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来自大陆的新动向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来自大陆的新动向

  除了处于内陆地带的居住区干得热火朝天之外,军警部的人也已经到了规划好的地点,开始建设铁炉港哨所。

  由于多方面的客观原因,铁炉港的岸防炮台计划最终并未获得通过,加上执委会认为铁炉港以北的万州地区所能造成的军事威胁非常有限,因此原来的重兵布防便改为了望哨所布防,以预警代替火力打击。军警部经过前期的实地勘察之后,在铁炉港入港水道口以南的亚龙岭上选择了一处制高点建立望哨所。

  虽然这里海拔高度只有一百多米,不过要把大量的建材从岸边运送上来也并非易事,军警部为此抽调了五十名劳工,加上一个排的民兵,一边开路一边搬运,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将搭建哨所的各种物资和建材运到了预定地点。这里在建成哨所之后,将会长期驻扎一个班的民兵,主要是对北、东、南三面的海域进行监控,预防有其他势力从海上偷袭铁炉港,必要时对地处内陆的居住区和生产区进行预警,其作用与胜利港榆林角上的哨所基本是一样的。

  由于事前的规划布置得当,这次的拓殖行动进度非常快,到当天日落的时候,负责修建居住区的劳工们已经清理出了大片的地基,并且立好了几间船型屋的柱头。按照海运部的计算,80的建材和物资已经运送到位,第二天就可以开始逐步向这边运送提前选好的首批新移民了。

  根据执委会的安排,铁炉港在行政上的规划将会分为南北两个公社,靠南边的公社因为附近滩涂区相对较少,所以会以种植耐盐碱农作物、山地农作物以及渔业为主要产业,靠北的公社则会充分利用大面积的沿海滩涂区,以食盐为主要产业。

  而执委会已经决定在工业部的编制中成立单独的盐业司,已经建成的胜利港盐场、正在修建中的铁炉港盐场,乃至尚在规划之中的莺歌海盐场,今后都由新成立的盐业司统一管理。所有的食盐出口业务,也将从现在的商贸部门剥离出来,交由盐业司负责。至于这个新成立单位的负责人,则是毫无悬念地交给了专业资历最为丰富,拥有近半年盐场运作经验的安西。不过相关的委任令暂时还没公布,要等到铁炉港拓殖点开始投入正常运行之后,执委会才会宣布这个任命决定。

  罗升东带着他的小伙伴们在第二天又装运了一趟之后,便向陶东来告辞,带着船队往北面去了。这次执委会给他的酬劳是食盐五千斤,对穿越集团来说这点食盐的生产成本不到百元而已,雇了七八条船将近两天的时间完全划算。但对盐贩子罗升东来说,这五千斤盐卖到琼州府,就将会获得千两白银的毛利,除去这几天的消耗与分给手下们的红利,罗升东至少能揣一半银子到自己口袋里,算下来也是收入不菲。双方各取所需,对这样的合作方式都觉得非常满意。

  不过罗升东这次去琼州府城的任务临时又多了一个。在听过陶东来的话之后,罗升东的心思也慢慢活动开了。自己能不能升千总固然很重要,但如果能在明年把未来老丈人活动到崖州知州的位子上去,相信对自己的好处会更多。

  海汉人虽然目前对凤凰镇的地皮没太大的兴趣,但照他们的发展速度来看,胜利港那地方肯定是容不下他们,迟早都会向外面扩张,如此一来,海汉人的势力迟早都会发展到凤凰、天涯,甚至紧挨着崖州的南山镇。与其现在把好处全给了要卸任的这几个官员,倒不如留到将来,把这些好处全转给掌管崖州的老丈人反正老丈人膝下就一个独女,这老丈人得的好处,那可不就是自己的好处?

  当然了,罗升东的算盘打得虽然很好,但首先得想法把老丈人扶上位才行,这次去琼州府城不但要卖盐,还要替老丈人接任崖州探探路子。陶东来已经明确表态会支持,罗升东自然明白这种“支持”的意思可不仅仅是口头上的支持而已,海汉人在崖州给官员们送礼从来都是很大方的,罗升东认为只要自己摸准了门路,那么海汉人也会很乐意用金钱攻势帮助自己把老丈人推上位。

  至于说等到此事办成之后,海汉人会向自己这边索取什么样的好处,罗升东已经不愿去细想了。反正自己这颗脑袋在半年前就应该被砍下来挂在崖州城门上了,现在既然还好好地长在自己脖子上,那就说明自己到目前为止所选择的路都走对了,今后接着往下走就是了。跟海汉人合作可以升官发财,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10月20日,三艘四百料大广船缓缓驶入了胜利港。这三艘船是从广州过来的,其中一艘是驻广办新近收购的二手船,算上之前已经抵达胜利港的一艘,目前已经有两艘大船可以投入到接下来的越南移民行动当中担当运输主力。

  另外两艘船则是“福瑞丰”的海船,这次被李继峰派来胜利港洽谈贸易的负责人依然是穿越集团的老朋友,李家三少爷李奈。不过这次老管事贺强并没有跟着他一起到访,据说是被派往了外地处理其他事务。

  李奈的此次到访为穿越集团带来了驻广办采购的许多物资,如布料、桐油、皮革、铜锭、锡、硫磺等等,并且还有驻广办最近收罗雇佣的各类手工艺匠人五十余人,慈善义堂接收的孤儿三十余人,水手船员三十余人,以及自愿移民来胜利港碰碰运气的贫苦百姓近百人。

  除此之外,李奈此行还带来了不少物资人手,这些东西并非是用来与穿越集团进行交易的,而是准备履行双方在八月所达成的合作协议,开始在胜利港地区设立商栈,修建饭店以及广大单身男青年期盼已久的特种行业。

  当然了,作为对卫生防疫十分重视的执委会,自然不会轻易放李奈带来这些人上岸。只要是准备长期在胜利港居住的人,都必须按照现有的制度接受必要的检疫和隔离观察措施,特别是那些摆明了是来从事特种行业的年轻女子,更是要接受全面的体检才能获准登陆。

  李奈对于执委会和港区管委会采取的这种严厉措施并不是很理解,还特地找到陶东来,要求尽快放行船上的人,毕竟已经在海上晃荡了一周时间,有些身体不太好的女子几乎就只剩了半条命,李奈可不希望千里迢迢从广州运来的人什么都还没干就直接被抬进棺材里去。

  但执委会上下对此也是毫不松口,与“福瑞丰”合作搞商业开发这事本来就还存有比较大的争议,特别是以瑞莎为首的女权分子,一直都对胜利港地区开设“青楼”之类的场所持反对意见。如果这些地方再弄出什么乱七八糟的病来,那当初批准此事的几个人就背定这口黑锅了。因此执委会也暗地里给医疗部门下了死命令,前期一定要杜绝传染源,后期也保持严格的监控并随时进行抽检,不能因为卫生状况出现任何丑闻。

  为了宽慰李奈,陶东来把他拉到已经规划好的商业区,将属于“福瑞丰”的这块地皮展示给他看。目前这里的地基都已经经过了基本的平整,所有的树木连带树根都清理得一干二净,修建房屋所需的各种竹木建材,也已经按照“福瑞丰”当初的要求准备到位,全都堆放在了附近的空地上。只等施工队进场,立刻便可以动工。

  李奈看到准备工作已经做得非常完备,这才放下了之前的些许不快,对陶东来道:“陶总,在下按贵方当初的要求,特地提前了一段时间就把人送来胜利港,接受贵方所说的防疫检查,但现在不许这些女子踏足岸边,这会不会过分了一些?”

  陶东来环顾左右,看看先前一直在周围打转的罗舞丹已经没了踪影,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李先生,你上次来胜利港的时候,应该也已经了解到我们对青楼这种场所的存在是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对我们来说,这种场所带来的任何丑闻都可以成为让它关门的充分理由,特别是在卫生方面。如果有任何一个海汉人在里面沾染了某些见不得光的怪病,那么不但青楼要关门,很可能连你们福瑞丰都会被列为不受欢迎的对象。”

  李奈不以为然道:“这些女子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在广州时便已请了人做过检查。”

  陶东来仍坚持道:“为了今后的合作顺利,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我保证最迟明天,这些人就可以获得允许下船登岸了。”

  陶东来所没说的是,这些人即便能踏上胜利港的土地,也会直接被送到隔离住所,在那里至少待上七到十天,接受再一次的全面检查之后,才会获得本地的居留许可。不过这些事情也没有必要对李奈细细解释,他会对之前的安排感到不满,所在意的并非是这些人的前途命运,而是自己的面子在海汉人这里到底有多大的份量而已。而陶东来耐心的解释,已经让他感受到了海汉人的尊重,这就足够了。

  李奈此行目的除了这些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与执委会商议进一步扩大贸易规模的事宜。李奈在八月返回广州之后,立刻便被李继峰派往了外地,前往惠州、潮州和韶州做私盐贸易的推广。李奈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跑完了这几几个州的州府,会见了当地的一些商家和官员,并且成功地达成了几桩意向性的合作协议,在未来由“福瑞丰”提供廉价货源,而这些商家甚至是官员,在当地负责分销的渠道。

  贩卖私盐这门生意,对一般人而言是死罪,但对有权有势的人来说,这就是一条发财的捷径。李奈在这几个州所谈下来的合作对象,每月所需的食盐少则三五千斤,多则上万斤,甚至也不乏有人提出可以与“福瑞丰”合作,将私盐贩运至更远的江西赣州、湖广郴州进行销售。李奈的二哥李魄,在肇庆、高州、雷州也取得了类似的推广成绩。李家老大在福建的推广活动虽然还暂时没有传回消息,但依据广东这边的情况来看,福建方面的状况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样以来,“福瑞丰”与穿越集团的食盐贸易量就迅速地从每月万斤上涨到五万斤,再随之涨到现在的十二万斤,而且在不久的将来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不过“福瑞丰”现在所要求的这个供应量对于目前的产能来说还存在一点小小的问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解这种状况。

  当然,除了食盐之外,目前在广州文化圈子里已经形成一股流行风气的海汉玻璃制品,也在推广活动的商品名单之中。不过由于目前穿越集团向大陆地区的供货量极为有限,仅仅能够勉强满足广州及周边临近地区的市场所需,因此这些玻璃制品在贩运到离广州稍远一些的地区,价格便开始大幅度地上升,像距离广州路程超过八百里的潮州,一套海汉出品的彩雕玻璃文具,价格竟然已经炒到了上千两银子,而且还长期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这玩意儿因为制作工艺较为复杂加之良品率偏低,截止目前穿越集团总共也才向外出售了五十来套而已。

  而仅仅李奈所去的惠州、潮州、韶州三地,对于玻璃文具的市场需求量就已经远远超过了穿越集团目前的产能,李奈表示只要穿越集团能够提供足够的货源,“福瑞丰”方面甚至可以适当提高进货价格。

  至于新近在广州推出的火柴、香皂,因为目前的产量实在太少,供应广州一地还尚显不足,所以压根就还没往外地进行推广。

  除了这些民用商品之外,穿越集团的出口重点项目军火,也已经从福建的购买者那里有了信息反馈五百支二七式火绳枪和大小两种口径的火炮各二十门,当然,还有数量不小的海汉火器专用弹药。这第二笔来自大陆的军火订单,其内容数量已经超过了第一笔,显然这些军火的质量和实际效用已经得到了使用者的认可。

  虽然在李奈到来之前,执委会其实已经通过驻广办的电台联络获知了这次“福瑞丰”将会带来的贸易订单内容,但听到李奈亲口说出来,还是让执委会再次感受到了成功的喜悦。

  在陶东来等人的要求之下,李奈对此也进行了简要的说明。上次“福瑞丰”从胜利港第一批订购的军火运回广州之后根本就没下船,在码头进行了补给之后就径直去了福建。“福瑞丰”最终还是按照穿越集团的指示,以中间商的名义悄悄将这批军火卖给了许心素一方。

  此时的许心素一方的势力在海战中已经逐渐处于了下风,甚至连部分通商航路都已经被“十八芝”的海盗船封锁住了。不仅如此,“十八芝”从年中便开始组织人手攻击位于泉州府沿岸的多个陆上目标,给许心素施加了极大的压力。而这时候从广州运来的这批火枪火炮,对许心素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价格方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争议,对方直接就照单全收了。

  许心素的手下虽然大部分都是海盗出身,最近一两年才脱了原来的皮穿上了明军军装,但这些人中有不少都会操弄火器,这点可比北越的农民军强多了。因此虽然穿越集团并未为这批出售的火器提供什么技术支持,但许心素一方仍然是在很短的时间就将新武器投入到战场应用当中。

  不得不说新武器的使用效果非常显著,在一场爆发于中左所的陆上攻防战当中,使用火器的许心素一方轻松击溃了两千余人的来袭海盗,事后号称“阵斩海寇千余”。而相比于这显赫的战绩,在这场战斗中的自身战损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了,“十八芝”也并非没有火器装备,只是他们没有料到一直埋头挨打的许心素突然就有了这么强的火力而已。半月之后“十八芝”又再次组织了对中左所的进攻,并且配备了相当数量的火枪和各种虎蹲炮、佛郎机炮等重武器,却不料这次依然被对手所击败,连那些使用火器的手下也死伤惨重无论是武器射程、杀伤力还是装填发射的速度,“十八芝”手中所掌握的火器都没办法与对方相抗衡。

  这也并不表示“十八芝”就拿对手完全没办法了,郑芝龙手里还是有不少早先从荷兰人手里买来的正宗红夷大炮,其口径、威力、射程都在海汉火炮之上。不过这种炮一门就重达两三千斤,机动力几乎为零,只适合用来作为防御武器使用,要想用船运到中左所,再搬上岸去拖到城池下面攻城,却是太难了一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