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谁主谁客

第一百五十七章 谁主谁客

  用小块玻璃或者琉璃镶嵌成窗户这种事,贺强以前并不是没见到过,但因为技术上的原因,这些东西很难有大块的平板形状可用,往往都是用很小的碎片来拼凑,而且成品的价格极高。 李继峰的书房中便有两扇窗是用玻璃碎片镶嵌而成的,透光度极好,白天即便关上窗户也能让屋内十分敞亮,但那两扇窗户所用的玻璃片可比眼前这扇窗小得多了。即便如此,整个李家宅院里也就这么两扇玻璃窗,足见这玩意儿的珍贵之处。

  除此之外,贺强以前去镜澳跟佛郎机人做生意的时候,曾经在他们的教堂里见过这种玻璃镶嵌的玻璃门窗,据说都是从遥远的欧罗巴运来。而且那些佛郎机人曾经说过,就算是在他们的家乡,这种东西同样也是价值不菲。

  如今贺强再次看到了这种玻璃窗,可是万万想不到它居然是出现在巡检司住的小木屋,高大上的玻璃窗配在简陋的小木屋上,这种强烈的反差使得贺强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想这至少可以打消贺先生心中的一部分疑虑,没错,我们的确是有制造玻璃器具的能力。”施耐德看到贺强的反应,已经大致猜到了他心头的感受,走到他背后轻声说道:“对于我们来说,玻璃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我们想造多少,就有多少!”

  施耐德的故意炫耀并没有什么夸张的成分,目前与一号基地隔河相望的山谷中已经开始修建玻璃制品车间,而平板玻璃也开始进入到试制阶段。以穿越众目前所能达到的技术水平,暂时还制作不了太大的尺寸,而且废品率极高,在试制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玻璃碎片。

  这些破成小块的玻璃除了回炉之外,其中一部分尺寸稍大的,便被用来镶嵌门窗。  只是因为这种镶嵌工艺的加工速度较慢,玻璃门窗的产出量并不大,目前也仅仅只是开始在对胜利港和一号基地的房屋进行换装工作。而巡检司这边也很有幸地搭上了顺风船,将几间屋子的窗户由木条全换成了玻璃。这在穿越众看来不过是顺手为之,充分对废物进行利用,顺便还能培养几个安装玻璃门窗的匠人,但在外来者眼中,这可算是一种穷奢极欲的表演了。

  贺强不知道玻璃的制造原理,也不了解海汉人制造玻璃的成本如何,但他从施耐德的话中判断出了一件事海汉人对于玻璃制品的重视程度并不是很高,这极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东西制造起来毫不费事,或许就跟建这些小木屋一样简单。

  “若是海汉人能够出让制造玻璃的技术……”贺强不知不觉就想得更远了。

  “见过施先生!”说话间魏平魏巡检已经穿好衣服出来了,只是精神有些萎靡,看样子还没有睡够本。

  “魏巡检,这两位是从广州来的商人李先生和贺先生,说是想来拜访一下你。”施耐德朝魏平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直接了当地向他说明了两人的来意。

  “拜访我?”魏平走到李贺二人面前,打量了一下两人道:“两位有何贵干?”

  “在下是广州福瑞丰的管事贺强,这位是我们三少东家。鄙号初来乍到,自然是要先拜访地方上的父母官。”贺强抱拳作揖道。

  “父母官?”魏平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我这里地方太小,也就不留你们喝茶了,请两位自便吧。如果在胜利港有什么事,直接让施先生出面处理即可,不用来找我。”

  贺强客气两句,又从袖子里掏出两锭银子塞进了魏平手中:“一点心意,请魏巡检务必收下。”

  魏平看了看施耐德的脸色,见他略微点了一下头,这才将银子揣了起来。

  从巡检司小院告辞出来,李奈和贺强心中都是有说不出的别扭。趁着施耐德还在院中与魏平说话,李奈压低了声音对贺强问道:“贺叔,这个巡检会不会是……海汉人找人冒充的?”

  贺强摇摇头道:“那倒不是,去年大掌柜来崖州巡视,我跟着一起来的。跟崖州同知大人吃饭的时候,这位魏巡检也在场,好像是同知大人的什么亲戚,我记得那时他是在天涯镇的巡检司做事。只是当时一面之缘,我认得他,他却已经不认得我了。”

  “可我看他怎么好像一直很在意施先生的脸色?”李奈追问道。在这个时代,巡检司简直就是行商的克星,但凡是商人,有谁敢不在意巡检司的存在?就算是“福瑞丰”这样的大商号,每到一地也同样要记得给巡检司上贡,否则说不准什么时候运货的商队就被他们给扣了货物抓了人。但这种情况在胜利港似乎调了过来,巡检司反而要看海汉人这群商人的脸色?

  两人都觉得胜利港这地方有太多的问题,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味道。明明这里有水师战船和巡检司的存在,但两人都觉得这里似乎与自己以前到过的那些地方不太一样。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很有序,环境干净整洁,但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无形的违和感存在。

  施耐德很快就从院子里出来了,领着两人向一号基地大门走去。或许是来此之前从李掌柜那里听到的详细描述起了作用,两人并未对一号基地的坚固寨墙和护城河式的壕沟感到太惊讶,倒是门口立着的一块告示牌吸引了李奈的注意。

  告示牌上用毛笔写着两行字:一般民众在此止步,社员入内需先登记。

  在告示牌的旁边有一个小亭子,里面坐着个文书模样的人,亭子外的吊桥口还有两个站得笔直的民兵,手里杵着五尺长的火绳枪。

  李奈好奇地问道:“这社员是何意?”

  “社员是我们这里的一种人员编制。”施耐德解释道:“我们对这里的百姓用公社来进行编制,有社员身份的百姓,才能享有本地的各种福利待遇,比如教育、医疗、劳工等级提升等等。如果没有社员身份,那就只是临时工,除了一点工钱之外什么都不会有。”

  李奈听得心中一惊,什么公社云云,这不就是变相地把大明的百姓控制在了他们的手中?加上此地随处可见的民团士兵,李奈似乎有点明白魏平和他的那帮手下为何会缩在小院里无所事事了。

  但李奈还是不死心地追问了一句:“那官府的治所在本地有何作用?”

  施耐德停下来脚步,意味深长地望着李奈,良久才道:“你如果是想听那个你愿意知道的答案,那我可以告诉你,崖州官府的治所当然是在这里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对本地的民众进行管理,你们刚才所去的榆林巡检司就是本地的最高权力机关。”

  “这么说,那就是还有另外一种答案了?”李奈终究是年轻人的心性,不顾贺强在身后连连拉扯他的衣袖,继续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你一定想知道,那我也不怕告诉你。”施耐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你们来时看到的崖州水师,还有这里的榆林巡检司,这些人都是靠我们拿钱养着的。明白我的意思吗?他们在这里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是要照着我们定下的规矩来办,这样大家都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那这里岂不是……不是脱离了我大明的管辖?”李奈又惊又怒道。

  “不不不,这里当然没有脱离大明管辖。”施耐德立刻摇头否认了李奈的说法:“你也看到了,大明的军队和官员在这里同样存在,只不过是由我们代替他们在行使职能而已。”

  “你们这样做是李代桃僵!”李奈无法认同施耐德的狡辩。

  施耐德耸耸肩道:“就算是吧,可这样做对于大明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损失,而且我们能把这地方治理得更好。不怕告诉你,这里的居民大部分都是在别的地方破产而无法继续生活下去的人,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后,获得了食物、住房和工作,是我们让这些人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并且一起把这个原本很荒芜的地方建成了你所看到的样子。”

  “百姓自有地方官府管制,就算他们破产,官府也会设法安排他们的出路!”李奈仍是不肯服输地强辩道。

  “说实话,我不认为崖州或者其他地方的官府有能力比我们干得更好。”施耐德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道:“上个月从崖州一共送来了六百二十九人,其中普通民众四百三十三人,剩下的都是犯人苦役……是的,你没有听错,崖州官府正在想法设法把他们那里的犯人塞到这里来,这样做他们不但能节约下大量的开支,而且还会从我们这里得到一笔不小的回扣。”

  施耐德顿了顿,脸色的神情变得厌恶起来:“事实上我最近还听说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崖州官府打算将附近一些失去田产的农民都抓起来,然后当作犯人全部塞给我们,这样他们就可以用合理的方式多捞一笔外快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