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生理需求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生理需求

  执委会所担心的原因很简单,但却没法向李奈解释,因为他很可能理解不了为什么赌档和妓院的存在有会破坏掉胜利港安定的社会秩序。  黄赌毒可是后世在国内被明令禁止的三大罪,“福瑞丰”想在胜利港搞这些行当的生意,执委会很难一口就答应下来。

  关于赌场对社会秩序的危害性,来自后世的穿越众都是很清楚的,莫说公开赌博了,就连私底下聚赌,执委会也是不允许的。这玩意儿一旦形成风气,真的可以说是后患无穷。

  但人都有赌的天性成分,就像穿越者们选择来到十七世纪,实际上也是一种对人生前途的赌博。这种人性仅仅靠着堵是不行的,还得想办法疏,执委会的计划是等辖区内经济水平发展到一定程度,民众们不需再为了生计担忧的时候,适时地推出博彩业来满足这种人性的需要。当然了,博彩业也是属于公共事业的范围,并不会允许私人来进行经营,其收入也将像后世那样,大部分用于建设公共设施及保障福利政策的方面。

  而妓院这个买卖的麻烦更大,仅仅是想到穿越集团中那群每天嚷嚷着“妇女权力必须得到保障”的女汉子们,执委会就绝对不敢轻易答应李奈的要求。

  就执委会所知的情况,多数人还是只能靠着大数据库中那些“人民艺术家”的作品来解决生理需要,但穿越集团中也早就有人通过一些简单的手段,哄骗了一些黎苗两族的女性进行皮肉交易。不过既然没有惹出什么大的是非,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执委会也就装着不知道。但久在河边走,终究要湿鞋,搞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出事,还是要寻个长期的解决办法才行。  从现实角度来说,在这个时代中妓院青楼是客观存在的一门合法生意,而穿越集团中男多女少的状况也容易产生一些问题,如果能让穿越集团中大量的未婚男有一个合理合法解决生理问题的途径,其实执委会是乐见其成的。

  但问题难就难在这事不可能不引起女权主义者的反弹,而且这部分人所发出的声音是执委会无法忽视的,极有可能会引起穿越集团内部比较大的矛盾出现,这显然不是几个执委能够一言而决的事情,必须要在执委会公开讨论,并且征集部分民众的意见之后才能作出决定。

  陶东来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便主动提议说先享用晚餐,明天再接着谈。李奈倒也不急于一时,便同意了这个提议。不过在晚餐的时候李奈又提出了一个要求,想要去参观一下穿越集团在本地所办的书院。对于这个要求,陶东来一口便答应下来。

  即使李奈不主动提这事,执委会也已经有了这方面的计划安排。对大明文人阶层的文化输出和渗透,是执委会一直非常重视的工作,未来随着穿越集团控制地盘的扩大,必然会需要大量读书识字的人来充当基层管理人员,而仅仅靠着穿越集团自己的书院来培养,肯定远远跟不上需求增长的速度。最现实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吸引大明的落魄文人投效,而在此之前首先要取得对方在心理上的认同感才行。

  像李奈这样取得了举人功名的读书人,已经可以算是大明文人阶层的代表,他对于海汉文化的认同程度,将是执委会调整文化输出战略的重要参考。如果能够让李奈在文教方面也对海汉文化产生一定的认同感,那么下一步就可以拜托“福瑞丰”在大陆招揽那些考不上功名又无法养活自己的落魄文人来胜利港打工了。

  吃过晚饭之后,李奈和贺强便回住处休息去了。他们这两天下来谈了两万多银子的订单,还跟穿越集团谈定了好几桩合作协议,现在正是需要时间来好好缕一缕头绪。而陶东来则是召集了执委们召开例会,商讨李奈今天提出的这几个买卖是否具有可行性。除了外派的顾凯,以及身体有恙的袁老爷子两人无法出席,其他的执委都从各自的驻地赶来参加这次例会陶东来在电话里特别强调了,今天的例会将关系到大家的切身利益,最好不要缺席。

  陶东来言简意赅地将今天与李奈的商谈结果叙述了一遍,然后说道:“像商栈、旅店、酒楼这些设施的引进,我们之前已经作过相关的讨论,这次就没有必要再重复一遍了,原则上只要对方遵守我们定下的规矩,这些生意是可以允许进驻胜利港的。但赌档和妓院,我认为这还是需要我们充分讨论,整体权衡之后再作决定比较好。”

  宁崎笑道:“老陶,你这心思可是够深的,不想自己背黑锅,就打算拉着整个执委会一起背这黑锅?”

  陶东来不以为然道:“这怎么叫背黑锅?我们这是民主集中制,执委会作出的决定就是最后决定,集团内所有人都必须按此执行,哪里来的黑锅一说。”

  宁崎摇头道:“赌档也就罢了,那是我们早就商量好不能让私人搞的生意,但这妓院……不管我们最后是准了还是不准,内部都会有不满的声音,你说这算不算是黑锅?”

  宁崎无疑是很敏锐地认识到了这个决定背后所隐藏的内部矛盾,若是准许“福瑞丰”在本地设立妓院青楼,那么肯定将招来“妇联”的严厉抨击,顾凯虽然走了,但他那个大洋马女朋友瑞莎可是留在了胜利港没走。而且据说瑞莎在女性成员中的人气极高,在一年之后的执委会改选时,掌握了女性成员选票的瑞莎极有可能会挤掉目前的执委,进入到最高委员会当中成为女权代表。

  而如果执委会否决了李奈的提议,那占据穿越集团人口大多数的单身男在事后绝对会怨声载道,而断绝了这个“福利”实施可能性的执委会肯定将受到口诛笔伐的攻击。要知道穿越过来已经四个月了,执委会之前所承诺过的解决配偶问题不但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解决举措,甚至连一个可行的方案都没有拿出来进行过公开讨论。单身男们早就在论坛上对于执委会在这方面的“不作为”发起过数次攻击,认为执委会这是对“群众工作”的有意忽视。

  关于这些“群众呼声”,执委会当然也不是耳聋眼瞎的摆设,多少也知道一些。但就本地这现有条件,想要解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生理需要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本地的人口结构以前是以黎苗两族占了多数,女性问题处理得不好就很容易起民族纠纷,而日益增多的外来移民中,仍然是男性劳动力占了多数,总体上看本地的男女比例仍然处于严重失衡的状态。

  当然,也有人提出了作为一种集体福利,干脆直接从外面购买女仆甚至是女奴,以抽签的方式分发给单身成员。但也有很多人认为纯粹的人口买卖对于穿越集团来说是“重大的历史倒退”,奴隶贩子这个头衔可能会在今后的历史中一直扣在他们这些“先贤”头上尽管目前一直在从崖州引进的犯人苦役也是一种变相的人口买卖,但这部分人坚持认为两者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这个办法虽然也有拿到执委会上进行讨论,但一直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

  驻崖办的何夕等人倒是给执委会出过一个更可行的主意:每十天或者半个月组织一次崖州短途游,让那些有意愿的人到崖州的青楼里去解决个人需要。这样在短期内可以缓解广大单身群众的不满情绪,同时也不会让女权分子有话可说。

  不得不说这个主意听起来是很有诱惑力的,但在实际操作中还是遇到了一些小麻烦第一批去的人就遇到了某个身上有病的妓女,结果统统被吓得直接提裤子走人要是被传染上了某些乱七八糟的病,这年头可没有什么特效药可以治。执委会当然也没有任何办法对崖州的声色场所进行卫生监控,于是这个办法最后也就无疾而终了。

  而如今李奈的提议将这个难题直接就摆在了执委会面前,这次甚至连逃避的机会都没了,执委会如果拿不出一个可行的方案,那么就将如宁崎所说的那样,不管是同意还是否决,都将会遭受到反对意见的攻击。

  “我看还是照程序来,投票吧。”白克思提议道:“先作决定,再来想解决办法。”

  除去两名缺席的执委之外,到场的执委有陶东来、宁崎、白克思、颜楚杰、施耐德、蒙贺、越之云七人。按照执委会的章程,只要到场执委人数超过三分之二,投票所作出决定就是有效的。这七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全部是单身状态。

  七个单身男人对这样一个议题进行投票,其结果简直就不言而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