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越南之行(十)

第二百二十七章 越南之行(十)

  陶东来站在船头,意气风发地说道:“下龙湾这地方我在穿越之前也来过一次,但那时候真的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这地方会成为我们的领土!”

  王汤姆笑道:“我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郑氏有点被我们卖了还帮我们数钱的意思。 ”

  “他们不这么做不行啊!”陶东来叹道:“他们要是不掏钱买下我们的东西,不答应我们的交易条件,那要不了多久这些东西就会出现在敌人的士兵手里。郑柞也算是个聪明人,很多事情稍稍一点就明白了,只不过像他这样的人必然会局限于对外界的认知,不可能想象出我们的真实目的。他们能做的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不过这对他们来说是徒劳的,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被我们牵着鼻子走。”

  从涂山半岛到黑土港的航程不过四十多海里,“飞速号”下午出发,日落前便已经穿过下龙湾的群岛,抵达了黑土港南端的海峡。这里的海面上能看到零星的小渔船正在缓缓地向着港口方向回航,这些渔民都是已经在黑土港定居的归化民,他们每天所捕获的海鱼也是目前黑土港地区主要的肉食来源之一。

  王汤姆指向海峡西岸的小山顶道:“陶总,那个小山上有军警部设立的观察哨所。”

  陶东来举着望远镜朝那边望过去,果然看到山顶的密林间有一处木制哨楼探出了树梢。从那个高度监视周围的海面,至少方圆十几海里范围之内的海上状况都能尽收眼底。

  “飞速号”缓缓地驶进港口,远远便看到顾凯、周恒行、田叶友等黑土港管委会的负责人已经在栈桥上候着了。陶东来注意到这里的港口分为了南北两部分,南部主要是停靠一些小渔船,以及像“飞速号”这样的外来船只。而北部则是运煤船的停靠地点,远远便能看到那边的码头上还堆着小山一样的煤堆。

  船只靠岸之后,众人在码头上简短地寒暄了几句,便一起下船往驻地而去。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因此管委会也没有给陶东来安排什么参观视察的活动,先按照传统进行接风洗尘,大家吃上一顿再说。

  “陶总,我们这里别的条件不行,但吃的东西还的确不错,你可得都尝尝。”负责安排宴席的周恒行很热络地招呼道。

  周恒行的确不是吹牛,下龙湾地区除了渔业资源丰富之外,这里的山地密林中也有不少珍禽异兽,这接风宴看上去虽然不算太起眼,但好东西真的不少:鱼翅、海参、鹿尾、干贝、对虾……甚至还有熊掌。周恒行介绍说这是前天狩猎队在山林里打到的几只马来熊,管委会特地把前掌都给留了下来,就等着陶东来一行人抵达之后用来款待贵宾的。

  当然,这种气氛下,有菜无酒肯定不行,管委会准备了本地归化民酿制的水果酒,虽说没白酒那么有劲,但也总比没有好。

  陶东来打趣道:“你们几个家伙,是不是在这里犯了什么错误,现在准备用这些手段来腐蚀拉拢执委会派出来的地方巡视组?”

  “哥啊,这你可就太冤枉我们了。”顾凯连声叫屈道:“这些东西在本地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也说不上有多大的经济价值。军警部专门组织了一支捕猎队,打回来的野味我们吃不完,多数都送去公社食堂做成大锅菜分给归化民吃了。不信明天我带你去公社食堂看看,这里的归化民吃肉的时候可比大本营要多出不少。”

  顾凯所说的的确是实情。拓殖队在抵达这里建立起初步的社会体系之后,一个重要的问题便是要解决这里日益增多归化民的吃喝问题。目前黑土港的常驻人口已经超过了三千,而且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在采矿区工作的重劳力,这么多人每天所要消耗的食物数以吨计,管委会在后勤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开埠之初,管委会只能保证基本的粮食供应,每个移民都能获得食物,但数量和质量都十分堪忧,甚至相当一部分非劳力移民只能得到每天两顿食物的供应。而这种情况也间接地影响到了煤矿的生产,吃不饱肚子的矿工们无法保证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即便是管委会投入了更多的劳动力到矿区,这种生产效率低下的状况也并没有得到好转。

  主管民政的周恒行向管委会提出了建议,认为应该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后勤,特别是伙食的供应上,以保证矿工们能够有足够的生产力。在经过管委会的讨论之后,这个后勤改善计划分作了两部分进行,一是向越南方面开展贸易,就近买粮以便让本地居民都能吃饱肚子,二是组织了打渔船队、狩猎队,并修建禽畜饲养场,以保证本地居民能够获得更多的肉类食物。

  在和北越开展食盐交易之后,管委会便已经开始用以物易物的方式从红河三角洲地区购入稻米,而且成本远比从大本营运来粮食要低。同时管委会在交易过程中还向北越商人购入了不少禽畜,在黑土港进行人工养殖,这次运去涂山半岛充当活靶子的十多头猪就是其中一部分。再加上渔业和狩猎两部分的收获,目前后勤部门每天能够向本地居民提供的肉食产品总量接近千斤左右,如果算人均肉食供应量,黑土港目前的水平至少是大本营的两倍以上。

  这也是黑土港沾了人口资源的光,有充足的人力可以指派去做更多的事情。而大本营的劳动力一直处在捉襟见肘的状态,肉食供应主要依靠农场的禽畜养殖基地。因为水手资源有限,绝大部分能操船的渔民都被转为了船员,因此胜利港虽然还有几艘船天天出海,但渔业资源的获取量也并不大。而狩猎队只在登陆之初组建过,后来因为劳动力紧张而不得不解散,只有居住在深山老林中的黎苗山民会定期送来一些猎物,用以换取粮食、食盐和铁器。

  尽管黑土港的肉食供应也是以穿越众和军警人员为优先对象,但因为供应量足够大,所以本地归化民所能获得的肉食倒也不少,而且种类丰富多样,山珍海味无奇不有。仅就食物这一项而言,黑土港归化民的待遇的确是要好于三亚大本营。

  陶东来听了解释之后这才点头道:“黑土港跟三亚的归化民数量其实很接近,之所以在伙食供应上的差别会这么大,我看主要还是因为产业结构不同。”

  黑土港这边主要以煤矿开采为主,相关配套产业所需的劳动力并不算太多,而基建项目大部分都已经完成,因此有不少剩余劳动力可以用来派遣到后勤保障的工作上。但大本营的产业扩展和基建项目几乎从未停止过,劳动力永远都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自然无法更多的顾及到后勤方面。不过这样的情况随着大本营引进移民的速度逐步加快也将得到缓解,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胜利港的每月到港移民数量有望突破三千人,届时陶东来也总算是能让抱怨不断的宁崎暂时对劳动力问题闭嘴了。

  而黑土港方面随着开发进程的逐步铺开,终究还是会有越来越多的建设项目要上马实施,对于劳动力的需求也会慢慢变得紧张起来。特别是管委会现在已经开始把眼光转向了东北方向的广西地区,这就意味着黑土港会有更多的人力物力投入对外的贸易当中。

  不过关于伙食和劳动力的话题并不是众人所关注的重点,很快话题便来到了这两天在涂山半岛进行的贸易谈判上。陶东来向众人详述了这次谈判的经过和所获得的成果,席间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对于黑土港管委会的这些人而言,此次所达成的这些协议会对黑土港的发展起到多大的促进作用,根本就无需陶东来再做详细的说明了。

  “我提议,大家一起敬劳苦功高的陶总一杯!”周恒行举杯起身大声说道,众人也纷纷举杯响应。

  陶东来喝了这杯酒之后,沉声说道:“各位,黑土港的存在对我们今后的发展速度能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这个事情已经反复强调过多次,我就不再重复了。我想说的是,执委会一直非常重视黑土港的发展,并且也愿意从物资上、政策上尽可能地扶持黑土港,但这样的扶持政策也是有限度的,终有一天黑土港还是得开始独立运作。目前大本营面临的发展困难也很多,在短时间内可能不会有太多的资源投入到黑土港这边了,所以大家得从现在就开始振作起来,筹划好黑土港的未来发展道路。”

  陶东来这话可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他此次前来黑土港所肩负的任务之一。穿越集团为了确保在未来数年中能够获得稳定的能源供应,不惜节衣缩食远赴海外开发了黑土港,为此甚至长期投入了现有的绝大部分海上运力。目前虽然黑土港已经开始有了产出,并且也获得了相当数量的越南移民,但仍然尚未彻底摆脱对大本营的经济依赖。执委会认为黑土港现在已经具备了基本的自我造血能力,是时候该放开手让黑土港自行前进了当然了,要作出这样的结论,还需要陶东来完成这次巡视之后拿出报告,放到执委会上进行讨论。

  而陶东来个人也认为这个时机已经成熟。虽然黑土港开埠不过两个多月,但因为事前的准备工作做得足够充分,所以这里的开发建设工作也进行得还算顺利,除开最初所遭遇的山洪之外,这里并没有再经历其他的灾难性事件。曾经困扰黑土港管委会最大的两个问题安全和粮食,如今已经在执委会的努力之下全都完美地解决掉了,而剩下的工作,便是要看管委会如何运作了。

  陶东来的这番话也引起了众人的思索,在接风宴剩余的时间中,气氛比起刚开始时要凝重了不少。

  这场接风宴结束之后,陶东来并没有急于召集管委会的人开会,他认为大家都需要时间再好好消化一下刚才得到的这些信息。于是就此散场,大家各自回去休息,陶东来等人也被安排到了准备好的住处几间木制棚屋。

  虽然大本营一直在源源不断地向黑土港输送各种建材,但有限的水泥大多用在了更为重要的基建项目上,如货运码头、轨道运输站、物资库房等等,因此这里居住的条件有限,仍然没有摆脱木结构房屋,哪怕身份是穿越众也都一样。不过目前本地的砖窑、石灰窑都开始有了小规模的产出,虽然一时还无法供给修建住房所需,不过看起来实现这个目标的时间已经为期不远了。

  而黑土港这地方为安全考虑,晚上都实现了严格的宵禁措施,八点所有人都必须回到自己的住处,九点所有屋内都必须熄灯熄火,只有居住区外各个执勤的岗楼才点着火盆火把。至于这么早熄灯到底是在屋里睡觉还是造人,那倒没人管,反正每天早上能按时上工就行。

  穿越众的待遇稍好一点,在九点之后仍然可以使用蓄电池供应的电力,看看书或是打开电脑与同事联网玩几把对战游戏。陶东来刚把行李收拾好准备洗漱,便听到敲门声响起。

  陶东来一开门见是顾凯,便把他让进了屋里:“来得正好,我也有事想找你说说。”

  顾凯进屋坐下之后才问道:“那你先说吧。”

  “瑞莎叫给我给你带的衣服、茶叶,嗯,还有一个u盘,至于什么内容我就不清楚了,我猜应该是情书之类的吧?”陶东来取出东西递给了顾凯。

  顾凯笑着从陶东来手中接了过去:“看看,洋媳妇儿还是会疼人的,每次有船从大本营过来,都要给我带点东西过来。”

  陶东来道:“行了,我的事情已经说完,说你的事情吧。”

  顾凯将这些东西放到一边,正色道:“哥,我过来主要是想给你先打个预防针。”

  “哦?”陶东来不明所以地应了一声。

  “你明天应该会去巡视矿区吧?”顾凯问道。

  “那必须得去啊,我来黑土港有一多半的目的就是要看看这里的生产状况如何,不然回去我怎么给同事们交差?”陶东来盯着顾凯问道:“是不是矿区生产有什么问题?”

  “有是有,但问题不大,所以我要先给你说一下,免得你明天看到了觉得不能接受。”顾凯脸上的神色有点担忧:“说实话我认为本地矿工的劳动环境非常差,多过几年肯定会有相当多的人患上职业病。这个问题我在管委会上也提出来说过好几次,但大家似乎都不是很在意,就连田叶友也觉得没有太大必要在改善劳动条件方面增加投入。”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陶东来听完之后反而松了一口气,他原本以为顾凯单独来找自己见面会爆出什么猛料,比如管委会内部不合,又或是有人在工作上犯了严重错误等等,却不曾想到顾凯居然是来为民请命的。

  顾凯见陶东来一脸的不以为然,便继续劝说道:“哥,可不要小看了这个问题,现在是这些移民为了求个安稳的生活环境而不得不听我们的安排,等多过一段时间,他们或许就会觉得自己的生活还不够好,而最可能被拿出来闹的就是煤矿的工作环境了。”

  “顾凯,你这屁股好像没坐对地方啊!”陶东来摇摇头道:“你现在是黑土港管委会主任,可不是矿工工会主任。说句不好听的,你现在是资方代表,而不是劳方代表!”

  “但是……”

  “没什么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条件讲究什么劳动环境和职业保护。”陶东来打断了顾凯的话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矿工职业病,煤矽肺和煤工尘肺。当初在策划黑土港开发方案的时候,两个老外医生都来找我谈过这件事,我也专门在数据库里查阅了资料,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煤工尘肺主要在地下开采中才会发生,露天煤矿开采的患病率很低,而煤矽肺的致病过程是很长的,短期内不会有你所担心的大面积发病状况。”

  “可这些矿工现在都是归化民的身份了,我们不能像在田独铁矿使用劳改营的苦役那样没有节制!归化民的权益必须得到重视!”顾凯对于陶东来的说法仍然是持有反对意见。

  陶东来听得连连摇头:“不要忘了我们来到这个时空的初衷是什么,我们是来改变这个世界的!工业化的社会体系不是没有代价就能建成的,我们现在用的已经是最为和平的方式了!我们让这些人吃饱穿暖,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可能给他们提供好的生活条件,这就是对他们权益的尊重!”...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8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