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二百零九章 关于军工的若干讨论

第二百零九章 关于军工的若干讨论

  孙长弥最后介绍的是他的同事,由海运部派来驻广办的代表游益汉。  叔哈哈游益汉,二十九岁单身男,老家是山东青岛,长得敦敦实实的典型山东汉子,穿越前在青岛港港务局从事货运仓储方面的工作,在进入穿越集团之后理所当然地被分配到了海运部干老本行。游益汉曾参与了胜利港与黑土港两处码头的规划设计工作,对于海路货运方面的情况比较熟悉,来到驻广办之后将负责广州地区的货运管理工作。

  海运部把游益汉派到广州来,一是响应执委会要求各部门尽可能推荐精兵强将,将驻广办打造成大陆地区桥头堡的号召,二来也是看中了广州湾在未来南海区域运输体系中的重要地位,直接派出得力人员来打好这个前站,为后续的发展计划做好铺垫准备工作。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广州是南中国地区最大的一处对外贸易港口,同时也是距离穿越集团大本营胜利港最近的一处大型贸易港,日后将是穿越集团与大陆地区进行商贸往来最重要的一处窗口,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价值。而驻广办存在的意义不仅在于维持两地之间的商贸活动,同时还有采购原料、组织移民、收集情报、军事预警等多个方面的功能,执委会这次派来广州的人手,可以说精干程度并不亚于驻崖办和黑土港,而驻广办在获得的政策支持上甚至还要超过前两个驻外单位在大陆地区,驻广办就是穿越集团的代言人,驻广办的言论和行为,就可以代表穿越集团对大明的态度。

  这也就是说,执委会对于驻广办的言行给予了高度信任,驻广办拥有极高的行事自由度,绝大部分日常事宜都可以自行作出决断当然了,如果要向大明宣战之类的那还是得先跟大本营这边吱个声才行。虽然穿越集团拥有这个时代最为先进的高科技联络方式,但执委会认为“早请示晚汇报”的工作方式并不适合驻广办这样的机构,给予适当的自由度才能让这些人充分发挥出自己的能力。

  在穿越之前,对于如何控制未来在穿越政权统治之下的辽阔疆域,几个高层人士也曾有过数次的讨论。穿越集团从落户海岛开始着手建设新世界,那么向外扩张的方式必然是以通过海洋为跳板,不断建设拓殖点来控制更广阔的地域,如何保证这些拓殖点在具备自我造血能力之后不会突发野心搞起独立王国,这就成为了摆在高层面前的一道课题。除了传统的政治、经济上的领导权之外,高层人士认为更重要的是要把各种战略资源牢牢地把控在执委会手中。

  能源、钢铁,是其中的重中之重,钢铁产量几乎可以视为一个国家的国力象征,而能源就是钢铁产量最为重要的保障。只要执委会能牢牢把控住这两项资源甚至哪怕只是其中之一,那么拓殖点的发展就必然长期依附于大本营。纵观整个南海地区,真正有条件大规模建设煤铁复合产业基地的大概也只有海南岛一地了,所以这个政策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都会坚持执行下去,直到有朝一日穿越政权能够有更加完善的政治制度来维系和管理遍布各地的拓殖点和殖民地为止。

  执委会并不指望驻广办能够在几年之内就把广州变成了穿越集团在大陆的新拓殖点,虽然大明帝国已经开始在走下坡路,但毕竟寿命还没到结束的时候,短期内穿越集团还不能具备足够的力量去撼动这个国家,而且跟大明过早进入敌对状态,对于穿越集团想要借助大陆市场来进行经济扩张的计划也会很不利。

  孙长弥和游益汉借着这个机会,也向在座的人解释了一下执委会对于广东地区的一些长远打算。对大陆地区的商品和文化输出,自然是以广州为核心区,这也是驻广办未来一段时期的主要任务。而穿越政权的领土扩张,或者说是军事扩张的步伐,在短期内却不会涉及广州,那样很可能会跟大明帝国产生正面的冲突。海运部和军警部都认为,更有价值的扩张目标其实仍然是在海上,例如能够控制珠江口航道的万山群岛或是相邻的新安县香港地区。

  孙长弥道:“以我们的发展模式来说,控制航路应该是首要之选,其意义甚至要远大过在大陆地区占据一州一县,而珠江口无疑是台湾海峡以南地区最为重要的一处航道,只要我们能在珠江口站稳脚跟,那就真的可以说革命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了。”

  游益汉道:“如果单以地势而论,那么我们毫无疑问会选择荃湾、昂船洲、西九龙、尖沙咀这一沿线的海岸,或是直接占领香港岛,以后世的维多利亚港为中心来建设能够控制珠江口的未来海军基地。但问题是大明在这些地方都有驻军,我们想抢这些地方,就必然会跟大明发生武装冲突。”

  萧良插话补充道:“根据我们在来时的初步侦查结果,我认为新安县驻扎的水师不管是装备规模还是训练水平都远在崖州水师之上,我们可不能小瞧了这些大明的海军,在没有重炮巨舰之前,我们要跟这种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在海上交手,很可能占不到什么便宜。”

  “说到重炮巨舰,我真的要请教一下海运部的同事了,造船厂铺下龙骨都两个多月了,我看到现在也没个船型出来,你们设计这新船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下水啊?”虞尧禁不住质问道:“照这速度,我们这辈人应该是没指望看到铁甲舰七海了吧?”

  孙长弥叹口气道:“设计容易建造难啊,现成的造船图纸在数据库里有好几百种,能拿出来用的也不少,但要嘛没有建造经验,要嘛材料和加工工艺上达不到要求,而且现在造船厂这帮船匠都只造过福船或者广船,但完全照搬这两种船型,大概只能用来跑跑货运,根本不能满足海军的要求。你知道颜总给我们这边设计部门提的什么要求吗?两三百吨排水量的船,最少也得装备十门12磅炮,并且起码还要有两门18磅的重炮,水手不得超过三十人,正常航速不低于十节……明军的主力战船比这排水量还大,也才一门红夷炮六门佛郎机而已,要把这么多大炮塞进一艘小船,你说难不难?”

  现在执委会对于发展海上力量的思路已经比穿越之前有了一些改变,因为现实实在太残酷了,造船的速度根本追不上实际需求,如果干等着造船厂自己慢慢积累经验,那么头两三年估计都只能在海南岛近海区域打转。还好黑土港的开发让执委会发现了新思路,那就是货船完全可以先使用买来甚至租来的中式帆船,而造船厂则集中攻关一些船舶性能改进方面的难题,特别是以军事用途为主。当然了,截止目前,成立时间已经有好几个月的造船厂还并没有取得什么突破性的进展,甚至连第一艘试验船的进展也显得十分缓慢,对造船厂工作效率产生质疑的可远远不止虞尧一个人。

  “要装这么多炮上船,那还得有火炮制退装置才行。”萧良对此倒是有些见识,替孙长弥解释道:“但之前因为钢铁产量很有限,而且加工设备没有到位,军工单位做不了液压制退装置,所以没法让大口径火炮大量装备到这种吨位的木制帆船上去。”

  “那现在能做了?”虞尧追问道。

  “做倒是能做了,但产能很有限。液压装置对加工精度的要求比较高,而且加工工艺上比较复杂,这玩意儿的生产效率在现阶段不会比蒸汽机更高。加上现在自造的试验船进度很慢,军工部门认为急着造出来也没法装船试验,所以火炮液压制退装置也并没有被列入到优先生产的名单当中。”萧良很有几个在军工部门做事的朋友,因此他所掌握的内幕消息比其他人要更多一些。

  孙长弥叫苦道:“问题是军工部门一直没定型量产,这液压制退炮座不确定规格,我们怎么来计算船只的配重平衡?到时候船造出来发现炮座有问题,难道能把船拆了重来?”

  “这就是你们两个部门协调沟通的问题了。”施耐德说了一句公道话:“完全可以事先把设计要求先作个沟通嘛!这样吧,你回去之后,联系军工部门还有军警部,三方开个联席会议,把各自的要求都说清楚,然后好好讨论下该如何协调生产和设计的关系。年底的时候要是还看不到试验船下水,我看陶总和颜总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孙长弥摇头道:“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造船厂在胜利港,军工部门全在田独,很多技术上的改动不是靠电话和电台就能说清楚的,必须要拿着图纸当面讨论才行。这两个地方相隔十几里地,只要有一点小问题就得跑上来回二三十里解决,你说谁有这么多的闲工夫?”

  “看来是时候组建我们自己的萝莉控公司了!”何夕突然用十分深沉的语调插了一句。

  “什么萝莉?”刚才已经被众人灌得晕晕乎乎的陈天齐不知怎地就听到了这个关键词,立刻就醒了。

  “不是萝莉控,是norinco。”施耐德说了一句,见除了军警部这几个人之外,其他几人几乎都是一脸茫然,马玉更是一张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听这个话题听得兴奋了,当下赶紧解释道:“马大姐,我们说的可不是你想的那种萝莉控,我们都是绅士,绝对的绅士!”

  陈天齐干咳了一声道:“绅士其实也不是什么好词……在宅文化里,绅士有时候和变态是同义词。”

  施耐德瞪了陈天齐一眼,赶紧把话题扳回到正常向:“何夕说的萝莉控公司,其实就是anorthinustirescorporation,简写就是norinco,念起来就像是萝莉控。”

  “我说施总你绕来绕去说了半天那萝莉控到底是什么?”沙喜没什么文化,别人都已经差不多听懂了,就他一人还在追问不休。

  “就是北方工业公司。”何夕替施耐德回答道:“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下属头号军火商,我们的伟大祖国能在世界军火出口国排进前五,这家公司功不可没。”

  沙喜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道:“就是卖枪卖炮的军火商,跟我们现在要造炮舰的事有什么联系?”

  “北方工业公司实际上是一个军工联合体。”施耐德重新接过了话头:“像现在这样,一个军工项目由各个部门各自负责一块,就很容易出现我们目前在造试验船当中遇到的这种各自为阵的问题。如果我们有一个包涵了研究、试制、制造、销售、维护等一系列军工服务的综合性单位,就可以在武器研制过程中调配各个单位进行有效协作。甚至从武器的研发之初就规划好后续的试制、量产、装备、维护等等工作,而不是像我们现在这样,所有的军工项目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缺乏统一的安排计划。”

  “其实这样一个单位的职责,目前是由执委会在承担,但是执委会的工作实在太多,而且执委们也并不都懂得军工制造中间这些门门道道的东西,产业规模小的时候还能撑着,但产业规模稍大一些,比如扩建兵种或是加大对外的军火输出量,单靠执委会可能就管不过来了。”何夕对这个问题也有着比较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孙长弥则是听得连连点头道:“说得太多了,现在的局面就是这样子,军警部只知道提要求,根本不清楚这些要求实现起来的难处何在,而军工部门一心就按着自己的科技树规划去升级,也不管我们海运部这边是不是能跟得上。执委会在中间协调过好多次,但是也没起到多大的作用,颜总倒是在执委会上提过一次成立更高一级的军工主管部门,但听说是被否决掉了。”

  “颜总提建议那次我也旁听了,事情的确不是嘴巴上说说那么简单。”萧良接过话头道:“军工部是目前主要还是隶属于工业部管辖,而造船厂属于海运部,如果另行成立一个主管单位来管理军工项目开发,那就相当于把工业部和海运部的一部分都划到了军警部名下。现在本来就有很多人在私下喷军警部的权力过盛,这种提案如果能够在执委会获得通过那才是见鬼了。”

  “军工项目必须要多部门搞联合开发,但三个单位之间始终都会存在权力划分的争议,照这么说,解决这个问题的时间就遥遥无期了?”虞尧对于这种官僚系统中惯常存在的问题感到很是愤懑,但限于他的眼光和见识,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

  “那倒也不见得。”一直旁听多时的游益汉忽然开口说道:“关键还是得有利益。军工联合体的出现原因就是利益的驱使,有钱分了你再看看这些单位会不会还像现在这样缺乏积极性。”

  说到这里游益汉自嘲地笑了笑道:“虽然我也是属于海运部的人,照理说在这种场合不应该自曝其短,但在军工项目开发上,海运部的确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现在这试验船的研制建造费用是执委会统筹安排的,那日后军警部要下订单,这钱肯定还得执委会拨款,说到底还是执委会拿钱出来办事,那海运部干嘛要听军警部的指挥?我说这话可不是挑拨两家关系,你们几位不要往心里去。”

  何夕摆摆手示意无妨,萧良和虞尧也表示没有什么关系,摩根竖着耳朵努力想多听懂一点游益汉的山东味发音,根本来不急琢磨话里有没有别的意思。

  游益汉继续说道:“但如果有了足够的利益,足以让参与武器设计研发、生产制造的单位都获得丰厚的利润,那成立一个主管部门的压力就会减小很多,而这种开发模式的盈利能力会让所有持反对意见的人都乖乖闭嘴。当然,在那之前我们都得各自先做出成绩才行。”

  “你说的这种模式有成功案例吗?”沙喜很是有兴趣地问道。

  “穿越前那个世界最大的军火商是美国,这个大家都不否认吧?”游益汉环视众人,然后接着说道:“在2011年,美国出口的军火装备总值超过了4000亿美元,其中最强的几家军工联合体的交易额就占了其中一半。同年我国的军费才1400多亿美元,可以想想看这些军工联合体从中赚了多少钱?美国佬在全世界到处煽动战争,实在没人打的时候就自己挽着袖子上,这不是因为他们吃饱了撑得慌,而是这背后巨大的利益甚至连美国的对外政策也不得不在这种利益面前屈服。”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