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关于开设青楼的种种麻烦

第一百八十六章 关于开设青楼的种种麻烦

  施耐德的回答并没有让李奈觉得多开心,反倒是觉得海汉人的办事效率突然变得十分的低下。  从提出建议到现在都过了六七天了,这才有了执委会的答复,跟其做生意的积极性完全就是两码事。李奈不明白开青楼赌档又不需要海汉这边出钱出人,只需出个地皮然后等着分红就行了,这么简单就能赚钱的生意为什么海汉人要拖了这么久才作出决定,而且还把赌档这个无本生意给否决了。

  不过这也让李奈莫名其妙有了一种熟悉的亲切感,在广州与大明衙门打交道的时候,可不就是这么拖拖拉拉的作风么?

  其实这真是对执委会莫大的冤枉,李奈并不清楚自己一个小小的提议在这些天里给执委会造成了多大的麻烦。仅仅是瑞莎领导的“妇女儿童权益保障会”,便堵着执委会整整吵了两天的架。

  双方争执的重点自然就是妓女的人身权益是否应该得到保障。按照执委会的说法,所有在海汉执委会辖区内的人都应该得到足够的人权保护,而卖身为奴,与青楼老板有人身买卖契约的妓女显然不具备“人权”一说。瑞莎等人便是抓住了这个漏洞,要求执委会必须照章办事,不得对青楼作出特殊照顾。

  有人觉得不过是几个女人在闹,到时候建了也就建了,这几个女人还能去拆了人家的店不成?但执委会却认为群众意见还是必须要得到重视,不能因为已经作出了决定,就压制民间的声音不作答复,那样做只怕会引起更加激烈的内部矛盾要是这帮女汉子等到青楼开业了再去堵着门口闹事,那广大单身男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执委会要跟瑞莎讲道理,那还真有些讲不过,一是本来就有些理亏,这玩意儿的确是与执委会现行的管理政策有些冲突,二来瑞莎本人也是学法律出身的专业人士,想要就这个问题在法理上驳倒她难度太大。

  后来宁崎提出是不是可以走曲线救国的路线,让远在海外的顾凯通过电台的方式做一做未婚妻的思想工作,说不定可以奏效。虽然执委会对于耳根子软得一塌糊涂的顾凯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死马当作活马医,既然没有别的路子可走,那也只好试一试了。

  于是执委们有幸见证了大洋马隔空训夫的神奇本领,纵然胜利港与黑土港之间隔着一片大海,顾凯的表现还是一如既往的软弱。想象力比较丰富的人,几乎都已经可以脑补出顾凯在黑土港那边跪着回话的样子。这场一边倒的电台通讯只持续了十五分钟,绝望的颜楚杰就唆使负责通讯设备的吴卓故意掐断了信号要是再让瑞莎继续说下去,只怕顾凯这个家伙就要上演忠跳反背叛革命了。

  但顾凯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第二天他就发了密报回来提出了一个新的办法。于是执委会对于青楼的问题给出了最新的处理意见:青楼的劳资双方必须要重新签署用工协议,此前双方之间一切带有奴隶性质的协议,执委会一概不承认也不允许其存在。

  这样一来,青楼工作人员将会以雇工的形式出现在胜利港,而不是失去人身自由的奴隶,瑞莎等人所主张的人权保护就一下子没了着力的地方。当然,瑞莎到时候也可以继续去在双方签署的用工协议中抠字眼找麻烦,又或者是质疑青楼女子的卖身行为是否具有合法性,但这些都已经无伤大雅,并没有足够的理由来阻止执委会批准胜利港出现青楼的决议。

  至于说投资方“福瑞丰”是否会按照执委会的意思来办这件事,相关人员倒是并不担心。说到底这个办法只是为了应付穿越集团内部部分异见人士的质询,届时投资方适当地配合一下就够了,至于“福瑞丰”是不是真的会去签订什么劳资双方用工协议,废除掉青楼行业所存在的人身依附关系,那基本就是属于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范围了。

  这倒不是执委会有意要徇私枉法,而是在此期间与反对派的拉锯战已经被广大单身穿越众视为了“优柔寡断”,有人甚至在论坛撰文声讨执委会的“官僚主义”。虽然这种声讨应者寥寥,并没有多少不理智的人当跟风狗,但还有另一种意见逐渐在群众中清晰起来穿越集团说到底还是民主集中制,这民主完了那就应该集中了,反对这事的毕竟只是少数人的意见,那大多数单身男的意见要不要尊重,少数服从多数的规矩还要不要执行了?

  如果要说最稳妥的解决方案,那当然是先立法,确定这项生意能够取得合法性的标准,然后名正言顺地通过议案。但唯一称得上法律专家的顾凯现在远在海外,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通过立法来界定这件事情到底是可做还是不可做当然,就算顾凯在大本营也未必能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原因所有人都懂的。在这样的舆论形势下,仓促应对的执委会一时间也拿不出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案,只能暂时按照顾凯出的折衷之计来应付过去了。

  瑞莎自知斗不过这帮老油条,只能负气而去,临走时还丢了几句场面话表示不会就此罢休,颇有点江湖儿女的气势。不过执委会的烦恼也并没有就此结束,送走了瑞莎,新的麻烦就已经堆到了眼前。

  之前胜利港到田独这一片地区的所有产业,清一色都是在穿越集团名下,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而各个部门的划分虽然比较粗犷,但基本的职能范围还是很明确,哪个部门负责管理哪些事务都有详尽的规定。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作为外资注入胜利港的这些生意,应该划归到哪个部门名下来管理?

  执委会直接管理?开什么玩笑,就现在这样,执委们已经被瑞莎挨个指着鼻子骂“以权谋私”了,还搞这套岂不是落人口实?再说到时候肯定要派个执委去具体分管此事,谁会愿意自己无端端地头上落了个“鸡头”的名号?执委们很默契地在心里就直接把这个方案给否决了。

  照理来说,与“福瑞丰”的合作是商务部在负责,那么“福瑞丰”在胜利港开设店铺也是属于达成合作协议之后的后续事宜,也应该由商务部来负责日常管理。但问题是商务部一向只管贸易接洽,不管单位的具体经营,要是把这几间店铺划给了商务部,那照这道理,是不是今后所有的生产单位也需要划给商务部去管?于理不通,于法不合,这个办法很快也被否决掉了。

  接着又有人提议是不是应该由负责治安的军警部来管,毕竟青楼的出现肯定会涉及到一系列的治安问题提议出这个建议的人当然就是颜楚杰了。军警部可不会在意什么“鸡头”之类的,堂堂暴力机关只在乎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权力是否够大。胜利港的地面上出现某个军警部管辖权力之外的所在,这对颜楚杰来说显然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颜楚杰表示,声色犬马之地从来都是治安重点,不管是这个时代还是几百年之后都一贯如此,特别是来自后世的这些单身男,他们脑子里装的东西可比这个时代的花花公子们多出不知道几百倍,出事的概率也同样不会小。如果军警部不插手进行管理,那这地方出现治安纠纷的频率恐怕很快就会让执委会后悔通过允许经营青楼的提议。

  不得不说颜楚杰的说法的确是切中了问题重点,但同时他也忽视了一件事,那就是文官系统对于军警部的警惕。在上次出了黑土港军事主官选拔的事件之后,隶属于文官系统的执委们都意识到了军警部势力的强大,而这种单方面且缺乏限制的强大很有可能会将整个穿越集团带向军国主义的发展方向,这显然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可能性。在此之后文官们也开始逐渐形成一种默契,但凡是军警部要争的东西,那就必须对其加以限制。

  这并不是一种明面上的对抗,因为大家都是来自后世,都很清楚重文轻武或是重武轻文会给一个执政的政fu带来多大的麻烦,两个系统之间的抗争不是目的,只是达到权力平衡的一种手段。在具体的事务上,军警部想要独揽任何一个项目的企图都会被文官系统阻击必须得有军警部之外的部门对其进行监管,这个项目才具有实际操作的可行性。

  青楼项目上也不会例外,既然颜楚杰自己跳出来想抢这个管辖权,那么遭到文官系统的反对也是必然的,而且其理由也跟商务部遭到的反对相类似作为治安主管单位就只能负责治安方面的管理,如果连具体单位的日常经营也要管,那就是越权行为,这显然与穿越集团的基本职能分工是不符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