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种种震撼

第一百五十六章 种种震撼

  看到这两艘苍山船之后,贺强似乎想到了什么,对李奈道:“在前面给我们领路的那艘船,好像也是我大明水师的战船……”

  “海训01”船就是当初穿越集团登陆胜利港之后,缴获的那艘水师战船。  罗升东被放回崖州的时候辩称这艘船受损严重,需要在胜利港这边上岸修理。于是这艘船便不明不白地被穿越集团给黑了,还改名刷了新舷号。罗升东倒也光棍,在这港湾进进出出互相都能看到的情况下,他居然就对这船视而不见,就像根本不知道这艘船的来历一样。

  但罗升东装着认不得,不等于别人都分不清这民船与战船的区别。这海沧船的船舷上有类似城墙一般的稚堞构造,以便于水师官兵在船上使用火器,仅这一点,便与民用的福船大不一样。“海训01”上的水手们虽然在船舷上搭了不少渔网,但仍然是露出了一截稚堞被眼尖的贺管事给看到了。

  李奈强笑道:“贺叔,我就说你多虑了吧!这地方在我大明水师治下,怎会有海商私建炮台之说?”

  贺强此时只觉得困惑无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眼前所看到的这些情况,但为何总会觉得有哪里不对?

  此时船队已经驶入胜利港港湾,李奈兴奋地抬手指着前方道:“贺叔快看,那就是传说的海汉大铁船!”

  本时空的任何一个人在看到“新世界号”这样的钢铁巨兽之时,都免不了受到极大的冲击和震撼,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贺强也不例外。当时大家在听李掌柜描述海汉大铁船的雄奇壮观之时,几乎都是当了笑话来听世间哪会有人傻到用数十上百万斤的铁来造船,那样造出来的船不会直接沉进海里去么?

  但真正看到这个庞然大物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当初所有的质疑都已经抛到九霄云外,贺强心中也忍不住蹦出一个念头到底谁才是傻子?是建造了这些大铁船的海汉人?还是当初悄悄嘲笑过李掌柜吹牛不打草稿的自己?

  海汉人的铁船不止一艘,当他们看到在“新世界号”的后面还停靠着一排稍小的铁船,已经彻底无话可说了。这些小号的铁船几乎每一艘都比他们这支船队中的四百料海船更大,船身细长,线条优美。唯一让他们不太明白的是,这些大大小小的铁船上都没有桅杆和风帆,看起来海汉人似乎并不打算使用这些铁船出海,又或是这些铁船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无法出海这似乎也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何他们还需要掏钱从大陆购买二手海船。

  胜利港的码头不小,沿着海岸线延伸开来,足足有百丈之宽,最西边的地方还没有完工,仍有近百名劳工在太阳下奋力劳作。但李奈和贺强注意到这个码头上停靠的帆船并不多,只有寥寥两三艘而已,也不知之前替海汉人买来的海船去了什么地方。

  前面带路的“海训01”船已经靠岸,船上的水手从船头船尾分别将几条缆绳抛到码头上,有民工将缆绳栓到岸边的石头缆绳桩上,固定住船只。

  贺强突然一拍脑袋道:“我知道是哪里不对了!这艘船虽然是水师的船,但船上的人可不是水师的人!”

  李奈定睛一看,可不是正如贺强说的这样,从“海训01”上正通过跳板登陆到码头上的这些船员水手,根本就不是水师士兵的打扮,而是一色的蓝布短衣。只有走在最后的两个人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头发也如和尚一般,只有冒出头皮外的短短一截。

  “是海汉人,最后那两个是海汉人!”李奈清楚地记得自己那位堂叔提到过,海汉男子普遍短发,长度基本都未过肩,也不留发髻,多喜穿一种绿花短衣眼前所看到的这两个人,可不正是这样的外形?

  贺强此时却没有李奈那种兴奋的感觉,这些海汉人不但跟明军水师十分熟悉,甚至连水师的战船都霸占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上了岸,在码头上迎接他们的是商务部负责人施耐德。施耐德的工作因为需要与外界打交道,所以目前都是常驻在胜利港的一号基地,有外来客商到访的时候,他这边接待起来也会比较方便。

  双方互相作了身份介绍,免不了一通“久仰久仰”、“客气客气”之类的寒暄。关于货物和船只的交接,施耐德这边自有商务部的工作人员与“福瑞丰”的管事们进行接洽,而李奈和贺强两位贵客,则是由施耐德陪同,先去一号基地内休整。

  目前随着胜利港码头一期工程的接近尾声,从码头到一号基地大门这一段三百米长的“景观大道”作为配套项目和执委会钦定的“对外宣传样板工程”也已经基本完工。这条大道宽度达到了六米,整个路面都用水泥砼进行了硬化处理,相较于同时代的黄土路或是石板路,平整度高出了一大截。李奈和贺强踏上这条路面之后都是暗暗吃惊,不明白这坚实的路面何以能做到如此平整划一。

  道路两侧还以三米为间隔,栽植了大量以椰子树为主的行道树,路边每隔一段还有条形的花坛以及圆木对剖后刷桐油制成的简易长凳。如果不是一号基地这边的生活供电已经处于比较紧张的状态,执委会甚至还打算要在这里装上几盏led路灯,不过目前看来暂时还只能以能见度较差的油灯来替代。但饶是如此,这种优雅的环境也让初来乍到的李贺二人感到新奇万分。

  即便是在繁华程度超过此地十倍不止的广州,他们也从未见过有哪条路能修成如此规整。李奈忍不住问道:“施先生,恕我冒昧,这条路为何能保持如此干净?”

  施耐德笑道:“这一是要对本地民众教育到位,让他们知道不可以在路上随地抛弃废物,如果有牲畜粪便也要自己负责打扫干净,违者是要罚款的,所以现在几乎所有的牲畜身上都挂了粪笼。二嘛就是雇请了专人打扫,每隔半个时辰,就会有清洁工巡视这条路,把路面上的杂物清扫干净。”

  李奈愕然道:“竟然如此简单?雇人清扫也就罢了,但若是对民众罚款,民众岂能服气?”

  施耐德正色道:“这里的每一条路,每一栋房,都是我们组织民众修建的,爱惜这里的环境,是在这里生活的每一个民众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如果觉得这里的管理制度太严格,那大可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生活。”

  施耐德说得倒是很严肃,但这话里避重就轻的伎俩还是被更为老练的贺强听了出来。贺强插话道:“那你们出面对违规的民众进行处罚,本地的官府难道就不闻不问?还是说崖州官府根本没有在这里建立治所?”

  “治所?有啊,当然有治所。”施耐德笑着指向前方道:“两位看到前面那个小院了吗?那里就是胜利港的官方治所了。”

  说话间李奈就已经能看清那小院门口挂着的牌匾了,他不禁轻声念了出来:“榆林巡检司……施先生,这可是崖州派来的人?”

  施耐德点头道:“如假包换。我看两位不是太相信我说的话,这样吧,我陪两位去看看就是了。”

  李奈心道就算你不说这话,我也定要去看看真假。这行商每到一地,首先需要打点的便是诸如巡检司、衙役、税吏之类的人,“福瑞丰”若是要跟海汉人做长期买卖,那驻扎在这里的巡检司当然也是需要打点的对象。当然更为重要的是,看一看这里巡检司的情况,也好确定这地方是否真的像贺强所认为的那样有古怪。

  “魏巡检!有客人来拜访你了!”施耐德站在院子外面也不敲门,直接放开了嗓门通知院内的人。

  很快有人便跑来开了门,点头哈腰地将三人请进了院子里:“施先生稍等,魏巡检尚未起床,已经有人去叫醒他了。”

  贺强忍不住皱了皱眉,如今已经接近午时,这位魏巡检居然还在酣然大睡,日子倒是过得挺自在。再环视这小院一圈,见这里的建筑都是木制小屋,心中不禁哂笑,这巡检司连间砖瓦房都没有,看来条件也是有限得紧,海汉人似乎对巡检司的重视度还不够高啊……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贺强嘴角的那一丝冷笑就已经僵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贺强快步走到其中一栋木屋的窗子旁边,伸手摸向了那扇窗户,冰冷的触感告诉他,这玩意儿竟然真的是玻璃!若不是这东西在阳光之下反光,他甚至会以为这里的窗户全是开着空洞连窗户纸都没有糊上。

  尽管这面窗户是用二十多块掌心大小的玻璃镶嵌而成的,但在贺强看来这却是极其震撼的一件事,甚至丝毫不亚于刚才在港口看到的大铁船用小块玻璃来制成一扇窗户也就罢了,这种高档货居然用在这么一间小破木屋上,这尼玛到底是奢侈还是疯狂?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