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关于驻广办的讨论

第一百九十一章 关于驻广办的讨论

  仅凭目前有限的产量,要让所有盐场社员在短期内全住进砖瓦房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过要在盐场建一个“公社示范小区”倒是基本够用了而这也正是执委会批准这个建设项目的主要原因。

  盐场公社是这次热带风暴中的重点受灾单位,执委会对于灾后重建工作本来就很重视,便打算利用这个机会随便也做一点对民众有实际意义的事情。当然这个“示范小区”的建设规模不会太大,重在示范,主要目的是让社员们看到执委会的善举和自己过上美好生活的希望。至于说建设进程,那肯定要分阶段慢慢来才行,毕竟穿越众自己的宿舍楼都还处在规划阶段当中。

  当然,既然要在盐场公社建设“示范小区”,那么把一贯表现良好,状况稳定的盐场公社设为示范单位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目前辖区内几个新成立的公社虽然架子已经搭起来了,但基层的各种群众组织都还处在草创阶段,正好也可以把这些新近提升起来的工头和管事送去盐场公社参观学习一下先进经验。树立起典型和学习榜样,对于推广执委会的民政政策和提高民众凝聚力都将会是十分有效的举措。

  另外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黑土港管委会已经开始在浮水洲岛建设中转站,一期工程主要是一个小型的泊船码头和可供二十名留守浮水洲岛人员居住的房屋。转运站建成之后,横渡北部湾的船只就可以在这里进行短暂的休整补给或是躲避恶劣天气。另外计划中还将在岛的南端建立一个灯塔,这是因为无论从哪边的港口出发,按照航程来说,正常抵达浮水洲岛的时间都是在傍晚前后,灯塔的存在无疑将会为船只在夜色中发现落脚点的方向提供极大的帮助。  由于岛上本来就有淡水资源,所以只需定时对驻岛人员补充食物和生活物资就行了。而且浮水洲岛上有丰富的鸟粪资源,之后肯定是会进行小规模的农业开发,由驻岛人员种植一些粮食蔬菜,逐步实现自给自足。

  而随着黑土港的投产,一直限制大本营产能的能源瓶颈终于有望得到一定的缓解,可以预计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各种工业品以及工业设备的生产制造状况都会有明显的提升,而一直久拖不决的一个重要议题也终于被列入到执委会的议事日程中来驻广州的办事处该何时设立,而这样一个重要机构又该怎样去进行运作。

  作为中国南方最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广州的重要性可以说尽人皆知,而注定将以制造业和对外贸易来充实资本的穿越集团,自然会将广州视作了海南岛之外的主要商贸目的地。但穿越前期大量的基建项目让执委会根本无暇去考虑在广州设立办事处并派驻团队的事情,而且对于当时的穿越集团来说,直接去广州设点也显得过于好高骛远了一些毕竟近在咫尺的崖州地区都还没吃透,跑去人生地不熟的广州设点,中间不可控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执委会所采取的是一种稳扎稳打的方式,首先设立了驻崖州办事处,用以积累与明朝社会各个阶层打交道的经验,而这项工作的收效也很好,经过几个月的运作之后,驻崖办不但与当地的商户建立了比较牢固的贸易往来,同时还为大本营引进了大量的明朝移民,并且已经在崖州地区建立起了一张看不见的情报大网。可以说现在发生在崖州地头上的大小事情,不管是民政还是军情,都会在第一时间就上报到执委会的案头,这方面的工作效率远非明朝的同行们可比。

  崖州与胜利港之间商贸航路的开通,也为穿越集团进军大陆打开了一扇窗口,正是由于与“福瑞丰”建立起来的贸易关系,才有了后续双方不断的商贸往来。而这次李奈代表“福瑞丰”高层来到胜利港洽谈的这些订单和合作协议,再次大大地拉近了双方的关系,李奈甚至明确地提出希望执委会也派出一支商队去广州看一看,所有的花销均可由“福瑞丰”一力承担。

  执委会的几个老油条当然明白李奈并不是单纯地请这边派人去大陆游山玩水,而是希望能够进一步扩大双方的贸易规模。“福瑞丰”好歹也是经营了超过两百年的大商号,所经营的商品、掌握的航路、商路、人脉,这些都很难通过李奈的造访展示出来,最直观的办法莫过于把穿越众请去广州亲自看一看,双方多半还会因此而增加新的合作项目。

  “那么问题就来了。”陶东来环顾在场的执委们,沉声说道:“我们是直接设立驻广办,还是先派一支商队去看看情况再说?这个驻广办的人员该如何调配,权限和工作方向上又该怎么进行规定?”

  “事不宜迟,直接设立驻广办比较好,这样可以更快地在大陆地区展开贸易,仅仅一家福瑞丰可喂不饱大家的肚子。”白克思对此早就有了想法,陶东来话音刚落,他便接着话头开始阐述自己的意见:“要是还花那么多时间去考察,等考察半个月再回来慢慢选人,准备物资,真开始做事的时候一个月都过去了,这是对宝贵时间的极大浪费!”

  “老白,你的话是说得没错,但也要考虑到我们现在的实际状况。”宁崎对此有不同看法:“福瑞丰的货物装船就这一两天的事,顶多再过两三天他们就会回广州去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先不说物资的筹备,就只说人手,我们一时间哪里去凑一支比较可靠的团队出来派去广州?”

  宁崎伸出手指挨个点了一下在座的这帮人道:“驻广办这种单位,必须得有个得力的人当领导吧?就说在座这些人,有谁现在能抽得出身去广州长期待着的?”

  众人听了这话之后都是面面相觑,想想还真是这个样子。

  白克思是负责机械和木材的加工,目前工业口至少有一半的事务是在由他直接监管,生产任务正是繁重的时候,就算他想去执委会也不敢放人。

  宁崎负责人力资源调配和本地的文教事业,同时还要兼顾着每天在小学和夜校上课,连穿越众的小孩也都是他在教,最起码家长们就肯定不会放他离开胜利港。

  袁老爷子负责农业开发方面的事务,虽说他一家人都是从事农业,也能为他分担不少的工作,但老爷子最近身体一直有恙,肯定不宜远行,去广州要是身体出了状况,谁来负这个责?

  信产部的蒙贺工作相对比较简单,统管数据、通信和宣传,但大数据库的编程全是他一力完成的,日常维护工作也只有他能胜任。何况执委会中一部分人对于他的社交和管理能力并不是特别信任,所以这个人选也行不通。

  军警部的颜楚杰就更不消说了,目前民团正在招收新一期的人员,有繁重的军训和政工任务正等着他去做,还得盯着军工部门的生产研发,哪有工夫去广州领导驻广办。

  海运部的越之云已经在造船厂住了一个多月了,每天都忙于新船的建造工作,目前他和孙长弥在海运部的分工就是一人负责岸上,一人负责海上。在三号人物谢春去了黑土港之后,两人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同样也脱不开身。

  至于陶东来就更不用说了,穿越集团几乎所有的重要信息都是在他这里进行汇总,而每次的议事过程也都是由他在主持,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头衔,但的确是整个穿越集团实际意义上的第一人,大家甚至根本想都没想过会发生他不在大本营主持工作这种状况。

  众人的眼神转来转去,最后几乎都集中到了一个人身上,就是负责商务和金融事务的施耐德似乎目前也只有他手上的事情相对少一点,而且他本身就是负责商贸工作的领导,这驻广办的主要功能也就是维持两地之间的贸易,想想完全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个职位嘛!

  当初在驻崖办的领导人选问题上,施耐德也是候选人之一,但他只是去崖州考察了一趟谈了几笔买卖,帮穿越集团的外贸事业开了个头。因为那时候金融口正在制定相关的货币体系建设方案,施耐德脱身乏术,后来驻崖办的领导任务却是交给了马力科。当然了,马力科后来在驻崖办也干得很不错,没有辜负执委会的信任。

  不过驻崖办的重要性与驻广办是无法同日而语的,仅仅只是两地的人口就相差了几十倍之多,商贸的规模更是无法相提并论,驻广办所担负的责任和任务都比驻崖办要多出许多,如果不去一个执委级别的领导主持工作,执委会这边是肯定放心不下的。而如果一定要从执委当中挑出一个合适的人选,似乎也只有施耐德最为适合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