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隔空算计

第一百六十五章 隔空算计

  自从穿越集团在胜利港落脚以来,崖州方面已经通过不同渠道传过几次话,希望能把这边的土地纳入到官府治下。  而达成这种统治的标志,崖州方面认为应该是巡检司的入驻和田契地契的建档。

  地契这玩意儿,在执委会看来其实可有可无,穿越集团占下的土地不是凭着一张纸就能夺走的。不过执委会考虑到目前跟崖州官方的相处还算比较融洽,在人口和原材料的引进方面还有许多要借重崖州的地方,也没有必要因为这种小事情撕破了脸面。上次跟着巡检司一起来的人当中有清查登记田亩的小吏,执委会便顺手把田契地契一股脑都办好了。

  当然了,在官府登记的田契地契文书上所写明的面积,比这里的实际开发情况少了十倍不止,田契上还特别注明了海汉人所开垦的二百一十二亩田地全部为“下田”,于是需要缴纳给官府的粮赋又直接砍去了一半。

  不过就算这砍了又砍的粮赋,执委会也并没有打算要上缴给崖州官府。反正现在征赋管税的小吏就在手上捏着,到时候叫他随便编个什么理由混过去就是了。

  至于这么做会不会有人出来挑刺,执委会倒不是很担心。何夕在崖州的工作做得十分扎实,每家庙里都是按时烧香,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的消息甚至可能比锦衣卫和东厂番子更快更准确毕竟那两家特务机构可没执委会这么财大气粗的后盾,一方是用牢狱之灾让人避之不及,另一方则是采取了利益捆绑的方式诱人合作,孰高孰低一望可知。而用金钱开路的措施显然收效相当不错,比如胜利港这边的各种地产文书送回崖州之后,甚至连知州老爷的书案都没上,就已经盖完章批复下来了。

  执委会已经给驻崖办发了指示,如果现阶段还有人想要挑事的,尽管送来胜利港,反正已经接了一帮巡检司的人,就不会介意再多接一些人了。

  至于像李奈这样的外来客,陶东来倒是不怕在他面前多暴露一点实力,毕竟双方的合作现在正逐渐加深,要想稳固住这种合作关系,就必须建立在对彼此实力信任的基础之上。执委会很清楚像“福瑞丰”这样可以跨数省开连锁商行的客商必定实力不凡,但“福瑞丰”之前却未必能意识到“海汉执委会”这个机构在地方上的控制力。

  果然李奈听完陶东来的话之后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李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他在江浙一带交往的士绅朋友,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大地主,家中有数千乃至上万亩土地的也大有人在,但他从未有过有人像陶东来说得这样理直气壮,毫无顾忌。最重要的是,陶东来说的地主并不是他自己,而是“海汉执委会”这个机构,联系到陶东来先前说过“这里没有地主”,李奈似乎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

  在大明的社会中,不管是老百姓还是皇亲贵戚,无不以土地作为安身立命的根本。李奈虽然不明白这些海汉人为何要将土地这种宝贵资产公有化,但显然这种做法与大明的制度是格格不入的。没有地主,就没有士绅阶层,没有了士绅阶层,就没人来统领基层的百姓,那这个社会岂不是就乱了套?

  但偏偏海汉人经营地盘上秩序极好,可以说比李奈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好,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按照海汉人指定的规矩在精确而刻板地运行着,甚至连行人走在路上应该靠左还是靠右这种细节都有专门的规定。大明士绅的作用,仿佛就是被那些看不到摸不着的各种规矩给代替了。

  至于海汉人,李奈并不认为他们是士绅,真要做个类比的话,他们更像是这里的官府修建码头村寨、运输移民迁入,组织开荒种地,自行造枪铸炮组建民团,这些事情可不正是官府应该去做的吗?

  当然,李奈丝毫不会认为海汉人有聚众作乱甚至造反的打算有这种想法的人怎么可能把自己造的快枪利炮卖给对头家的商人?这就像朝廷不会把生铁和粮食出售给北边的鞑子一个道理。

  对于海汉人处理本地事务的一些做法,李奈不敢苟同,不过他也承认海汉人的确是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这些人不但有强大的武装实力,更重要的是他们很讲究规矩,这种固执的偏好甚至已经渗透到了本地的方方面面。而一个讲究规矩的合作伙伴,甚至比每次交易所能带来的高额收益更为重要。

  眼看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陶东来一行人便草草结束了对农场公社的巡视参观,回到了一号基地。事实上他们所看的地方也仅仅只是农业部一期开发的成果,而后续在田独河上游沿岸又开垦出了千亩土地,除了种植水稻和经济作物之外,甚至还搞了一个小型牧场,开展多种家禽家畜养殖。

  李奈一行人可以说是胜利港开埠以来,访客中身份最重要的人了,因此他们所接受的晚宴款待也最为隆重。除了陶东来和施耐德之外,颜楚杰、宁崎也列席陪同,规格之高前所未有。当然了,这也与第一天的贸易洽谈就达成了一万多两白银的贸易订单有很大的关系,像“福瑞丰”这样的大土豪,其经济实力和销售网络都是现在穿越集团所必须倚重的对象。

  这几个嘴炮大神聚到了一起,肯定是要想方设法从李奈口中多掏些情报出来,为此陶东来还动用了私人储备,拿了两瓶五粮液出来。贺强本来还想帮着自己少东家抵挡一下,但几个家伙颇有默契,三下五除二就先灌翻了碍事的贺强,然后慢慢开始跟李奈套话。

  李奈虽然也是在社会上走南闯北过的人物,但相比于后世复杂环境中锻炼出来的这些家伙,他还是显得嫩了一些,几杯酒下肚之后,该说不该说的话慢慢都被他们套了出来。等到第二瓶酒见底的时候,李奈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陶东来这才让人送他们去准备好的营房中休息。

  至于他们这几个老江湖,从头到尾根本就没喝下去多少酒。用颜楚杰的话来说,那就是“嘴都还没打湿战斗就结束了”。不过现在他们也无心继续再喝下去,有些信息需要趁着没忘的时候赶紧梳理一下,再顺便商量商量后续的贸易谈判应该如何进行。

  从刚才李奈酒后的话语中,他们取得了不少的收获,其中很重要的一条便是“福瑞丰”购买这些军火之后的打算。

  陶东来道:“我原本以为他们买这些军火是有某些渠道可以卖给明军,倒是没想到他们打算直接倒卖到福建那边去。”

  “算算时间,今年应该正是十八芝和福建副总兵俞咨皋、大海商许心素打得热闹的时候,对军火武器的需求量应该非常大。而且按照历史发展的轨迹,明年郑芝龙就会接受明朝的招安,然后十八芝很快会出现内讧,东南沿海的乱局一直要持续到1635年。”宁崎的头脑也保持着清醒,立刻补充了历史背景。

  “不过我们既然已经来了,就未必会打那么长的时间了。”颜楚杰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道:“我们的出现应该可以大大提升这个时代的作战效率,有了我们制造的武器,历史里要打上几天的海战,说不定几个小时就会结束了。”

  “这是没错,但我们还是要注意策略。”宁崎对颜楚杰的乐观并不是十分赞同:“郑芝龙一家独大的话,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好处。历史上到1633年的时候,郑芝龙手下的海上军事力量已经成为远东第一,就连荷兰人都已经打不过他了,所有在东南沿海活动的商船都必须给郑芝龙交保护费,这更加变相壮大了他的实力。”

  “那历史上有记载郑芝龙的兵力如何吗?”颜楚杰饶有兴趣地追问道。既然有通晓历史发展趋势这个金手指可以开,颜楚杰也很有兴趣了解一下未来潜在对手的实力如何。

  “目前这个阶段,郑芝龙率领的十八芝海盗团伙至少有三万人左右,五六百艘船肯定是有的。至于他打败俞咨皋和许心素之后,实力膨胀得更快,到1635年他剿灭刘香的时候,大概有二十万上下的军力,三千艘规模的船队,就算以世界范围来说都是一支非常强大的海上武装力量了。”宁崎不无感叹地说道。

  颜楚杰听得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可以料想八年后的穿越集团肯定会比现在强很多,但也未必能拥有二十万左右的军力和三千艘规模的船队,这个数字着实有些吓人。

  “一个以海起家的枭雄不可能坐视我们这样一支力量在南海崛起,就像我们不会坐视他在福建一带坐大一样。”陶东来沉声说道:“我们得想办法拖一拖他的发展速度才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