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关于新航路的意见分歧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关于新航路的意见分歧

  如果一切顺利不再出什么大的意外,那么距离黑土港煤矿投产的时间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   . 执委会在这段时间里还有一个大问题需要尽力去解决,那就是目前穿越集团所面临的海上运力严重不足的局面。

  从穿越之初开始,穿越集团就一直陷入在缺乏海上运力这个泥潭里无法自拔。虽然穿越时带过来的船真心不少,加在一起排水量都过了万吨,但因为燃料的储备十分有限,而来到这个时空后限于生产水平,短期内又无法对燃料进行补充,包括“新世界号”在内的这些船现在基本上都成了靠在岸边的摆设当然,这些巨大的摆设用来在视觉上震一震初来乍到的外乡人还是很有效果的。

  这些船最后一次出动已经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在抓住了包括高桥南在内的那批海盗之后,所有的铁船都再没有离开过码头半步。如果未来没有大规模的海上来敌,执委会大概也不会再轻易让这些船动弹了。关于穿越集团未来海上运输的发展方向,海运部所提出的观点大家都很认同,那就是风帆动力作为海船主要动力的地位还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哪怕是将来蒸汽船下水,船上同样也少不了风帆的存在。

  既然海运部已经开了金手指,能够把握住未来船舶的发展趋势,那么自己建厂造船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自己造船的难度要远远超过了事前的预计,目前开工这条仅仅一艘四百料的海船就需这些新手们耗时数月。以现在这种造船规模和速度,军警部的几个头头都很怀疑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等到蒸汽铁甲舰下水的那一天。

  这次迫于海外煤矿的开发计划,执委会下血本买了三条船又租了三条船,组成了一支基本的货运船队。但这样规模的船队对于心怀大志的执委会来说,实在还不够看,但又没办法搞到更多的船。海南岛本岛各个港口之间的海运业本来就不太发达,现在是执委会手上拿着银子都找不到可以买的船。尽管何夕在琼州府城的船厂还定了两艘四百料海船,但估计也得快年底的时候才能交付使用。

  按执委会的打算,最好能在黑土港和胜利港之间这条航线上长期保持十到十五艘货船的运力,但现在看来,海运部的船队距离这个目标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而海上运力的高低,很可能会继人力之后成为新一个制约穿越集团发展速度的瓶颈。

  目前执委会唯一可以指望的解决办法,就是派人去大陆买船。上次“福瑞丰”李掌柜从广州回来的时候,可是带了两条大船和数十名水手船工回来,这无疑也说明了大陆的海运市场比海南岛繁荣得多。在黑土港的开发已经开始进入轨道的时候,执委会也在盘算何时开启通往大陆的航路。

  关于是否在现阶段开辟大陆航线这件事,其实执委会乃至基层的穿越众一直都有两种声音存在。

  通航派认为打通大陆航线的好处多多,除了开辟新兴市场这个人所共知的理由之外,大陆能够提供给穿越集团的原材料和各种匠人,也不是小小的海南岛可以比拟的。

  从开港以来,穿越集团虽然也想方设法从崖州等地引入了不少移民,但这些移民中的多数人以前都是从事农业生产,黎苗两族的人甚至有很多连种地都不会,而执委会一心想引进的船匠、木匠、铁匠、泥水匠、石匠等各种有专业技能的人却十分稀缺。

  这种职业比例上的不均衡,就造成了穿越众当中很多技术人员不得不亲自从事一些简单重复的体力劳动,这对于以人才为贵的穿越集团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仅仅两万左右人口的崖州,本来匠人的比例就很少,现在更是极为稀缺,据驻崖办发回的报告,目前崖州的房价比他们刚到的时候上涨了至少两成,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被穿越集团以优厚的待遇带走了大批木匠和泥水匠,以至于有人想修房子而请不到工匠的情况频频出现。

  类似的情况并不仅限于木匠和泥水匠两个行业,崖州城外的一个砖窑,从工头到技师,上上下下三十多号人现在全部都移民到了胜利港这边,原因是他们在这里能拿到的报酬是以前在崖州的两倍。但就算驻崖办一直在倾尽全力引进崖州的匠人,这些专业人才的数量也远远达不到执委会所期望的水平。

  而大陆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仅仅只是广州地区,人口就已经超过整个海南岛数倍之多,各种专业匠人的种类和数量也自然比崖州这个偏远小城要丰富得多,通航派认为打通航路之后,就能够从大陆大批地引进匠人,从而迅速提升本地的生产力水平。

  而另一派的观点则相对要谨慎一些,他们认为不能仅仅因为目前跟崖州官方的相处还算“融洽”就放松了警惕,如果真要有人挑刺,那么他们的身份从“海外客商”变成“海外乱党”恐怕就只是一纸文书的事情而已。何况现在穿越集团现在已经把私盐生意的触角伸到了琼州府城和广州,这真要是被广州的盐课提举司抓到小辫子,有心人分分钟就能把事情给闹大。

  谨慎派认为在现阶段穿越集团不应该急着出头,而是要先埋头发展自身实力,至于商品的外销和原料、人口的输入,完全都可以交给代理商去进行。这样不但能规避海运途中的风险,而且也能避免穿越众在广州抛头露面而引起官方的注意。

  当然如果谨慎派的理由仅仅就是这样,那么肯定还不具备足够的说服力。事实上谨慎派还有另一个很有力的论点是通航派也无法辩驳的,那就是广州地区所存在的西洋势力。

  在这个时期,广州作为大明最重要的对外通商口岸之一,已经有西方各个海上列强的商船聚集到这里。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法国人、英国人,这些都是早就已经被执委会列为未来重要竞争对手的势力,他们如果知道了“海汉”的存在,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现在是完全无法预料的。

  或许其中会有对商机敏感的西洋商家赶来胜利港与穿越集团进行交易,但也极有可能会招来某些势力的觊觎特别是当他们得知这里可以出产连欧洲都没有的那些工业制品的时候,会对穿越集团保持怎样的态度还真是不好说。谁都不知道这些劫掠成性的海上强盗会不会在利益的趋势之下铤而走险,对穿越集团采取一些激进的敌对手段。对于在远东地区已经建立了据点的葡萄牙人、荷兰人、西班牙人来说,目前严重缺乏海上力量的穿越集团简直就是一块肥肉,只要伸出手就可以夹到自己碗里。他们甚至都不用攻打胜利港,只要直接掐断胜利港对外的海上航路,就能把穿越集团困死在这个小小的港湾里。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在穿越集团这块肥肉把海上列强全部吸引到胜利港来之前,就先已经招来了沿海地区的大股海盗。前次从雷州来袭的海盗团伙,只不过是沿海海盗中毫无名气的一支小队伍罢了,真正像十八芝这种档次的大海盗团伙,穿越集团根本就不具备正面抵抗的能力。如果真被这种大海盗团给盯上,那穿越众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龟缩到一号基地的棱堡中进行防御作战,等待对方失去耐心之后自行退走。

  南中国海的形势非常复杂,谨慎派认为在目前穿越集团尚处在缺乏自保之力的时候,不应该急着去趟这滩浑水,而是稳步发展为上,先打造出一支靠得住的海上力量再考虑开通航路的事。

  这两派的意见纷争从穿越之后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键盘执委们隔三差五就会在论坛上斗得不亦乐乎,而执委会的意见也一直摇摆不定,没有就此拿出最后的决议来。

  这个情况一直维持到八月中旬,一支来自广州的船队抵达胜利港,才为这场旷日持久的争论画上了句号。

  前次“福瑞丰”的李掌柜去广州总行回来之后,就已经给执委会这边带了信,近期会有“福瑞丰”的高层人员到胜利港与他们进行接洽,商谈长期稳定的商业合作模式。这次不但是人来了,银子来了,还带来了为穿越集团在广州代购的两艘大海船。

  船队在胜利港之外就已经被海巡船发现,海巡船靠过去之后,得知了对方的来意之后,便立刻通过步话机通知了港口,而港口又赶紧联系了田独工业区。于是几个执委立刻吭哧吭哧地骑着自行车一路赶回胜利港,会见这位据说是“福瑞丰”总行高管的贵客。...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6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