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离岸价与到岸价

第一百七十二章 离岸价与到岸价

  计划经济固然有很多弊端,比如容易产生生产与需求之间的脱节,不能合理调节内部各个经济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等等,但其众多的优点也同样不容忽视。  它可以有效地避免市场经济发展的盲目性和不确定性,以及对自然资源的无节制消耗,并且能够对有限的人力资源进行科学的调配和充分利用,使其产生的效益最大化。

  当然执委会所看重的功效还有一点,那就是计划经济可以很有效地控制社会贫富差距,维持安定的社会局面,这对于前期扩展需要吸纳大量贫民的穿越集团可谓十分重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不管其文化高低,都有一种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心理存在,如果大家的生活状况都差不多,苦点也就苦点,忍忍就过去了,但如果一群苦哈哈里住着个土财主,那势必会引起民众的敌视。执委会将治下土地和生产资料全部公有化,并在内部施行计划经济制度,正是为了杜绝民众中间出现过大的贫富差距。

  当然计划经济并不能杜绝特权阶级的出现,事实上这四百多名穿越者现在就是这个社会环境当中的特权持有者。为了避免出现人亡政息,四分五裂的情况,穿越集团的要害部门和关键单位在两三代人的时间内都必须掌握在穿越者及其直属后代手中,而这将不可避免地制造出一个特权阶级。不过对于穿越集团未来经营的整个大环境来说,有一小部分人成为特权阶级倒并不会引起太大的麻烦相比未来十几年大明所要面对的麻烦,这根本只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情而已。

  李奈不懂什么叫做计划经济,更不明白社会福利保障制度是什么玩意儿,但他能从蒋三的回答中听得出来,本地的民众对于海汉人执政的方式有多么的认同。  听完蒋三的说法,李奈甚至也有那么一点觉得天道不公了。

  关于蒋三后来所补充的这些执政措施,李奈可以确定不仅是在崖州,就算是整个大明也不会有第二处地方能像胜利港这么做。要承担一个雇工吃穿住行,生老病死的所有费用,这笔支出可不是小数目,在李奈所知的绝大部分行当之中,这种程度的福利保障都会让老板直接跳脚。当然官府什么的就更不消说了,不收钱还给民众发钱,真把父母官当成是老百姓的亲生父母么?

  本地对普通民众的待遇给得这么好,李奈甚至都不需开口询问,就能想到这里针对普通民众的各种税费肯定也是不存在的。这样耗费巨大的政策,也只有善于经营贸易,拥有各种高利润出口产品的海汉人才有可能做到。李奈虽然一时想不明白海汉人如何在经济上进行运作来保证这套社会制度的顺利运行,但很显然海汉人的手段比大明的地方官府高出不知多少倍,就此地的民情来看,顶多只消两三年时间,这里的民众为了享有这种高福利的生活,绝对会自认为海汉人而非明人了。

  不过就算海汉人再怎么善于拉拢民心,李奈也并不认为他们会在这里干出什么逆天的事情来,充其量就是把胜利港这地方建成南海区域内一个大的走私港口而已。至于海汉人造枪铸炮甚至组织民团替代地方官府行使职能,李奈也觉得没有多大的问题,福建、江浙那边沿海地区也有一些大海商采取了类似的做法,自行建设用于海上贸易的港口码头,只不过规模没有胜利港这么大而已。

  安西听完蒋三的话之后已经是眉开眼笑,心里暗道平时的群众教育工作还真算是卓有成效,想不到像蒋三这样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的农民居然还能说出这么一番道理来。表彰,这必须得事后进行表彰,正好社员互助会还差个管事的人,蒋三这人看来应该很适合这位子。

  众人在安西的挽留之下,中午便留在了盐场公社用餐。除了今早才捞上岸的各式海鲜之外,桌上也颇有几道盐场风味的菜色盐煎肉、咸鱼和各式咸菜。陶东来询问李奈是否要来点酒时候,李奈立刻脸色就变了,连连摇手称不必客气。前一晚被几个海汉头领灌得七荤八素的难受感都还没过去,他哪敢再次挑战自己的极限。

  菜过五味,李奈便主动提起了私盐的买卖:“前次贵方送来的精盐品质和价格都很不错,鄙行愿在福广一带代销贵方出产的精盐,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还是按贵行之前所说的每月一万斤?”施耐德意味深长地反问道。该看的差不多都看了,该谈的也都谈到位了,如果李奈到这个份上还放不开手脚,那么执委会恐怕就得考虑在大陆地区另外找一个代理商来做这私盐买卖了。

  果然李奈摇头道:“先前鄙行低估了贵方的精盐产量,是以只提出每月一万斤的交易量。但今日到盐场看过之后,在下认为这个交易量至少应该是每月五万斤,之后可以随行就市再进行调整。”

  相较于前一日达成的军火出口协议,这每月五万斤的食盐订单的总金额并不多,按之前每千斤五十元的批发价来计算,也就是卖了两百支二七式火绳枪的水平。但执委会所看重的并不是单笔交易的利润,而是食盐生意的长期收益。

  仅广州府及其治下周边地区,人口就几近百万,这么多人口一个月的食盐消耗量可远远不止五万斤,更何况“福瑞丰”有能力将私盐贩运到更远的广东内陆和福建发卖,执委会认为未来可供开发的市场非常值得期待。像制盐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只要有劳动力,执委会就可以不断扩大产能,不会受到原材料供应或是技术人员不足的困扰,并且由于生产效率的优越性,穿越集团的食盐能够将成本控制在极低的水平,大陆地区根本就无法抵御有计划的大规模倾销。

  这样做的后果肯定会带来沿海地区大量的盐场和盐户破产,福广两地官方的盐税也会因此而锐减。但这也正是执委会所要达成的效果直接把这条路变成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等那样的局面出现之后,执委会就将设法从当地招揽破产盐户迁入三亚地区,充当开发海南岛的劳动力。

  这中间或许会有因为巨大利益产生的各种明争暗斗,比如盐商之间、盐商与盐课提举司之间、盐商与盐场之间等等,但执委会相信有了穿越集团的背后支持,类似“福瑞丰”这样的代理商绝对不会在争斗中吃大亏要枪有枪,要炮有炮,整个东南沿海地区都不会有第二支装备这么强悍的私盐贩子存在。

  不过要顺利达成这笔交易,还是有一个小问题必须要先解决。施耐德道:“每月五万斤没有问题,但交货的地点必须要确定一下。我想李先生也知道,我们现在的海上运力很紧张,恐怕暂时还没法抽调船只专门跑广州运盐或是运别的货物,所以我们之前报出的商品价格都是离岸价。”

  李奈不解道:“交货地点倒是好商量,不过何为离岸价?”

  施耐德这才意识到这种后世的国际贸易术语估计李奈是弄不明白的,赶紧解释道:“离岸价便是卖方商品装船后离港前的价格,就是说交货地点是装运港,我们在装船时完成货物和钱款的清点就算是交易结束。另外还有一种方式是到岸价,交货地点就是买方指定的目的港,因为运输费用的关系,到岸价会比离岸价贵上一些就是了。”

  李奈点头道:“施先生这么一解释,这离岸价到岸价的说法倒是形象易懂。那请问施先生,胜利港的贸易可是与以前一样,不需抽税?”

  施耐德连连点头,心道这个富二代倒还真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并没有因为交易的顺利进行而忽略关税这种细节。执委会从筹划之初就是将胜利港作为免税自由港来进行定位,所以也就并没有关税的设置。免税港对于提高进出口贸易量的好处已经经过历史的证明,无需在此赘述。

  至于说容易让本地产业遭受进口商品冲击的状况,执委会并不担心,要说生产效率和生产成本,这个时代不会有人能比穿越集团做得更好,只要是三亚本地的制造和生产行业,其产品价格肯定能低于同时代竞争对手。更何况穿越集团的进口商品绝大部分都是以原材料为主,而出口商品则是以工业制成品为主,这种商品进出口结构用免税港的方式来进行贸易反而会获利更多。

  但相较于胜利港简单明了的免税政策,明朝的相关政策和税制却是要复杂许多,甚至不是简单加上运费就能解决的问题,所以施耐德才会提出需要先确定交货地点的问题。...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