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越南之行(四)

第二百二十一章 越南之行(四)

  “人口?”钱天敦和谢春异口同声地反问道。  huhАhА  。他们离开大本营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对于大本营目前的建设进展并不是很清楚,自然也不知道目前穿越集团所面临的劳动力缺口有多大。

  “目前胜利港的移民输入速度已经快要跟不上我们的发展速度了,我们必须要建立起新的移民输入渠道才行。”陶东来便将近期的一系列计划扼要说明了一番。

  首先便是铁炉港的盐场建设计划,这个计划需要在当地至少安置五百人以上,并且成立相应的盐场第二公社进行管理。盐场的产能扩大是穿越集团接下来发展计划中的重要环节,所以执委会要求各个部门都必须优先保障铁炉港计划的实施。但再怎么保障法,这人员的缺口却是无法靠政策立刻就填补上去的。

  第二个大的劳动力缺口是在胜利港尚处于规划阶段的商贸区。在修筑完港口至一号基地的景观大道之后,这条大道两边的空白区域便被划定为今后的胜利港商贸区。而首位投资者“福瑞丰”商行已经在八月就圈定了地皮,并于执委会达成了投资协议,将商贸区开设商栈、饭店以及至今仍然存在着争议的青楼。随后另一家合作伙伴“安富行”也不甘落后地在这里圈了地,准备开设商栈和酒楼。

  除了这些外来的投资商之外,执委会还准备在商贸区中修建海汉商品展示及贸易中心、港务大楼等建筑,这些建设项目可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来实施。加上目前还在进行当中的货运码头建设工程,胜利港工地所需的劳动力数量也要好几百人。

  而真正的劳动力缺口最大的地方还不是前面这两处,而是目前急需扩大生产规模的各个生产单位。其中以田独工业区为最,从田独铁矿到冶炼车间,再到生产枪炮的军工部门,全部都需要在短期内扩大产能。同样的状况还出现在化工部门以及正在修建之中的玻璃制品车间,现在根本不愁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掉,反而是需要担心产能跟不上商品外销的速度。这些单位所需的产业工人都不是小数目,而产能的增加又将带动其他一系列配套产业的发展,比如建材供应、交通运输等等。按照人力资源主管宁崎的估算,以目前所规划的工业产能,仅在产业工人方面就至少还存在两千人左右的劳动力缺口。

  这种突然出现的井喷式发展其实也是受了燃料的影响,原本受限于燃料供应的各个工业单位,在黑土港投产之后已经解决了限制发展的最大瓶颈,而原本看似开始饱和的产业工人数量却一下子成了拖后腿的短板。如果以整个三亚地区来看,穿越集团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人力缺口至少已经在三千以上,而靠着每月几百人的移民输入速度,显然无法跟上本地发展所需。

  目前胜利港的移民来源主要还是海南岛本地以崖州为主的地区,为了不与大明形成敌对的状态,穿越集团也不便采取一些比较激进的方式去获得移民,主要还是靠着各种门路进行招揽,获取移民的速度仍然十分有限。执委会不得不把眼光放到了海南岛之外的地区,但驻广办新建才设立,影响力还十分有限,能向胜利港输送的移民数量还没崖州多,大陆方向是暂时指望不上了。

  作为穿越集团的第二个海外贸易对象,越南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执委会的另一个目标。相比于目前局势还比较平静的大明,身陷内战之中的越南无疑是更好的移民目标,而且在此之前黑土港方面就已经成功安置了数千越南移民,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要进行大规模跨海移民也算是有迹可循。陶东来在出发之前就与其他几名执委进行了商议,认为应该抓住这次与越方商谈贸易的机会,寻求更加官方的移民合作方式。

  “那就是用人口换商品咯?”钱天敦虽然不是很清楚什么叫做“更官方的移民合作方式”,但大致也能想象出这种交易的性质。

  陶东来点点头,并没有否认钱天敦的理解方式:“准确的说,我们要把目前的移民手段合法化,并且要让北越政权主动地向我们提供更多的移民。不过具体能谈成什么样,还得要看这次会面是否顺利了。”

  “陶总,恕我直言,我觉得这件事的难点可不止是让北越方面对移民问题松口,还得想想这人了该怎么运才行。”谢春建议道:“如果真要大规模地运人口回胜利港,那现在的货船航线安排恐怕就需要作比较大的调整了。”

  按照之前的安排,来往于黑土港胜利港两地之间的货船一般都是在从胜利港返程时才到越南沿海地区装运移民,这样做的原因是从胜利港出发的船往往比较空,去装一趟移民比较划算,而从黑土港开出的船大多是满载,考虑到运输效率,没有必要再耽搁一天行程去清化一带搭载为数不多的移民,而是走浮水洲岛、海南岛西岸这条路线直接去往胜利港。

  如果真的达成了移民协议,那么海运部势必要对现有的航运路线作出调整,甚至可能需要安排专门的航班到越南沿海装人,而这种改变肯定是要事先做好安排,避免到时候造成货船班次的安排混乱。

  陶东来道:“你说的这个事情也已经在安排了,广州那边新买的一艘船回到胜利港之后会进行小幅改装,专门用来装运移民,等到了年底,琼州府城还会有两艘我们之前订的新船交付使用,有三艘专用船跑这条航线,每条船一个月至少能跑三趟,顺利的话每月至少能从这边运回两千人。”

  如果能够借着越南这地方补充目前的劳动力缺口,那无疑将大大地促进穿越集团的发展速度。当然也不是没人对此提出过忧虑,毕竟如果要大规模地引进越南移民,那么势必会改变穿越集团控制区内的人口来源比例,而这种改变有可能会引起本地民众的不安情绪。毕竟几百人还可以很简单地打散到各地安置,但短期内来个几千人的话,那安置起来就要面临诸多问题了。

  但最终对于人力需求的迫切还是占据了上风,毕竟要出问题那也是在引进移民之后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而如果现在不尽快设法解决劳动力缺口,那可是马上就要出问题了。至于说有人所担心的人口来源地比例问题,执委会认为随着未来控制区的逐步扩大,完全可以把来自越南的移民逐步稀释出去,再说未来的移民来源重点肯定还是在中国大陆地区,从越南引进移民的方式也只是创业初期的权宜之计罢了。

  实际上在陶东来等有限的几个人心中,对于非华裔移民的使用还有更多的设想,但目前来看这些设想都还只是远景,也没有必要急着在执委会上提出来。

  钱天敦更为关心的则是军火的交易:“明天要跟越南人谈判,可能需要做一些武器展示才行,毕竟越南人的军队现在还没有开始装备火枪火炮这类的热兵器。”

  王汤姆笑着接话道:“放心吧,今天一早就已经安排人在岛上设置靶场,修建标靶了。这次带来的民兵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好手,明天就给越南人看看什么才是热兵器时代的作战方式。”

  “不过越南人以前没在战场上使用过火器,恐怕这交易还不能单单卖出去就了事,对方说不定会要求我们帮助训练火器部队。”钱天敦补充道。

  “放心吧,这事就算对方不说,我们也会主动提的。”陶东来笑道:“军事顾问的编制,到时候我就交给黑土港负责了。”

  钱天敦眼睛一亮,顿时明白了陶东来的意思:“这个编制是给计划中的那支部队吧?”

  陶东来道:“黑土港驻守的军警人员有限,所以必须额外增加一个编制来完成武器售后的工作。这支军事顾问团队的费用肯定是由对方承担,至于武器装备,大本营会按照驻外武装力量的标准一视同仁进行配备。”

  “太好了!”钱天敦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兴奋:“这样一来,经费和编制都全解决了!”

  钱天敦很早就提出了组建以山地丛林为主要作战区域的特种战斗部队,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这个提议一直被压在军警部。而这次陶东来就准备利用与越南进行军火贸易的机会,把军警部一直所担忧的经费和编制问题一起解决掉。当然了,真正被派去担任军事顾问的并不会是筹建中的这支部队,而是这次随船民兵中的一部分人。这些人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被划入到黑土港的军警编制中,而驻守黑土港的民兵则会调一部分回胜利港,以兑现当初执委会承诺过过的驻外轮岗制度,并保持胜利港能拥有足够的军事力量。在这种情况之下,军警部为人手不足的黑土港提出增加编制的要求就显得顺理成章了,而且人员、运行经费都由当地自行解决,在执委会上获得通过的可能性也会更大一些。

  “一个连的编制,最迟明年四月,穿越成功周年的时候,你要让执委会看到成果。”陶东来虽然设法满足了钱天敦的提议,但他同样不会放松要求,因为这支部队对于穿越集团今后的军事力量发展具有非法的意义。

  南海地区包括两广地带的自然地貌多是山地与丛林,这将是未来海汉陆军作战的主要战场之一,而现有的军事训练体制并没有体现出具有针对性的效果,民兵训练的科目也多是以依托现有工事的防御性战斗为主,虽然胜利港现有的民兵当中有不少黎苗两族出身的山民,也很适合用来训练成野外战斗部队,但现有的训练方向和有限的军费预算已经限制住了这种可能。目前军警部下属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野战部队,而这显然与穿越集团未来对外扩张的大方向不符。组建在野外具有战斗力的陆军部队,是军警部未来必然要迈出的一步,而穿越前身为职业军人的钱天敦无疑比大多数人都更早地看清了这一点。

  “保证完成任务!”兴奋钱天敦不由分说地来了个立正,抬手向陶东来敬了一个军礼。

  从职业角度而言,钱天敦无疑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他对于名利、钱财、女色都没有什么想法,参加穿越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能够完成自己在另一个时空中未能得到实现的梦想成为一代名将,带领部队征伐四方,以战斗的胜利在历史上书写下自己的名字。

  钱天敦愿意服从调配来到黑土港担任军事主官,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看中了海外基地在军事发展上的自由度。在黑土港将不会有大本营文官体系的制肘,钱天敦可以对当地的军警力量按照自己的设计去进行训练。当然了,要组建一支真正的战斗部队的难度和花销都是现有的民团所不能比的,所以钱天敦要实现自己的理想,首先仍然需要获得执委会的批准和支持才行,而现在陶东来已经答应向他提供所需的一切条件,要是半年时间还拿不出成绩,钱天敦觉得自己大概也不用再干这个军事主官了。

  当晚几人就谈判中可能会出现的一些情况进行了商议,陶东来也根据钱天敦和谢春所提供的一些信息,对原本的谈判计划作了细微的调整。万事具备,就等着对方的代表出现了。

  第二天陶东来等人早早就起床,检视了昨天在半岛上修筑的靶场。两艘货船上装运的军火也被卸到了岸上,用于演示的火炮被安装到炮架上,提前推到了靶场进行位置校准。在演示进行之前,所有这些火炮都会由穿越众先进行调校设置,务求在演示时能够一发命中标靶。

  此外由民兵组成的火枪队也开始按照平时的操演,在沙滩上集合整队演练阵形。目前的民兵部队装备的武器以火绳枪为主,正在逐步地更换为发射更为快捷方便的燧发枪,但这两种枪都存在射程较短,精度有限的弊病,加之射速较慢,并不适合采用后世陆军的散兵线战术,所以仍是按照历史上的排队枪毙阵列来进行训练,以保证交战时足够的火力强度。

  排队枪毙的战术虽然在后世看起来很是逗逼,但在这个时代却是最为实用的战术。即便军警部中藏龙卧虎,但限于目前的军备水平,也不可能使用更加优化的战斗队形。

  不过历史上曾经辉煌一时的西班牙方阵和同时代的古斯塔夫方阵并未在穿越集团的民兵训练中出现,民兵甚至都没有大规模配发过长矛作为主武器。因为燧发枪的定型投产让火枪兵的火力密度大大增加,适合采用比火绳枪纵深更浅、更为紧密的横队阵形。而且刺刀的应用,让用于近战防御的长矛兵变得无足轻重,仅凭这一点,穿越集团的民兵就比同时代的西方军队领先了足足半个世纪这个时候的瑞典统帅古斯塔夫仍在军队中保留了超过三分之一的长矛兵编制,直到17世纪90年代,卡座式的刺刀才被西方国家发明出来,从而彻底从陆军中淘汰了长矛兵的编制。

  而定装纸筒发射药的使用,让装备了燧发枪的民兵能够在一分钟之内发射四次,这种发射速度配合横排轮射,就足以在百米左右的距离上遏制骑兵的冲锋,更勿论普通的步兵了。当然了,要保证这样的火力密度,火枪兵必须要经过长期的严格训练才行,否则面对来势凶猛的骑兵部队,恐怕会有相当多的士兵慌得连子弹都无法顺利装填。而这种严格的训练,正是起步于士兵们日常反复操演的队列训练,通过不断的重复让士兵们把服从命令变成一种本能,达到百人、千人整齐划一的效果之后才能到战场上运用自如。

  而穿越集团在军备技术上的技术储备优势,可以迅速地完成武器的研发升级,燧发枪射程和精确度的增加都是近期可以从加工工艺上得到解决的小问题,从而进一步拉大与同时代竞争对手之间的军事实力差距。

  目前穿越集团能够向外出售的火枪仍然只是最初定型量产的二七式火绳枪,但哪怕是这种在穿越众眼中显得十分原始的武器,在这个时代仍然是属于十分先进的黑科技。陶东来等人都坚信等对方看过火枪兵的演示之后,肯定无法抗拒购买这种武器的欲望。

  午后,在涂山半岛以南海面上游弋的“飞速号”用步话机发回了消息,见到了两艘帆船向涂山半岛方向驶来。根据钱天敦事前所提供的信息,“飞速号”在对方的船头看到了代表身份的旗帜,确定这便是前来参加会谈的北越商队。...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