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越南之行(八)

第二百二十五章 越南之行(八)

  郑柞有些不太明白地应道:“训练营?在下认为此地交通不便,周围又无市镇供给日常所需,为何不将其设在升龙府?”

  “把训练营设在升龙府,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我之所以建议把训练营设在这个地方,也是为了贵方考虑。  7777772e736875686168612e636f6d”陶东来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劝说道:“郑先生,使用火器的部队在安南国内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存在,这应该没错吧?”

  郑柞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还是没明白陶东来的意思。

  “贵方花重金打造这样一支作战能力极强的高级军队,为的就是能在未来的战场上一击必杀,打南方的叛军一个出其不意。但如果把训练营摆在升龙府,郑先生觉得这个消息传到南方需要多长的时间?我想不管是十天还是半个月,总之南方叛军都会在这支部队成型之前就得到消息,到时候贵方再派出这支部队的作战效果恐怕就会变得很有限了。”陶东来指向帐篷外接着说道:“但这个地方就很好,人烟稀少,不用担心有南方叛军的探子,而且我方定期有船会运来一部分补给,特别是弹药,这要远比从海边运到升龙府更方便吧?”

  郑柞张开嘴想要反驳,却又觉得陶东来说得处处在理,自己竟然无从驳起,但心里却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陶东来给郑柞出这主意可不是灵光一现,而是有早就准备好的计划草案,前一天晚上开会时还跟钱天敦等人仔细探讨过其中的细节问题,为的便是一击必中的效果。

  整个对越的军售计划,从谈判、演示、销售,到售后的弹药供应、技能培训、武器维护等等,都经过了详细的策划和事前推演,每个环节除了追求经济上的利润最大化之外,同时也顾及了执委会要逐步控制越南政局的远景目标。对于每一个可以为穿越集团谋求利益的细节都不会放过,力求做到尽善尽美。

  在出售这批武器之后,提供军事顾问为北越郑氏培训火器部队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出于安全和补给两方面的综合考虑,执委会并不希望把自己的士兵派往情况不明的河内地区,而培训地点的设置,当然是沿海地带更合适一些。而在此之前郑柞已经代表北越答应了穿越集团方面在涂山半岛的驻扎要求,那么陶东来当然就顺理成章地把涂山半岛定为了今后为北越培训火器部队的训练基地。

  为此谈判团队还特地准备了两套方案,如果郑柞一方先前没有答应穿越集团在涂山半岛的驻扎要求,那么陶东来同样会利用这个时机向他提出在这里设置训练营的建议,并且借此来获得涂山半岛的控制权。其实只要谈到后续的兵员培训工作,就表明穿越集团一方已经掌握了主动权,不管郑柞乐不乐意,涂山半岛这个地方的控制权都是丢定了。

  在这里设立训练营还有一个不是特别明显的好处,那就是北越派来这里参训的部队,实质上会在一定程度上承担起这个据点的保卫工作。穿越集团能在这里布置的军力顶多也就是一个连编制的军事顾问了,防御力量其实是比较有限的,而北越方面派来的受训部队倒是解决了这个难题。按照军警部的计划,这个训练营的规模会保持在一千到一千五百人左右,而在整个训练期间,这些越南士兵既是学员,同时也会充当半岛据点保镖的角色。

  当然了,陶东来说服郑柞的理由也十分的充分,似乎完全都在站在了郑氏的立场上在考虑。火器部队的操训响动非常大,如果设在升龙府附近,那无论如何也是瞒不过有心人的注意,这势必会大大削减郑氏在战场上投入火器部队的突然性,而这种结果肯定是花了大钱的郑氏所不想看到的。

  郑柞沉吟了一阵,也不得不承认陶东来的建议的确有理,不过这“军事顾问”一说,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便向陶东来询问其具体含义。

  陶东来笑着解释道:“我方所提供的军事顾问,主要是为贵方进行人员的组织和训练,让他们学会火器作战的基本技能,并且能够在战场上对使用冷兵器的军队进行压制打击。当然了,除此之外,他们也必须得学会武器的基本维护、保养、维修的技能,不然这些武器一旦在战场上出现小故障,就得运回这个地方来进行修理了。”

  郑柞眼珠一转,追问道:“维修也就罢了,但若是日后我方订购的火枪火炮量大,贵方供货不及,那又该如何?”

  陶东来猜到郑柞心中所想,也并不说破,只是反问道:“那郑先生有什么打算?”

  郑柞道:“贵方贩卖这些火枪火炮,需乘船渡海而来,耗费的时日、钱财也不是小数目,何不如在我安南国土上修建军器作坊,打造这些武器?所需的劳力、材料及日常耗费都可由我方一力承担,贵方只需派来匠人监督指导即可。如此贵方可增大武器产出,而我方也可享受更低的价格,双方各取所需,岂不妙哉?”

  陶东来笑了笑,心说你小子脑子倒是转得挺快,这武器的买卖都还没谈完,就想到要引进生产技术了,的确不愧是日后的一方霸主。

  在执委会制定的远期规划中,对越南这种地区的控制应以贸易入手,逐步掌控其军事和经济命脉,然后通过这些重要行业来向当地政权施加更大的影响力,从而达到间接统治的目的。而军事介入除了早期的军火贸易,人员培训之外,军队制度、军工产业的推广也同样是目标之一。

  对穿越集团而言,在军事工业体系走上发展轨道之后,大量落后的技术和设备都必须寻找能为这个集体带来更多利益的出路,比如说出口到那些已经深受影响的地区,协助当地政权建设基本的军工体系。这除了能让穿越集团进一步控制当地的军事发展之外,更重要是为今后穿越政权的垄断资本占领当地市场、掠夺战略原材料等等打下基础。

  这种全方位的控制策略并非执委会的创造发明,在后世其实有诸多的例子被作为了执委会制定发展策略的参考资料。例如德国在二十世纪前半叶对中国的军事援助便是类似的方式,先是派来军事顾问,然后向当时的国民政fu出售军火,并在后来参与了中国近代军工工业的筹建工作。而由于贸易双方存在巨大的技术差距,德国人可以用剪刀差的方式从贸易中轻松获取丰厚的利润。所有军事发达国家对落后国家的军援军售,几乎都是遵循了类似的方式,以占领市场和攫取战略物资为目的,这些成功的经验自然也就成为了现在穿越集团所效仿的对象。

  当然了,对越的军售还远远没走到帮助越南建立军工体系那一步,陶东来对此也早有了准备:“郑先生,如您所说,我方的生产能力的确是有限的,如果贵方的订货量太大,我们可能没办法在短期内就完成供货,但这个问题不是在这里建立更多的作坊就能解决的。制造这些武器的设备非常庞大,而且需要十分复杂的维护保养工作,目前根本没办法从我们的地方搬迁到这里来安置。”

  郑柞撇了撇嘴,看样子对于陶东来所说的理由并不是很信服。

  陶东来接着说道:“再说目前我们的合作刚刚开始,一切都还处在起步的阶段,我认为应该通过军火贸易和军事培训来不断地加深相互的了解,在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我们才能找到适合安南实际状况的武器制造方式,并帮助你们在本地逐步实现。而在那之前,我想我们倒是可以参考你所提出的办法,减少这些武器的生产成本……”

  “哦?”郑柞听到这里又重新打起了精神,这是不是意味着对方将会主动地降价了?

  “把生产这些武器的作坊搬到安南来是不太可能了,不过我们完全可以换一个想法,把贵方所提供的廉价劳动力运到我们那里去,同样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武器的产量,这样不是很好吗?”陶东来笑眯眯地说道。

  郑柞皱着眉头,总觉得这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我认为如果贵方能够提供足够多的劳动力,那么这些武器的价格至少还能下降一到两成。”陶东来的声音就如同魔鬼的呢喃一样钻进郑柞的耳朵:“而且这些劳动力的衣食住行,一切的费用都可以由我方来承担,贵方只需要帮我们组织好人手,送到我们现在会面这个地方来就行了。”

  郑柞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方组织百姓,由你们运到海外,然后我安南的百姓去制造这些武器,再把武器回售给我们?”

  “完全正确。”陶东来点点头道:“而且我们并不会对这些劳工要求太多,哪怕是战俘、犯人、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只要身体健康具备基本的劳动能力,我们都可以接收。当然了,具体的结算方式我们可以慢慢商量,按人头算钱也行,按武器交易量算钱也可以,总之保证能让贵方体会到价格上的实惠。”

  这下郑柞真的是有点举棋不定了,组织百姓迁往海外做工,这要是被郑氏的政敌知道了,绝对是一个不小的黑锅。但按照陶东来所说,这样做可以降低购买海汉武器的花销,这无疑是非常划算的买卖特别是在北越打算长期购买海汉军火的前提之下,这种减价所带来的实惠是相当可观的。

  看着郑柞犹豫不决的模样,陶东来又不慌不忙地给他算起了经济账:“就以我们接下来要谈的交易内容为例好了,我们这次一共带来甲型炮二十门,乙型炮十门,当然其中十门甲型炮会作为黑土港未来一年的租金交给贵方,而剩下的二十门炮,按照我们之前的报价总共是……”

  “三万七千两。”旁边王汤姆接话道。他坐着没事早就在心里盘算了好几遍武器价格,此时听到陶东来话音一顿,连忙就帮着补充。

  陶东来朝王汤姆点了下头表示感谢,然后继续说道:“而如果贵方能够承诺在未来的三个月之内向我方提供足够多的劳工数量,我认为这个售价完全可以再往下调整一截,比如说……”

  陶东来见郑柞满脸期待地望着自己,不慌不忙地报出了新的价格:“……三万两。”

  郑柞又一次被陶东来的报价给镇住了。刚才自己废了那么大的劲,口水都说干了几次,对方都是绕来绕去就是不肯降价,甚至在言语之间流露出终止这次买卖的意图,说实话郑柞已经对杀价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了,只是在琢磨着能不能让对方附属的弹药增加一点作为添头。却不曾想谈到这劳力的话题,对方竟然肯为了这还没影的事情,自动把价格降低了接近两成。

  七千两银子,对郑氏而言说多不多,但说少也算不少了,按照对方的新报价,这省下来的钱可是又能买六七门火炮或者两百多支火枪了。而这一切,只需要向海汉人输出一定数量的劳工就能实现。

  “那不知贵方需要多少劳工才肯把这价格降下来?”郑柞咬了咬牙,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三个月,两万人如何?在此期间贵方向我方购买的军火,均按原报价的八成计算。”陶东来直接开了个大价钱出来。

  果然郑柞也被吓着了,连连摇头道:“此等条件,在下决计无法应承。须知升龙府才不过十万人口,若是五去其一,这会在民间造成何等声势?”

  陶东来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越南此时也不是什么人口大国,想要在这里一口气吃成胖子的确不太现实,当下便又出了个主意:“每月两千人如何?如果贵方能够长期保持这样的劳工输出数量,那么我方就按照先前所说长期给予贵方两成的贸易折扣。”

  郑柞想了想,认为这个数目的压力倒不是太大,关键是对方对于劳工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有手有脚能干活就行了,至于是战俘还是犯人完全都无所谓。而目前与南方叛军的交战当中每月都有上千的俘虏被押回升龙府,大多数都在游街示众之后就被处以了死刑。这中间自然也不乏交战区内许多被冤枉抓起来的普通百姓,不过这对郑柞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如今这些人可以在海汉人那里换取到更多的实际利益,这对北越,对郑氏来说都显然是一件好事。

  于是双方又就此达成了另一个口头协议,北越以提供劳工的方式换取海汉的长期贸易折扣。如果有朝一日北越方面停止劳工输出,那么贸易折扣也就自动失效,反之亦然。

  王汤姆、钱天敦和谢春等人在旁边都是听得佩服不已,这么多人日思夜想的对外军售、扩大军队编制、解决海外军事费用预算、黑土港的防御安全隐患、建立战略支撑点、与北越高层建交、对北越军事体系进行渗透、增加从北越引入移民的数量和速度……这一系列的问题居然就这样在大半天的谈判当中得到了解决,而且每一项交易的有利一方都是倾向于穿越集团,这不得不说是对外工作中一次创举和巨大胜利。

  主导这次贸易谈判的陶东来无疑居功至伟,正是他在事前所制定的一系列规划和策略,才能让这次贸易谈判进行得如此顺利,并且基本上实现了军售计划所有的目标。

  接下来具体的武器交易数量谈判,因为价格以及其他的细节都已经在之前的谈判过程中就得到了确定,这个本来最重要的环节反而显得波澜不惊了。

  最后双方所达成的交易内容为二七式火绳枪八百支,二七式甲型炮十门,乙型炮二十门,另购火绳枪子弹两万发,两种火炮的炮弹各四百发。打完折之后共计七万二千余两,是穿越集团来到这个时空之后所签订的最大一笔外贸订单。

  不过因为穿越集团一方目前能够提供的现成武器远远不足此数,所以交易会分为两次进行。这次将向郑氏提供火绳枪三百支,甲型炮二十门,乙型炮十门,以及弹药若干。而剩下的部分将在年底前交付,届时郑氏再偿付余下的货款。

  不过在第二次交易之前,郑氏需要在年底前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向穿越集团一方提供不低于五千人的劳工数量。郑柞对这个要求表示了反对,声称要突然凑出这么多人口需要更多时间。对此陶东来便进一步放宽了条件四十五岁以下无论男女老少,只要肢体健全身体无疾者,都可以算进人头。这也就是说,哪怕是刚刚开始蹒跚学步的小孩子也能凑数,这下郑柞才点了头答应了这个要求。...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