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二十章 越南之行(三)

第二百二十章 越南之行(三)

  涂山半岛所处的位置如果能建起一个战略支撑点,那么就可以对整个红河三角洲的滨海区域进行有效的监控。  而这里距离黑土港的航程不过四十海里左右,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黑土港方面也完全来得及进行支援。当然了,要在这里建设据点最大的困难并不是经费或者物资,而是人员。

  黑土港现在的居民人口已经超过三千,但军警力量只有百人不到。这点人手如果仅仅只是作为社会秩序维护者来使用倒是够了,但如果要作为军事防御力量,乃至对外扩张的先遣队,那这么点人还真是不够看的。而且就这么一点有限的人手,都已经被分成了四个部分,分别驻守采矿区、居住区、港区和位于黑土港与海南岛之间的浮水洲岛补给站。想要再从这中间抽出人手来驻守涂山半岛,那显然是不太实际的想法了。

  当然了,在军警部内部还有一个秘而不宣的备用方案,那就是钱天敦提出的,由黑土港方面自筹资金、人员,组建训练一支以山地、丛林作战为主要作战区域的战斗部队。这样就可以从黑土港抽调一部分人手,在涂山半岛设立长期据点了。

  这个方案在人员方面倒不是问题,有源源不断抵达黑土港的移民可供慢慢挑选,就算百里挑一也可以选出一些好的苗子。主要的难点还是在于资金和军械,黑土港开埠之初的所有投入都是来自大本营,不管是资金还是军械都严重依赖于大本营的供应,没有大本营的支持是肯定无法实现的。而这个方案要是直接报到执委会,恐怕又将受到反对派的批驳,所以黑土港虽然开埠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但这个方案却一直搁置着等待合适的时机。

  陶东来与其他人一起登上了涂山半岛东南端的小山,从这里可以鸟瞰数十里内的海岸和海面,不用借助望远镜就能清楚地看到十海里外隔海相望的吉婆岛,而后世海防市范围内的数条河流入海口,也都在视野范围之内,的确是一个绝佳的监控地点。

  “好地方啊!”陶东来也忍不住叹道:“占着这里,就等于占住了越南东北部的出海口啊!”

  “这地方虽然不大,但真需要的话,一两千人也能驻扎下来,距离黑土港、浮水洲岛的航程都在一天之内,如果今后需要军事介入越南,这个地方真的是极好的一个支撑点。”王汤姆补充道。当初正是他提出的意见,才让军警部注意到了涂山半岛的地理位置重要性。

  “最重要的是这附近没有什么有威胁的势力。”谢春也加入了讨论:“从黑土港到清化这条线的海域我们反反复复沿着海岸线摸了好几次,没有发现海盗的踪迹。而距离涂山半岛最近的越南驻军,已经在百里之外了,也不太可能对这里造成威胁。我们只要从黑土港运几百劳工过来,花半个月时间修好营房、码头和基本的防御设施,然后派驻少量的部队,这地方就算是拿下了。”

  陶东来侧头看了一眼谢春,笑着问道:“你小子跟钱天敦是已经串通过了吧?”

  谢春对此并没有否认:“我们的确商量过了,这地方如果放弃了实在太可惜,哪怕就是要付出一些代价,我们也应该把这里拿下来!就算我们现在士兵不够,那也可以先迁一些人过来定居,就如同我们在浮水洲岛所做的那样,先建补给站,再考虑建军事据点。”

  陶东来点点头,不置可否地说道:“想法是好的,不过这个地方的战略地位要比浮水洲岛高得多,不驻军恐怕是不行的。”

  “能不能驻军,那还得看陶总你在执委会的发挥了。”谢春眼巴巴地盯着陶东来道。

  陶东来笑了笑道:“不急,这事等这次跟越南人谈完买卖再说吧。”

  船队之所以在涂山半岛这个地方停靠,就是因为黑土港管委会跟对方已经约好了在这里会面。对方倒是希望穿越集团能够直接派人去河内会面,不过考虑到安全问题,最后还是把会面地点订在了涂山半岛。但因为这个时代联络不便,所以双方也只是提前约定了一个大致的会面时间,而陶东来等人则是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两天到达这里。

  为了慰劳船员和随行的民兵,当晚在岸边举行了传统的海鲜烧烤宴会。北部湾属于热带、亚热带内海,自然条件非常适合各种海洋生物的快速生长繁殖,在后世也是著名的渔场。这里的海洋生物资源非常丰富,船员们只是在海湾里随意捞了几网,就拉上来不少好东西。

  饱餐一顿之后,谢春意犹未尽地摸着肚子道:“穿越之后最爽的事情,就是终于可以免费吃海鲜吃到饱了!”

  王汤姆笑道:“难怪你一门心思就想往海军里钻,原来是抱着这种吃货心态啊!”

  谢春摆摆手道:“要是只为了吃,我早就混进伙食团去了,小哥我当年可是拿过二级厨师证的。”

  “你倒真是多才多艺啊!”说话间陶东来也进到了他们住的这间帐篷里:“我们提前了这么一两天就到了,闲着也是闲着,明天出海在周围转转怎么样?我想去吉婆岛上看看。”

  “那得早点出发了,我们只有大概半天的时间。”王汤姆接话道:“刚才黑土港那边发了电报过来,钱天敦明天要亲自过来一趟。”

  “他必须得来啊,这买卖都是他联系的。”谢春应道。

  黑土港的人员配置中并没有外贸口的人,所以当初黑土港管委会提出要通过外贸手段尽早实现经济独立的目标之后,开展外贸的工作也只能委托给海运和军警两个部门了只有这两个部门的人,才跟越南方面有直接的接触。

  对于自筹资金一事,心中怀有扩军目标的钱天敦是相当热衷的,而负责海运事务的谢春又是个军迷,两人可谓一拍即合。至于这打开外贸渠道的方法,两人虽然都是外行,但两个臭皮匠凑到一起之后,还是想出了一个笨办法。

  钱天敦首先从民政部门调取了黑土港现有居民的信息,从中找出那些为数不多识字的移民,开始一一约谈。钱天敦认为,在越南这样一个纯农业国度,能够读书识字的人肯定家庭环境是相对比较好的,而他们的见识和社会关系当然也就比一般的百姓更多一些。

  钱天敦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从移民中找到能够跟越南方面搭上线的人,而这种类似瞎猫抓耗子似的办法居然还真的收到了成效,他们竟然真的从移民中找到一个据说是权贵远亲的家伙。

  这个叫郑林的移民据说是跟平安王郑松有亲戚关系,在北逃的过程中与家人失散,后来跟着别的难民逃到了清化,然后莫名其妙就被带上船来了黑土港。到了这里之后因为他还算有点文化,就被分配到了煤矿上统计矿工们的劳作成绩,除了煤灰大了点,总算还是个比较轻松的职位。

  不过钱天敦和谢春对于越南历史并不熟悉,也不知道这平安王郑松是何许人也。非但他们不知道,就连整个黑土港的穿越众当中都没人知道,所以最后他们也只能通过电报向大本营求援。

  随后大本营发来的长电报说明才解开了他们的疑惑,这位平安王郑松的来头可是不小。郑松的父亲郑检就是后黎朝的大权臣,曾经受封为“都将、节制各处水步诸营、兼总内外平章军国重事、太师、谅国公”,并且在16世纪多次代表统治南方的黎朝带兵北伐莫朝。1570年郑检病逝之后,次子郑松很快取代了他的位置,并继续坚持北伐,在1591年终于攻克升龙府,剿灭了莫朝的两任皇帝,郑松因此在1599年被后黎世宗售予了“平安王”的爵位。

  不过越南国内的政局一向混乱,后黎朝北伐成功之后,这种混乱的局面也并未改变,很快郑松便成了后黎朝的实际掌权者,并且逼死后黎敬宗,拥立了傀儡后黎神宗为帝,而这也正是形成目前南北军事对峙的导火索之一。在那之后割据了南方的阮氏便宣布与郑氏断绝一切关系,并且不承认郑氏控制之下的后黎政权,之后便是从1627年夏天开始的南北大战了。

  不过在这场新一轮的南北大战开始之前,平安王郑松已经于1623年死于郑氏的内讧之中。而目前郑松的继位者是他的长子郑,封号清都王。而此时南边的阮氏已经控制了广南、顺化以及占城的绝大部分地区,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王国,对北方的郑氏已经产生了极大的威胁,因此郑才会于1627年发动了对南方阮氏的进攻。

  而钱天敦等人在黑土港找到的这个名叫郑林的移民,如果以亲属关系而论,他与目前在越南北部掌权的郑算是远房的叔侄关系,虽然隔得有点远但总算还是亲戚。

  只要是亲戚就行,能跟北越权贵攀上关系,这正是黑土港方面需要的人脉。钱天敦立刻就把这个郑林提了出来,把他送到海防附近的海岸,并派了十几个归化民将他一路护送回了河内。钱天敦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通过郑林向北边的越南权贵传递贸易的意愿。黑土港方面并不担心不会收到对方的回复,因为他们提出的交易物品是目前北越政权无法拒绝的食盐。

  果然派去护送郑林的船队并没有在海边等太久,五日之后,河内方向派出的使者便乘船抵达了这里。在看过黑土港所提供的精盐样品之后,对方很快达成了贸易协议,约定了交易价格、交货的时间和地点。

  而这支北越商团的背后,据说有清都王郑的儿子郑柞参与运作。这个郑柞也并非无名之辈,在历史上他于1654年接了郑的班成为了郑氏政权的下一代掌权者,并且曾在清朝三藩之乱的时候应康熙帝的要求,与清朝军队联合抗击吴三桂。

  不过现年才21岁的郑柞目前还只是官二代的身份,暂时还没能力去干涉越南国内的政局。但对于像郑柞这样的特权阶级来说,借助南北大战的时机发一点国难财却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情。有了郑柞的庇护,前两次的食盐交易都很顺利地完成了,在此之后钱天敦便通过已经建立起来的消息渠道,向对方表示了出售武器,特别是火器的意愿。

  军火贸易跟走私食盐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了,对方显然对此也十分谨慎,经过几个会合的来回传话之后,才确定了双方举行会面的时间地点。这时候黑土港才把消息反馈回了大本营,并希望大本营方面派出高层人士来出席这次会面,因为据说对方也会有实权人物出席,很可能就是那位未来的北越统治者郑柞。

  这次的交易如果能够谈成,那将大大提前越南进入热兵器时代的时间。在原本的历史上,直到1642年郑攻打阮氏的时候,北越军队才第一次在战场上使用了荷兰人提供的大炮作为进攻手段。而现在穿越集团可以提供给北越政权的火炮,在性能上就已经超过了15年后的竞争者。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陶东来等人便登上了“飞速号”,由王汤姆亲自操作着驶离了涂山半岛。对于在涂山半岛设立战略支撑点一事,陶东来在原则是上赞同的。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对于周边的地理情况,还是要亲眼看过才行,所以陶东来才要抓紧这点时间,乘船出海考察周围的环境。

  “飞速号”先是南下沿着海岸线兜了一圈,然后折返北上,并沿着河流入海口驶到后世海防市中心的位置,查看了位于那里的小渔村。不过那处小渔村早就人去屋空,村民的绝大部分都已经搬到了黑土港定居。

  接下来“飞速号”又沿着吉婆岛的外围转了一个大圈,粗略地查看了这座面积超过一百平方公里,在整个下龙湾海域最大的一个海岛。这个岛上多是起伏不断的山丘,可用来进行农业开垦的平地比例极小,但岛上倒是有不少的珍稀树种,风景也十分秀丽。这一趟与其说是考察巡视,倒不如说是观光游览更为准确。

  下午三点,“飞速号”完成考察之旅,回到了涂山半岛。一个小时之后,从黑土港驶来的帆船也出现在了视野当中。

  钱天敦走下跳板,先是向陶东来敬了一个军礼,陶东来还礼之后与他握手笑道:“晒黑了不少啊!”

  “没办法,现在天天都在户外待着,根本白不下来了。”钱天敦苦笑着应道。

  陶东来瞥见在他身后站得笔直的高桥南,便也顺便夸道:“我听说高桥下士在黑土港这边的表现很不错啊!”

  高桥南闻言下巴抬高了不少,大声应道:“这都是执委会和钱中尉的信任!”

  陶东来笑了笑,伸手拍拍钱天敦的肩膀道:“调教得不错!”

  短暂的寒暄之后,几个负责人进到岸边搭建的帐篷里,开始商议接下来的工作。明天就是约定与对方会面的时间,还有很多交易细节需要大家一起商议确定。

  在陶东来看来,商务谈判其实是另一种性质的行军打仗,在事前掌握尽可能多的信息,做到知己知彼才能更准确地做出判断,因此坐下之后他便开门见山地向钱天敦询问道:“根据你现在所掌握的情况,能不能推测出对方对这次谈判的态度?”

  钱天敦应道:“我们与对方的联系,都是通过对方派出的商队来进行的,所以他们传达过来的信息有没有走样很不好说。不过对方既然愿意约定这样一个面谈的机会,我认为他们应该还是很感兴趣的。毕竟火器这种东西他们自己造不出,买也没地方买,能碰上我们算是他们的运气了。”

  “那你觉得如果我们在交易中附加一些其他的条件,有没有可能得到对方的认可?”陶东来继续问道。

  “那得要看什么样的条件了。要是政治方面的条件,我认为很难,这些越南人并不喜欢明人介入他们的内部事务,而他们显然是把我们当作了明人在对待可以做交易,但不要夹杂别的因素。”钱天敦对于陶东来的设想并不太看好。

  “这倒可以理解,毕竟他们为了摆脱大明的控制可是下了不少的工夫。”陶东来点头道。要知道十五世纪初越南为了从明朝治下独立,可是打了快二十年的仗,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在明宣德二年让明朝放弃了直接管辖越南。

  陶东来沉吟道:“政治条件就算了,即便我们提了也会被对方否定。我想说的是,我们能不能在别的方向上作一些尝试……”

  谢春急忙问道:“比如说?”

  “比如说我们现在很需要的人口。”陶东来应道。...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