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丧心病狂的军火推销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丧心病狂的军火推销

  李奈先是一愣,接着便摇头道:“施先生这话只怕有不实之处,据我所知,如此精良的鸟铳,只怕只有马尼拉的佛郎机人和巴达维亚的红毛人才有。  ”

  放在这个时代背景之下来看,李奈也算是很有见识的年轻人了,这也与他的家庭环境有极大的关系。“福瑞丰”的经营范围中也有不少西洋货,与西洋各国的海商都有贸易往来,所以他才会知道这个时代中南洋地区最大的两个贸易中心。

  巴达维亚即是后世印尼首都雅加达,十七世纪初荷兰人开始在远东建立殖民点,其中心便是爪哇岛上的巴达维亚。1619年荷兰东印度公司第三任总督彼得尔斯逊将巴达维亚设为了东印度公司的总部,这里也就一跃成为了整个东印度群岛殖民地的政治经济中心。

  荷兰人想方设法引进了大量的中国移民到巴达维亚从事基建项目,并且通过种种手段,诱使中国的商船前往巴达维亚进行贸易,以获得他们梦寐以求的丝绸、瓷器、茶叶等货物。像丝绸这样的东方商品从这里转运到欧洲以后,毛利率就高达三倍以上,足以让趋利的荷兰海商们为此铤而走险。

  事实上十七世纪的东印度公司为了让更多的中国商船前往巴达维亚进行交易,曾多次派出武装舰船封锁西班牙人占领的马尼拉、葡萄牙人占领的澳门以及澎湖列岛一带的港口。

  而马尼拉是由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纪70年代占据的殖民地,并且在十六世纪末逐步成为了西班牙在远东地区殖民统治的首府。从地理位置上看,马尼拉距离广州约六百海里,而雅加达离广州则足足有一千八百海里,距离足足是三倍之多,所以大多数海商在航路正常的时候仍然会选择去马尼拉进行贸易。

  而此时被葡萄牙人租借的澳门,因为葡萄牙还尚未脱离西班牙的统治取得独立,所以西班牙商船在澳门也可以停靠和贸易,而明朝也将这两国的洋鬼子统统称之为佛郎机人。

  这些中外之间的贸易既有正常的商品往来,同样也夹杂着一些秘密或者半公开的军火交易。就李奈所知,澳门的佛郎机人可是卖过不少红夷大炮给朝廷,还有制作精良,来自数千里之外奥斯曼帝国的鲁密铳。而这些进口的武器质量似乎也明显优于国产货,就如同眼前这些火绳枪对比李家庄民团装备的鸟铳一样,李奈显然不太相信这些民兵所使用的火绳枪,是由海汉人自己所造出来的。

  施耐德还欲分辩几句,陶东来已经抢先道:“是不是我们造的,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这里可以出售这种武器,并且价格上会比你所知的任何地方都更便宜。如果李先生想买这种武器,我想我们这里应该是你最好的选择。”

  李奈问道:“陶先生可知鸟铳的市场行情?”

  “大概价格我还是知道的。”陶东来此前就这个问题专门做过研究,回答起来也是底气十足:“兵部装备给军队使用的鸟铳,大约是十两左右,鲁密铳因为制作工艺复杂,大约要二十两左右。这些武器从军队流入到民间,价格恐怕还得翻上一倍。至于说从西洋运来的武器,因为数量太少,价格更是高昂,类似鲁密铳这样的火绳枪起码要五十两以上。”

  “陶先生消息倒也灵通。”李奈听陶东来的推测与市面上的报价差异不大,微微地点了点头。

  “我们的这种二七式火绳枪分为两款,不带刺刀的基础版八两银一支,带刺刀的升级版十两银一支,制作工艺和性能上已经全面超越了你现在能够在市面上找到的任何火绳枪。”陶东来说话间已经将一支火绳枪递到了李奈面前,李奈稍一犹豫,还是接过手仔细查看起来。

  “再多加二两银子,就可以得到原本单独售价五两一套的战术背带。”施耐德顺手抓过来一个民兵,指着他身上的背负系统解说道:“李先生请看,这背带上的三个皮盒子分别装着引药、发射药和弹丸,分工明确,便于士兵携带,而且这套战术背带全部是牛皮制成,防雨防潮,经久耐用。有了这东西,指挥官再也不用担心士兵在战场上因为紧张找不到弹药了。”

  “哦?”李奈又仔细看了看这套战术背带,皱眉道:“做工倒还马虎,不过这玩意儿就要二两银子,是不是太贵了点?”

  “不贵不贵,一点也不贵。”已经确定李奈有购买意愿的陶东来立刻帮着补充道:“你只要购买我们任意一款火绳枪加战术背带的套餐,我们都将赠送三十发精制弹药。”

  “铅弹火药不值钱啊!”李奈立刻挑刺道。

  “李先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们的火绳枪和弹丸全部是进行标准化制造,外形尺寸全部整齐如一,任何一支火绳枪都可以使用,不需要每支枪再专门配一个做子弹的模子,这绝对是别家的产品比不了优点。”陶东来唾沫横飞道:“我们的发射药全部采用纸包装,绝对不会出现士兵手一抖药装多导致炸膛的情况。另外我们所用的这种火药是独门精致的颗粒火药,威力比你在市面上能买到的任何火药都大,不信你回去之后可以自己找来试一试。同样的装药量,普通火药只能最远打到七十步左右,用我们的发射药就可以打到一百二十步的距离!”

  李奈心里暗自盘算起来,李家庄的民团在未来要全面装备火枪,这是家族内部早就议定的事情,只是市面上的优质火铳实在很难买到,而且价格也极高。之前李家庄民团的几支鸟铳都是从军队中流出的所谓“报废品”,高达三十两银一支,而鲁密铳的叫价更是高达六十两,就算是财大气粗的“福瑞丰”也觉得用这么贵的东西来装备一支民团实在是有些肉疼,前前后后也就只给民团配了十支火绳枪。

  但海汉人的火绳枪看起来的确比以前买到的那些货好多了,刚才打靶的时候李奈特意观察过,发射哑火率极低,而且这种火铳前面还可以加装矛尖变成一支短矛,就基本解决了鸟铳兵的自卫问题。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海汉人开出的价格极有诱惑力,火枪加刺刀加弹药背带加三十发弹药,一共才十二两银子。就李奈所知的市场行情来看,这价格的确算是低得惊人了。不过他似乎无意中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陶东来和施耐德至始至终都没提过后续购买弹药的价格。

  两个大放嘴炮的推销员自然不是忘记了提这件事,而是有意识不去提起。他们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对于后世的军火销售策略最是熟悉不过,很清楚武器的后续使用和维护费用才是真正的采购大头,所以才会故意这样避开。

  现在这种二七式火绳枪所使用的铅弹虽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很容易被仿制,但军工部门研制的颗粒火药可不是说仿就能仿得出来的产品。颗粒火药相比这个时代惯常使用的粉末火药具有极大的优势,因为黑火药含水只要超过2就会失去正常的效能,而粉末状的黑火药有极强的吸水性,所以火绳枪的实际使用当中会频繁出现哑火或是发射无力的状况。颗粒火药的吸水性则是大大地减小,同时闪速一致,爆炸时的威力比闪速不均的粉末更大,并且在燃烧后不会留下大量的残渣,更加便于清理。

  优质的颗粒火药制造工艺对这个时代的军工匠人来说算是很复杂了,首先得把黑火药的粉末压成高密度的药饼,同时要保证其中的各种成分均匀分布,然后用药饼来压碎之后制成颗粒,筛除掉药粉和尺寸不符的颗粒,再对剩下的半成品进行打磨处理,这样的筛除和打磨至少要进行几次之后,得到的才是大小基本一致的颗粒火药。而这中间一些具体的技术细节,绝对不是随便哪个匠人拍脑袋就能凭空发明出来的,就算看到海汉人的特制火药,也没法在短时间内仿制出来。

  等到再过两年军工制造技术进一步发展,开始使用定装弹的时候,购买方对弹药的依赖性会越来越强。这些后续的销售不但会为军工部门带来大量的盈利,而且也会变相限制住那些买家的实际战斗力,让他们无法与穿越集团长期为敌。

  李奈想来想去,都觉得这生意可以做,但这海汉人是否能够如期足量供货,却是要再问上一问。于是他便对陶东来问道:“那不知若是要订制这种鸟铳,需要多长时间才可交货?”

  陶东来心知大事已成,展颜笑道:“我们现在就有一批库存的新枪,如果李先生定的数量不是太多,那立刻就可以交货。”

  从二七式火绳枪定型生产以来,军工部门已经制作了两百多支,其中黑土港拓殖队带走了六十支,目前的民团装备了不到一百支,而剩下的近百支枪都上好了枪油放在军火库里,等着第三批学员结业,进入到民团编制之后才会进行装备。不过现在看来,这批新枪的主人很有可能会换一换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1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