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四十章 港区新规划

第二百四十章 港区新规划

  与后世拿着美金拼命为外国人吹嘘,将国内的一切问题归结到体制上的“公知”不同,执委会并不希望像李奈这样的人日后变成针对大明官府的无脑黑,更不准备把他变成日后大明国内的造反领袖。穿越集团现在需要的是有识之士发自内心的自愿归附,而不是在大明发动闹剧式的街头暴动来搞乱社会制度,一个社会安定平稳的大明,才有能力给穿越集团源源不断地提供原材料和劳动力,并以贸易的方式消化掉胜利港这个初级工业区的大量出产,为穿越集团提供前期发展所需的财富。

  至于说有朝一日穿越集团会不会吞并日薄西山的大明政权,执委会对此的答案是肯定的。相比穿越集团从后世带来的相对比较先进的社会管理制度,封建王朝的落后体制的确已经限制了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步伐,到了该改朝换代的时候那就要顺应历史的潮流而动。但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大明王朝气数未尽,穿越集团在近几年中甚至还可能需要设法帮助大明维持国内的稳定才行。

  除了一部分技术上的细节需要保密,胜利港对李奈这样的大明文人都是完全敞开的。像他这样的聪明人能从自己的所见所闻中学到多少,领悟多少,那就是他自己的造化了。执委会也没有指望能将李奈完全拉入到己方的阵营中来,只需让他意识到海汉治下地区与大明社会的差异,相信他自然就能逐渐体会到两种社会制度孰优孰劣。

  10月27日,李奈在胜利港逗留的第八天。这天一早,李奈如同往日一样,到食堂排队领取早餐。在这里他又碰上了老熟人,榆林巡检司的魏平魏巡检。两个月没有见面,魏平似乎比之前胖了不少,看样子在胜利港的圈禁生活依然在继续。被软禁了几个月之后,魏平现在的心态也比刚来时平和了许多,言行都老实了不少,活动范围比起两个月之前也大了一些,可以在整个港区到处走动了当然想要离开胜利港是不可能的。

  港区管委会的头头,同时也是劳改营的前任主管任亮,早就给巡检司这帮人打过预防针,只要再有一人逃跑,那么全体连坐,都得进劳改营去当苦役。有了这条链子拴着,甚至都不需另外再布置人手进行看管,巡检司这些人都会自动互相盯紧,唯恐有哪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瞅空子逃跑。

  当然了,在胜利港住了几个月之后,这帮人慢慢也意识到住在这里的好处不用风吹日晒、不用做事、一天三顿吃现成的热菜热饭、月底还有银子可拿,上哪去找这种好差事?逃回崖州,那鬼地方还不如胜利港呢!虽说被限制了人身自由,但时间长点似乎就已经习惯了,只要不出去惹是生非,海汉保安们似乎也不会有闲心来管自己这帮人在做什么。甚至有两个闲不住的家伙,因为以前当过木匠,居然自己跑去造船厂那边做帮工去了。

  对于巡检司这帮人在态度上的逐渐转变,任亮认为这已经是出现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一些迹象,被劫持者对劫持者逐渐产生认同甚至依赖,是一种非常奇怪但又实实在在的心理现象。  魏平甚至在给崖州的工作报告中主动用“政通人和,百废俱兴”这样的言语来形容胜利港的高速发展状况,另外还有人已经向港区管委会提出了申请,希望能把崖州的家人接到胜利港来定居。

  魏平当然不会甘心在胜利港就这样被一直圈禁到离职,他还是希望能够多做一点事情来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水寨那个罗升东每次来胜利港,几乎都是与海汉人的上层人物打成一片,而自己想见一下港区管委会的海汉头目反映屋顶漏水问题,都还需要提前向执勤的保安申请约见,这待遇也差得太远了一点。而前次罗升东来胜利港的时候,也给他带来了家书一封魏平的同知姐夫明年就要光荣退休了,现在已经开始在为退休后的生活作打算,这意味着魏平最大的一座靠山正在以倒计时的方式慢慢消亡,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魏平现在自由度大了,每次罗升东的船在港口装货的时候,他也会有意无意地去码头上看看。当看到水寨的战船每次都装着少则几千,多则上万斤的海汉精盐离开的时候,魏平终于明白当初来胜利港的途中,罗升东为什么要说自己是“狗熊掉进蜜罐里”这跑一趟至少就是几百上千两银子的进账,跟海汉人混的确好挣钱啊!可惜当时自己没明白这话的真谛,否则现在何须把那每月五十两的“巡检司办公经费”看成了救命稻草,人家罗升东只需跑上一趟,差不多就相当于自己在胜利港坐一年牢所换来的收入了。

  而且魏平还注意到,最初罗升东带来胜利港的船不过一两艘,偶尔多一点但最多不会超过五艘,但最近来胜利港的水师船队规模却是越来越大。十多天之前,罗升东居然带了近二十艘大大小小的战船民船组成的船队冲进了胜利港,魏平几乎就以为这家伙是要忠跳反,攻打胜利港了。不过最后的结果却是罗升东特地组织的船队,来帮海汉人运送移民去东边的新港。魏平虽然吐口唾沫暗骂罗升东的无耻狗腿行径,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嫉妒之情海汉人据说在东边新港要建一个更大的盐场,想必到时候罗升东挣钱的速度会更快吧?

  魏平知道私盐的生意自己已经插不进脚,这一点罗升东早就给他说明白了。自己想要在胜利港熬出头捞些好处,恐怕最后还是要着落在自己的官方身份上这也正是海汉人把自己这帮人养着的唯一原因。因此前次李奈来访胜利港的时候,魏平想法设法跟李奈搭上了关系,并且说服了他替自己出头,向海汉人提出了重获自由的要求。当然了,这种待遇也得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例如说榆林巡检司从此就听命于海汉执委会的调遣。虽然当时没有立刻获得执委会的批准,但也并没有被驳回,最后的说法是需要时间再研究研究。

  魏平不知道海汉人还需要研究什么,但至少说明这事还有一线希望。从“福瑞丰”在港区圈地开始,魏平就意识到自己要想出头,那就必须指望胜利港赶紧繁荣起来,来往这里的大明商人多了,自己这个巡检司才会有存在的意义。

  魏平想了几个月,已经把事情想得很透彻,罗升东做得,老子做不得?罗升东能帮海汉人跑腿,老子身为榆林巡检司正九品巡检,大小也是个地方官,日后出面帮海汉人处理一些外来明人引起的纠纷还是能管用的。这海汉人辖区内的民政、治安、税赋等等事务,巡检司都可以出面代为处理,可不比那只会跑腿也只能跑腿的罗升东有用得多?

  当然了,要实现这一目标,前提依然是胜利港的繁荣,所以魏平在这段时间里对外来客商的期待度甚至比执委会还高,没事的时候就去码头边待着,指望下一刻就有百八十条商船一起出现在榆林角的海面上。当然这个场面暂时还不可能出现在目前的胜利港,除了崖州和广州的少量固定客商之外,现在来胜利港进行贸易的商人大多都是从北边的儋州、琼州府城慕名而来,数量不算多,规模也不大,都是来出售一些原材料,或是送来一批移民,然后购买一批海汉玻璃制品回去。

  就在李奈的船队抵达胜利港三天之前,魏平终于有机会出面替海汉人处理了一桩小小的麻烦。一艘来自儋州的货船因为货物装运问题与码头工人起了纠纷,眼看着要发展成群殴的架势,正好在码头扮演望夫石的魏平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赶在海汉保安抵达之前出面平息了这场冲突。事后抵达现场的任亮在听取完事情经过之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拍拍魏平的肩头便走了。不过过了两天,便有人来巡检司传达了执委会的新通知巡检司的办公地点会在近期进行搬迁,从现在的一号基地外面搬到胜利港码头附近。

  虽然这段搬迁距离其实不过几百米,但对于魏平来说,这绝对是来到胜利港之后最大利好消息。离开一号基地的旁边,就意味着海汉人放松了对巡检司的监视力度,而搬到码头附近,那就说明海汉人也认可了巡检司在处理外来人员纠纷上的能力,今后会把巡检司当作胜利港的一块对外展示的招牌来使用了。

  被圈禁了几个月之后,魏平倒也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喜讯给冲昏头,他知道海汉人这样的安排是给自己一个表现机会,但也仅仅只是一个机会而已,日后能不能得到进一步重用,那还是得看自己的表现能不能合海汉人的心意了。

  李奈的再次到来让魏平又吃了一颗定心丸,“福瑞丰”既然已经开始在本地修建商栈,那么来自大陆地区的客商逐步进驻到胜利港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吃完早饭之后,魏平便邀请同样闲着无事的李奈去码头上走一走,顺便看一看港区管委会给巡检司新划出的地皮。

  两人一边走,一边就之前达成的合作协议又作了进一步的详谈。按照双方上次的协议,“福瑞丰”的商栈在胜利港建成之后,巡检司这边要为其充当保护伞的角色当然这种保护是面对其他的外来客商,而并不是针对海汉人,魏平也没那胆子敢跳出来多事。而“福瑞丰”方面,则会为巡检司的这种保护行为提供一定的报酬,这种报酬的形式可能是货物,也可能是现银,具体还要看双方商议的结果。魏平估计仅此一项所能获得的收益,足以远超现有的“巡检司办公经费”。

  新巡检司的选址距离这个月刚刚竣工的新货运码头非常近,沿着海岸线展开的长达三百余米的这处码头将是今后几年当中胜利港对外的主要停靠码头,未来从其他地方来此贸易的商船都将在这里停靠。在码头的后方,已经规划出了占地数百亩的货场,之后在这里还会修建大型的储货仓库,散货堆放场,以及连接轨道运输系统的煤炭专用输送通道等等。上百名劳工正在几个工头的指挥之下平整这里的地基,并将规划区域内的树木全部砍倒移走。

  “若是在我大明治下,如此规模的码头或需一两年才能完工,海汉人善于营建可见一斑。”李奈看着这里的劳动景象,不由得叹道。上次他来这里的时候,整个码头的工程才完成了三分之二,李奈估计能在年底前完工就算海汉人能干了,想不到时隔两月再来,不但这码头已经完工了,甚至连后面的货场都已经开始进入到施工状态了。

  魏平应道:“在下每天看着,倒是不曾察觉这营建速度之快。以在下看来,海汉人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修建码头,还是在于其做事的条理性,事无巨细全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就连劳工的吃饭时间也是计划周详分批进餐。据在下的观察,这几个月下来,只要这天色亮着,码头工地上就绝无停工的时候,营建速度如何能不快!”

  李奈听得连连点头道:“这套营建方式恐怕不止用在这码头一处,海汉人的处处工程都是按此处理,他们才能在数月之间建成了如此的局面。”

  在新货运码头投入使用之后,原来的码头也会做进一步的改扩建。登陆初期所建的码头规模已经逐渐不能适应目前的海运需要,建设部准备将其按照客运码头的标准进行改建,今后作为本地的移民码头来使用。而至于未来的军用船只停靠的泊位,执委会并不打算放在港区现有的码头区域之内,将其规划到了港湾东边的军营区沿岸,即后视榆林军港的潜艇码头所在的位置。这样守卫胜利港的武装力量可以做到海陆一体,战时调配数量有限的军事人员也会更加方便一些。

  当然,在远景规划当中,胜利港最终还是会成为以军事为主要用途的军港,而货运、客运的码头,将随着三亚地区的开发脚步逐步西移,放到位于内河区域的三亚港里。

  李奈和魏平沿着已经建好的道路徜徉在新码头区域内,后面还有执委会派来的蒋三远远地跟着。这里已经完成地基平整的区域内到处都插着木板,上面写明了地块的用途,如一号货仓、货物登记处、货币兑换处等等。最后还是眼尖的李奈率先看到了写着“大明榆林巡检司”木板:“魏兄,便是此处了!恭喜恭喜!”

  划好的用途的地块目前只是树立了标牌,并且用短树枝插在地上当作分界线,标注出了大致的范围。魏平目测了一下,这块地皮其实也不大,大概一亩地都还差点,相比管委会划给“福瑞丰”的五亩地,这么小块地方实在有点寒碜,不过比起现有的巡检司小院,却已经大了有足足五倍,这么看起来倒也说不上亏待,毕竟人家“福瑞丰”是有好几样生意要开,而巡检司不过就十来个大男人而已,占那么多地皮来也没多大用。

  魏平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脸上却肃然道:“就是不知何时才能建成,以彰显我大明正统!”

  李奈心中不禁腹诽,现在你自己都是靠海汉人养着,就别装什么忠臣了,这话要是隔墙有耳被有心人听到,回头海汉人把这木板一撤,恐怕你魏巡检魏大爷还是得乖乖滚回那小院子里继续蹲着。正统……堂堂大明水师都在给海汉人当跑腿了,你个九品巡检还在这里谈什么正统!

  当然了,这种话想归想,李奈还是没有浅薄到直接说出来,当下只是向魏平连连道贺。魏平说完这话大概自己也有点心虚,当下便打住了这个话头,岔开了话题道:“这地方倒是不错,前方正对着码头,在此登岸的外地客商第一眼便可见到巡检司。”

  李奈点点头,扭头看了看左右道:“左边是港区安全保卫处,右边是港务中心,应该都是海汉人的办公之处。”

  “港务中心在下倒是知道,是港区管委会处理日常事务之地,这安全保卫处又是何物?”魏平看了之后也有点疑惑了。

  “安全保卫处就是保卫港区安全的机关。”不知何时,任亮居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不远处,显然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简单来说,职能就跟巡检司类似,主管治安事务。”

  魏平一听脸色就变了好不容易才把巡检司正了名,准备搬到这边来办公了,旁边居然直接来了个职能重合的衙门?这简直就好比把东厂跟锦衣卫变成了邻居,而且自己还是弱势的一方,以后还能不能愉快地保境安民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9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