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童子军

第一百五十八章 童子军

  崖州官府是否真的像施耐德说的那样不堪,李奈并不清楚,但有一件事应该是毫无疑问的这里的民众应该都是自发在为海汉人工作,因为就他所看到的情形,这些人在做事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

  最重要的是,李奈在这些人脸上并没有看到普通平民脸上惯常会出现的那些灰败、麻木、卑躬屈膝等神态,相反的是,这里的每个人身上似乎都透着一股李奈无法理解也无法形容的精神头。没有皮鞭的驱使和工头的喝骂,码头上的每一个劳工都在自觉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站岗的民兵在向施耐德敬礼的时候,脸上那种发自内心的敬畏也并不是装出来的。

  民众会有这样的变化,很显然不是崖州水师或者榆林巡检司的功劳,他们很可能根本没有机会插手这地方的民政管理事务。能做到这一切的只有海汉人,虽然不明白海汉人究竟是怎样去做的,但李奈已经深深感受到了他们在本地的影响力之深。

  基地内的营区简洁也给李奈和贺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早就听说了海汉人的居住环境极为节俭,但亲眼目睹这些日进斗金的商人居然蜗居一些看起来弱不经风的板房里,李奈还是大为叹服他们的坚韧:“贵方既然善于经商,何不直接迁入广州,购地建宅,岂不胜过此处百倍?”

  “广州我们迟早会去的,但这里是我们的起家之地,同样也不会轻易放弃。”说话间陶东来大步走向他们:“不出数年,这里的繁荣程度一定丝毫不亚于广州,并且将成为整个南海地区最大的贸易中心!”

  陶东来等人接到港口的通知以后骑着自行车从田独一路赶回来,只花了半个小时便到了一号基地,这也是多亏了两地之间的道路已经修通,要是放在以前,只能坐船从上游慢慢地顺流而下,没两个小时左右是到不了港口的。

  施耐德立刻为双方作了介绍,李奈和贺强听说新来这几位是跟施耐德一样身份的海汉“执委”,顿时肃然起敬。他们先前都听崖州李掌柜提到过海汉人的内部管理结构,这“执委”一职便是海汉人当中的掌权者,总共不到十人。“执委”由一般海汉人推选出来,而由“执委”所组成的“执委会”,便是海汉人的最高权力机构。

  当时李继峰还笑称海汉人这套机构与乡党宗族颇为相似,都是推选几个德高望重的人物出来主事,若不是李掌柜提到这些执委的姓氏各不相同,李继峰肯定会认为“执委会”这些人和宗族一样,也全是沾亲带故的一群乡老罢了。

  但李奈的看法现在已经不一样了,这些执委个个都是年轻力壮,眉宇之间透着的一股掩饰不住的自信。李奈认为这是一种久居上位者才会有的气质,并不是什么宗族乡党里的乡绅头子能够比拟的。但海汉执委的这种气质似乎又与大明官员身上的那种官僚气息不太一样,少了许多夸夸其谈的成分,说话的目的性极强,这让与大明文人打惯了交道的李奈还颇有点不适应。

  “毕竟是一群商人。”李奈也只能这样来解释海汉人的表现了。但就算用这样的想法来安慰自己,李奈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海汉人与普通的商人大不一样,他们的言谈举止显示出每个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可不是那种走贩行商的层次,更不是亦商亦盗的海上走私商人这类草莽之辈能与之相比的。如果放在大明来说,像他们这样的人肯定是出自某些世家大族,但这种人显然不会跟海汉人一样去从事经商这种属于社会末流的行当。

  “两位从广州一路赶来辛苦了,今晚将设宴为两位接风洗尘。如果两位觉得疲倦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安排两位先去休息一阵。”陶东来倒是没有急着要跟他们立刻开始谈正事,磨刀不误砍柴工,有些东西在酒桌上谈或许比在会议室里更容易取得效果。

  李奈抱拳道:“陶先生客气了!我们见此处与广州等地多有不同,若是贵方能给予方便,倒是想要在这里游历一番,也能增长一点见识。”

  从抵达胜利港之后的所见所闻已经引起了李奈极大的兴趣,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隐藏在胜利港这种良好社会秩序后面的真实情况究竟是怎样的情形。当然,在提出这个要求之前,李奈就已经做好了被对方拒绝的心理准备一个连地方巡检司都已经被架空的地方,怎么可能允许两个外乡人到处乱跑?

  出乎他意料的是,陶东来却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没问题,不过为了两位出行方便,请允许在下作陪,顺便也可以回答两位的疑问。”

  于是执委们分成两拨,陶东来和施耐德负责带两个客商去参观本地民情,而其他人则是要处理好“福瑞丰”这次从广州带来的货物和人员除了“福瑞丰”的随行人员,两艘海船和大量工业原材料之外,还有数十名水手、船工、匠人及家属需要登记和安置。

  临走的时候颜楚杰把陶东来拉到一边叮嘱道:“老陶,带他们参观可以,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有些军事上的东西不能说得太多。”

  陶东来拍拍他肩头道:“放心,我有分寸。那些工业原料清点之后就尽快安排人送到田独去,化工口的那些人等这些东西已经等得眼睛都绿了。”

  三亚地区虽然有丰富的铁、锰、磷等矿藏,但其他的矿产资源种类并不多,像需求量极大的硝石、硫磺等原料一直以来都只能从崖州等人购入。而这次“福瑞丰”从广州运来了大批的工业原料,其中便有军工和化工部门所急需的硝石硫磺黑土港拓殖队出发的时候,带走了库存黑火药的八成多,直接导致了现在新兵营的火器训练全部停止,就连军工部的新型火炮试射工作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从理论上说,田独铁矿中的硫铁矿比例不小,而硫铁矿里便可以通过一些化学手段提炼出硫粉。但到目前为止,这种手段还只停留在实验室阶段,暂时未能投入到大规模的生产当中。不过化工口这边已经立下了军令状,最迟会在年底就解决工业化提炼硫粉的技术障碍。

  而第一片面积为三十亩的硝田已经在农业部和化工部门的联合运作之下投入了运作。这种土法制硝的方法曾经在二十世纪50年代的时候大规模推广过,同样十分适合现在三亚地区的生产水平,原料只需要人畜粪便即可。虽然目前暂时还没有产出,但有关部门确信硝田的投产将在很大程度上解决本地没有硝石产出的弊端。

  虽说要在一定程度上保守军事机密,但李奈和贺强被带去参观的第一个地方,便是穿越集团训练民兵的新兵营所在地。

  位于田独河入海口东南,同时也是后世南海舰队潜艇基地所在地的这块大沙洲,早已经不复几个月之前的荒芜状态,建起了大片的营房和训练设施。在东边内陆靠近山脚的地方,还划出大片区域修建了火器靶场。目前民兵部队的火器训练和军工部门的火器试射,都是在这个地方进行。只是因为最近火药紧缺,靶场也暂时清静了下来。

  一行人刚刚从渡船下到码头的栈桥上,李奈便看到一队民兵……不,准确地说是一队小孩快步走了过来。这些小孩子大的不过十多岁,小点的还拖着鼻涕,穿着统一的绿色衣裤,左臂袖子上的条形黄色袖标代表了他们的童军身份。

  这些小孩并未佩戴任何武器,只有打头的孩子脖子上用细绳挂了一个铜哨。这个孩子头看样子也不过才十三四岁的模样,精瘦的身子看起来多少有点营养不良,不过他还是精神头十足地大喊了一声“立正”。一队高矮不等的孩子在他身后停下,然后跟随他“向右转”的命令,一起转向右边面朝陶东来等一行人。

  李奈注意到有个孩子转反了方向,不过他很快便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迅速转回到正确的一边,然后悄悄举起手用衣袖擦掉了快要掉下来的鼻涕。

  这个小动作很幸运地逃过了孩子头的目光,因为孩子头的注意力现在都在陶东来这边他挺胸抬头地行了个举手礼,然后大声报告道:“童军营一连一排三班向长官报到!”

  陶东来很郑重地回了个礼,然后吩咐道:“士兵,现在有一个重要任务交给你。你要带领你的人,在这里守住这条船,直到我们回到这里为止。大声回答我,你能做到吗?”

  那孩子头果然大声应道:“请长官放心!”

  陶东来再次敬礼,孩子头还礼并且大声道:“为执委会服务!”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李奈和贺强都是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