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拓殖铁炉港

第二百三十三章 拓殖铁炉港

  崖州这地方山高水远,被打发来这里当地方官的一般都没什么权势,在任上也做不出什么足以调回大陆任职的功绩,来了之后往往就得一直干到退休为止。  而明年,就将会迎来地方官高层的一波退休潮,主管地方军政的几位官员到了致仕归养的时候,不过在此之前,这些大人们还准备给自己的退休生活再捞一笔养老金。

  这种现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且不说明末官场本来就贪腐成风,就是到了几百年之后,这种趁着退休之前一把的官员也屡见不鲜,连国家发布的年度法治蓝皮书上都对此有了专门的称呼59岁现象。陶东来只听罗升东说了前半截,便已经明白了大概的来龙去脉,不过有些细节他倒是还不太明白,需要再问一问。

  “你说凤凰镇那地方基本上都是无主之地,那为什么几位大人不干脆把地圈到自己或者亲属名下?”陶东来问道。

  罗升东解释道:“那无主之地多是荒地,圈来何用?各位大人又不会去凤凰镇定居,反倒还得组织佃农去开荒屯田,岂不麻烦?而且圈到自家名下,反倒会被落了口实,于名声有损。”

  陶东来心想都成这样了还顾什么名声,嗤笑了一声道:“那意思是由我们去占了凤凰镇的地,然后等我们开垦出田地,再从中拿出两千亩熟田赠给几位大人,是这意思吧?”

  罗升东连连点头道:“正是此意。陶总莫以为贵方吃了亏,想那凤凰镇地势平坦,随随便便几万亩田地总是有的,从中拿出两千亩来作为交换,可谓千值万值!若不是崖州劳工数量日渐减少,在下觉得大人们也未必肯兜这么大个圈子。”

  陶东来哪会这么轻易上当,笑了笑道:“办这么大块地方的地契,应该也得交不少契税给官府吧?”

  罗升东看看左右,小心翼翼地说道:“四位大人每人一千两银即可,此事便可由官府方面包办,手续俱全,绝无纰漏。”

  陶东来大笑道:“罗把总这么能说会道,我看你干脆别当军官了,去开个牙行做买卖吧,以你的资质,应该能做得很不错!”

  罗升东连连摆手道:“陶总莫拿此说笑,在下所言句句属实,绝非杜撰。”

  陶东来收起笑容道:“即便没有崖州这些大人们的授意,我们直接过去占了凤凰镇,那崖州方面又能怎么样?”

  罗升东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这个……那自然是要向官府缴纳契税粮赋才行……”

  “契税粮赋?靠凤凰巡检司来收吗?”陶东来脸上不无嘲讽之意:“到时候可以叫他们来试试。”

  榆林巡检司魏平那帮人现在还在胜利港被海汉人当牲口一样圈养着,这事罗升东是再清楚不过的。海汉人真要占了凤凰镇,那凤凰巡检司肯定也是会享受到同等的待遇。至于缴税纳赋?海汉人种的第二季水稻都已经快到收割期了,可没听他们提过准备缴纳粮赋的事情。海汉人要是拒不纳粮,崖州还真没什么好办法,派税吏去是肯定颗粒无收的,要派军队去武装征收,多半也打不过全部装备了火枪的海汉民团。

  罗升东想到这里,心里略微有些后悔自己干嘛要出这个头来当说客,那千总的头衔虽然诱人,但又怎及海汉人给的现银实惠。要是得罪了陶东来,今后这私盐买卖就没得做了,这一大帮子跟着自己吃喝惯了的弟兄又该怎么处理?财路一断,日后靠着微薄的军饷又该如何养家?

  罗升东心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搅成一团,根本就顾不上再跟陶东来胡诌下去了。倒是陶东来主动又挑起了话头:“听说罗把总已经跟崖州的章通判家结亲了?”

  “啊?陶总果然消息灵通,确有此事,在下准备明年迎娶章家小姐。”罗升东赶忙应道:“届时还想请陶总来崖州喝杯水酒。”

  “嗯,到时候提前通知我一声……我想问问,知州和同知大人同时退休的话,你这老丈人有没有可能往上提一提?”陶东来接着问道。

  “这个……”罗升东犹豫道:“此事恐非本地所能操控。”

  知州从五品,通知、通判正六品,其实也就差了半级,不过这个品级的官员任命,那是需要吏部直接下文才行的,想在本地直接暗箱操作基本是不可能的。

  放到别的地方,空出来这么几个官职恐怕会让候补官位的人抢破头,但这个地方是崖州那就另当别论了。几乎不会有人自愿来这流放犯人的偏远地区任职,因此整个琼州府的官员也基本都是在岛上转来转去的任职,一级一级地慢慢往上蹭。有幸能蹭到知州或者知府这一级的人,那才有希望离开这里调去大陆任职,而崖州在任这几位显然差了那么一点点运气,好不容易熬到事业巅峰的时候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而他们退休之后空出来的职位,有极大的可能仍是琼州本地官员接任罗升东的老丈人章通判自然也是候选人之一。

  而相比于其他竞争者,章通判的优势在于他已经在崖州待了一段时间,熟悉本地的民情,工作上的交接肯定要比新的外来者顺畅得多。如果上级从公事角度考虑,章通判无疑是有相当强的竞争力。当然了,这中间也保不齐还会有其他的竞争者出现,毕竟琼州岛是一府辖三州,正六品的官可不止章通判一人,说不准也早有其他人瞄准了崖州这边的位置。

  但陶东来根据目前所了解到的这些信息,对于崖州又有了一些新的打算如果能设法让罗升东的老丈人当上崖州的一把手,那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局面?

  陶东来又问道:“如果能得到离职知州的推荐,这种可能性是不是会大一些?”

  罗升东听陶东来反复问及此事,心里也开始活泛起来自家老丈人还不到五十岁,如果这个年纪上能出任知州,那完全有可能在日后实现调往大陆任职的目标。这要是搏输了,无非是继续当个六品通判,但要是搏胜了,那可就是为政一方的土皇帝了。

  罗升东心中念头闪过,当下赶紧回话道:“若是有现任知州的推荐文书,那自然会多几分胜算。”

  陶东来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不妨朝这个方向去想想办法,嗯……也问问你老丈人的意思,如果他也有这个意愿,那我们不妨合作一把。”

  “那凤凰镇的事……”罗升东试探着问道。

  “凤凰镇这事先不急,我们现在并不急于要开发那片地。崖州那几位大人无非是想要好处罢了,这还不容易,只要他们愿意联名推荐你老丈人接任知州一职,事后自然会有他们的好处。”陶东来拍拍罗升东肩头道:“你知道我一向是说到做到的!”

  罗升东赶紧低头应道:“陶总言出必行,在下深感敬佩。那此事请容在下回转崖州之后再做打算!”

  “不急,慢慢来,反正最快也得到明年才见分晓。”陶东来面露微笑道:“只要你好好跟我们合作,日后的好处可不止是知州、千总而已。”

  船队花了半天时间绕过了亚龙湾,缓缓地驶入了铁炉港进港的峡口。罗升东作为水师把总,好歹也算是个专业人士,不禁评论道:“在下也曾多次巡视此地,但见到此地水道狭窄弯曲,便没有再往里面走,想不到贵方竟会看上这里。”

  陶东来道:“等这里建成投产之后,食盐的产量就将超过你以前去看过的盐场公社,这里出产的食盐中大部分会卖到福广两省,甚至更远的地方。我们也会成为南海地区最大的盐商,而你罗把总,也将会成为整个琼州岛数得上号的大盐商。”

  罗升东心道老子为海汉卖力又卖命,可不就是为了这一天?脸上却是露出异常恭敬的表情道:“这都多亏了陶总和海汉各位长官的提携!”

  这延伸进入内陆港湾的水道虽然不算太长,但因为地形原因,水道蜿蜒曲折,船只根本提不起速度,因此花了足足有一个小时,船队才总算到了深入内陆港湾中,这便是真正意义上的铁炉港了。

  铁炉港东面是进出港湾的水道,南面紧邻东西走向的亚龙岭,西面是通向田独工业区的狭长山谷,不过此时还处于原始森林状态,想要打通这条十余里长的通道还需要花费不少时日才行。而港湾北面便是新盐场的重点开发区,面积达到胜利港盐场公社三倍大小的滩涂区。

  前期的考察队在近岸处已经搭建好了两座栈桥,供这次到来的大部队停靠。而吃水较浅的“飞速号”则是慢慢驶到了岸边才抛锚停船,几名船员抬出长长的跳板,从船尾的舷梯处搭到岸上。

  以作业内容来说,这次的铁炉港拓殖基本是重复了当初胜利港、黑土港的登陆模式,只不过有了前两次的经验之后,现在的整个登陆过程显得更加地有条不紊,章法十足。

  所有的船只包括水寨的战船在内,在出发之前都一一进行了编号,每条船上装运的物资有哪些,该以怎样的次序在哪个栈桥停靠下货,卸下的各种货物又该运至何处进行堆放,全都在事前做好了详细的规划安排。因此整个登陆场显得忙而有序,并无纷乱之感。

  罗升东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海汉人组织的这种拓殖行动,这种井然有序的场面让他感到大为佩服,看了一会儿不禁就回头喝斥站在身后的几个亲信道:“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都学着点!要是能有如此有序的装卸安排,我们出来环岛一趟的时间至少能缩短一两天!”

  罗升东训完之后见几个亲信都耷拉着脑袋不敢应声,忍不住骂道:“都傻站着干嘛,干看能学会吗?还不都滚去帮忙!”

  建设部规划的居住区主要在港湾以西,临近田独铁炉港这道山谷的出口南北两边。初期的建设规划是五百人的居住规模,不过陶东来回来之后,执委会决定要将北越移民放到这里集中安置,于是原有的建设计划已经做了修改,第一期的居住规模由五百人直接上调到了五百户,可供约两千左右的居民在此定居。

  当然了,在目前砖石水泥等建材还比较紧张的状况下,这里的居住区将仍是由竹木结构的船型屋为主题,只有少量的仓库和机要室会采用更为牢固的砖石结构。

  而生产区则被直接安排在了港湾周边的沿海滩涂,这些地方随着每天的潮起潮落,海水水位的自然上涨便可以省去大量的提灌作业,生产效率将会超过现有的胜利港盐场公社。

  大量的圆木和板材从船上卸下,然后由牛车载到已经划分好的区域。因为房屋结构尺寸的高度统一,这些建材在胜利港时便已经按照建设部的要求进行了预制处理,所有的建材分门别类地堆放好,在使用时只需按照已经编制好的结构进行简单的搭建就可以了,这效率也将远胜过以前开发胜利港和黑土港的时候。

  为了这次的拓殖工程,执委会不得不暂停了一部分现有工程,从胜利港运来了近四百名劳工。他们将用近半月的时间在这里建起可供两千人居住、生活的南北两大片村落。而这里的生产区建设则将采用边建设边生产的方式来进行,预计可能要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胜利港的盐场公社都还有相当大的一块区域尚未完成改扩建工程,铁炉港这边的生产区大概也只能靠这里的社员自力更生进行建设了。

  在抵达登陆地点一个小时之后,首批停靠的船只已经卸完了货物,开始转头回航。这次运来铁炉港的建设物资数量较多,仅靠现有的这些船只一趟还拉不完,至少得跑上两趟才行。光是修建船型屋所需的标准承重梁柱,就是数千根之多,这次所用的船又多是小吨位,很多尺寸较长的柱头根本没法塞进船舱,只能堆放在甲板上,因此运载量极为有限。

  由于整个登陆卸货的流程安排得极为紧密,劳工们只能分批吃午饭。不过执委会一向对苦差事都有优待政策,这次也不例外,参与行动的劳工都能吃到肉食。

  穿越众当中最拼命的无疑是建设部的人了。如果说来时是海运部唱主角,那么到了这里之后,主角就变成这些人了。刘山夏拿着铁皮话筒在岸边指挥了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嗓子都已经哑了,不过刨完两碗干饭之后,把碗一顿抹抹嘴便又上工地去了。

  罗升东把自己的属下和亲信也全都差上工地之后,便一直在冷眼旁观。虽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规模劳动情形,但仍是觉得十分震撼。这倒不是劳动人民的力量足以开天辟地之类的感触,而是觉得这些海汉人明明个个都有一身本事,可以养尊处优当大老爷,但在这样的场合,几乎每个人都挽着袖子上场了,很多人干的活儿也并不比那些劳工们轻松多少。他实在很不明白,这些海汉人究竟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还要自己动手去做这些粗笨的事情。

  趁着陶东来从工地上下来喝水的机会,罗升东向他问出了这个困扰心头已久的问题。陶东来听完之后哈哈大笑道:“我们之所以做这些事情,并不是因为我们有多勤快,也不是我们骨头贱闲不住,纯粹是为了加快我们的发展速度罢了。我们现在做得越多,能坐下来享清福的日子就会越早到来。”

  罗升东一脸的迷惑,还是不太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陶东来见状便又说道:“举个例子,眼下这盐场的建设,我们预计完全建成之后,日产量可以达到至少两万斤以上,哪怕就是照我们现在给你的盐价来算,早一天达成这个目标,我们就多上千两银子的收益,早十天就有上万两,而这多出的时间,我们又可以把它用在别的地方,赚更多的钱。你说要是换作是你,会不会有足够的干劲?”

  罗升东一拍手道:“陶总你一说钱,我马上就明白了。要说赚钱之道,贵方的确个个都是行家里手。结识贵方之前,一年能捞到一百两银子,在下都会觉得是种奢望,如今每月都有上千两的进账,简直就如同活在梦境中一般。”

  陶东来笑道:“千两很多吗?你好好跟着我们干,多过几年别说千两,月入万两也是能行的。”

  罗升东陶醉道:“若是真有那一天,在下便辞了这武职,安心做个富家翁。”

  “辞职干嘛?好好干下去,我们还想着慢慢把你捧成将军呢!”陶东来笑着说道:“你可不要把自己的人生终点就订在了把总这个高度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