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最惠价格待遇

第二百一十一章 最惠价格待遇

  施耐德继续说道:“从目前的利润率来看,玻璃制品无疑是最高的,毛利率至少是在百倍以上。  叔哈哈但玻璃制品同时也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目前的产能还很有限,根本无法满足大陆地区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

  关于玻璃制品的产能问题,也早就引起了执委会的重视,并且在胜利港兵营与农场公社之间的山坳中规划了一大片地方用来修建专门的玻璃制品基地。但因为玻璃的制造场所长期处于高温明火的状态下,出于安全考虑肯定不能采用易燃的竹木结构,而砖石水泥等建材的产能还远远跟不上现在为数众多基建项目的建设需求,所以玻璃制品基地的建设速度也十分缓慢。接下来执委会大概又要优先解决新盐场的开发计划,建材方面肯定是要先供给盐场这种向外拓展地盘的项目,就如同当初所有物资都优先保障黑土港项目一样。这样一来,玻璃制品的产能至少在今年内都不太可能会有明显的提高。

  “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产能有限的不光是玻璃制品,还有香皂。”对于目前良好的贸易状况下隐藏的问题,施耐德比在座的这些人看得更为清楚透彻:“香皂的问题主要是原材料,不管是动物油脂、植物油脂还是纯碱,我们现在都没有办法大量生产,如果要在现有水平上提高产能,光从广州进口原材料还不够,必须得等到化工部门的纯碱产量提高才行。”

  “关于贸易方面,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施耐德点明潜在的问题之后,并没有就此再深入探讨下去,毕竟在座这些人并不是物资生产部门的成员,跟他们讨论商品的产能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老何,说说你手头上的工作吧!”施耐德把话题交给了何夕。

  何夕到广州之后一方面是负责情报搜集,另一方面同时也在组织移民。第二梯队到来之后,他手头上的一些工作就要和新同事进行交接,先做下情况介绍肯定是有必要的。何夕清清嗓子,便开始讲述来广州之后的一些工作进展。

  首先是移民工作方面,因为之后的移民事务要交给沙喜负责,所以关于这方面的信息,何夕也说得比较详细。移民事务一直是穿越集团对外工作的重中之重,对此感兴趣的也不止沙喜一人,在座的人都听得很是仔细。

  何夕在来到广州之后,首先便以驻广办的名义与“福瑞丰”达成了组建一家慈善机构的协议。由驻广办出资,“福瑞丰”出面,在东城外买了个小院子成立了一家名为“义善堂”的机构,专门收养无家可归的孤儿。这种善举自然不会遇到什么阻挠,并且很快就收纳了二十多名孩童,从蹒跚学步的幼儿到十五六岁的少年都有。目前在驻广办做事的五六个仆役,都是从“义善堂”收留的这些孩童中挑选出来的。

  成立这么一家慈善机构,收留孤儿只是其中一方面的工作,今后借着这个机构的名义组织移民外迁,才是工作重点。大明的地方官府和特务机构可不会对一家慈善机构投入过多的关注,有了这层掩护之后,以后驻广办在广州地区的移民工作就不会特别的显眼。

  当然,除了这种地下手段,明面上的公开雇佣仍然是移民的重要方式之一,不过这种手段主要是针对一些有特别技艺的匠人或是执委会比较急需的人员,比如水手船工。这类人只要流动量不是太大,一般也不会引起特别的关注。而这些人的来源主要是由本地的各种牙行或是“福瑞丰”这样的地头蛇介绍过来,一般都是直接举家搬迁,有的一大家子就有二三十人之多。

  在第二梯队到来之前,何夕已经通过各种手段组织了一批移民,主要是胜利港目前急需的木匠、铁匠、造纸、雕刻等方面的匠人,加上前期搜罗的孤儿共有百余人,这些移民都将随返程的船队一起出发。

  何夕要向沙喜移交的,主要是前期建立起来的各种业务关系。沙喜虽然文化不高,但与人打交道却是个鬼灵精,很快便吃透了何夕话里话外的意思,拍着胸脯把事情揽了下来。

  除了移民工作之外,还有驻广办的安全保卫工作,之前也主要是由何夕在负责。在萧良、虞尧等人来到驻广办之后,何夕便可以将这些事务都交由他们处理,自己专心从事情报方面的本职工作了。

  关于安保方面,驻广办的选址本身倒是就已经给这项工作降低了不少的难度,东边是一片芦苇荡,南边是珠江,西边是广州城的东城墙,北边临近东大门进出广州城的道路,必要时在房顶上就可以用望远镜监视广州城水陆两路的状况。驻广办这处宅院本身又有坚实高墙,普通的毛贼根本就进不来。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这次来的船上还运来了一批玻璃渣子和水泥,回头在墙头上砌上一排玻璃渣,就算飞贼来这里也得着了道。另外在前院的倒座房和后院的后罩房都各养了一条狗,以作夜间警讯之用。

  两名新来的军警部成员听得十分仔细,并且向何夕讨要了院子的平面图,打算接下来再进一步细化驻广办的安保措施。何夕对此倒并没有什么芥蒂,虽然是在军警部任职,但他的专长是情报工作,安保方面并非他的强项,这种专业的工作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比较好。

  等谈完工作交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夜时分,众人一路劳顿,加之喝了不少,这时候也困乏了。施耐德见状便宣布今天到此为止,各自先回房休息。穿越众全都住在第三进院落中,这个院落有五间正房,东西各三间厢房,早已经收拾出来准备停当了,而随从的归化民则是分别安置在了倒座房和后罩房两处院落中。

  第二天一早,虽然驻广办没有高音喇叭的唤醒服务,绝大多数人还是时间一到就条件反射地自然醒了过来。不过此时的广州早点可没有后世那么丰富,驻广办因为座落在城外,也没法这么早就入城采购早点,所以也没什么好东西,就只有面和粥两种可选。

  囫囵吃过早饭之后,施耐德带着一大帮人前呼后拥地出了驻广办赶去码头。船上还有不少的物资需要卸下来运到驻广办去,另外还有一些货物要等“福瑞丰”那边派车过来装运,其中有些东西可是不太方便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的,比如军火、私盐等等。

  紧赶慢赶,施耐德等人赶到码头的时候还是迟了那么一分,市舶司的人居然已经守在了“海训02”船的岸边,等着要上船检查货物之后收税。

  船上还有几个海运部的穿越众留守,他们深知船舱里装的这些货物不能随便让市舶司的人看到,所以船员们对于市舶司的要求并不配合,并且抽掉了跳板,不让对方上船,双方一时间僵持不下。

  施耐德心里暗骂一声,赶紧上前把市舶司那人拉到一边,取了二十两银子塞过去:“行行方便,这船上也没什么贵重东西。”

  不想那小吏居然把银子推了回来:“没什么方便不方便,在下只是公事公办而已!你就是船东?还不赶紧让船工放下跳板?”

  施耐德拿不住这家伙到底是安心找茬还是纯粹嫌贿赂太少,正在犹豫之时,有人大声招呼道:“我福瑞丰的商船,一向都是定额包税,按时缴纳给衙门,怎地又有私下收取之举?”

  这说话之人却是“福瑞丰”的管事贺强,他也是昨晚才得到驻广办来人的通知,让他一早到这边的码头卸货。这赶早不如赶巧,正好就看到了市舶司小吏想要查船收税这一幕,贺强也知道这交易的货物万万不可让市舶司的人看到,当下赶紧上前替施耐德解围。

  这收税的小吏倒也认得贺强,拱拱手道:“原来是贺管事!非是在下多事,这船也并未打出贵商行的旗号,看着眼生得很。”

  “这船是鄙行琼州分号的船,平日极少会来广州,阁下不认得那也正常。”贺强朝施耐德点点头,施耐德心领神会又把那锭银子塞了过去:“阁下这么早出来做事,一定还没吃过早饭,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这次那小吏便没有再推托,将银子收入袖中,拱了拱手离开了。施耐德看着他离开之后这才叹道:“好险,还好你及时赶到了,不然这也是不大不小的一个麻烦。”

  “也没什么麻烦,市舶司而已,再说这些收税的小吏并非正式的吏员,不过是牙行雇的人手而已。”贺强望着那小吏离开的背影,颇为不屑地说道。

  施耐德惊讶道:“竟然还有这种事?”

  贺强解释道:“现今广州海商出入频繁,市舶司人手有限,便将大段的江岸码头包给了一些牙行,由这些牙行定额包税,替市舶司在这些地段收税。”

  施耐德何等精明的人,一听就明白了:“广州的海贸生意这么繁荣,这收起来的税钱也不是小数目,只需要上缴其中一部分给市舶司,剩下的都是进了牙行的私人腰包了!”

  “正是如此。”贺强点头道:“鄙行也有不少海船,因此一向都在牙行缴纳包税,这样也可省下一些费用。贵方以后来广州的船只,大可打出鄙行的名号,如此也可省却不少麻烦。”

  贺强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施耐德却已经完全听懂了这其中的猫腻。说什么市舶司人手不足云云,应该都是借口罢了,这些负责代收关税的牙行,多半都是官shanggou结,中饱私囊而已。

  而像“福瑞丰”这样的大客户,每年缴纳的包税必然不是小数目,所以不管是市舶司还是代理的牙行都不会轻易找他们的麻烦,甚至根本连船都不会上去,就更别说检查船上的货物来定税了。

  当然了,这种明目张胆的贪腐行为对于穿越集团来说却是一件好事。在穿越集团销往大陆的商品中,私盐和军火这两样东西是绝不能让官府发现的,而广州市舶司这种只管收钱不管事的态度,却正好符合了走私活动的要求。

  既然“福瑞丰”的车马都已经到了,施耐德就决定先将对方订购的货物卸下来。不过在此之前施耐德还要再征询一下贺强的意见:“现在这个时候,把船上的盐和枪支卸下来不会有问题?”

  贺强捻须笑道:“施先生尽管放心,鄙行在这珠江码头上也算是有些名气,绝不会有人来插手多事。”

  有了贺强的保证,施耐德就放心多了,当下孙长弥返回船上,立刻指挥船员们开始卸货。此次除了向“福瑞丰”交付最后一批火绳枪之外,还运来了精盐五吨共万斤,以及一批新近订购的玻璃制品。

  这就不得不提到驻广办所具备的信息优势了,只要“福瑞丰”这边有什么商品需要,都可以直接在驻广办下订单订货,而交付方式也变得更加灵活多样,如果胜利港近期有船过来,那么交货地点就在广州,付款也可以在广州完成,而如果正好“福瑞丰”有船要去胜利港,那么也可以将交货和结款地点放在胜利港进行。有了电台作为两地之间信息沟通的桥梁,“福瑞丰”原本担心两地信息不畅将会造成的麻烦也就迎刃而解了。

  趁着卸货的工夫,两人又闲聊起来。施耐德问道:“贵行与福建方面的贸易,多是通过海路,不过我之前听说珠江口以西到泉州府之间好像有不少的海盗,不知贵方是如何应对的?”

  这个问题其实以前施耐德也曾旁敲侧击地打听过,不过那时候双方的合作关系还没现在这么广泛深入,所以每次李奈和贺强都是打着哈哈应付过去,并不肯细说。根据执委会的推断,“福瑞丰”多半是跟这段海区的海盗有些往来,要嘛是帮助销赃,要嘛就是交了保护费。执委会认为未来要在珠江口建立军事桥头堡,那么势必得先搞清楚附近海域的海上势力分布才行,而“福瑞丰”既然有船长期在这条航线上跑,应该比较熟悉这一带的海况,那么他们手中掌握的资料可信度应该就比较高了。

  贺强侧过头看了施耐德一眼,笑着说道:“施先生一直热衷于探知这方面的消息,看来贵方对于福建方面的买卖很是有兴趣啊!”

  施耐德被贺强一语道破,却连一丝羞愧的情绪都没有,点头承认道:“别说福建,就连江浙,乃至更北边的地方,我们也有兴趣把生意一路做过去……只是据说福建沿海的海盗多如牛毛,想要安全通过并不容易。”

  贺强沉默了良久才道:“贵方若是把生意做到北边去,对鄙行又有何好处?”

  施耐德一听这是有门了,当下赶紧打起精神,开始启动嘴炮神功:“贺管事,像贵行这样的商家既然已经从事了多年的海上贸易,难道会满足于仅仅只在福广两省境内发展?我们完全可以携手把生意做到更北边的地方去,你想想看,只要过了福建之后,北边的松江府、杭州府、苏州府、应天府、扬州府、淮安府,哪个不是富得流油的地方?要是贵行能在这些地方都开上商行分号,那一年能赚到多少钱?只要贵行肯与我方合作打通北方的航线,我可以代表海汉执委会给你一个承诺,以后福瑞丰将一律享受海汉商品的最惠价格待遇。”

  “最惠价格待遇?”贺强很是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新鲜词。

  “所谓最惠价格待遇,就是说未来我方给予第三方的一切优惠条件,将无条件地适用于福瑞丰。”施耐德很耐心地向他解释道:“比如将来在北方某省,因为贵行在当地没有分号,所以我们必须找另外的代理商代销我们的产品,那么我们如果给予当地代理商一个很低的价格,贵行就可以自动获得同等的价格待遇。”

  贺强也是个老生意精了,施耐德稍作解释,他便明白了这个待遇的作用。按照海汉人做生意的扩张速度来看,他们将生意做到北方去大概只是时间问题,即便是没有“福瑞丰”这个合作伙伴,时间一长,海汉人终究也能找到别的势力合作。而且在那些“福瑞丰”触角尚未到达的地区,海汉人找别的代理商分销货物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福瑞丰”在未来必然会面临其他代理商的竞争。

  作为根本不愁销路的海汉商品,可以说海汉人完全掌握了定价权,给予每个地区代理商的价格当然不会一样,而这个最惠价格待遇的保证,无疑是可以大大增加“福瑞丰”的竞争力,特别是在那些生意尚未进入的地区,这个待遇就保证了“福瑞丰”与当地代理商拥有同等的市场竞争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6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