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防灾减灾

第一百八十三章 防灾减灾

  当越之云等人从观测点撤下来的时候,风速已经突破了每秒二十米,达到了八到九级的风力强度。  大风夹杂着雨水,对整个港区形成了无差别攻击,一些手臂粗细的树木迅速被折断或是连根拔起,移民安置点的船型屋大多都被吹得东倒西歪,在大风到来的十几分钟之内就有相当数量的船型屋被揭去了屋顶。

  很快一号基地内一部分来不及加固的帐篷和棚屋也在大风大雨中出现了损毁的情况,但出于安全的考虑,执委会要求所有人没有得到明确的命令之前都不得到户外进行活动。

  执委会办公室的电话声此起彼伏,不断从各个地方发来的受损情况报告让执委们颇有点焦头烂额。即便是早就有了防灾预案,事前也得到了明确的预警,并且还采取了一定的预防措施,但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之下,依然无法避免各种各样的损失出现。

  风暴持续一小时之后,情况反而逐渐稳定下来在这样的风暴强度之下,能刮走的基本都已经被刮走了。按照最新出炉的数据,目前的风力强度应该是在九到十级之间,而第一个小时的降雨量则是达到了20毫米,已经妥妥地达到了暴雨等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风力没有继续加强的趋势出现,天气预报小组认为这场热带风暴演变成台风的可能性并不大。

  但这场热带风暴还是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上午才开始有了明显的减弱,只是降雨量并没有减小多少,一直保持着大雨状态。午后乘着雨势减小,执委会抓紧时间组织人手对部分受损不大的建筑进行抢修,并对基地内外的排水沟进行紧急疏通,以避免持续不断的大雨在基地内形成淤积的泥潭。

  不得不说建设部当初修筑一号基地的时候把基础工程做得比较扎实,基地内外各种大小排水沟渠都经受住了这连续二十四小时的考验,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堵塞或是排水不畅的情况。虽然一号基地外的护城河水位上涨了不少,但暂时还没有出现倒灌进基地的威胁。

  而地处内陆的田独工业区显然要比港口地区状况好得多,两地虽然只相隔十几里,但由于这片滨海地区的多山地形,这场热带风暴抵达工业区的时候强度已经比海边减弱了不少,风力最大时只有六到七级,造成的破坏比较有限。田独工业区接到通知之后也按照执委会的安排进行了停工疏散,除了一些房屋出现损坏之外,目前倒也没有特别大的损失。

  唯一情况比较严重的地方大概要数盐场公社了,这里虽然也在事前就采取了一些防灾减灾措施,但仍有近六千斤食盐没有能够及时回收到室内,并且几十方晒盐池里的卤水也被这场暴风雨冲了个干净。而且由于分配给盐场的建材几乎全部被用于生产改造工程,大部分社员仍然是居住在开发盐场时所修建的船型屋当中,结果在这次风暴中房屋损毁严重,并且出现了数名因为房屋倒塌而受伤的人员。按照安西发来的初步损失预计,盐场公社在最初的二十四小时内直接经济损失就已经超过了八百元,加上事后的整修、善后的费用,很可能就把整个盐场公社前两个月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全给搭进去了。

  农作物方面也受到了一定的损失,特别是水稻田因为降雨量太大,出现了大规模的倒伏。目前农场公社也已经组织了大量劳工,冒雨下田对水稻进行扶正,并加速农田的排水作业。好在雨势已经明显减小,只要后续没有大的灾害,那么因此而造成的粮食产量损失也会很有限。

  总的说来,建筑物受损最严重的还是民居部分,从统计结果来看,在第一天的风暴中一共有七十余间船型屋民房严重损坏,其中至少有一半都无法进行修复。而工业设施因为在建设之初就有一定的强度要求,加上提前做了一些预防措施,所以受损并不大。所有的仓储设施因为提前又做了一次防水预备,储备的物资和粮食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这也让执委会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在人员伤亡方面,共计有三十四人在第一天的风暴中受伤,大部分伤员受伤的原因都是房屋损毁,好在没有出现人命,最重的伤员也只是骨折而已,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执委会原本以为这场短时热带风暴很快就会过去,但没想到大风基本停下来之后,雨势却并没有停下的迹象,就这么淅淅沥沥一直持续下去。

  这场雨给后续的救灾工作造成了极大的麻烦,由于失去住处的民众多达数百人,民政部门为了安排好这些人忙得鸡飞狗跳,甚至不得不暂时修改了安全条款,在一号基地内收留了不少老弱妇孺。

  而“福瑞丰”的商队因为这场雨也被留在了胜利港目前执委会忙于救灾,对于已经达成交易的物资暂时还抽不出人力来进行调配装船。当然,为此施耐德也向李奈表示了歉意,并且还向他赠送了一套特别订制的玻璃文具作为执委会的心意。

  李奈倒是没有因此而觉得不满,发生了这样的天灾并不是海汉人的错,而且他们在这里住着也没有半点的亏待,每天三顿热饭热菜仍然是准时送到住处,包括他们带来的随从、船工、水手,全部都受到了良好的优待,实在没什么可以挑刺的地方。作为回礼和友好态度的表示,李奈还代表“福瑞丰”捐助了一百两银子给执委会,用以帮助本地的灾后重建工作。

  唯一有点让李奈觉得不爽的就是这天气实在恼人,走也走不了,想出去转转也不行,出了一号基地到处都是泥坑,而这里又没什么轿子马车之类的交通工具。那些海汉人倒是骑着两轮小车就可以到处跑,可偏偏这玩意儿李奈又不会。

  李奈很想去看看内陆的那个神秘区域,据基地内暂时收留的某些来自田独地区的民众所说,李奈知道海汉人在内陆还有一个比胜利港地盘更大的生产基地,不但有各式作坊,甚至还有一座铁矿和配套的冶炼炉。这次“福瑞丰”订购的军火、香皂、火柴等商品,据说就是由那里的作坊生产出来。那里除了有大量的工坊之外,据说还有海汉人制造的各种可以自行动作的机关,这些机关有千人之力,而且精巧无比,让李奈很是心痒难耐。

  李奈对负责接待他的施耐德也提过几次要求,只是每次都被对方婉言谢绝。不过某天他去巡检司那边找魏平闲聊的时候,却听说跟海汉人关系密切的崖州水寨把总罗升东曾经去过海汉人的工坊参观这也是魏平在来胜利港的途中听罗升东说的。由罗升东所转述的那些见闻,加上魏平不知所谓的夸张,听得李奈更是心驰神往,想要去看一看的心情越发强烈了。

  又等了两天之后,雨势终于停了下来,出来吃早饭的李奈却赫然发现海汉人正在海边整理几艘帆船,看样子是要打算出海。

  陪同李奈的施耐德很快解开了他心中的疑问:“这场风暴不但在我们这里造成了麻烦,同时还顺着海岸线向西行进袭击了崖州,并且在那里搞出了大麻烦。我们得到消息,现在崖州内外出现了上千无家可归的难民,而崖州官府对于这个突发情况显然还缺乏应对方法,据说那些难民已经有很多人因为饥饿和疾病倒下了,我们打算从那里用船拉一些人回来,缓解一下崖州官府的救灾压力。”

  施耐德的话讲得是冠冕堂皇,滴水不漏,就连李奈也没有意识到这是海汉人要打着救灾之名去崖州抢运难民,还真的以为海汉人就是单纯的要为官府分忧,同时解救那些缺少粮食和医药的难民。

  李奈主动说道:“既然是如此善举,那鄙行适逢其会,也不能置身事外。如果方便的话,鄙行也愿派一条船跟随贵方去一趟崖州,另外鄙行这次随行人员中也有一位大夫,当能为救治灾民略尽绵薄之力。”

  既然是李奈主动提出来的要求,施耐德便将这个情况迅速反映给执委会,而执委会当然也不会断然拒绝李奈的好意,便同意由“福瑞丰”出一条船跟着去崖州装人。这多去一条船,至少就可以多装回一两百号人,数量也不算少了。

  为了表彰和感谢李奈的善举,执委会最后还是决定答应李奈的要求,安排他去田独工业区参观一圈。当然了,部分比较重要的生产环节,比如铸炮、制造枪管等等工序,那肯定是不能让李奈参观的。施耐德把话也讲得很清楚,只允许李奈一个人去,并且到了那里之后没有随行人员的允许,不得随意与工作人员交谈,不得擅自进入未经许可的场所,一切行动都必须听从安排。但就算有这一系统的规矩需要遵守,李奈还是兴奋异常,他预感自己此行必然将会有极大的收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