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魏平的作用

第二百四十一章 魏平的作用

  饶是魏平已经在几个月的软禁生活中磨掉了不少棱角,但这事关系到自己未来前途命运,魏平忍不住向任亮质问道:“执委会如此安排,可是信不过在下?”

  李奈一听要糟,心道你这口气完全就是坐牢没坐舒坦还想接着玩,可别忘了面前这位的出身,一句话就能让你滚进劳改营去当下等苦力。  李奈赶忙开口劝解道:“魏巡检慎言!”

  任亮却不以为意,笑眯眯地说道:“慌了?执委会这样安排当然是有目的的,跟信不信任没什么关系。”

  魏平轻轻哼了一声,脸色稍缓,心道不是信任问题就好。李奈却是听懂了任亮话里的意思跟信不信任没关系,那就是说从头至尾执委会都没打算要信任巡检司和魏平。

  “榆林巡检司的职能是什么,你还记得你怎么给执委会说的吗?”任亮对魏平问道,可不等魏平答话,他又接着继续说道:“保安保安,管的就是保境安民,所以这方面的事情,交给我们的保安来管就行了。他们要是管不下来,我们还有武装民兵可以用,没有必要劳烦巡检司的各位弟兄。”

  魏平听得咬了咬牙,却又无从反驳。港区到处都能看到那些背着藤牌提着短木棍子的海汉保安,而且现在他们的服装从最初的花绿短衣换成了一身皂色衣裤,更是十分打眼。魏平虽然觉得这些保安的武力值远远不如自己,但他们一向都是集体出动,根本不会讲求什么单打独斗,要轮总体战斗力那的确是远远超出了巡检司。

  何况港湾对面就是海汉的民兵军营,划船过来只要片刻便到,而民兵的战斗能力那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不但每个民兵都统一配发了海汉火枪,而且据说他们还有不少海汉大炮魏平可是不止一次看到海汉火炮在码头上装船了,既然海汉人敢把这种利器往外边卖,那只能说明他们手上的存货已经足够多了。据说水师把总罗升东也在海汉人手中吃过小亏,但看看罗升东在海汉人面前那种卑躬屈膝的模样,魏平总觉得他当初恐怕不仅仅是吃了小亏而已。总之不管怎样,至少在崖州,甚至是整个琼州岛,魏平认为都找不出任何一支武装力量能跟海汉民兵正面抗衡。

  “我们让巡检司搬到港口,并不是让你们来负责港区的治安,执委会也不希望巡检司过多插手本地的事务。”任亮这次就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巡检司只要在外来人员引起纠纷的时候出面就行了。保卫处负责处理,巡检司负责善后,分工就是这么简单。”

  魏平虽然还是有些忿忿不平,但他还真没勇气开口拒绝这个擦屁股的工作他要敢这么做,恐怕真的就再没有机会走出巡检司的小院了。

  不过魏平的城府还没有深到能隐藏住自己的真实情绪,他心中的感受基本都立刻表现在了脸上,任亮嗤笑一声道:“我们给巡检司的酬劳比崖州官府高得多,要巡检司做的事情却少得多,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任亮不问还好,一问这个,魏平的脾气就又上来了:“在下本是朝廷任命的一方官员,在此地处处受到辖制,那罗升东不过是借着职务之便行商,为何却能在胜利港受到礼遇?莫非是他七品官的脑袋真比我这九品官要大些不成?”

  任亮闻言不禁失笑道:“原来如此!难道你是嫉妒罗升东挣得比你多?”

  “在下岂是那种贪图钱财的小人!”魏平咬死不肯承认。

  任亮想了想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罗升东会在我们这里得到礼遇?”

  “无非是善于逢迎拍马而已!”反正当事人也不在场,魏平干脆就毫无忌惮地怒黑罗升东。

  任亮摇摇头,转向李奈道:“李先生怎么看?”

  李奈的看法的确就比魏平客观多了:“以在下之愚见,罗把总所得之礼遇,其根源还是在于他能为本地带来的好处有多少。”

  任亮微笑道:“请继续。”

  “贵方选择这处地方开埠建城,优势在于此地的环境,不但拥有天然良港,且周边地区几乎全为无主之地,但劣势也很明显,此地远离大城,与外界互通有无必须通过海路运输,可以说海路便是贵方的发展命脉!”李奈一边整理自己的思路,一边慢慢地说道:“而罗把总的作用就在于,他可征调崖州水寨的船只,为贵方担当起一部分的海路运输之需。而且他的身份放在那里,也无人敢于清查战船上的货物,可为贵方的货物输出省去不少的麻烦。”

  李奈这番话也算说得很客气了,海汉与罗升东之间的关系明明是官shanggou结干走私的勾当,经他这么一说倒是显得很平常了。不过好在这几个人都很清楚其中的内情,倒也不需要把事情完全说破。

  “魏巡检,你听懂李先生的意思了吗?”任亮转头对魏平问道:“不要问海汉给了你什么待遇,先问你自己能为海汉做些什么事!”

  魏平愕然失神道:“什么事……什么事……”

  这问题他在此之前也曾想到过,只是没有深入地去考虑。魏平认为自己只要能帮海汉人处理一些外来人员造成的麻烦,就足以换取至少跟罗升东同等的待遇,但现在看来这种想法似乎还有点想当然了。

  以海汉人的现有能力,他们已经有足够的实力能够自行处理外来者造成的麻烦,之所以还要把巡检司留着并推到前台,为的无非是借着大明官府这块招牌吓唬不明真相的外来者而已。但仅仅如此,巡检司能够给海汉所带来的实际利益其实是很有限的,跟每个月来胜利港好几趟的罗升东的确没得比人家一次就拉走价值上千两银子的货,还能送来不少移民,这可不是巡检司阻止几次水手斗殴能相提并论的事情。

  不过罗升东的差事也不是人人都能做,首先得有一个水师军官的身份才行,这就已经基本堵死了绝大多数人进入这行的路子。但魏平在胜利港盯着港口已经连续盯了几个月,他深知海汉人在海运能力上的缺口并不是一个罗升东就能够填补的,既然任亮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那自己若是不主动试一试,恐怕就错过了这个大好的机会。

  “任长官可否为在下指一条明路?”魏平想明白了其中关键,便收起了之前的态度,恭恭敬敬地抱拳鞠躬道。

  任亮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招招手,将站在远处的蒋三唤了过来:“蒋凯申,你带李先生去别的地方转转。”

  李奈明白这是任亮有些事情不好当着自己的面讲,便知趣地告辞离开了。

  待蒋三带着李奈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任亮才对魏平说道:“我们做事是很公平的,你能给我们带来多少好处,从我们这里就能得到多少礼遇,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但也不会亏待任何一个朋友。”

  “是是是,任长官说得是!”魏平忙不迭地应道。他已经意识到任亮支开李奈是一个信号,必定是海汉人有某些事情希望交给自己去完成,而这事不便让作为外来人的李奈知道这极有可能便是自己命运的转机了。

  任亮停下来又仔细打量了一下魏平的神情,确定从他眼中已经看不到先前的火气之后,这才不慌不忙地说道:“魏巡检,你家里现在都有些什么人在崖州?”

  魏平一愣,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应道:“在下父母早逝,只有姐弟两人相依为命,现今只有姐姐一家人住在崖州。”

  “你姐夫是现任的崖州同知,没错吧?”任亮也懒得跟他慢慢绕来绕去地兜圈子,直接点明了题意:“你跟你姐夫的关系如何?”

  “错是没错,但这……这是何意?”魏平一时没有回过味来。

  “意思是你说话在你姐夫那里能起作用不?”任亮不得不更加直接地提出了问题。

  “在下姐夫对人要求甚为严苛,若非必要,在下一般也不愿主动去见他……”魏平见任亮脸色往下沉,赶紧补充道:“不过他们夫妻甚是恩爱,姐姐说什么,姐夫都会照办的,在下这巡检一职,便是姐姐为在下求来的。”

  “就是说你们家是你姐姐当家说了算?”在得到魏平肯定的眼神之后,任亮终于说出了真实目的:“现在有一件事,需要你姐夫表态,如果你能办妥了这件事,那你就可以享受跟罗升东同等的待遇!”

  “可以来去自由?”魏平不问事情内容,先问自己所关心的问题。

  “可以。”

  “可与贵方进行贸易?”

  “可以,不过盐是不行了,你到时候挑别的行当做吧。”

  “那在下便大胆先应下了!”得到了任亮的承诺之后,魏平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但不知贵方需在下姐夫表态何事,请任长官说明,在下立刻修书一封送回崖州劝说姐姐。”

  “事情很简单,明年不是崖州高官都要集体退休吗?知州、你姐夫、卫所的千总,还有水寨的参将,都到时间该让位了。执委会希望你姐夫能够提前表态,支持章通判接任崖州知州的职位。”任亮言简意赅地说明了内情,浑然不顾魏平脸上的复杂表情。

  这事是月初时候罗升东来胜利港时对陶东来所说,不过当时罗升东打的主意是帮几位即将退休的老大人传话,让海汉人去占了凤凰镇的土地,然后留出一片给几位老大人当回扣。但由于穿越集团并不急于要开发凤凰镇那边的地域,陶东来便拒绝了他的这个建议。不过关于崖州高官明年要集体退休这个重要消息,陶东来倒是并未就此放过,而是借此又生出了新的计划设法推动罗升东的老丈人接任知州职位,借此来进一步掌控住整个崖州地区的局势。

  这个计划难度的确不小,因为直接介入大明官场的利益争夺对于目前的穿越集团来说还算是一个比较艰巨的任务,罗升东的老丈人即便有这个心,也还是得与其他的竞争者争夺这一职位。而作为崖州的最高行政长官,从五品的知州职位是需要吏部文选司下任命书才能定下的,远在崖州的穿越集团根本无法干涉到远在北京的人事任命。但这个计划也不是全无实现的可能,因为崖州的特殊环境,这个级别的地方官员几乎都是从琼州岛本地选择继任者,那么从业经验和上司同僚的推荐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罗升东的老丈人论资历已经在琼州岛当了十多年的地方官,也是从底层一步一步慢慢爬上来的,对本地的风俗民情,地理环境都十分熟悉,又当了好几年通判,对民政治理方面也算积累了足够的经验。论品级现在已经是正六品,升任从五品的知州也完全合理合法。如果能够再加上几位即将离任地方官的联名推荐,那这竞争条件就更加充分了。

  以罗升东目前的影响力,至少能够让崖州水寨的何参将投出宝贵的一票,而且极有可能说服卫所那边的千总也站到自己这边,毕竟大家都是武官系统的人,这种时候当然要帮自己人一把。这样一来,地方军政大员的四张推荐票就已经拿到一半,有了成事的可能。

  罗升东当时虽然没有提及到魏平这边的家世,但后来还是在执委会讨论此事的时候被有心人提了出来搞定魏平,就有希望搞定他姐夫的那一票了,四票能得其三,那罗升东老丈人上位的可能性又会增加不少。

  虽说这样做仍然无法直接影响最后的任命,但执委会认为尽人事听天命,该做的事情还尽可能做得充分一些,何况搞定魏平也未必需要穿越集团真的付出多少交换利益。加之魏平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似乎还算不错,执委会便决定给他一个机会,并把这个任务委派给港区管委会的任亮以后榆林巡检司搬到码头,在行政关系上就隶属于港区管委会了。

  没错,现在的执委会就是这么任性,虽然巡检司这个编制是属于大明的,但执委会认为巡检司这帮人现在完全是靠穿越集团的财政在养着,那在自然是应该接受执委会的领导,为穿越集团做事才对。至于说他们的身份,当然还不可能直接被列入到归化民,但起码可以从“敌对”等级调整到“可用”等级,替军警部节省下一些人力资源。而对于这种决定,不管是崖州官府还是榆林巡检司,相信都不会有反对的声音传出来。

  魏平的心理却是有些复杂,一方面他很想重获自由,并且能像罗升东那样获得海汉人的礼遇,与海汉人合作做点买卖,愉快地赚取银子;但另一方面想到此事需要说服自己那个整天板着脸,自己稍有错失便会遭其大声训斥的同知姐夫,又忍不住有点想打退堂鼓。而且一旦罗升东的老丈人上了位,那罗升东这家伙岂不是在两头都能借势了?但刚才话说得太满,牛皮都已经吹出去了,现在要再收回来肯定不可能。

  魏平叹了口气,试探着问道:“不知贵方对此可有时限?”

  “三十天之内把推荐函写好,这样才来得及在过年前送到吏部,正好能赶上开年后的吏部选官。”任亮已经得了执委会的授意,对于其中的门道也是一清二楚。

  “这……时间是否稍微紧了一些?”魏平畏畏缩缩地试探着问道。

  “时间如果不紧,你觉得我们会需要找你去做这件事吗?”任亮略带嘲讽地说道:“要是多得一两年,我们就算用银子买,也把崖州买下来了,还费这劲干嘛!”

  任亮虽然这个牛皮吹得有些大,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崖州胜利港两地之间的实力转化现状。魏平在这里住了几个月,亲眼见证了胜利港的发展速度,这地方只要不发生大的变故,一两年之内肯定就会比崖州更加繁荣了。海汉人到底有多有钱,魏平不知道,但能把几十上百万斤铁打造成铁船扔在岸边当风景看,这种土豪法恐怕在整个大明都不会找到第二家了。要用银子买下崖州,或许真的不是在胡乱吹牛。

  任亮看魏平一直犹豫不决,便催促道:“事成之后,你也可以去买几条船,跑跑海运,收入比你在胜利港蹲点高得多……我知道你怕什么,回头执委会跟罗升东那边打声招呼,到时候你挂着崖州水寨的旗号出去就是了。你帮了罗升东这个大忙,他肯定也得感谢你。”

  魏平闻言眼睛一亮,这可是比巡检司搬家实惠多了,弄两条船往北边运些海汉商品,肯定比在胜利港维持治安要挣得更多。

  打定了主意,魏平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执委会如此看重在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在下尽力而为便是!任长官切莫忘了今日的承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