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交换情报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交换情报

  李继峰这么紧张,并非是做给施耐德看的把戏,而是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恐惧。  。  号称九千岁的魏忠贤可不是什么善茬,跟他作对的朝廷官员大多被杀的杀,贬的贬,流放的流放,剩下还在朝中的宗室、外戚、廷臣,有相当一部分都投靠了阉党,并且以作魏忠贤的爪牙为荣,甚至几个起草圣旨的大学士,也会在圣旨中写下“朕与厂臣”这样的说法,这“厂臣”便是指魏忠贤,因为他位高权重,根本没人敢直接写出他的名字。

  而作为大明皇帝私军存在的锦衣卫,上上下下早已经全换成了魏忠贤的人马,仅在1627年当中,魏忠贤便庇荫锦衣卫指挥使达十七人之多,又任命了族孙、姻亲等十余人出任都督、都督同知、佥事等职位,就连现在的兵部尚书崔呈秀都是由他越俎代庖直接任命的。魏忠贤的侄子魏良卿甚至还代天启帝祭祀太庙,民间有相当多的人因此认为魏忠贤恐怕会篡夺政权,李继峰也是持这种看法的其中一个。

  可以说现今的整个朝廷上下,从内阁、六部到四方总督、巡抚,大部分都是魏忠贤的人,在这种形势一边倒的情况下,就算换了新皇帝,想要扳倒魏忠贤的难度仍然极大,李继峰甚至并不认为施耐德所说的话能够实现。但施耐德信誓旦旦的样子,又很是让李继峰举棋不定。这事要是操作得好,可利用价值比新帝登基要大多了,但要是操作失误,那就绝对是灭族灭门的下场,可谓是风险与机会并存。

  施耐德见李继峰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便开口劝道:“李掌柜也不用马上就作出什么决定,等京城来了消息,证实了我先前说的那些话,你再考虑要不要按我的建议去做。”

  李继峰没有立刻回应施耐德,他心里已经开始在盘算,自家的生意有哪些是跟阉党中人有往来的,若是要跟阉党划清界限,又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才不会招来麻烦。在他看来,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即便在新帝登基之后会开始走下坡路,但顶多只是失势而已,未必会发展到你死我活的程度,所以这个保持距离的尺度还得好好想想该如何把握。

  施耐德干咳了几声,李继峰才从沉思回过神来,连连抱歉。施耐德也不以为意,他本来就不太清楚魏忠贤这事对于此时的朝政和民情会有多大的影响,所以也并不了解李继峰此时的紧张情绪。

  “李掌柜,诚意我可是已经拿出来了,贵行这边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示?”施耐德问道。

  剧透了这么多信息,施耐德如果连一点有价值的情报都交换不回来,那回去之后肯定会被何夕这个情报系统头子瞧不起。比遭到鄙视更惨的状况,莫过于是被自己的下属鄙视,身为最高执委会委员兼驻广办主任的施耐德,可不希望因为“搜集情报不力”之类的理由被其他人给看低了。

  李继峰不解道:“施先生的意思是?”

  “太远的地方我现在也不急着知道,不过我们的两艘船很快要启程返回胜利港,据说珠江口外经常会有海盗出没,关于这方面的信息,李掌柜能不能先透露一点?”施耐德问道。关于东南沿海特别是福建沿海的情况,施耐德清楚对方肯定不会轻易透露,起码得等到自己的“预言”兑现之后,才会换得对方的信任和情报。目前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搞清楚军警部打算在未来设点的珠江口海域的情况。

  李继峰沉吟一阵,终于开口道:“珠江口外新安县驻有水师数营,海盗一般不敢在其附近水域出没,广东沿海的海盗多在新安以西的岛屿上安营扎寨。我听犬子说贵方有一种极其精细的地图,施先生想必知道新安以西有两个大的海湾吧?”

  施耐德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他穿越前曾多次到过深港两地,对于那片地区的状况还是比较了解的。李继峰所说的两个海湾,便是后世位于深圳附近的大鹏湾和大亚湾了。

  “有四五股海盗便在这两处海湾中落脚,伺机劫掠来往于珠江口与福建之间的海船。”李继峰介绍道:“据说担干岛一带也有海盗的巢穴,负责劫掠从新安驶往琼州、南洋等地的海船。”

  施耐德事前的功课做得扎实,李继峰一说“担干岛”这名字,施耐德的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了这地方所在的位置。

  担干岛在香港九龙以南大概三十公里远的海上,因其窄长形似扁担得名“担干”。这座岛屿面积有十多平方公里,在其东面和南面都没有其他海岛,所有从南海方向进出香港的船只都必须从这个岛旁边驶过,从地理角度来说可以算是香港的门户,所以其军事价值也相当高。在后世的共和国,这个岛是万山要塞区第一守备区,可算是南中国重要的战略门户。

  当初军警部在选择珠江口适合建立据点位置的过程中,同样也考虑过担干岛。这个岛不但有几处适合建成码头的天然港湾,而且岛上有天然矿泉水水脉,日后的淡水补给也不是问题。但军警部的目的主要还是监控广州与琼州、南洋之间的航路,而担干岛离这条航路着实远了一点,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不如万山群岛更有利。另外担干岛的位置太靠东,军警部认为既然明知香港以东海域有海盗出没,那担干岛所在的位置就很容易受到海盗的攻击,而军警部可不打算用这种监视作用的据点去冒险,要是真有海盗大规模来攻,岛上有限的留守人员恐怕连一个时辰都撑不过去,这种风险实在不值得去冒。

  而现在李继峰的话无疑是证实了军警部的猜测,担干岛的状况的确有点小麻烦。而且看样子军警部还得头疼该如何防备或是处理担干岛上的海盗,因为那里距离军警部中意的万山岛、白沥岛、东澳岛都只有二十多海里而已,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可能直接摸上门了。

  不过要头疼那也是军警部的事情,施耐德可不在乎这个,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李继峰所说的情况全部记在脑子里,然后回去之后将相关信息整理出来交给专业人士去处理就行了。

  “这担干岛上的海盗,名唤海旋风,头领据说是个广西人。他们总共只有一两百人,四五艘船,在福广沿海算是势力很小的海盗。”李继峰既然开了口就没有再保留什么,详详细细地向施耐德解说了关于这股海盗的情况:“新安县的水师据说去缴过两次,但大概是走漏了风声,都被岛上的海盗提前避开了。这伙人出动得并不频繁,他们出现在担干岛上已经有两年多了,好像也没听说他们做成几次买卖。”

  “恕我冒昧,请问李掌柜以前跟这伙人有没有过来往?”施耐德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这个担干岛距离军警部选址的地方那么近,恐怕双方迟早都会起武装冲突,这“福瑞丰”有没有牵涉其中,最好还是先清楚,免得到时候起了不必要的误会。

  李继峰摇头否认:“这伙人跟鄙行半分瓜葛也没有。今年年初鄙行有艘船往南海去的时候倒是被这伙人拦过,不过他们的船速太慢,根本就没能截住鄙行的船。”

  那就是结了梁子了,施耐德心里暗暗对此下了评论。

  “那新安西边那几股海盗又都是什么来头?”施耐德追问道。

  “那几股海盗其实上面都是一个大东家,施先生听说过刘香这个人吗?”李继峰问道。

  施耐德摇摇头,心说刘翔我倒是知道,刘香又是哪位。

  李继峰笑了笑,却是没有接着再说下去了。施耐德既然不知道刘香是何许人也,那他自然也不会急于把自己手里的牌都掀出来给对方看。

  施耐德虽然不知道刘香是谁,不过他还是先将这名字记了下来,等回去问问军警部那帮人就清楚了。

  “除了他们之外呢?珠江口还有没有别的海盗势力?”施耐德见李继峰停了下来,便继续追问道。

  李继峰摇摇头道:“据在下所知,从那里一直到潮州府的南澳岛,都属刘香的势力范围。”

  “哦?”施耐德这才回过味来,敢情李继峰说的这个“刘香”并非一般的海盗头子,而是具有相当实力的大海盗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继峰便闭口不谈了,两人又闲扯了几句之后,都没什么心思再继续谈下去了,当下施耐德便向李继峰告辞离开。

  “施先生!”一直等在外面的于小宝快步过来,从施耐德手里接过了他的公文包。于小宝这次到了驻广办之后,便被安排在了施耐德身边做事,而他的小伙伴张千智则是跟了何夕。施耐德其实没什么兴趣特地带个跟班学徒,但宁崎这次专门给他捎了消息过来,让他照顾好于小宝。同在执委会做事,这点面子施耐德还是要给足的,于是于小宝就成了施耐德的小尾巴,只要施耐德一出驻广办的院子,于小宝就肯定在后面跟着拎包。

  于小宝倒也不觉得拎包这事有多低贱,虽然他脑子里并没有“能给领导拎包是福气”这样的奴才想法,但他也知道哪怕是这种拎包的工作,胜利港有好多人想抢都抢不到。毕竟这可是在海汉首长身边做事,能像这样全天候刷存在的岗位,在胜利港都不多见。要说起来,给首长当影子混到出头的,在此之前倒是有一个成功的范例高桥南。当初高桥南正是因为在劳改营里天天给任亮当影子做狗腿,后来才有机会表现能力,获得了提拔。据说黑土港新近发回来的电报中,军事主官钱天敦已经提议让高桥南负责当地的民兵训练事务,日后升职加薪融入海汉主流社会,似乎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短短几个月之间,这家伙就摇身一变,由土鸡变凤凰了。

  历史上拎包拎出名的人也不是没有,于小宝就记得在胜利港的时候,宁崎曾经对他说过一个故事。在遥远的北方帝国,有个平民出身的年轻人,有一次他获得了一份十分难得的工作,就是为国家的首脑人物拎包后来,这个年轻人成为了这个北方帝国的新任皇帝,并且在位长达二十年。

  当然,并不是每个为领导拎包的人都有变成皇帝的机会,从拎包到登上皇位之间还有无数的故事并不为人所知。不过于小宝已经理解了宁崎讲这个故事的真正意义哪怕是权势熏天的帝国皇帝,当初可能也只是一个拎包仔;哪怕只是一个普通拎包仔,同样也有变成大人物的机会。要想改变命运,只能靠自己去争取,争取了才会有机会,否则就如同那千千万万个没有成为大人物的拎包仔一样。

  施耐德顺手摸了一下于小宝的脑袋,便径直往前走去。没走两步他突然停下来,转头对于小宝问道:“小宝,我听宁先生说你很聪明,大概是胜利港最聪明的小孩了,那我问你个问题行不行?”

  于小宝赶紧点点头,难得遇到施耐德肯主动跟自己说话,这种机会可不能轻易放过了。

  施耐德问道:“假如说我们打算在一个地方买房,可是隔壁住那家是坏人,但若是赶走这家坏人,有可能会住进来一家更坏的家伙,你说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于小宝眨眨眼睛应道:“那就换个地方买房?”

  施耐德摇头道:“地方没法换,再想!”

  于小宝眼珠一转,继续回答道:“赶跑那家人之后,连隔壁的房子一起买下来,这样就不用担心那个问题了。”

  施耐德咧嘴一笑道:“果然宁先生没说错!”

  回到驻广办之后,施耐德便让于小宝去通知军警部那三人过来开会。不过等了一阵只等来了萧良和虞尧二人,何夕说是出门办事去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却无人知晓。施耐德对于何夕的这种作风已经习以为常,倒也没太在意,直接便拉这两人坐下开会了。

  施耐德将今天与李继峰会谈的过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然后又将自己交换到的情报内容告知了二人。萧良和虞尧听完之后交换了一下眼神,却没有开口说话。

  施耐德感觉气氛有点不对,连忙追问道:“是不是我剧透得太多了?但我对李继峰说的事情都是经过大本营核准的内容,那些东西要不是他们写好了材料发过来,我也没法给他透露啊!”

  萧良摇摇头道:“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你获得的情报……就是那个刘香的事情,恐怕会比较麻烦。”

  施耐德似乎所有所悟道:“当时我听李继峰说话的那个口气,似乎这个刘香来头挺大的。”

  “不是大,是非常大。”萧良纠正了他的说法:“未来几年中对我们最有威胁的海上对手是谁?”

  “郑芝龙的十八芝啊!”施耐德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这几天的工作讨论当中,只要是涉及到海贸的内容,就几乎没法绕过这个话题。驻广办所有针对福建方向的情报收集工作,首要的对象也同样是这个名叫“十八芝”的海盗团伙。虽然双方素未谋面,甚至连接触都根本谈不上,但相关部门还是早早就开始对未来与“十八芝”的冲突做起了准备工作,而施耐德所负责的商贸部门也在其中对福建方面的军火销售政策,几乎就是针对“十八芝”所制定的。

  “郑芝龙可是刘香烧黄酒斩鸡头拜过把子的契兄弟!”虞尧接过了话头说道:“简单的说,刘香也是十八芝的海盗头目之一。”

  施耐德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唾沫:“这就是说,我们很快就要正面面对来自十八芝的威胁了?”

  萧良点点头,面色凝重地应道:“很有可能。照李继峰所说,从香港以西一直到潮州附近海域,都是刘香的地盘,那他手底下少说也有上千号人,上百条船才能控制面积这么大的海域。就算我们的武装力量倾巢出动,也未必能在海上奈何得了他。”

  “倒不见得一定会打起来吧?”施耐德对此事还是抱有一线希望:“我回想了一下,李继峰谈到刘香的时候,感觉并没有多少敬畏的成分,搞不好他跟刘香的团伙就有私下的联系。”

  “有联系不等于他说话能顶事。”虞尧对于施耐德的乐观却不太赞同:“李继峰难道能说服刘香做什么不做什么?哪怕我们现在不在珠江口设立据点,等将来我们的势力扩张到了广东沿海,还是会有跟刘香对阵的一天。李继峰终究只是个商人,顶多能在初期帮着说说话圆圆场,真到了抢地盘拼生存权的时候,谁会把他的话当回事?你会吗?”

  施耐德轻轻摇了摇头,不得不承认虞尧的话说得也有道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