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李大掌柜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李大掌柜

  对于目前仅有两名成员的驻广办来说,他们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根本就没有停下来休息的工夫。  哈首要的任务便是熟悉这个时代广州城的地理环境,以便为之后的工作做好准备。

  广州城算上城墙外的区域,顶破天面积也不过十平方公里,与后世超过7000平方公里的大广州有着巨大的差距。但尽管如此,作为外来者要在短时间内熟悉并摸透这块地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大本营的历史研究小组专门花了几天时间整理资料,并且在卫星地图的基础上绘制了一份广州城简图交给二人先遣队。这份简图的依据主要还是各种史料的记载,跟实际情况肯定存在不小的出入,但至少精度上已经大大优于同时代地图那种涂鸦水平了。

  这份简图上标注了广州城的一些主要街道,如东西主干道的惠爱街,南北向的主要街道,如布政司署直达正南门的承宣街,大北门南下通往归德门的大北门直街,以及番禺县衙通往定海门的德政街,以及新城内那些几条直通江边码头的小南门直街、小市街等等。

  而有了街道作为参照物之后,整个城区的布局也就变得更加容易分辨。整个广州城基本以承宣街为中轴线,惠爱街以北的城北区域主要是官衙区,承宣街东边分布着番禺县衙、番禺县学、清军道、府学、盐课司等官衙,而西边则是广州府衙、都司、南海县衙、总兵府、察院、提学道、按擦司等等。

  南面在明代中后期扩建的新城则主要担负了贸易的功能,这里遍布着各种工坊、商号、货栈,可以算是此时广州城的商贸区。

  有了这样一份简图来进行对照,可以大大提升施耐德和何夕熟悉本地环境的速度,并且也便于他们更有针对性地进行活动,搜集本地的军政商情报。

  天色渐暗,贺强按照约定的时间登门相请来了。算算时间,李奈的工作汇报估计也应该作得差不多了,这次从胜利港订购的商品足以引起“福瑞丰”大掌柜的重点关注。施耐德估计对方也想抓住这个机会趁热打铁,进一步扩大双边贸易的规模。

  坐着晃晃荡荡的轿子,两人来到了对方设宴的地点,一间名为“醉南海”的酒楼。不过前面领路的贺强进店之后并没有上楼,而是带着两人直接穿过了热闹的店堂,往后院里走去。这后院院门外站着两个仆役,见贺强来了赶紧开门让他们进去。两人进到院中之后,才发现这院子就只有正面一间大屋,此时已经是灯火通明。屋中设了一桌酒席,席间的人此时都陆续站起身来。

  施何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心头均是一样的念头:“还有专用vip包房,逼格很高嘛!”

  一个年约五旬的男子率先迎了出来,口中连连道:“贵客光临,有失远迎!”

  施耐德见这人身着缠枝宝相花纹的蓝色锦袍,头戴四方平定巾,挺胸凸肚贵气十足,李魄李奈都跟在他身边,猜测此人多半便是正主了。

  果然贺强从旁介绍道:“两位,这边是鄙行李大掌柜。”

  “久仰久仰。”施耐德笑嘻嘻地与李继峰见礼。不过他对于自己身上穿着的明式锦袍还有些不习惯,动作多少有点别扭。反观何夕,因为在崖州时就经常穿着一身明式衣着到处晃荡,他的反应就自然多了。

  “请请请,两位先请入席。”李继峰很是热情地招呼两人,然后吩咐道:“上菜,开席!”

  后世都说食在广东,不过这个时候的粤菜可没那么丰富,而且各种调料、香料也不似后世有那么多选择余地,按照见多识广的两人观点,这也顶多就是个农家乐的水准而且还是那种档次偏低的。不过胜在食材天然无污染,既不用担心地沟油,也不用怀疑转基因,吃进肚子可以放一万个心。

  在座的就只有李继峰和两个儿子加上贺强,施耐德暗暗在心头琢磨,这桌上连一个外人都没有,看样子对方多半是还想谈谈生意的事情。

  果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番客套环节走完了之后,李继峰便主动提起了生意上的事情:“听犬子说两位这次来广州,是准备在此设立商栈?”

  “没错,我们有很多物资需要从广州采买,设立一个商栈,今后做买卖也方便一点。”施耐德点点头应道。穿越集团在广州设立商栈,这件事对双方都是互惠互利,施耐德并不担心对方会对此有否定的想法。

  李继峰继续问道:“这次犬子从胜利港带回的货物,在下也已经看过样品,的确都是极好的东西。但不知贵方设立商栈之后,这些货物的发卖……”

  李继峰只是拖长了声调,并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施耐德已经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立刻接道:“李大掌柜可以放心,我们之前所达成的协议会继续执行下去,现有的玻璃制品、香皂、火柴,由贵行负责广东全省的代理代销,枪炮军械、精盐,由贵行负责福广两省的代理代销。在这个协议的框架范围内,我们不会将相关商品出售给其他商行,直到协议到期为止。另外在那之后,贵行也拥有同等条件下的优先续约权,我们可以通过协商来继续延长这些代理代销的协议。”

  虽然施耐德话里有很多生僻的词语,不过李继峰大概还是理解了七八成,当下点头沉声道:“这样便是最好不过。”

  其实关于双方所达成的一系列贸易协议,李奈今天已经原原本本地对李继峰复述过了,并且还出示了双方签署的书面协议。不过出于谨慎考虑,李继峰还是必须当面再确认一下,以确保“福瑞丰”在这几项商品的销售过程中不会受到来自其他竞争对手的攻击。

  李奈之所以在胜利港的贸易谈判中一直没有对穿越集团的商品进行大幅度的杀价,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出于李继峰的授意。在他看来只要能保证自身获得的利润足够丰厚,货物进价高一些其实也无所谓,反正一转手就能成倍地赚回来,压价压得狠了,说不定海汉人就会另谋出路,再去寻找别的代理人。

  双方虽然签署了代理代销的书面协议,但真要说起来这玩意儿是没什么法律效力可言的。李奈在海汉人地盘上的所见所闻,已经让李继峰明白大明律在那个地方是根本行不通的,真要是海汉人单方面撕毁协议,连打官司都没地方告去。而且在李继峰看来,这个协议本身也存在很多的漏洞,比如代理权的时间限制,以及商品种类的限制。李继峰注意到对方特别指明了“福瑞丰”所代理代销的只包括“现有”的这些商品,这就是说今后海汉那边新出的东西,哪怕只是玻璃制品改个样式,香皂改个味道,按照海汉人的解释那就是属于代理权之外的东西了。如果双方合作得不够愉快,那么海汉很容易就能以十分“合理”的方式抛开“福瑞丰”另寻出路。

  李继峰觉得这是因为李奈年轻无知,在签署协议时被对方钻了这些空子,若是自己亲自去跑这一趟,断然不会只达成这样的条件。不过李奈的表现已经可圈可点,这次出访除了扩大原有贸易规模,增加贸易商品种类之外,还打探到了不少海汉人的内情,功劳同样不容忽视。再说这些协议并没有给“福瑞丰”造成任何的实际损失,只是增加了未来控制市场的难度,李继峰倒也不好因此而责备李奈。

  事已至此,李继峰也只能先维持现状,看看海汉人的需求,然后再设法深化双方的合作关系。李继峰在商场上打滚了几十年,见识可比李奈多得多,一看海汉人卖的那些东西便知道挖到宝了,若是能拴住这个财神爷,“福瑞丰”在今后几年里真的可以赚个盆满钵满。但若是拴不住,市面上很快就会出现竞争对手,将“福瑞丰”挤到旁边去。

  但要做到这点,李继峰首先得先摸准了海汉人的脉,特别是这次来广州考察的两个海汉人。李奈可是专门强调了施耐德在海汉人中的地位所有的进出口贸易都是这位看起来文绉绉的施先生在作主。生意上的事情,只要施耐德点了头,那基本就成了。

  对于李继峰的试探,施耐德其实也心里有数。当初的代理代销协议就是他亲自草拟的条款,这中间门门道道的东西他岂能不知?“福瑞丰”想要跟穿越集团保持贸易往来很容易,只要老老实实的当代理商,做好自己的生意就行了,但想要把穿越集团拴上,那可不是施耐德愿意看到的局面。

  之后李继峰又在言语间试探了好几次,施耐德滴水不漏地应付过去,什么都好说,想要重新谈代理协议那就对不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