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私盐变官盐

第一百九十八章 私盐变官盐

  李继峰眼看这条路走不通,当下便转移了方向换了话题:“两位这次到广州,不知需要采买何物,鄙行或许可以提供一些方便。 7777772e736875686168612e636f6d”

  对此施耐德倒是没有打算隐瞒,在物资采购方面,他的确还需要“福瑞丰”提供一些帮助。出发前由各个生产部门都提出了各自的物资采购清单,执委会将其汇总到一起之后足足有三尺长,这么多的物资如果全要由他们两个人去一一采购,那最近一两个月基本就不用做别的事了。委托给“福瑞丰”或许会让对方从中又赚上一笔经手费,但节约下来的时间和精力却是金钱难以买到的。况且现在穿越集团在双边贸易中占据了主动位置,施耐德相信“福瑞丰”在目前的状况下也不会在物资采购中玩什么花样。

  “我们需要采购的物资很多,不过有一样的东西要得比较急。”施耐德笑着回答李继峰道:“船。四百料的大船,不管是福船还是广船都行。”

  “贵方欲从广州大量订船,莫非是为了跑广州这条航路?”李继峰对此十分敏感,立刻追问道。在此之前“福瑞丰”已经为对方代买了两艘四百料的海船,由李奈带去了胜利港,但如果穿越集团大量买船的目的是为了自行开辟这条航路,那对于同样从事海上贸易的“福瑞丰”而言未必是好事。

  施耐德摇摇头道:“我们买船当然不是为了开辟这一条航路……”

  李继峰的心稍稍放下一点,可这时候又听得施耐德继续说道:“……我们要开辟的航路有很多条,所以才需要大量的船和水手。  ”

  好大的口气!李继峰心道这南海航路开辟不易,哪一条不是水手们经年累月才摸索出来的,就算是老海商要开辟新航路,也不是短时间能够达成的事情。

  不过李继峰旋即便想起李奈曾提到过,海汉人是来自东方的万里海外,而且还有不少奇形大铁船停泊在胜利港。对方既然能驾着这种大铁船漂洋过海而来,那航海的本事只怕也很了得,这开辟航路一说倒也未必是在吹牛。

  施耐德仿佛是看透了李继峰心中所想,笑着继续说道:“大掌柜不用顾虑太多,我们即便是开辟了到广州的航路,也不会影响与贵方的贸易。运力的增加,只会加大我们之间的贸易量,让我们都能赚到更多的钱。举例来说,比如食盐,贵行代理福广两省的销售,这两省一年下来要消耗多少食盐?几百万斤总是有的吧?现在因为运力不足,每个月只有万斤的订购量,但今后我们可以通过扩充运力,把交易量提升到每月五万斤、十万斤,甚至是更多,可以把盐卖到广西、湖广、江西、浙江这些更远的地方去。我们需要的并不是单方面增加运力,也希望贵行能组织更多的船来加入到航路当中。”

  “即便是有足够的运力,但贵方真能产出这么多的食盐?”李继峰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施耐德指了指李奈道:“贵公子也去参观过我们的盐场,三四百人的规模,产盐十万斤以上,等到年底,这个产量还会上升。对我们来说,只要劳动力足够,食盐的产量完全不是问题,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把这些盐从琼州运到广州来而已。”

  李继峰脑子里立刻盘算开了,目前海汉人给自己供应食盐的价格是每千斤五十两银,刨去运费和转运途中的损耗,在本地以市场价的半价发卖之后仍然能获得至少两倍以上的收益,也就是至少有一百两的利润,一月若是能卖出十万斤盐,那可就是一万两银子到手。而十万斤食盐,一艘四百料的海船就能轻松装运,既然海汉人的食盐供应有保障,那若是专门有一支船队从琼州岛运盐到广州,跑一趟就是几万两银子进账,这一年下来得赚多少银子?只怕扬州那些大盐商赚钱也没这么轻松。

  现在李继峰脑子里打的这些算盘,当初水师把总罗升东早就已经盘算过一次了。有所不同的是,罗升东面对的市场还比较有限,毕竟整个琼州岛才二十多万人口,远远不及大陆地区的条件,而且罗升东虽然有官方身份掩护,没人会查他的船,但终究不敢太过张扬,每次就偷偷摸摸地运个两三千斤盐,赚点小钱。

  而“福瑞丰”所拥有的经营规模和覆盖的地区都是罗升东无法比拟的,明明是能赚到大钱的买卖,李继峰当然不会满足于小打小闹。不过他倒是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仍然是保持了足够的冷静,对施耐德继续问道:“那除了广州之外,贵方还打算开辟哪些港口的航路,施先生可否透露一二?”

  施耐德很坦诚地说道:“大陆沿海的港口城市都是我们的目标,不过那应该是至少一两年之后的事情。在商业的目标,我们同贵行应该是一致的,把生意做到更远的地方,赚更多的钱。”

  施耐德这话说得含含糊糊不尽不实,李继峰自然明白对方是有所防备,当下便也没有再不识相地追问下去。

  当晚散席之后,李家父子三人回到家中并未各自歇息,而是到书房中继续商讨先前酒席上未尽的话题。

  李继峰道:“这位施先生的确是商场老手,说话十分圆滑,也难怪老三你会跟他谈成那般不利的协议。好一个代理代销,你可知若是有别的商行搭上了他们的线,给出更好的条件,那他们很容易便会将我们踢掉!”

  李奈连忙躬身道:“孩儿不识其中厉害,只想着如何能从中多赚些钱,倒是忽略了这些细枝末节……”

  “算了,你也是第一次处理这么大宗的买卖,能谈成这样也算不易。”李继峰吃饭的时候就已经想通其中的关节,此时只是提出来警示一下李奈,倒也没有继续怪罪他的打算:“听那施先生的意思,他们是有意要将私盐买卖做大,你们有什么看法?老二,你先说说。”

  李魄想了想才应道:“海汉人制盐的本事虽高,但运力却是不足,而且他们在沿海各地并无售卖私盐的路子,所以这方面必须要借重于我们的商号。这私盐生意本小利丰,孩儿认为值得一搏,只是须得先铺好门路,谨防被盐课提举司那边寻到什么岔子。”

  李继峰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道:“老三也说说吧。”

  李奈道:“二哥说得有理,这门生意做得好了,今后月入数万两也是等闲之事。不过孩儿觉得除了提防盐课提举司之外,还得提防其他的盐商。这同行便是仇家,何况我们若是大量贩运私盐发卖,必定冲击市场盐价,这断人财路的事情定会惹来争议报复。”

  “那你可有什么解决之法?”李继峰继续问道。

  李奈道:“孩儿曾在闲谈中听闻海汉人谈及我大明的盐场,据说福广两省的二十多处盐场有多处都有荒废,而现在市面上发售的食盐多是来自江浙、淮扬一带的盐场,因此盐价价格居高不下。若是我们直接跟各地的盐商供货,价格可比北方运来的盐更低,这样一来我们赚我们的,盐商赚盐商的,各取所需就是了,我们也可省去了一一发卖的工夫。”

  “就是说把私盐变成官盐发卖了?”李继峰的手指在书案上轻轻拍打着,心中盘算着李奈出这主意的可行性。

  “福瑞丰”在福广两地都有多家分号商行,想要通过自己的渠道出售食盐不是不可以,但仍将面临一个合法性的问题。所谓官盐,就是盐商得先去盐课提举司交钱,然后拿着盐引去盐场买盐,而这盐商的资格却并不是拿钱就有的,往往在一个地区都被少数几家豪门所把控。“福瑞丰”在此之前并没有盐商的身份,就算卖盐也只是以零售性质少量贩卖从盐商那里批发来的官盐,以这种方式想要月销数万斤私盐,显然难度很大,而且出货量大了就很容易引起同行和主管部门的注意。

  而那些出货量很大的盐商想要在其中混入一部分私盐就很容易了,他们拿得出盐引,主管部门也很难界定他们出售的食盐中到底有没有私盐在内。事实上因为私盐的成本较低,很多盐商都会夹杂着私盐一起出售,以获取更多的利益。而海汉人的私盐无疑是拥有极强的竞争力他们的价格已经低到了极致,在大明的盐业市场上甚至找不到能与其匹敌的对手。就算“福瑞丰”把价格提升到每千斤一百五十两银,仍然要比盐商们现有的货源拥有更大的价格优势。

  把海汉人的盐卖给各地盐商,再由这些盐商将其当作官盐出售到市场上去,这似乎的确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李继峰考虑清楚其中要点之后,便迅速作出了决定。...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