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驻广办的改造工程

第二百一十二章 驻广办的改造工程

  在经商这方面,贺强真的很佩服施耐德,脑子里的各种奇怪想法层出不穷,有些生意点子甚至比自家大掌柜还要高明得多,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招数。  .shuhahА  。贺强不知道什么叫做“双赢”,但他很明白如果达成这个协议,那么对于双方都会有极大的好处。但对于达成这个协议所需付出的代价,贺强还有点犹豫不决施耐德希望能够获知更多关于福广一带海上势力的情报,而这已经超出了贺强的职权范围。

  贺强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道:“施先生所说这最惠待遇自然是极好的,不过施先生欲知之事,在下却不便透露过多,不如由在下为施先生安排,亲自与鄙行大掌柜商谈细节可好?”

  施耐德本来就没指望着能够一举成功,获得这样一个突破口已经算是意外之喜,既然贺强有意帮施耐德安排面谈,那倒也不必再急于一时了。施耐德含笑点头道:“那就麻烦贺管事了!”

  贺强带来的二十多个力工,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卸完了“海训02”上的货物。贺强手下的人点算无误,便将货单呈上来请双方的主管签字。贺强签完字便拱手告辞道:“先前所说之事,待在下禀告大掌柜定好时间之后,再派人到府上通知施先生。”

  送走“福瑞丰”的人之后,这才开始从船上卸驻广办自己的货物。昨天傍晚到达码头之后,众人的行李便已经装运上岸送去了驻广办,船上剩下的就是从大本营送来的生活物资和一些建材。而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热水锅炉和陶瓷洁具了。

  因为驻广办的人手较多,地方也比较宽敞,所以这次驻广办订做的热水锅炉比驻崖办当初用的要大出不少,为此施耐德和何夕已经提前让人拆了后罩房外的后院门,以便把这又粗又长的锅炉运进去,并且在后罩房里腾出了两间空屋,一间稍小的作为锅炉房,大的一间作为公众澡堂使用。为了提高使用效率,并未区分男女澡堂,而是直接分时段区别使用。

  至于卫生洁具,也按照驻广办的要求,马桶、蹲便和洗手盆都生产了一大堆,不但自用够了,还可以拿点样品做做市场推广。不过这些东西运来才仅仅只是个开始,后续的安装工作才是麻烦事。

  驻广办买这宅院虽好,但碍于目前的生活水平有限,这宅院可没什么复杂的下水构造,洗澡水和生活用水还好说,直接排入外面的水沟就行,但要安装抽水马桶之类的洁具,那就只能挖化粪池了。而这玩意儿肯定又不能安置在院子里,施耐德和何夕合计了很久,才决定把化粪池设置在东墙外,这边靠近芦苇荡,平时也不会有人从这里经过,到时候在上面盖几块木板,定时让人清理就是了。

  何夕甚至想一步到位,直接把化粪池修建成沼气池,以后还可以利用沼气来生火,做饭、烧水、照明都能派上用场。不过施耐德认为工程量太大,光是铺设沼气管道就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几乎相当于要把驻广办彻底翻修一遍了。意见报上去之后,执委会倒是很快作出了决定,反正也不差这几个钱,驻广办可按沼气池的规格来建造卫生设施。

  沼气池其实早在登陆之初就已经开始投入应用,在各个公社建立之后,沼气池更是成为了公社食堂、澡堂使用的主要能源,相关的施工技术已经在实践中经受过考验,无非就是基建投入大一些,但从长期来看其实收益是远大于支出的。就连远在北部湾那一面的黑土港,也已经将沼气池作为了基础能源设施之一虽然那地方根本不缺燃料,但大量的人畜粪便总得有一个科学的处理方式,当地又没多少耕地可开发,于是修建沼气池便成了最佳的选择。。

  当初驻崖办是因为周围的环境原因,没条件在院子外面再挖建沼气池之类的设施,而驻广办并未处于繁华地段,客观条件既然允许,那执委会倒也不吝多烧制一点陶瓷管道,派几个受过培训的泥水匠来驻广办协助他们修建沼气池。

  不过执委会再怎么照顾,也不能让驻广办在每个穿越众的房间都装一套卫生洁具那样真的得把驻广办的院子全挖了重新铺设下水管道才行。无奈之下,这厕所也只能建成公用的形式了。好在大家在大本营住了几个月,早就习惯了各种公共设施的存在,倒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些陶瓷洁具和管道的外面都是用极粗的稻草绳密密麻麻地捆扎起来,不打开来根本看不出里面包括的是什么东西。倒是那锅炉从船上卸下的时候实在很是麻烦,这直径一米多,长两米多的大铁罐子分量不轻,为保险起见跳板也搭了两层,避免在重压之下发生断裂。一群力工折腾了好一阵,才把这玩意儿从甲板搬上了码头。

  除此之外,还有装着驻广办安保人员武器的几个大楠木箱子。除了八个民兵全部配发新出的燧发枪之外,还有两长两短四支枪是给萧良和虞尧使用的,当然,这些长枪平时都会锁在机要室里,只有必要时才会取出。施耐德和何夕两个人一贯都是赤手空拳就在满广州城到处跑,根本无所顾忌,配发给他们的两支手枪长期都躺在驻广办的保险箱里睡大觉。而新来的萧良和虞尧因为工作的原因,警惕性却是要高得多,除了睡觉的时候,手枪基本都在腋下的枪套里装着。

  这些东西从码头上运回驻广办,已经到了中午时分,众人简单吃过午饭之后,便分头开始了驻广办的改造工程。

  驻广办的改造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安全防卫设施改造,包括了后门改扩建、机要室防盗门窗、围墙墙头玻璃渣、正房屋顶望位等等。后门的改扩建是因为后罩房除了已经定为澡堂的两间房之外,其他数间房都会被改成库房,用于存放往来货物,而后罩房的人员出入可能就会比较频繁,于是除了要将后门扩大便于货物进出之外,同时也得对后罩房进出第三进院落的门户进行改造,以防止有外人混入穿越众的居所中。

  位于第三进院落中的机要室主要是放置电台、武器、钱财及重要文件等等,可以说是整个驻广办的核心区域。在这间屋子本身的房门之外,还将加装特地从大本营订做的全铁防盗门窗,并且在门口安置了两口装满清水的粗陶水缸,以防失火。至于在墙头安玻璃渣倒是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和好水泥搭好梯子,门外汉也可以轻松完成这项工作。

  第二部分是生活设施的改造,主要是公共澡堂、厕所及沼气池的修建。相比安保措施,这才是真正的“大工程”。从大本营派来的泥水匠工头看过现场之后,表示至少需要五天的工期才行。难点主要还是在沼气池的建设,必须要铺设一条管道通往后罩房的锅炉间。为了充分利用沼气,众人又临时决定在旁边再腾一间房出来作为厨房,以省下另行铺设一条管道通往现有厨房的工夫。

  沼气池是何夕提前就已经组织劳力在墙外挖好了,现在只需对池底池壁敷上水泥,连接管道就行了。但这个时候众人又发现了一个新的难题这围墙的墙基竟然打得极深,顺着墙根挖下去一大截居然还是青石。但墙外的池子都已经挖好了,改地方也很费事,只能埋着头继续往下面挖,挖到一尺半的时候,才终于在青石下面见了土。

  “看看这建筑质量!”沙喜在旁边啧啧叹道:“连围墙的地基都打得这么深,驻广办这房子买得值啊!”

  “也就是个小院子而已!”施耐德在穿越前过的生活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谓奢侈,对于沙喜的这种感叹颇有点不屑。

  “小院子?我当初辛辛苦苦存了好几年的钱也才够在大城市买个厨房而已,哪怕是个小院子对我这种人来说也是梦想啊!”沙喜不无感慨地说道:“要是以后真发达了,我就想能自己买块地修个院子……嗯,当然还得娶几个漂亮媳妇回家才行。”

  “放心吧,房子会有的,媳妇也会有的。”何夕拍拍沙喜肩头安慰道:“未来这些地方都将是我们的,你要是愿意做,以后像陶总那样自己搞个房地产公司也行啊!”

  当天晚上,“福瑞丰”就派了人过来,传话说李大掌柜明天请施耐德过府一叙。施耐德心知对方大概是听了自己开出的条件动了心,先答应了下来,等来人走了之后,施耐德将何夕、萧良和虞尧都叫到自己房里,把今天与贺强商量之事说了一遍。

  关于东南沿海的海上势力分布情况,是执委会给驻广办布置的重要任务之一。这个任务与其他商贸推广、物资采购、组织移民等完全不同,因为驻广办的人员几乎无法与那些海盗团伙发生直接接触,并且驻广办也没有自己的船只能够在东南沿海地区从事侦查活动,要想打探到相关的情报难度极大。而“福瑞丰”是目前最有可能让驻广办获得情报信息的一条渠道,对于应该如何利用好这次难得的机会,施耐德还需要军警部这些专业人士给予更多的建议。

  何夕听完施耐德的讲述之后,沉思了一阵才反问道:“那你现在拿不准的地方是哪里?”

  施耐德道:“大的方向我很清楚,执委会肯定是以打击敌对势力,控制沿海地区为目标的。但你们军警部通过这种情报收集具体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我还不太清楚。比如说我们需要掌握哪些信息,这些信息详细到什么样的程度才算有用,在掌握这些信息之后,我们自己下一步的目标又是什么,为此我们应该对福瑞丰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必须明确地知道我们要达成的目的,才能想办法跟李继峰讨价还价。”

  何夕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么说吧,军警部对于东南沿海的军事扩张计划并不是独立进行的,而是要伴随着商贸的活动逐步推进。我们现在在海上还谈不上什么武装力量,所以也不太可能采取军事手段来向北扩张,所以还是要先以搜集情报为主,可能的话与其他海上势力建立联系。至于说情报细节,目前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些势力大致的活动区域分布、规模和他们的行事风格就行了,当然如果能详细一点就更好。”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贸易推广上,顺带着搜集军事情报?”施耐德反问道。

  “没错。施总你可以集中精神去做你最擅长的市场推广,情报自然而然就会出现的。这些海盗不管势力大小,他们并不是独立于大陆地区之外的存在。除了极少数几支大的势力之外,绝大多数海盗团伙都不事生产,所有的给养都必须从大陆上采购,而他们也没有销售渠道,抢来的货物,绑来的人质,也必须要通过中间人才能换成现钱和物资。”何夕顿了顿,加重了语气道:“这些跟海盗搭伙做买卖的商人,绝对都是一些见钱眼开的家伙,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驱使,他们会出卖一切,包括曾经的合作伙伴在内!”

  “说得挺有道理。”施耐德听得连连点头:“只要有经济活动的存在,那必然就有迹可循。福瑞丰的船能常年来往于闽粤两地之间不出事,九成是因为他们跟海盗团有些秘密关系,说不定从他们这里真能牵出不少的内幕消息。”

  “关于军警部在东南沿海的战略目标,我想补充一下。”萧良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目前对香港以东的沿海地区,我们既没有运力也没有销售渠道,所以近期都不会有我们的船出现在那边,更谈不上采取什么军事手段,所以军警部的初期目标,还是控制珠江口海域。”萧良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脑调出了珠江口海域的地图进行展示:“从珠江出来的船要驶往福建方向,一般来说都是经过大屿山岛以北的海峡,经马湾、维多利亚港、将军澳,出佛堂门这条航线。而从大屿山岛到佛堂门有多处明军水寨,我们也不太可能用军事手段直接在这片地区占领据点。”

  “而大屿山岛以的澳门附近海域有葡萄牙人的存在,一时半会的我们也很难插足,所以留给我们的选择并不多。”萧良的手指在地图上划了一圈:“万山群岛,距离珠江口、香港、澳门都非常近,并且没有明朝的驻军存在,如果我们在万山群岛设置小规模军事据点,不太可能会引起广州地方官府的敌视。”

  施耐德皱眉道:“如果规模太小,那据点设立起来有意义吗?再说我们现在也没有军舰,摆些士兵在远离的小岛上能有什么用。”

  萧良还没答话,虞尧已经抢着答道:“怎么可能没用?这些驻军可以化装成明朝渔民,对澳门、香港两地的船只往来进行长期的监视,并且搜集这一地区的海况为今后的海军进驻做准备。打仗这种事不是说打就能马上开打的,我们可能要在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之后才会开始真正攻略大陆,但准备工作其实从穿越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我们收集的各种军工资料、军事地图、还有我们这些当过兵的人,都是在为这个目标做准备,在沿海地区不断地建立军事据点,同样也是战前准备工作之一!”

  “这些准备工作不到战争爆发的那一天,或许永远都不会发挥作用,但该做的事情终究还是得去做。”萧良接过了话头,指着万山群岛中一个不起眼的岛屿说道:“这是白沥岛,或许施总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个岛的存在,但这个地方却一直是珠江口最大一处军事基地。后世的共和国为了防御珠江口,把这个岛彻底掏空了,岛上建有能防原子弹的隐蔽船坞,能供几十万人吃上几年的大粮仓,军火库、油库,各种设施齐全,你可以想象一下当初建设这个地方花了多少人的心血,多少人力物力财力,但这一切都是为了从未爆发过的战争。直到这地方在二十世纪末开放为旅游区为止,都并没有真正发挥过作用,但谁都不能说它的存在没有意义。战争的准备工作,其作用往往不是眼前就能够看到的。”

  施耐德愕然道:“我到过深圳、香港和澳门很多次,从来不知道这么近的地方还有个军事基地……一座被掏空的小岛……穿越之前我真该找时间去那地方看一看的!”

  “有机会的,下次回大本营的时候应该会从那附近经过,你可以要求船在那里停靠一下。”萧良微笑着说道。

  施耐德耸耸肩道:“我想看的是建成军事堡垒之后的白沥岛,现在这荒岛可没什么好看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