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驻广办的工作规划

第一百九十九章 驻广办的工作规划

  李继峰是一个行事很果断的人,一旦决定,便立刻拿出了章程:“老三这办法不错,但与各地盐商接洽此事恐需耗费不少时间,需要尽快着手进行。   . 叔哈哈我立刻修书一封送去福建,让你们大哥负责当地福州府、泉州府、漳州府、汀州府、延平府、建宁府的私盐事务。”

  “老二,你负责广州以西的肇庆府、高州府和雷州府。如有可能,也探探广西那边的路子。”

  李魄躬身行礼道:“孩儿定不辱命!”

  “老三,你就跑东边的惠州府和潮州府,以及北边的韶州府三个地方,如果有余力,也可看看江西赣州、湖广郴州这两地的情形。”

  李奈也起身应道:“孩儿明日便收拾行装出发。”

  李继峰继续说道:“至于供货价格方面,你们可根据当地的情况灵活掌握,无须过于坚持。这私盐买卖不同于玻璃器具,我们不求价高,只求量大!”

  李继峰父子三人在商议如何拓展私盐生意的时候,施耐德和何夕也已经坐着轿子回到了住处。让两人微微有些吃惊的是,院中除了看门的那个下人之外,已经又多出了五六个仆役,其中还有两个是十四五岁的小丫头。

  何夕问道:“你们管事的人是谁?”

  一个中年人上前躬身应道:“禀老爷,小的邱三,暂任这处院子的管事。两位老爷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下人们去做就是了。门房是老丁,厨子老黄、打杂跑腿的平二狗,还有这两个小丫头,叫做小香和小曼,是贴身伺候两位老爷的。”

  这邱三故意把“贴身”二字加重了语气,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施耐德笑道:“老何,这可是糖衣炮弹打过来了,你看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何夕没好气地说道:“糖衣剥下来,炮弹打回去。帮着洗衣做饭可以,贴身伺候什么的就免了吧。”

  “先打两盆热水来洗洗脸,其他人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施耐德挥挥手驱散了这些下人,拉着何夕进了书房:“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我听说你在崖州的风流事迹可是不少!”

  何夕苦笑道:“都是张广这家伙乱嚼舌根,我那完全是出于工作需要,逢场作戏一下而已。”

  施耐德摆摆手道:“你放心,我不是在代表执委会质询你的工作状况,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没必要太较真。我们来到这个地方又不是真的有什么崇高的目标,大家说白了都是想做人上人而已,谁会没点私心?我认为只要不干扰到正常的工作,没必要对私生活看得太紧了。”

  何夕摇摇头道:“都是你这么想就好了,可很多人想法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啊,别人看我们这些驻外的都认为在外面是吃香喝辣还能玩女人,谁会想着我们这些人在这种陌生环境下所承受的压力。我回胜利港那晚上特地开电脑上论坛看了看,风言风语的还真是不少。”

  “说到底还是环境太封闭了,大家憋在那个地方好几个月,一直在埋头做事,平时又没什么消遣,肯定会有一些怨言的。”施耐德安慰道:“不过这种情况过段时间应该就会有好转了,李奈不是说要去胜利港开青楼吗?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一下目前的状况。”

  说话间两个小丫头已经端着热水进来了,其中一个拧干了毛巾就往何夕脸上凑,何夕连忙伸手接过了毛巾道:“我自己来就行了。”

  施耐德见状也不好独自享受,接过了毛巾自行擦了擦脸,等两个小丫头端着盆子出去之后,他才对何夕问道:“洗个脸而已,你这样会不会太过了一点?”

  何夕摆摆手道:“算了,这年纪的小丫头算起来还是初中生,别说下手,就算碰到我都会觉得有犯罪感……别说这个了,说说正事,我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你应该有详细的规划了吧?”

  “那必须有啊。”施耐德起身回房拿来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之后调出了早已经写好的相关规划,开始向何夕进行解说:“首先我们得把地方先摸熟了,明天开始我们就按照地图先在城里城外到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顺便看看有没有更合适的居所,这院子虽然不错,但作为今后驻广办的所在地还是不太妥当,院墙低矮有安全隐患,外面巷子狭窄不便于人货进出,房子全是木结构的,想弄个坚固点的机要室都不太放心。最重要的是,这地方是李家借给我们的,始终不太方便,执委会的意思也是让我们购置一处产业,把驻广办当作长期机构来进行建设。”

  “那你准备选在哪个区域?”何夕将工程部绘制的广州简图铺在书案上,指着城区道:“北城几乎全是官衙,肯定是不行的。南边的新城据说有不少作坊和商行,倒是比较适合今后开展贸易。”

  “我也觉得南城比较好,不过那边全是商户,估计地皮价钱低不了啊!”施耐德摸着下巴斟酌道:“昨天在船上的时候我问了下李奈,据说南城的院子往往都超过千两,而且有价无市,不太容易买到。”

  “不好买也得买啊,难道我们自己盖?”何夕不以为然地反问道。

  “说真的我的确是有这样的想法。”施耐德指了指珠江的位置:“在城区之外的珠江两岸都有大片的空地,完全可以自己买块地皮来盖房。”

  “珠江南岸不太合适吧?今天在船上看到南岸基本都是荒地,没什么居民,当时我还特别问了船工,船工说主要还是交通的问题。老百姓想要在那边定居,所有的东西都还是得从北岸的广州城采购,就连盖房需要的砖瓦木材也得这样运过去,所以那边才会有大片的空地。”何夕对施耐德的想法并不是太赞同。

  施耐德叹口气道:“这么一条三四百米宽的河就阻碍了城市的发展,真是可惜……那只能在北岸想办法了,等去了实地看看再说吧。先说下一件事,船的问题。”

  “目前我们连租带买一共弄到了八条大船,到年底琼州府还有两条新船交货,加上我们自己在建的这艘就有十一艘船了,短期内应该可以满足黑土港的运输需求。我和海运部的人开会商量过了,如果要开辟胜利港到广州的航路,并且保证每个月的运输量,那至少得有四五艘大船才行。广州城外就有船厂,我们抽时间去看一下,有船买船,有人挖人!”施耐德毫不客气地说道。

  “还有水手和船工,也不能忘了。”何夕提醒道。

  “说到水手和船工,那就顺便说下一个问题了。”施耐德的眼神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屏幕上:“执委会希望我们能在广州设立一个类似崖州的人力牙行那样的机构,专门负责招揽有一技之长的人,特别是各种工匠。我知道崖州的移民工作做得那么好,有一大半功劳都应该记在你的头上,想必这方面已经有不少经验了吧?”

  何夕摆摆手道:“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做的,驻崖办的人都有份出力。关于移民问题我想先问问,执委会打算大规模公开移民还是小规模悄悄招揽?”

  施耐德想了想应道:“目前广东的局势比较平稳,我们不宜把声势搞得太大,以免引起本地官府的注意。”

  何夕默默地点了点头,片刻之后才开口道:“那我回头去找几家牙行谈谈,这种事我们自己干效率太低,还是要让专业的人去做比较好。”

  “另外执委会还要求我们尽可能搜集无依无靠的孤儿送回胜利港。”施耐德补充道。

  “又是打算充实童子军吧?”何夕摇了摇头道:“说实话我认为这种措施从长远来看并不见得是好事。”

  “何以见得?”施耐德饶有兴趣地问道。

  执委会对于培养孤儿一直抱有很大兴趣,已经从崖州乃至越南收了不少的孤儿回来,从嗷嗷待哺的幼儿到十四五岁的孩子都有。这些孤儿只要到了学龄,就都将进入童军营的编制,接受军事教育。执委会认为在经过数年的意识灌输之后,这些孤儿都将成为海汉政权的忠实拥趸,他们对于这个集体的忠诚度甚至会超过穿越集团中的一些成员,会毫不犹豫地在战场上为了海汉政权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流干。施耐德在执委会好几个月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此持有反对的意见。

  “无依无靠,没有亲情羁绊的人,在性格上很容易会走极端。”何夕分析道:“通过洗脑式的教育,的确可以让这些孩子拥有极高的忠诚度和服从性,但缺乏家庭环境会让他们的性格在成长中出现缺陷。我以前的工作你是知道的,在接受专业培训的时候也学过很多刑事案例,在采用极端手段犯罪的人当中,孤儿或是家庭不完整的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按照执委会的办法,当然有可能培养出大量的忠诚战士,但也有可能培养出来一大批无情的冷血杀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