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胜利港造船厂(四)

第二百三十九章 胜利港造船厂(四)

  目前一号试验船的建造进度已经到了甲板上层阶段,如果不是需要等田独工业区那边加工出主桅杆,那估计近几天就可以进入到舾装阶段了只有等装上主桅杆之后,这艘船才能调整重心,做好下水前的最后准备。

  另外一个拖累了建造进度的重要原因,则是来自于军工部门。按照军警部的要求,新式帆船不管是用于商贸货运还是其他用途,都必须配置一定数目的船用火炮,或是有简单改装后配置火炮的能力,说白了就是要新式帆船都必须具有在战时统一改造成武装船只的能力。

  按理说商船跟战船的设计和建造标准都会存在较大的差异,军警部的这个要求乍听之下有些蛮不讲理的感觉,但这也是基于现状之下无可奈何的解决办法。海运部辛辛苦苦搞出来的新式帆船,等以后开始定型量产,也绝对不可能把图纸拿出去在其他地方的造船厂进行订制,还是得靠胜利港船厂一艘一艘地自己建造,这下水速度可想而知不会太快。而新式帆船的数量不够多的话,就难以在海上用技术优势去压倒对手。就如同两艘双体帆船那样,虽然性能完全超越这个时代,但毕竟数量太小吨位太小,多数时候只能用来当训练、侦巡和交通船使用,要是打海战,这两艘船是万万不可投入到战场中去的。

  如何用好数目有限的新式帆船,关于此事执委会和海运部也进行了数次磋商讨论,最后的大致意见还是认为这些船在下水的前期还是要以武装护卫、快速航运为主要使用方向,至于货运或是移民运输,还是更多交给现有的福船和广船去做比较好。

  而关于新式帆船的武器配置问题,也是困扰了各个部门很长时间的一个大麻烦。军工部门虽然早在五月就造出了第一门6磅火炮,但受到当时的加工工艺和材料所限,机械制退装置便成了悬而未决的难题,导致船用火炮一直不能最终定型生产。

  当然如果勉强把陆军用的6磅炮装到船上也问题不大,不过由于缺乏有效的制退装置,当时海运部手里的船根本就装不上几门炮。而且这些帆船都是按照民船的标准所建造,船身的坚固度离装备火炮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海运部也曾拿船装载了火炮驶到鹿回头半岛去做过多次海上开火试验,但结果让所有人都感到很沮丧这些民船根本不足以承受火炮开火的后坐力,打了两三炮之后,承重的甲板就开始有了裂纹,而且木结构结合处出现明显的松动。这样要是爆发较为激烈的海战,恐怕没等把对手轰沉,就先把自己的船给震散架了。于是船用火炮的研制也因此而暂时搁浅,海运部只能一边强化新式帆船的承重结构,一边等着军工部门在火炮制退装置的制造上取得新进展。

  不过前期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的海上试炮也并非白做工,至少海运部和承担火炮研制的军工部门都由此意识到了工作中的不足,并从试验过程中收集到了不少有用的数据,各个部门根据这些试验所得到的结论,对原来的设计方案进行了修改。

  穿越集团的军警部里虽然人才济济,但严重缺乏拥有海军从军资历的人员,更谈不上对海上炮战的认识。说白了大家都是键盘党,大家都知道这个时代的海上炮战往往都距离极近,并且因此也想到了通过火炮的射程优势来压制同时代的海上对手,但真正去海上试过炮之后,众人才发现这种近距离炮战的必要性并不仅仅只是受制于火炮射程,主要还是前装炮在船上的射击精度太过惨不忍睹了,射程大并不见得能有拥有足够的优势。哪怕只有四五百米的距离,在海上的精准度连陆上的十分之一都做不到只要一点点的风浪颠簸,就足以让出膛的炮弹在这个距离上偏离目标数十米远了。

  如果真打算要以射程来换取交战中的火力优势,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提高射击精准度,而这显然无法依靠现有的前装炮来实现,但后装炮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搞出来的,现有的军工部门无法独立完成这个目标,必须要化工、机加、冶金等多个部门的科技树都升到一定的阶段才行;要么就只能像西式帆船那样,依靠火炮的数量来弥补精准度的不足。

  相比之下,后一个解决办法显然更容易实现一点,但实施起来同样会有很多的问题要多装炮就得造大船,而以目前的技术力量,建造排水量在千吨以上的炮舰,一年下水一艘恐怕都没人敢打这包票。而且就算造出来了,现有炮兵的训练也未必跟得上趟。虽然现在炮兵还没单独列编,但如果仅以规划中的炮兵编制来估算,一个炮兵连大概会配备八到十门火炮,一艘配备2530门火炮的战船,所需的炮兵数量大概就得一个营的编制了。未来海陆两方对炮兵资源的争夺已经可以从此时看到一些苗头,而这也正是现在军警部心急火燎要扩大编制,增加炮兵训练规模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海运部暂时还造不了那么大的船,目前的建造计划还是以一号试验船为极准,从排水量两百吨起步,积累足够的船舶建造经验之后,再逐步提升造船吨位。

  李奈在越之云的带领下登上了竹板搭建的脚手架,上到了甲板附近参观建造进度。李奈这次很敏锐地注意到二层甲板的船舷边开有一排方形小窗,而这显然不像是用来通风的窗口这形状根本就跟西洋帆船上的炮口舷窗一模一样!李奈甚至看到一个船匠正在为这些舷窗装上可供开闭的铁制铰链,这样平时就可以将舷窗关闭起来。这次根本不需要开口询问什么,李奈便可以肯定这艘船在设计上已经为火炮的装备留出了专门的一层船舱。

  一号试验船的甲板以下分为了三层,最下层是放置压舱物和其他物资的货舱,在它的下面其实还有两尺厚的水密隔舱。第二层是船员休息睡觉的舱室,而贴近甲板的一层主要为布置火炮的战斗层。因为这艘船本身的吨位不大,因此每一层的实际空间都非常狭窄,除了战斗层之外,其他地方人钻进去根本就直不起腰。而就算是相对宽敞一点的战斗层,在留出布置火炮的炮位之后,能留给炮手船员活动的空间也已经微乎其微。如果要用这种船直接来当武装商船使用,那恐怕能装上船的货物还没有随船补给品的份量多,因为火炮的配置会让船员数量比同吨位的商船增加一倍以上。当然了,鉴于这只是一艘用来验证设计方案的试验船,不管是军警部还是执委会对此也都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

  同样是因为受制于排水量,这艘船上能够在二层甲板布置的火炮数量也极为有限左右两舷各有五门6磅炮,另外在船艏和船艉还各有一门12磅炮。相比这个时代动辄揣着几十门炮出门的西方同行,这艘试验船的火力的确是弱了点,不过要是跟同吨位的船作比较,那不论东西方都很难找到能与其匹敌的对手。历史上打败过东印度公司船队的郑成功水师主力战船三桅炮舰,排水量超过这艘试验船的一倍有余,也只配了八门红夷炮和一些小口径佛郎机炮而已,以平均吨位来计算火力强度就远远不及这艘尚在船台上的试验船了。

  而这样的火力配备也并非已经到了这艘船的上限,按照海运部的设计,在必要的情况下,顶层甲板同样也可以再布置1012门火炮,只是那样做的话会大大影响船只的重心,降低这艘船在海上的适航能力,这样的状况下并不适合进行远洋作战。还有另外一种增强火力的方式,就是加大船用火炮的口径,不过这还需要机加单位的进一步努力,升级完善船用火炮的制退系统才行。

  目前军工部门虽然已经试制出了军警部所要求的火炮机械制退系统,但受制于生产能力,还并没有采用液压式的制退装置,而是多联装的弹簧制退装置。这种制退装置虽然不如液压制退的效果好,但胜在工艺简单,制作难度和成本都相对要低得多,唯一比较明显的缺点就是使用寿命较短,甚至可能还没火炮本身的寿命长。但执委会考虑到这种装置更便于制造,最终还是确定了这种装置作为今后几年内的船用火炮标准配置。如果军工部门能在材料和制作工艺上对其进行完善,那么将来将同吨位船上的火炮升级为12磅和24磅也并非空想。

  李奈虽然不清楚海汉人会在这艘船上安装多大的火炮,但很显然海汉人对于目前的海上状况并不是太放心。要知道这个时代的明朝海商虽然也有所谓的武装商船,但往往不过是几门小口径的佛郎机炮或是拿铁钉瓷片做炮弹的自制土炮罢了,威力跟海汉人制造的火炮根本是两码事。李奈曾经见识过海汉火炮射击的威力,心中不禁暗自猜测,照这样的火力配备,海汉人只需有个十来艘船就可以把全琼州岛的明朝水师都给扫了。

  不过以海汉人目前的表现来看,他们似乎并没有把明军水师作为潜在的对手来看待崖州水寨的战船在胜利港出入的频率比“福瑞丰”的商船还高得多,那位水寨的把总大人到了胜利港更是像到自己家一样自在,这种关系显然不能用“敌对”来形容。

  李奈昨天来的时候也正好看到两艘明军的小型战船驶出港湾,晚饭时趁着酒意问了两句,陶东来居然说这些船是来帮忙运送移民去西边的新港拓殖的。驻军找地方富商化缘要钱,这种事李奈见过不少,自家也为此出了不少血,但驻军为了钱财替地方上的权贵做事,这种事可真心不多见这可不是已经半数沦落为私兵农兵的卫所兵,而是实打实的明朝水师啊!

  当然崖州水师为什么会“腐化堕落”到这种程度,李奈心里也有数,以海汉人生财的本事,只要从手指缝里漏点出来,都够那些傻大兵吃上一年半载了。但这种事要是发生在广州,恐怕带头的把总千总早就被都指挥司抓起来下了大狱,也就只有崖州这种偏远地带,才会有水师跟地方权贵沆瀣一气的事情发生。

  李奈联想到海汉人对福建方面的军火销售策略,隐隐感觉到海汉人如今的种种行为,似乎都是在为将来直接介入福建的海域争夺做准备。试想福建那边再打个两三年之后,不管是许心素还是郑芝龙都会元气大伤,而这种状况之下,一支装备着海汉军火的武装船队进入当地海域,还有谁能够对其抗拒?再联想自己这次回到广州之后,听说驻广办正想方设法打听珠江口各方势力的情况,这恐怕不单单是为了确保他们海上航线的安全,而是要设法在珠江口设立一个据点了吧?

  李奈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理有据,上次来胜利港便听说海汉人去海外某地开发了一处煤港,这次来又听说在东边的某个海湾新建了一处盐场,这种拓殖圈地的行为对海汉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有了这些以往的事迹作为铺垫,如果有朝一日海汉人真的在珠江口外占了一块地方,那李奈丝毫都不会觉得惊奇。而且海汉人做事一向都是谋定而后动,他们如果真看上哪个地方,很有可能现在就已经开始在为此做准备了比如说眼前的这条尚未完工的新式武装帆船。

  李奈的猜测在大体方向上是没什么错,不过他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穿越集团想要真正把影响力扩展到三亚之外的地方,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现在在台湾海峡交战的双方,不论是许心素还是郑芝龙,其麾下控制的人口、地盘、船只,都远远超过现在的穿越集团,而这样的差距可并不是依靠极少量的先进炮火装备就能弥补的。说白了人家打输了一仗两仗,甚至连着输过一年半载也还扛得住,但现在的穿越集团哪怕只输上一次,就有可能影响到未来的发展前景。因此穿越集团制定对外政策的时候一向都是慎之又慎,特别是是否需要采用军事手段解决问题,更是连一向桀骜的军警部都不敢枉自下定论。

  穿越集团现在集中各种资源搞新式帆船的开发,固然是为了将来的势力扩张做准备,但这种扩张也并不见得需要真刀真枪地一点一点去把土地拼回来如果仅仅是为了土地,那海南岛就足够穿越集团开发二十年了。

  穿越集团所更看重的,是对外的实际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并不是单方面的军事实力压制,更重要的是经济、文化上的渗透和影响,军事手段最终只是起到为对外扩张保驾护航的作用而已我不一定要动手打你,但我会通过各种方式让你知道我很能打,而且是可以一口气打十个的战斗力。执委会允许李奈进入造船厂参观最新的成果,其实也多少有一点这种炫耀武力的意思在里面。

  而李奈在这里参观的过程中,也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这群跨海而来的海汉人能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就创造出了如此的局面。按照李奈所接触到的几位海汉执委的说法,这是“体制的优越性”。从他们发表言论时脸上那种骄傲的神情,李奈可以体会到他们的这种“优越性”基本就是针对大明而言的很显然,海汉人认为大明的体制存在着很多问题。

  李奈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公知,但在执委会对大明社会的分层定位当中,像他这样具有一定功名和身家的知识分子,便是被执委会明确地定义为“大明公知”。这部分在大明社会中也拥有相当的影响力,正是执委会输出文化和价值观的重要对象。

  李奈在与海汉人的接触中不断地摸索着这个群体在胜利港所作所为的真实目的,而执委会同样也把与李奈的接触当作了未来与明朝士人阶层接触的一个范例看待。以穿越集团现有的教育机构规模来说,十年内都难有大成,要想逐步攻略大陆地区,那就必须要有一大批为了穿越政权摇旗呐喊的吹鼓手才行,而如果选择比较有文化基础的人来进行有目的的栽培,其速度肯定要比培训那些目不识丁的土著小孩快得多。像李奈这样并不反感海汉文化,而且跟穿越集团有较深利益纠葛的大明文人,便是非常合适的拉拢对象。...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