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越南之行(七)

第二百二十四章 越南之行(七)

  军警部对于这次的武器演示在事前做了非常细致的准备工作,与当初对“福瑞丰”李奈等人所作的演示不同,这次更侧重于实用战术上的演示,而不再是一枪一炮单独的威力展示。 。  炮兵展示的定点打击能力,火枪兵展示的实战集火队形,乃至最后的刺刀功能展示,都是军警部特意安排的,为的便是让参观这场武器演示的北越客户认识到这些杀人利器在战场上的实用价值。

  陶东来以前在部队服役的时候,也曾见过不少来参观武器演示的外官,如今郑柞脸上的表情,就让陶东来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些不远万里来天朝求购军火的非洲黑蜀黍羡慕、兴奋、渴望,就差没有张嘴大喊“买买买”了。也正是这种近距离观摩过武器演示流程的经验,让执委会同意了由他亲自出马主导这次的军火贸易谈判,而不是从广州调回更善于商务会谈的施耐德。

  与郑柞一同观摩这场武器演示的还有他带来的几名随从人员,虽然这些人都是穿着便装,但他们的举手投足还是很容易让人看出其真实的身份这几个人大概都是郑氏属下的军官,他们脸上的神情基本跟郑柞一样,充满了对新式武器的渴望。

  果然郑柞立刻就提出想要让他的人试射火枪,陶东来欣然同意,并让王汤姆从旁进行指导。毕竟出售的这批火绳枪都已经是使用了纸包定装的火药,装填的方式跟这些越南军人所知的大概会有一些差异。而民兵们迅速地在远处又重新立起了几块漆成白色的显眼木板标靶,这种细节上的周到考虑让郑柞也不禁微微点头,感叹海汉人做事的细致。

  乒乒乓乓一阵试射之后,郑柞的几个手下对于这种武器的可操作性都表示的了认可。此时民兵也将远处的几块标靶扛了回来,让他们确认自己试枪的成果。滑膛枪的射击精准度很是有限,所以这几块标靶也只放在了五十米的距离上,这样才有效地保障了一部分子弹能够上靶。不过越南人显然不是很在意火枪的精准度,他们似乎更在乎这些火枪成功击发的概率,而在这一点上,穿越集团出品的这些火绳枪的质量显然要优于同时代的竞争者,只要操作过程不出问题,击发率可保持在九成左右。

  至于火炮,郑柞一方就算是想试射一下也没办法,这玩意儿可不比火绳枪操作那么简单,仅仅是清理炮膛、装填弹药就需要经过一定时间的培训才能学会,否则很容易出现炸膛的事故。在陶东来说明其中厉害之后,郑柞倒也没有坚持,只在近距离上仔细地观察了这些火炮的外形和做工。由于越南国内并没有掌握铸造火炮的技术,所以郑柞也实在看不出什么好坏,只觉得这黑黝黝的火炮光是看着就很有威慑力,如果能让自家的部队装备上这种武器,哪怕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值得的。

  郑柞正准备第三次向陶东来询价,不过这次陶东来却是抢在了他的前面。

  “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先吃晚饭,吃饱喝足,养好精神,再接着谈生意不迟!”陶东来笑眯眯地说道,把郑柞已经到嘴边的话又给堵了回去。

  郑柞看看天色,果然已经到了晚饭时分。光顾着看海汉人的武器演示,不知不觉就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当下郑柞也不推辞,便又跟着陶东来回到帐篷里。

  郑柞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官二代,恰恰相反,他在北越当权者的第二代中要算能力出众的佼佼者了,否则郑也不会派他作为北越郑氏的代表来进行这次的贸易谈判。但要论谈判桌上的功力,恐怕十个郑柞捆在一起也抵不过一个陶东来,不知不觉当中,郑柞便已经逐步进入了对方的节奏。

  虽然心里还挂着武器买卖的事情,但郑柞的注意力还是很快被分散了一部分到前面的美食上。多种调味料和香料的使用,让自以为过着锦衣玉食生活的官二代又开了一次眼界,而陶东来也趁机向其推销食用香料,并赠送了少量的样品作为礼物。郑柞对此倒是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不过香料贸易最快也得等到明年的年中,到那时候穿越集团在三亚种植的香料作物才会迎来第一个收获季节。

  考虑饭后还有交易细节需要双方商议,这顿晚饭上陶东来并没有拿出酒精类的饮料,免得一不小心把郑柞给灌趴了耽搁正事。郑柞倒也没完全忘记自己的使命,在闲谈中不断地探听海汉人的信息。

  愉快的晚餐之后,双方又回到了谈判桌前,继续下午未尽的谈判内容,郑柞也终于听到了他期待已久的武器报价。

  二七式火绳枪,三十两白银一支,含三十发专用弹药及特制牛皮武装弹药背带,以及郑柞十分重视的扁刃刺刀。二七式甲型火炮,一千二百两白银一门,含十发弹药及拉发式点火管,全套的装填和观瞄工具,以及特制可移动炮架在内。二七式乙型火炮,二千五百两白银一门,所含附属品同甲型火炮。至于后续的弹药供应价格,火枪弹药为每千发二百两,火炮弹药甲型为每百发二百两,乙型为每百发四百两。

  这次军火报价比起之前卖给“福瑞丰”的价格要高出了许多,火枪报价为当时的2。5倍,而火炮则分别为2倍和2。5倍这几乎便是“福瑞丰”贩运到福建卖给当地势力的销售终端价格了。

  当然了,价报得这么高,执委会也没打算让对方一口应承下来,这中间还是留出了还价的空间。考虑到对方有可能会采购大量武器用于成建制地列装军队,所以这次也直接报上了弹药的供应价格。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后续的弹药供应价格自然也是不菲。

  郑柞听得也是心里连连发颤,他当然早就料到这些东西的价格会很高,但也没想到会贵到这种程度。火枪三十两一支,那么要装备千人的火枪部队就至少得三万两白银!而火炮的价格更是惊人,郑柞当时看完火炮演示之后本来在心里打算两种火炮先各订一百门再说,现在看来迫于经费问题,这个计划必须要改动一下才行了。

  而这还不是全部,海汉人所提供的附属弹药极为有限,恐怕只够训练所用,真要整训出一支火器部队上战场作战,多半还得掏钱购买他们的天价弹药才行。

  奸商!郑柞在心里暗暗给坐在对面的笑面虎陶东来打上了标签。但郑柞也不可能因为对方报出的高价就拍桌子走人,在看过武器演示之后,郑柞就知道这东西是非买不可,如果郑氏不买,说不定海汉人明天一早就会南下顺化去向阮氏推销这些杀人利器了。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看看怎么才能让海汉人的卖价降低一点了。

  郑柞忽然想起陶东来下午曾经提过,以火炮作为租金,换取黑土港的开发权,当下便向陶东来又问起这事。

  陶东来点点头道:“没错,我方可以用十门二七式甲型火炮作为黑土港一年期的租金支付给贵方,而我方的要求是在租赁期间获得黑土港当地的开发权、居住权和治理权。当然,在此前提下,我方承认该地区的领土权属于安南国,也欢迎贵方向该地区派驻官员参与民政管理。”

  陶东来这话也算是说得极有外交技巧首先你得承认我在黑土港所拥有的权力,这样我才会承认主权归你;其次你只能派文职人员去那里,至于武装力量就免谈了。

  不过郑柞可没有陶东来想的那么厉害,他并没有完全意识到陶东来话语中所暗示的这些内容。郑柞的脑子里却是在盘算另一件事情:按现在所知的情况,黑土港当地的出产只有煤而已,目前升龙府的煤价不过每千斤二三两银,如果按照海汉火炮的价格来进行换算,十门火炮一万多两银子,那一年的租金大概能买好几百万斤煤了,而收回黑土港的收益显然不会有那么高,不过是郑氏治下多了一个可有可无的煤坑而已。这么看来,把地皮交给海汉人然后坐收租金倒似乎真的比较划算。

  而陶东来同样认为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看似少赚了很多钱,但实际上制造十门6磅炮的耗费并不多,折算下来还不到千元,以这么小的投入换取黑土港地区一年的太平,这对目前军事力量捉襟见肘的穿越集团来说是非常超值的买卖。

  于是双方很快就黑土港的地位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郑氏作为北越政权的实际掌权人,将承认海汉人在黑土港的权力,并且原则上不插手当地的管理经营。但郑氏作为统治者会向黑土港地区派出地方官员,以观察员的形式监督当地的运作,以保证海汉人在当地没有分疆裂土的行为,并且海汉一方为此必须承诺不得向南方叛军出售同类武器。

  而海汉一方将在每年年底在涂山半岛的商栈向北越郑氏交付火炮十门,作为租用黑土港一年的费用,并且当地所有的居民均由海汉执委会及黑土港管委会进行管理。至于这个租赁期,陶东来和郑柞商量之后暂定为十年,期满之后再根据当时的情况商谈续约事宜。当然了,陶东来很清楚十年之后大概不会再有什么续约的谈判了,很有可能根本要不了十年,那地方就会被划归到海汉政权的名下,成为未来共和国的领土。

  但双方的这个租界性质的约定,包括之前已经谈妥的涂山半岛地区,都只会停留在口头协议这一步,不会落实到纸面上变成白纸黑字的书面协议。郑氏方面是顾虑自己的权臣身份,毕竟现在还并没有走到谋朝篡位的那一步,如果郑氏代表后黎朝私下跟海汉人签署这种涉及领土的协议,那无疑是把一个大把柄交到了海汉人手里,这种蠢事郑氏可不会去做。而穿越集团方面本来也不想签什么纸面协议,那种玩意儿一旦要是签了,只会给今后用“自古以来”之类的理由收复领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双方就这么很神奇地达成了如此重要的土地协议,郑柞认为海汉人的实力并不足以侵占北越的领土,何况他们似乎一心求财,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轨的意图,他们愿意在黑土港开坑挖煤那就去挖个够好了。而陶东来则认定北越郑氏在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内都必须要依赖穿越集团的军火供应,所以也不用担心北越方面出尔反尔,危及到黑土港的安全。双方都认为自己有所倚仗,无需担心对方轻易毁约。

  但对于火枪火炮的报价,郑柞就不会那么快答应下来了,这些玩意儿虽然在北越是稀罕物,但并不代表郑柞就会让自家作了被海汉敲竹杠的冤大头。郑柞的还价只有报价的一半,而这对于陶东来而言显然也并不是在期望的价格范围之内。

  不过陶东来并不着急,因为他已经看准了对方最后必然会买,只是价格高低可能会影响到具体的采购量而已。至于军火贸易是应该追求高利润还是销售量,这个问题在执委会内部早有定论。

  几乎所有执委都认为军火贸易应该在保证合理利润的基础上,尽可能地扩大销售规模,单件武器的销售利润可以不用太高,但出售的数量一定要大。因为只有大规模的列装,才能保证海汉在当地军事体系中的影响力,从而让海汉有机会插手当地事务谋取利益,而后续的军队培训、弹药供应、武器维护乃至下一代武器的换装,也将无法摆脱对海汉军工的依赖。

  至于说这种大规模的武器出售会不会给己方带来威胁,执委会认为在相关部门的细致策划之下,这种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首先出口武器与本土使用的武器就存在性能代差,这种代差如果想要通过军队数量来抹平,那对方所需付出的代价将极大。其次穿越集团的大本营座落在海南岛上,任何军火外销对象想要跟穿越集团作战都必须跨海而来,而穿越集团在岸防工事上的优势是同时代的所有海军都无法战胜的当然,要实现这种优势还尚需时日,大规模的岸防炮防御系统和成建制的炮兵都不是目前能够一蹴而就的计划。

  而限于内战的越南显然不具备跨海攻击穿越集团的能力,他们既无强大的海上力量,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向海外扩张势力。这场内战在原本的历史上会持续到16世纪后半叶,而穿越集团出现在这个时空之后,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用军火贸易的方式对这场战争的进程进行一定程度的干涉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向南方阮氏提供一些军火,以避免这场战争变成了一边倒的闹剧。等打到执委会认为有必要直接介入的时候,届时再作策略的调整就行了。

  至于答应郑柞的武器专卖,陶东来认为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大不了再找几个代理商扮演白手套的角色就是了。陶东来甚至在来越南的途中就已经想好了,适当的时候可以把老摩根或者大胡子约翰逊派往顺化,以西洋海商的身份跟南方的阮氏政权谈一谈军火贸易。届时卖给南方阮氏的火枪火炮只需在外形上做一些小的调整,跟卖到北方的武器区别开,这样即便是未来在战场上双方都用上了先进的火器作战,穿越集团对北越政权也有合理的借口推说不知。

  在经过了几个回合的讨价还价之后,陶东来觉得对方的耐心大概也磨得差不多了,这才扔出了杀手锏:“郑先生,你如果一定要坚持让我方降价,也不是不能降,不过这样我方大概就不能向贵方提供后续的武器使用培训服务了。”

  郑柞顿时一下回过神来,自己只顾着跟海汉人杀价,倒是忘了这些武器买回去之后的使用问题。火枪还好,至少还有些懂行的军官,装填使用不是问题,就是那种轮转开枪的阵形需要进行专门的训练才行。至于海汉火炮,没有专人培训的话,恐怕连这玩意儿该怎么使都弄不明白,更别说投入战场使用了。

  当下郑柞便开口问道:“那贵方的意思到底是如何?”

  “考虑到我们之间的军火交易并不是一锤子买卖,今后可能需要长期打交道,所以我方对此已经有了全面的规划。”陶东来笑着向郑柞介绍道:“我方将会在这里设立一处训练营,向贵方提供一百名军事顾问,专门负责训练贵方的士兵,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学会在战场上使用火枪、火炮的技战术。当然了,这些军事顾问的饷银和训练营的日常训练开支,是由贵方承担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