凯就曾向他提出过劳工的劳保措施需要加强,以防止今后出现大面积的职业病。当时陶东来并未同意顾凯的要求,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因为穿越集团自身并不具备制造织物的能力,甚至像口罩,手套这样简单劳保用具也没法自行制造。但随着胜利港本地需要进行防护的工业项目越来越多,关于劳保工具的要求也被提上了执委会的议事日程,并且将原材料的采购工作交给了驻广办来进行。

  最后的一个用途则是用于制作蚊帐。三亚地区由于高温高湿的气候,蚊虫众多,这可是一个十分要命的传染源。医疗卫生部门除了加紧做好灭虫防疫之类的工作之外,也向执委会提出要求,认为有必要大规模地采购蚊帐纱布,在房屋门窗上加装纱门纱窗,以尽可能地隔绝蚊虫如果有可能最好是让本地居民都能用上蚊帐。执委会研究之后认为这个事情虽然工程量比较大,但好在原材料便宜,以目前一片大好的经济形势来说,支出一笔钱作为本地居民的健康保障还是没问题的,只要能有效降低因为蚊虫叮咬而引起的发病率,那这笔费用实际上可以从日常医疗开支中节省出相当部分。

  马掌柜虽然不是太明白海汉人为什么要订购这么多的纱布,而且是每月都要,但利益当前,他肯定不会拒绝这种送上门的生意。至于说这些纱布要用在什么地方,既然海汉人不肯主动说,马掌柜自然也不会多嘴去打听。虽然纱布的价格很便宜,但每月能卖个几百匹,一年下来的总量还是挺可观的,至少从目前的订购量来计算,海汉人所需的纱布数量甚至已经超过了广州本地的纱布销量。

  马掌柜所看到的第二种布料样品,便是目前穿越集团最为急需的帆布。帆布这种织物在西方很早就已经出现了,从古罗马时期就被广泛应用在船帆和帐篷的制作中。13世纪时,西式帆布的制作工艺便已经传入了中国,只是与西方不同,这种厚实耐磨的布料在中国并没有得到广泛的应用,市场上也基本见不到出售。不过马掌柜好歹也是从业多年的专业人士,一看到布料样品便道出了其来历。

  施耐德可没兴趣听马掌柜慢慢分析大明国内的纺织品市场现状,他所关心的就只有一件事:“能不能织出一样的布料?”

  “能!”马掌柜信誓旦旦地应了一声,接着又道:“但是这种织物所需的物料、工时都不少,价钱恐怕会比普通的松江棉布贵出两倍以上。”

  “价格不是问题,只要贵方能尽快拿出来成品,并且材质能基本达到这样品的规格就行了。”施耐德听到马掌柜的回答立刻便决定敲定此事,价格对于穿越集团来说并非首要考虑的条件,现在的状况是拿着现钱都买不着货,根本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

  马掌柜闻言又把样品拿起来看了看:“就这两种是吧?不知贵方以何为衡量标准?”

  施耐德向他出示的帆布样品共有两种,第一种是帆船所使用的厚帆布,这种帆布也可以用来制作遮盖布和帐篷。第二种稍薄一些的是用来制作劳保服装、背包、鞋等等物品,染个色就可以直接当牛仔布使用了。

  施耐德解释道:“就以纱线支数、重量、幅宽为标准。这种帆布我们暂时不会设置交易上限,只要贵方的成品在这几项标准上合格,能有多少运到胜利港,我们就收购多少!”

  马掌柜听完眼睛一亮道:“这些布料可需染色?”

  “不用,染色我们自己会处理,贵方只要把织好的成品运来胜利港,立刻就能拿到现钱!”施耐德很肯定地说道。化工部门早就已经制作出了多种染料配方,自己大规模染布的成本肯定比这些大陆布商要低得多,实在没有必要付出这冤枉钱。

  马掌柜心中已经盘算开了,把这个消息传回杭州去,大概需要十天上下,那边调整织机试制布料,大概又得五天上下,纱布还好说,不过后一种布料太厚实,普通织者织出一匹所需的时间,恐怕得要松江布的三倍才行,等第一船成品布料从杭州出来,大概得一个月之后了。

  看完了驻广办准备的布料样品之后,马掌柜也吩咐随从呈上了自己带来的布料样品。马掌柜此行可不是打着空手来的,他在此之前也同样下了工夫打听关于海汉人的消息,这才发现原来这帮人在广州已经采购不少的大宗货物,不论买什么东西都是大量购入,连四百料的海船也连新带旧订了六七艘了,出手可算是极为阔绰,这次有幸能登门推销,马掌柜自然也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让随从人员挑了整整两大木箱的样品过来。不过他倒是没想到海汉人居然在他展示样品之前就先下了订做织品的订单,而且数量极大。

  马掌柜带来的两厢样品,一箱是棉织品,另一箱是丝织品。棉织品以松江府地区出产的棉布为主,这松江棉布可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土布,而是分为了标布、扣布、稀布、番布、荣斑布、中机、小布、三梭布、龙墩布、云布、飞花布、浆纱布等等多个品种。皇帝所穿着的御衣,就是用松江府出产的三梭布制作的,其价格超出普通棉布近十倍之多,每匹单价达到了三两银上下。在明成化年间,这种三梭布甚至一匹就可以折粮30石,曾经被朝廷用来折付官员的俸粮。

  而丝织品的样品同样丰富多彩,各种织锦、纱罗、丝绒、丝缎、妆花等等,不一会儿便将书房的地面都铺满了。施耐德和何夕虽然去过几次布行,但也没看到过这么多样品被一一成列出来,一时间看得眼睛都花了。

  穿越集团目前对于归化民的待遇是衣食住行全包,所需的布料一直都存在着很大的缺口,不过目前看来已经很有希望能在近期堵住这个缺口。如果今后“永丰布行”提供的薄帆布数量足够大,那么民政部门甚至可以将发给归化民的服装全部用这种布料来制作,直接将生活服装和劳保服装统一起来。

  而对于玲琅满目的丝织品,施耐德和何夕却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叫马掌柜将每种丝织品都留下了少量的样品,待己方研究之后再决定订购的种类和数量。对于目前的穿越集团来说,丝织品并没有太大的实际作用,叫马掌柜留下样品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稍后让军警部用样品来做做燃烧试验,看看哪个品种的丝织品燃烧得最充分、残渣最少,最适合用来当作火炮的定装药包的包裹物。

  这时候天色已暗,城门已关,马掌柜肯定是回不到城里了,施耐德便顺势留宿,让于小宝带他去客房休息,顺便把马掌柜的随从也安置了。当然了,已经经过了培训的于小宝会很热情地向马掌柜展示一下高科技的海汉卫浴设备,让他知道海汉人对于生活品质的讲究可不仅仅只是表现在饭桌上和书房里。

  将马掌柜送去休息之后,施耐德又让人将驻广办其他几名穿越众都叫到了书房中,向他们通报了今天与“永丰布行”的谈判成果。众人对于这个意外之喜都很是兴奋,特别是海运部的游益汉,帆布的供应问题一旦解决,那么困扰海运部已久的海船建造计划就终于可以开始实施了。陈天齐将双方达成协议一一记录下来,然后拿着简报去机要房存档,顺便发电报通知大本营这个好消息。

  萧良和虞尧拿了那些丝织品的布料正准备去院子外找个地方烧来看看效果,却被马玉马大姐给拦住了:“你们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先让我挑一挑再说!”

  对于马玉的爱美之心,众人也无从反驳,毕竟人家是驻广办唯一的女性成员,而且岁数也是驻广办最大的,不管从哪个方面说都得迁就她一下。于是二人只好将丝织品的样品全部都交给了她,任由她拿着在身上比划来比划去,也不知是脑补出了什么样的服装。

  一直没开腔的沙喜这时候突然发话道:“这个永丰布行既然能长年把松江府和杭州府出的布料运到广州来贩卖,那就说明他们在海运上有路子咯?”

  “八成在福建海域是给十八芝交了保护费的。”萧良猜测道:“这个时候能够从台湾海峡安全通行的船,绝大部分都是交了买路钱的,不然被十八芝的人逮到,那就是连船带货一锅端了。”

  沙喜摇头道:“他们交没交钱给十八芝不是我想说的重点,关键是这个渠道,你们懂吗?”

  “你是说,从广州到江浙的一条安全的海上渠道?”游益汉很敏锐地把握住了沙喜话里的意思。

  “根据我们现在所知的情况,福瑞丰的安全航线只到泉州府,再往北走他们就没什么安全保障可言了。现在冒出来这个布行,正好可以补充上泉州以北的一段航程。”沙喜言简意赅地说明道:“他们回程的时候,就可以带上我们的货物,把东西卖到北边去。”

  施耐德点点头道:“你这想法是好的,但目前来说,对我们的实际作用不大。”

  沙喜瞪眼道:“为什么?”

  “我们没那么多的商品可卖。”施耐德耸耸肩道:“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并不是销路,而是产能。不管是军火、玻璃,还是其他的化工产品,农产品,统统都产能不足,光是广东省这个地方的市场就已经不够卖了,现在把战线拉太长对我们并没有实际的作用。”

  “但卖到北边可以卖出更高的价钱!”沙喜仍是坚持道。

  施耐德像看白痴一样看了沙喜一眼:“现在我们又没法自己运到北方去卖,给代理商的价格能有多高?真要是抬高太多,人家还不如直接找福瑞丰订货了。我们现在能做的顶多就是先摸摸这个路子,等时机成熟了,我们自己派船去北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