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道贩子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道贩子

  李奈正要回话,见贺强悄悄朝自己使了个眼色,便向陶东来抱拳道:“请容我们商量片刻。   .   ”

  陶东来会意地拉着施耐德退开一段距离,给他们留出空间。

  贺强低声道:“三少爷,此物可大量购入!”

  李奈愕然道:“这是为何?我们在李家庄的民团不过百人,就算半数装备此种火铳,也只需四五十支就够了。左右不过几百两银子,他们又有现货,若是大量购入恐怕海汉人反倒无法立刻供货。”

  贺强道:“三少爷,这是好东西,我们不但能留着自用,还可以转卖赚钱!”

  李奈摇头道:“军中那些军头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你让他们拿军械出来卖或许能行,但要让他们掏腰包买军械……绝对无此可能!”

  “就算他们肯买,卖给军中又能赚几个钱?”贺强打量一下站在远处的陶东来和施耐德,继续说道:“这东西我们若是卖到福建那边去,至少能赚两倍的钱!”

  “你是说……卖给十八芝?”李奈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贺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他相信话说到这个份上,李奈自然可以想明白这事是否可行。

  所谓十八芝,是福建大海盗头子郑芝龙牵头组织的一个海盗同盟。郑芝龙年轻时曾经来往于东南亚各地,并且先后在大海盗商人李旦和荷兰人手下做事,1624年郑芝龙娶了日本倭寇首领颜思齐的女儿,并于次年颜思齐身死之后继承了他的遗产,然后纠集各路海盗首领,成立了“十八芝”,成为福建沿海地区实力最为强大的一支武装力量。顺便值得一提的是郑芝龙之子,被后世所崇敬的民族英雄郑成功已于1624年出生,目前还尚处于幼儿形态。

  十八芝成立之后李旦也于当年八月去世,于是他在台湾的产业全部被郑芝龙所控制,而厦门的产业则是落入了海商许心素手中。在穿越集团定居三亚的这个时候,十八芝正以台湾魍港为基地,与福建广东沿海的明军不断交战,同时对许心素的海上力量进行打击。

  “福瑞丰”在福建也有分号生意,甚至与许心素、十八芝都有私底下的贸易往来,对于那边的局势也很清楚。现在郑芝龙和许心素都是倾尽全力想要消灭对方,独霸东南海疆,对于各种物资的需求都是极大,而武器自然是重中之重。

  由于福建的明军与十八芝正处于交战状态,十八芝想要从军中买到制式武器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唯一能向郑芝龙和许心素大量提供武器的荷兰人一直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态,对于两边提出的求助要求都表示了拒绝,显然是要等他们自行分出高下之后再决定接下来的合作对象。

  在这种形势之下,如果有另一个军火商介入市场,那无疑会受到这些参战方的追捧。至于说这些武器的价格,只要不超过现有的黑市价,这些不差钱的金主肯定会大量购入。

  这种地下军火买卖固然会存在一定的危险性,但对于做惯了大买卖的“福瑞丰”来说,他们的抗风险能力要远强于普通商行每年掏了大把银子好吃好喝养着的民团可不是吃素的,这些人平时是守村护寨的民兵,在护送商队的时候就变身为武装镖队。如今李奈打算将民团装备进一步火器化,可以预见其战斗力将很快会再提高一大截。而随着“福瑞丰”在东南沿海的生意越做越大,所控制的民团规模也需要进一步扩大,就算到时候卖不出去,这些火绳枪在内部消化掉也没什么问题。

  李奈打定了主意,便走回到陶东来身边道:“此种火铳,鄙行欲采购两百支,价格便按先前的报价,全要十二两的套装,陶先生觉得如何?”

  陶东来道:“两百支没问题,不过目前我们手头上没有这么多现货,这次先交易一百支,半个月之后再交易一百支,怎么样?”

  “若是这样,那还请陶先生多给些优惠。”李奈趁机讨价还价。

  “那就所有枪支都按四十发弹药进行配发,相当于我们多送两千发弹药,这样总行了吧?”陶东来肯定不会降价,宁可多送赠品,价格是咬死不松口。

  “那便这样定下了!”李奈倒也爽快,没有在这点小钱上跟陶东来过多纠缠。毕竟这次来胜利港的贸易内容中原本并没有武器一项,只是临时起意的一桩生意而已。虽然交易额已经有两千多两,但在李奈眼中看来,与海汉人的贸易可远远不会止步在“千两”这个等级。

  唯一有点麻烦的是海汉人不直接用银两进行交易,李奈他们还必须得先将来的现银兑换成海汉人的“流通券”才行,好在“流通券”与白银的兑换率定在一比一,兑换起来倒也不算麻烦。李奈此行还有许多交易要与海汉人商谈,也不急于现在立刻就进行结算。

  谈定这笔交易之后,李奈追问道:“若是鄙行以后想要大量购入此种火铳,这价格和提货期上是否能有更好的条件?”

  陶东来和施耐德两个老狐狸眼神一对,两人心头都是一样的念头这家伙是想做二道军火贩子啊!

  对于李奈的这种想法,陶东来他们并不介意,虽然代理商会分走相当一部分利润空间,但对于目前缺人缺船缺关系的穿越集团来说,这其实是在短时间内打开市场的最有效办法。如果要靠着自己一点一点去摸索,恐怕最快要等明年才能把出产的货物卖到广州,而现在像“福瑞丰”、“安富行”以及罗升东这样的代理商,已经迅速地将穿越集团出产的商品发卖到目前穿越众所不能到达的区域。

  像军火这种性质特殊的商品,要打开销路更是不易。上次陶东来已经与罗升东谈过此事,但罗升东却表示想让经费捉襟见肘的明军采买军火绝非易事,除非是朝廷和兵部拨下来专款,否则就算穿越集团的火绳枪威力大到能一枪打死一百人也没用。

  而“福瑞丰”的这位少东家提出这问题,显然不是无的放矢,陶东来和施耐德都立刻敏锐地察觉到其中的商机。

  陶东来干咳了一声道:“只要贵方能提早下订单,具体的价格和提货时间,我们都是可以协商的……其实我们这里除了火绳枪之外,也还可以买到别的军械。”

  李奈摇头道:“若是寻常刀枪,陶先生便不必推销了,佛山一地遍地都是冶铁匠所,要打造这些东西很是方便,价格也极为低廉。”

  陶东来也摇头道:“李先生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可没打算卖给你那些东西。我的意思是,有些比火绳枪威力更大的武器,不知道李先生有没有兴趣?”

  李奈立刻就想到了进港时看到岸边坡地上正在修建的那些炮台,当下脱口而出道:“莫非是红夷火炮?”

  陶东来点点头道:“如果贵方有兴趣买,那我们也可以好好谈谈价格。”

  相比于火绳枪的生意,陶东来和整个军警部都更属意出售火炮。同样的一吨生铁,用来生产火炮要比生产火绳枪所需的人员和工时都少得多,而成品的利润更是相差巨大。一支二七式火绳枪连同刺刀在内目前的生产成本约在两元上下,出售价格为十元,毛利率大概有五倍。

  而一门二七式6磅陆军炮的生产成本还不到五十元,出售的价格按照军工部门的预计,至少在六到八百元,毛利率竟然高达十倍以上。更大口径的火炮由于其制造难度倍增,价格更是以几何倍数上涨,像欧洲商人卖给郑家水师的大口径舰载长重炮,一门18磅炮的价格竟然要数千两银子。枪炮两种武器对于外贸来说孰轻孰重,从利润的角度来看,结果就不言而喻了。

  为了迟早都会到来的军火销售,军工部门早就下了苦工,研发出专门用于外销的外贸版火炮。在短期内火炮还无法升级换代的情况之下,为了坚持贯彻军火交易中的“代差理论”,军工部门有意识地将外贸版的火药、射程和使用寿命都做了小幅度的削弱。如果有朝一日穿越集团的部队在战场上面对使用外贸版武器的敌人,那射程上的差距就足以让炮兵们好好教对手该怎么做人了。

  至于火绳枪的销售倒是没有这个忌惮,因为下一代主力武器燧发枪的研制已经顺利完成,等到黑土港投产之后运回煤炭,这边的炼钢炉开始使用之后,质地坚韧的钢铁将解决掉军工生产中的一系列技术难题,燧发枪就会很快成为武装民兵的制式装备。而相对发射速度较慢,威力有限的火绳枪就将彻底沦为外贸产品。当然这种淘汰下来的军备对于现阶段整个远东地区的战场来说仍然还是高级货,只要想法打开了销路,穿越集团的军工制品肯定会迅速占领这一地区的地下军火市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