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杀鸡儆猴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杀鸡儆猴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四个人既然被抓了现行,那么判决也没什么争议。  何况拓殖队初来乍到,对于这种犯罪行为肯定是要重拳打击,就如钱天敦所说,不杀几只鸡,这些猴子又怎么会知道害怕呢?

  顾凯作为穿越集团的首席官,毫不犹豫地就判了这四个人处以极刑,这个判决的结果并没有人表示异议。但该如何执行死刑,众人却是起了争议。有建议枪毙的,也有说照这个时代的规矩应该砍头的,还有说丢出去交给百姓活活打死的。

  这些提议最终都没能获得通过,枪毙和砍头太过于血腥,没人愿意动手,甚至连监刑的差事都没人想接。军警部来黑土港的这些人里倒是有好几个沾过人命的,但那都是在战斗中发生的事情,跟处决人犯根本是两码事。而交给百姓处理显然不妥,因为这极有可能会场面失控引起更大的混乱,并且与执委会提倡的“建立法治社会”的发展路线也不太符合。

  最后还是王汤姆出了个主意用绞刑。绞刑相对于其他死刑来说没有那么血腥,而且高高的绞刑架也很适合让大量的移民进行围观,而顾凯等人希望借助这个案子的判决来进行一次杀鸡儆猴式的普法教育,绞刑无疑是最为合适的一种施刑手段。

  “木工组受点累,加班吧!”定下了行刑方式之后,顾凯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抵达黑土港的第一天就出了两条人命,一起抢劫凶杀案,这对于拓殖队指挥部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考验。好在到目前为止,一切看起来都还算是顺利,而且众人的意见也比较统一,在处理手段的选择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根本性的分歧。

  木工组要连夜赶制的不仅仅是绞刑架,还有好几个哨楼。经过这件事之后,军警部认为目前的岗哨视野仍然太狭窄,需要配合视角更好的哨楼来对整个营区进行监控。不过军警部的要求并不高,只需要在营地周围有几个制高点就够了。

  木工组问明之后倒是很巧妙地偷了个懒,直接在营地周围寻了几棵高大粗壮的树木,在上面寻个分叉处用木板搭出一个桌子大小的平台,然后将挡住视野的分叉枝干全部清理掉。这种三四米高的观察点用绳梯木梯上下都很方便,在使用要求上也完全达到了军警部的要求。钱天敦看了搭出来的样品之后也没挑出什么毛病,只是点点头算默许了木工组的做法。

  第二天一早,走出棚屋出来领取早饭的移民们发现港口上多了一个高大的木台,台上还竖着一副木头架子。不明所以的移民们被民兵指挥着聚集到木台前,纷纷交头接耳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快周恒行便拿着话筒出现在木台上,跟在他后面的还有几个劳工,把高音喇叭和沉重的蓄电池也搬上了台。本来这个场合应该是顾凯出来讲话更为合适,但他的语言能力的确比周恒行差了一大截,如果由他上台来发表演说,恐怕下面绝大多数人都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东西。

  “首先,我代表海汉执委会欢迎各位来到黑土港定居!”周恒行沉稳地开始了演说:“在这个地方,你们将会得到海汉执委会赋予你们的各种福利,你们不用再担心没有饭吃,没有房住,居无定所,随时会被人抓起来送上战场……在海汉执委会管辖的地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只要你们踏踏实实地劳动,遵守我们制定的行为准则,每个人都会得到相应的报酬。”

  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老调重弹,关于海汉移民政策的宣讲,在来黑土港的途中几乎就没停下过。几乎每个成年移民都知道,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大体会被安排什么样的工作,他们又将得到什么样的待遇,未来又有哪些值得期望的前景去等着他们奋斗。绝大多数人对于拓殖队的这些安排都是很满意的,毕竟是拓殖队将他们从战争边缘拯救出来,又给吃又给住,组织他们建立定居点,然后还要帮助他们这些难民重建社会秩序,这都是很值得感激的事情。虽然移民们都是空着肚子在听,但也并没有对此产生什么怨念。

  “但是,就在昨晚,发生了一件极为不好的事情!”周恒行话锋一转,开始说起了昨晚的抢劫案:“几个黎朝的逃兵混进了我们当中,在昨晚抢劫杀害了一个无辜的小姑娘,并且打伤了她的弟弟,为的只是抢夺姐弟俩行李里带着的十多斤干粮!”

  台下立刻一片哗然。逃兵杀百姓抢夺粮食或者财物,其实这种事并不是十分罕见,在此之前也多有发生。这些从战场溃逃的士兵往往为了活命不顾一切,沿途都是靠着抢掠来补充消耗,遇到有人胆敢反抗的,直接杀了也是常有的事。如果战场上出现大规模的溃败,那溃兵经过之地往往会出现大规模的烧杀抢劫事件。否则清化一带的居民离战场那么远,又何必早早地就开始逃难。

  但这种事情在海汉人出现之后还从未发生过,拓殖队在清化河边招收移民的时候,就已经用比较强硬的手段表明了态度,任何不服从安排的人都会收到严厉打击。而之后这一路过来也没人敢于捣乱生事,毕竟每艘船上都有十几个带着腰刀的民兵负责执勤,想要惹事的人也得先想想自己赤手空拳是不是干得过这么多人。

  有不少人都认为自己很幸运地遇到了好人,因为这些民兵对于他们的个人财物并无兴趣,更不会像黎朝溃兵那样先将他们这些老百姓刮个干净。加上一路上的政策宣讲,让很多移民对未来的新生活充满了各种憧憬。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到港的当晚就发生了溃兵洗劫移民的事情,还出了人命,这让移民们都感到了恐惧不安。

  接着有人带了昨晚那个少年上台,这少年红肿着眼睛,在周恒行的诱导之下,哽咽着讲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台下那些善良的民众无不露出了愤慨的表情,有人直接在地上抓了石头就往台上扔过去,险些砸到周恒行。维持秩序的民兵赶紧制止了这种行为,否则场面一旦失控,这几个家伙恐怕等不到行刑就会被愤怒的群众用石头给砸死。

  “虽然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件,但幸运的是,我们的士兵在第一时间就抓住了这几个罪犯!”周恒行一指台下,大声说道:“带犯人上来!”

  一身迷彩服的钱天敦领头,后面由军警部的成员将五花大绑的四名抢劫杀人犯押上了台。

  “经过我们的连夜审讯调查,确认了这几个人的犯罪事实。现在我代表海汉执委会宣布,判决这四名犯人……”周恒行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提高了声调:“绞刑!”

  台下又是一片喧哗声,多数人并不清楚绞刑什么怎么回事,便互相开始询问起来。

  很快有人拿上台几捆绳索,将绳子从高高的木架上方穿过,然后一段固定在木台后方,另一端则是打了一个绳圈活结。

  “这是要吊死他们!”台下有人已经看出了端倪。

  那几个抢劫犯这时候也知道大事不妙,一个个都瘫软在地。有人拿了麻绳麻袋上来,分别用麻绳从膝盖处捆住他们的裤管,这样做是为了防止他们受刑时脊椎断裂导致下半身肌肉和神经失控,屎尿齐下弄得一地都是。麻袋则是用来套住头部,避免他们死时脸上狰狞的表情吓到了台下围观的移民。大人或许还好,但这些移民当中还有不少未成年的孩子,拓殖队认为最好还是不要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留下阴影。

  台下已经有人带头喊了起来:“吊死他们!”很快这种呼声便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声。

  钱天敦从周恒行手里接过话筒说道:“今天我们选择在这里公开处决这几个杀人犯,这不仅仅是对他们犯罪行为的惩罚,同时也是警告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不要触犯了我们立下的规矩。遵守海汉法则的人,生命和财产都会受到我们的保护,而任何胆敢挑战海汉法则的行为,都必将受到严惩!这几个罪犯是黑土港绞死的第一批人,但我希望他们同时也是最后一批在这里被判决死刑的人!”

  看着几根绳索已经都分别套到了死刑犯的脖子上,高桥南还专门上前又检查了一下,然后向钱天敦敬礼示意。钱天敦点点头道:“行刑!”

  啪嚓一声,四名死刑犯脚下的木台地板直接垮了下去。连夜赶工的木工组来不及做翻板式的绞刑台,只是在台子中间估摸着位子留出一个长方形的大洞,下面用几根木桩支着一块木板当作地板。行刑的时候把捆在木桩上的绳子一拉,这块地板立刻就塌下去了。

  四个犯人吊在空中用最后的力气使劲挣扎起来,连上方的木架也跟着有些晃动。站在台边的周恒行和钱天敦都有些担心,心中暗暗祈祷这几个家伙可别把绞刑台给摇垮了,那样的话这个绞刑就完全变成闹剧了。

  好在木工组的收益似乎还算过得去,虽然有点摇摇晃晃但仍然无碍。仅仅十多秒钟之后,就有人已经没了动静。最后一个顽固的家伙足足坚持了四十秒,才无奈地蹬腿告别了这个世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9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