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三十章 人口结构与土地政策

第二百三十章 人口结构与土地政策

  在穿越集团治下的归化民群体中会不会出现排外的状况?这个问题的答案毫无疑问是肯定的。  胜利港地区的原住民只是少量的渔民,顶多再加上内陆地区的黎苗两族山民,这些人虽在初期占据了归化民的绝大多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外来移民不断涌入,胜利港地区的居民结构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本地人的数量优势正在逐渐淡化,外来人口慢慢开始成为归化民的主体,而且这也将是未来数年中三亚地区人口变化的主旋律。

  这种人口变化趋势会在民间造成多大的影响,目前执委会还不能仓促下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将来必定会出现很多新旧势力之间的冲突类似的事件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出现,最严重的一次便是农场公社械斗案。那次死伤数人的大规模械斗是截止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起民间治安案件,其起因便是新旧归化民之间的矛盾。

  虽然执委会在事后的反应和处置都十分迅速,并且也因此开展了基层民政机构的建设,逐步开始培养归化民干部,但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些制度措施并不能完全杜绝民间的这种矛盾。事实上根据军警部门的统计,在现有的治安案件中,涉案双方分别为不同批次归化民的比例超过了八成,这一数据足以表明新旧归化民之间的矛盾仍然还是目前民间的主要内部矛盾。

  按照后世比较成熟的社会学观点,排外算是一种人性的劣根性表现,而持有这种观念的人往往都是这个地区内的弱势群体,愚昧、无知和偏见才造成了这样的社会现象。执委会要想缓解或是根除由此所带来的各种社会矛盾,那首先还是得要在舆论上进行导向,并且通过提高归化民的受教育程度来逐步改变这种社会现象。

  但说得容易,做起来难,排外这个现象在二十一世纪都仍然普遍存在并且难以根治,就更不用说十七世纪的现在了。在穿越集团目前所收罗的归化民中,绝大部分都是贫苦百姓,九成以上的人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文化教育,真正能识字念书的人不足一成。这种状况固然跟封建王朝千年来采取的愚民政策有一定的关系,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早期投奔胜利港的移民有绝大部分都是为生计而来,其家境根本供养不起读书人。而穿越集团目前的威望和名声也远远还没有达到能够吸引四方人才争相投靠的地步,甚至连落魄文人都极少,有相当一部分民众甚至都可以直接划入到“无知”的范畴,民众素质还处于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

  另一方面,这些移民来到胜利港的时候往往都是拖家带口一大帮子人,甚至也不乏以宗族为单位的大家庭整体迁入。这些移民在进入归化民体系之后,往往还是将家庭宗族作为自己所依赖的社会关系,而这种依附关系存在的最显著后果就是以宗族为单位抱团,游离于现有的民政制度之外,在很多时候这就成为了民间治安事件的源头。

  而接下来大规模的北越移民迁入又将打来新一波的抱团潮,这些背井离乡的百姓在抵达一个完全陌生的新环境之后,抱团以维护自身利益几乎是他们必然的选择。届时会出现的问题不但是新旧移民之间的排外情绪,恐怕还会因此而诞生新的矛盾,比如说地域歧视。

  地域歧视对穿越众来说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后世一国之内各省之间,一省之内各市之间,乃至更小的地域范围内,都存在着这种由于地域文化差异引起的社会现象。而它将会给穿越集团所制造的麻烦,一点也不会亚于早期的移民排外思想。最让执委会头疼的是,这个坎是肯定绕不过去的,而且随着移民来源的不断增多,这种情况搞不好会越来越严重。

  陶东来将其中的要害之处进行解说之后,在座众人都陷入深思之中。这样一个社会不安定因素如果不能得到妥善解决,那就是给今后的移民工作埋下了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了大乱子。

  最先开口的是邱元:“既然后世也存在这些问题,存在即是合理,我们想要杜绝这些现象肯定做不到,堵不如疏,倒不如想想办法,看如何能够缓解可能出现的冲突。”

  马力科说道:“如果按陶总所说,未来的一年内有几万越南移民迁入三亚地区,那么越籍归化民的数量搞不好会达到其他归化民的七八倍之多,人口比例要是突然拉这么大,不出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

  陶东来很敏锐地捕捉到马力科这话隐含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关键还是要让三亚地区的归化民结构能保持平衡?”

  张广愣愣地问道:“都说了有几万越南人要迁进来,其他地方的移民又来得慢,那还怎么保持人口结构平衡?”

  “笨死了!”赵晓若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张广一眼:“要保持三亚地区的人口结构平衡,直接限制进入这片地区的越南移民数量就行了!”

  “那多出的移民怎么办?”张广还是没理解这几人到底在说什么。

  “多出的移民可以安置到海南岛的其他地方,以拓殖点的方式开发无人区。”此时陶东来脑子里已经形成了比较清晰的思路:“莺歌海、石碌,光是开发建设这两个地方需要的人口就至少上万,而且现在海南岛西海岸有大片的沿海平原可以用来搞规模化的农业开发,莫说两三万人,就是二三十万人也可以安置下去。”

  “分配到这些地方去建立拓殖点的越南移民可以有计划地进行筛选,按籍贯尽可能集中到一地,这样就不会在安置初期出现排外或者地域歧视之类的问题。”马力科也不失时机地补充道。

  “只要保证三亚核心区域的社会稳定,外围的拓殖开发地区可以作为次级单位来慢慢解决实际中出现的问题。”邱元也赶紧献计献策。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逐步完善了这个构想,不知不觉中似乎已经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曙光。不过张广还是很不识趣地在这个时候给众人浇了一盆冷水:“前几个月开发黑土港,现在筹划铁炉港,都已经让上上下下所有人忙得鸡飞狗跳的了,要是几万人在海南岛上搞拓殖,实现起来恐怕不会是嘴巴上说说那么简单吧!”

  一句话让大伙儿从兴奋状态中立刻回到了现实,的确以穿越集团目前的综合实力而言,要想在海南岛上搞大规模拓殖和开发,实现起来的难度极大。开辟一个拓殖点的物资消耗实在太大了,如果仅计算北越移民的数量,未来每月两千人的迁入数字足可以撑起一个与黑土港同等规模的拓殖点了,然而可惜的是,穿越集团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能力以每月一个的速度筹划并兴建新的拓殖点。

  穿越集团所要建设的拓殖点,并不是自生自灭的村落式移民点,而是要以黑土港为范本,建立全面的民政管理机构,将当地社会治安纳入到军方管理之下,并在短期内就实现自我造血的能力。建设这种拓殖点的物资消耗可不是小数目,在目前的人口基数和生产规模之下,的确很难实现连续建立拓殖点的目标。

  陶东来一时间也很无语,他刚才的确是只看到了这个计划所带来的好处,暂时忽视了这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困难。执委会做梦都在想着早日开发海南岛西部地区,但实现起来的确是困难重重,并非能够一蹴而就,现在看来这个白日梦恐怕还得做上一段时间才行。

  暂时跳过这个话题之后,陶东来把注意力回到了崖州办的工作上,并一一听取了驻崖办众人的工作汇报。

  驻崖办自五月设立以来,至今已经有四个多月的时间,在四个月的时间里驻崖办通过各种渠道向胜利港输送移民近两千人,采购各类物资数十吨,达成外销贸易协议数次,并为外贸部门赚取了大量白银。

  除此之外,驻崖办在崖州所做的各类情报搜集、民政军情监控工作也是卓有成效,正是因为驻崖办的存在,执委会才能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自身发展上,而不用时刻防备着可能来自崖州的军事进攻。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运作之后,驻崖办能够起到的作用其实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弱,这种局面的出现是由多方面的原因所造成的。

  首先是两地的商贸关系已经逐步稳定下来,作为执委会指定的两家代理商,“福瑞丰”和“安富行”每个月都会定期自行派船到胜利港进行贸易,并且穿越集团这边所需的物资,两家商行也会尽可能地帮忙采购反正只需过一道手,也能挣到海汉人的流通券。于是驻崖办在商贸方面的功能就逐渐弱化了,更多的时候就是充当一个收账的角色,定时与两家商行结算一下未尽的货款。

  其次崖州当地的明军实力早已经被摸得一清二楚,毫无悬念。当地驻守的卫所兵缺额现象十分严重,而且战斗力极其不堪,穆夏柏和冯安楠在报告中认为哪怕是在胜利港只接受过一个月军训的民兵,就能足以打败一倍数量的崖州驻军。而唯一真正能对胜利港造成些许威胁的崖州水军,里面又早就安插了罗升东这个反骨仔,上面要是真想动胜利港,只怕水军的战船还没驶出宁远河,消息就已经传到胜利港了。

  至于说日后是否会存在武力攻打崖州这种可能,两名军警部成员的看法也很一致:崖州这地方根本没必要打下来,不出两年,穿越集团的移民政策就能把这里搬空了。到时候这城里大概就只会剩下官员、官差和无法获释的重刑犯三类人,占下这地方对穿越集团根本没什么实际的好处,反倒是可能会因此惹怒了明朝官方,实在是画蛇添足之举。

  而移民方面就更不消说了,现在已经从最初的靠牙行连哄带骗地拉来移民,演变成了人口的自动迁徙。牙行现在要想组织移民,必须要到北方的儋州或是东北方向的万州甚至文昌等地才行了。而且最近到驻崖办找上门来询问胜利港地价的人,可不止罗升东一个,本地已经开始有些富人对胜利港产生了兴趣。当然这些人购地的目的并不见得是为了移居胜利港,但只要这种趋势开始出现,那崖州城的逐渐衰亡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因为只要去过胜利港的人,都能意识到那个地方的发展前景要远远地好于已经停滞不前几百年的崖州城,等明年胜利港的商贸区建设取得一定成果之后,整个海南岛南部的商贸中心就将从崖州逐步转移到这个新兴港口市镇了。

  目前阻碍崖州中上阶层人士迁往胜利港的最大一个原因,在座众人普遍认为还是执委会现在所执行的土地政策。执委会这帮人都有来自后世的广博见识,他们很清楚社会动乱的根本原因就是资源和财富的大幅度集中,放在生产力较为低下的封建社会时期,这种集中的表现就主要是在土地资源上。不解决土地所有制的问题,大规模的土地将会继续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社会的动荡也就无法平息,而执委会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就是土地公有制。

  这个政策的好处显而易见,但弊端也很明显当穿越集团的控制区从无主之地扩展到有主之地的时候,必然会出现极大的利益冲突。当然要想和平解决这种矛盾的办法也不是没有,穿越之初就有人认为可以直接拿钱买买买,但这毕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中国那么大,靠买是肯定买不完的,穿越集团再怎么有钱也不能这么任性。

  而目前执委会为此所制定的对策是直接跳过有主之地,先占领和开发海南岛上的大量无主之地,等积累到一定的实力之后,再逐步设法兼并各种大大小小的地主。当然了,这个兼并过程当中会有多少的流血事件发生,那就很难预计了。

  穿越集团之所以能在初期推行这套土地政策,除了胜利港这地方本来就人烟稀少没有地主之外,早期的归化民都是一穷二白的贫苦百姓也是原因之一。这些人本来就没有或是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土地,虽然对拥有土地仍然抱有极大的渴望,但在穿越集团的民政架构之下,他们对土地的欲求可以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来获得满足。

  每个归化民在达到一定的劳工等级之后都能用较低的价钱获得一定面积的土地使用权,而这个使用权的期限长达数十年,在此期间每年只需向执委会下属的农业部缴纳少量的粮赋即可,获得土地使用权比买地便宜得多,农业部收的粮赋比大明官府纳粮的负担也要轻得多,可以说反倒是降低了百姓获得土地的代价。而且资格稍微老一点的归化民都知道,穿越集团种的这些粮食,其平均产量要远远高于他们过去所知的常识,折算下来收益可比买地种田划算多了。

  崖州的有钱人显然不会满足于这样的土地制度,他们需要更多的土地来作为产生财富的生产资料,但执委会显然不会让自己治下的区域内出现其他的地主就算是来胜利港投资搞开发的外来商行,那也只是拿到了土地的使用权而非所有权。正是这种利益冲突的存在,导致崖州很多有意向去胜利港发展的中上阶层人士仍然抱着观望的态度,而迟迟没有采取实际行动。

  陶东来听完众人的分析之后,点头道:“土地问题的确是我们今后对外扩张过程中一个棘手问题,这涉及到我们今后的立国之本,政策不能轻易改,但矛盾我们可以想办法缓和、化解,不一定非得通过武力的方式去解决。这在一定程度上还得靠你们在崖州进行宣讲,向这些人解释我们的土地政策。关键是把他们能获得的好处讲透,让他们知道在胜利港投资地产之后能够获得什么样的回报。老马你以前可是干招商办的,这方面是你强项啊!”

  马力科笑道:“陶总倒是好记性!招商是可以招,不过执委会得先给我一个比较明确的政策,我才好进行宣传。这胜利港的土地又不能直接买,那大家花钱拿这使用权之后该怎么操作,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执委会最好先把线给划出来,免得后续的操作中出了问题。”

  陶东来点点头道:“这事我回去之后再召集大家开个会商量一下,尽快给你拿个章程出来。至于对外宣传的尺度,你自己掌握,只要别激起我们与地方官府之间的矛盾就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