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海汉人的民政管理

第一百六十八章 海汉人的民政管理

  李奈和贺强来到胜利港是要买盐还是买玻璃制品,魏平并不关心,但有一件事魏平很肯定,这些客商远道而来,一定不会放过任何能够赚钱的生意。

  “两位,前面队伍排这么长,不如我们先到旁边找地方坐着等。待会儿我让手下把两位的早饭一并领了送来便是。”魏平主动向他们示好。

  李奈赶紧抱拳作揖道:“不敢烦劳魏巡检。”

  “小事,小事。”魏平立刻就吩咐了手下,然后带头往旁边一棵大树下走去。魏平倒也想找个更隐蔽的地方说话,不过他的活动范围有限,倒也不敢走得太远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这大树旁堆着不少条形青石,是劳工们从附近山脚的采石场运来,之后会转运到港口上用以修建码头。三人便各寻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不过双方的心思不一样,谁都没有先急着开口。

  过了片刻魏平终于忍不住了,早饭时间过后附近的劳工就会陆陆续续开始工作,而这里也就找不到什么僻静的地方了,他可不愿意再等到明天早上。

  “两位昨天来巡检司的时候,我看两位似乎欲言又止,可有什么疑虑?”魏平也算是在社会上打滚了几年的人物,一上来不提自己的事情,先是设法套对方的话。

  李奈应道:“在下本是打算向魏巡检打听打听本地状况如何,但昨日有那海汉的施先生一直伴随在旁,说话多有不便,倒是让魏巡检挂心了。”

  魏平笑道:“不知李公子想知道哪方面的状况?在下到此已经居住了一月有余,本地民情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魏平这话就有些吹牛之嫌了,他在胜利港住了一个多月是不假,但这段时间里有一多半都是被禁锢在巡检司的院子里不许外出,所涉足的范围极为有限,能够体察到的“民情”多半也只是来自他从院子中观察的结果而已。

  不过李奈可不清楚魏平是否真的遭到了软禁,只是有此猜测而已,既然魏平表现出这种乐意交流的态度,他当然也不会拒绝对方的善意,赶紧问道:“那请问魏巡检,本地民众对于海汉人的风评如何?以魏巡检所见,此地民情是否安定?”

  魏平沉吟道:“海汉人治理民政的确有独到之处,本地民众对他们的安排布置都是言听计从,极少听到有埋怨不满之声。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他们吃穿住用都是靠着海汉人……”

  说到这里,魏平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处境不也正是这样,赶紧岔开了话题道:“至于民情安定与否,我想两位昨日在附近参观游历,一定见到不少民团士卒吧?”

  李奈和贺强想起昨天参观新兵营的情形,连那些半大的孩子都被训练得如同士兵一般,都是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

  “胜利港此地的法治极严,民众稍有犯错,便会被投入到被唤作劳改营的所在中做苦役。并且这里除了民团之外,还有另一种用来维持治安的编制,海汉人称之为保安,你们看那些身着黑色短衣,腰间别着短棍的人便是了。他们平时便在港口和民众居所附近巡视,专管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若是港口有新移民抵达,他们也会去码头上协助民团维持秩序。”魏平详细地向两人解释道。

  李奈和贺强环顾四周,果然看到有几个魏平所说的黑衣保安在远处站着。李奈心道,这保安一职,恐怕便与我大明的巡检司职能近似了。只是当着魏平的面,这猜测却不可随便说出口。

  “可为何这些民众初到胜利港,就愿意加入民团或是当保安替那些海汉人卖命?莫非海汉人给的报酬极高?”贺强不解地问道。

  魏平解释道:“这事我先前也一直不解,后来才慢慢知道,原来海汉人以公社为单位,对本地平民进行收编,凡是入了公社的平民都被称作社员,待遇也较一般民众好得多,所以来到这里做工的百姓都以进入公社为目标。而一家人中只要有一人入了民团或是当了保安,家人便可迁入到公社中居住,享受社员的各种福利。”

  “原来如此……”

  李奈和贺强此时都想到了昨天去参观过的农场公社,那里的各种制度安排给两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却不曾想公社与本地民团之间还有如此的联系。

  “不仅如此,据说海汉人在离此十几里远的内陆修建了大片工坊,据说还开了一座铁矿。在工坊中做工的收益比在港口劳作和开荒种地更高,只是要进入工坊做事不是那么容易,必须得先有社员的资格才能接受海汉人的进一步挑选。”魏平继续解说道。

  经过魏平这么一番解说,李奈和贺强也算大致明白了这地方究竟是怎样一个社会结构。这些新移民来到胜利港之后经过筛选,首先会被分流到各个工地上做事,其中表现较好的一些人会被选入到“公社”当中,而公社中表现较好的人,会被选入等级更高的工坊做事。至于在工坊之上还有什么样的设置,李奈就算不用问也能想到了。

  据说此地的海汉人不过数百,要管理好日益增多的民众,肯定需要提拔一些本地人来做基层的管理工作。从新移民、普通劳工、社员、工坊劳工,到更高的用工等级,海汉人为普通民众设计了一套上升通道系统,不管这些人奋斗到了哪个等级,一定还会有新的诱饵摆在他们面前,诱使他们去为之努力。

  这套社会结构其实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大明社会中同样也存在这样的上升通道,比如贺强这个“福瑞丰”的高级管事,就是从端茶跑腿的小厮一步一步做上来的。真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李奈认为海汉人对本地的管理手段更像是将民政治理和经商挣钱两件事结合到了一起。

  若是大明的地方官府,一般只会治理民政,至于民众如何做工糊口,官府是没有那个闲心去管的。除非是修路治水这种需要大量劳动力的工程,否则官府绝对不会把民众组织起来开工毕竟组织大规模的工程是一个相当劳神费力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很少会有地方官员乐意主动去做这种事。

  而善于挣钱的商行一般也不会组织民众进行生产,这不但是管理上会遇到很多难题,同时很容易被人扣上“纠集民众、网络民心、意欲不轨”之类的帽子。就算像“福瑞丰”这样在广州根基深厚的商行,也顶多就是组织个商队,在老家弄个民团,绝对不会像海汉人这样搞什么“公社”,将成百上千的民众组织到一起修村建寨自成体系。这种事要是出现在广州,李奈敢保证这帮海汉人早就全部被抓起来下狱待审了。

  但海汉人将民政管理和商业经营已经揉合到了一起,本地的民众被组织起来进行规模化的生产,李奈从昨天去看过的农场公社便意识到了这一点。这里的农田全部是统一耕作,统一收割,收获的粮食也全部进入公共粮仓,由海汉执委会统一安排。

  海汉人对于农业生产的安排细化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李奈甚至发现他们对施肥的频率、数量和种类都作出了十分详尽的规划,这是他过去在任何一处农村都没有见过的现象。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了农场的运作情况,李奈恐怕只会认为高欢所说的水稻一年亩产能达千斤是在吹牛皮。

  以海汉人做事的风格,李奈不难想象,他们一定也在精盐和玻璃的生产中采用了类似农场公社这样的管理方式来组织生产。事实上前一天的接风宴上,施耐德就已经向他透露过,第二天会安排他们去参观本地的盐场公社,以增强他们对长期合作私盐买卖的信心。

  李奈从昨天的农场公社参观中得知,只有一个规模很小的“公社管委会”作为农场管理机构,但这个管委会只是起到统筹协调的作用,而具体的事务则是由社员们所组成的各种职能细化的机构来负责实施,比如什么农技会、健康会、红白理事会之类的一大堆。当时介绍的时候听得李奈头都大了,现在回想起来却意识到了海汉人这样做的深意。

  以海汉人在本地的发展速度来看,不管是农场公社或是别的生产场所,规模的继续扩大只是时间问题,而下面这些基层的管理机构也在随之扩大,海汉人已经开始任命一些本地人出任民政方面的管理者。这跟大明民间的保甲制有着根本的区别,这里的公社并非民间联保自治,而是由海汉执委会进行组织和管理,同时这些工作人员现在已经享有海汉人发放的工饷,在李奈看来他们就跟替衙门办事的小吏差不多也就是说海汉执委会在本地的民政管理当中已经在全面取代地方官府的功能。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李奈不得不承认海汉人在民政管理方面做得极好,其成效远远超过了地方官府。而民众的丰衣足食反过来也保证了此地的民情安定,社会秩序良好,而这正是李奈这样的商人所看重的特质。...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