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组织难民

第一百四十一章 组织难民

  “好在有这条河啊!”王汤姆感叹道。

  若不是清化江横亘在这里,阻断了难民北逃的路线,这些人大概早已经不在此地了。不过这些难民所不知的是,即便是跨过了这条清化江,在北边四十里之内,还有从清化江上游分流出来的两条支流会挡住他们的去路。而且由清化往北,便逐渐进入到了水网密集的红河三角洲地区,那里的江河密度更要超过这里好几倍,会大大地增加他们北逃的难度当然,这对于急于收拢难民送去新港搞基建开发的穿越集团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为了避免引起混乱,船队并没有马上靠岸,而是在离岸边有尚有三十来米远的地方就抛锚停船,丝毫不管岸上难民那眼巴巴的目光。但就算这样,还是有少数难民跳下河游向船队,指望船上的人将他们拉上船去。

  “这些该死的猴子!”在军警部几个大佬的耳濡目染之下,王汤姆也学会了用“猴子”来称呼这些越南土著。这些人大多又黑又瘦,面容枯槁,这个外号还真不算太离谱。虽然王汤姆心中有些不满,但他还是拿起了甲板上的捞网长杆,准备救起游过来的难民。

  “不要管这些人,否则岸上的人都会跟着跳河游过来。”军事主官钱天敦终于出现在了甲板上,面无表情地说道。他的身后还跟着个穿迷彩服的小矮子,正是刚刚加入军警部编制的下士高桥南。

  高桥南原本并非被分配来当钱天敦的随从,只是从编制上说归钱天敦指挥而已。但出了罗舞丹那档子事之后,钱天敦便直接向军警部高层开口要人,把他给要到了身边当勤务兵用。这对于一心要往上爬的高桥南来说可是莫大的机缘和荣誉,他也是直到出发前才知道,自己那天“拯救”的这位钱天敦中尉竟然是海外拓殖队的军事主官,这让高桥南感到离自己奋斗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于是这一路上高桥南的贴身服务自是不必多说,就连王汤姆也开玩笑说这根本不是勤务兵,而是钱天敦多了一个“影子”出来。

  几艘中式帆船的船舷较高,人在水里是没法够到船舷边的。船上的人都得到了钱天敦的指令,自然是不会动手捞人。那些人见上船无望,只好又游回河岸上去。也有两个不长眼的直接朝着“飞速号”游过来,他们大概是看到这艘船船尾有低矮的舷梯可以上船,刚伸手够到舷梯,便被快步赶过去的高桥南抽出腰间的木棒,一下一个把他们又打进了水中。

  王汤姆见状倒也没有表示反对,他知道钱天敦的命令听起来似乎有点冷酷,但在当前的环境之下其实是对的。这么多急于北逃的难民聚集在河边,一旦失去了基本的秩序,局面就会变得很难控制。

  “把喇叭架起来,先宣讲我们的政策,然后再派人上岸组织难民。”钱天敦不慌不忙地下达了命令。

  军警部对于航行途中,特别是在转运越南难民期间可能会发生的各种状况都做了推演,并且一一制定了应对预案。眼前的这种状况也在军警部的预料之中,船上的拓殖队只需按照事前制定好的方案一步步进行下去就行。

  很快在“飞速号”的甲板上架起了喇叭,负责进行政策宣讲的人是这次拓殖队的民政主官周恒行。周恒行本身就是海南土著,熟悉海南的风土民情和各种方言,这让他在穿越初期的表现非常惹眼,穿越集团能与本地明人、黎人和苗人顺利地建立起,都有周恒行的功劳。但在此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穿越集团辖区的海南官话和普通话的双向普及速度非常快,就连摩根和约翰逊这种老外都学会了几句简单的海南官话,周恒行这个翻译的重要性和存在感自然就变得逐渐薄弱了。

  这次执委会组织海外拓殖队,周恒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海外镀金”的机会,第一时间便报了名。执委会考虑到他一贯的优良表现已经证明了他的工作能力,另外也是对他前期立下功劳的一种变相“嘉奖”,便遂了他的愿,将他任命为这次拓殖队的民政主官。

  按考察队前次来探知的情况,这里的人语言基本与两广地区相通,自然也难不倒精通多种地方语言的周恒行。他在宣讲中首先告知这些难民,这支船队的目的是河内以东数百里外的一个滨海港口,如今正需要大批的劳动人口。如果愿意跟着船队走的难民,到达目的地之后将获得食物、住处和工作,船队会负责所有人的一切吃穿用度,并且保证只要遵守规矩,他们的人身安全和个人财产都会得到有效的保障。最重要的是,他们当中不会有人被强迫征发兵役,更不可能被送上如今南北双方内战的战场。

  当然,如果没有兴趣跟着船队走的难民,船队也不会有这个工夫去搭救他们。至于他们会不会因为滞留此地,而被清化城派出来搜罗民夫的军队给抓去,那自然也就与船队不相干了。

  对于这些难民来说,他们在逃难的过程中已经失去了很多东西,随身携带的就只有一些衣物、食物和少量的钱财。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和生产工具,就算是能够逃到更远的北方,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将面临着极大的生存压力。如果找不到外来的援助,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在一段时日之后就不得不面临断粮的威胁,届时要嘛饿死在逃难途中,要嘛就只能抢夺其他难民的粮食苟延残喘。

  虽然往北不远就是著名的产粮区,但这些难民恐怕不会有胆子去那里寻找食物,因为河内附近的产粮区几乎都是皇亲贵族、豪门大户的产业,像他们这样的难民出现在那些地方,很快就会被抓起来充当民夫,重新送回到交战区去。

  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驾着大海船出现在清化河边的陌生人却为他们提供了另一外一条出路。一个远离战场的无人区,并且食物和住所也能得到保障,最重要的是这些陌生人看起来有足够的实力能维持当地的社会秩序,这无疑比看不到尽头的逃难之路要好多了。

  周恒行在宣讲完两遍政策之后,接着又开始说明愿意登船的人该如何加入。首先周恒行要求岸边的人全部退后十丈距离,然后船队会派人上岸进行登记和挑选,合格的人将会被允许上船,而报名之后没被挑上的人,等船队挑完人之后,也会将他们渡到对岸去,给他们的逃生之路助上一臂之力。

  这一来原本心头还有些犹豫,打算再观望一下的人都果断下了决心报名,即便是不能被船队选上去那个北方港口,至少报名还有机会能借机渡到对岸去。

  要知道最近这附近二三十里内的居民都逃了个一干二净,连河上摆渡的船都没有了,若是错过了这支船队,那可能就真的没有机会度过清化河了。只有少数单身青壮才会不顾一切地泅渡过河,而绝大多数拖家带口的逃难者都被堵在这里无法再前进。清化城的驻军已经开始隔三岔五地出巡,在周围地区抓捕逃难的民众投入到民夫营中,再在这里耽搁几天,结果就真的很难说了。

  不管是自愿还是不自愿,绝大多数难民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这支船队上,在高音喇叭的反复提醒之下,岸边的民众终于退出了一段距离,给准备靠岸的船队留出了一定的空间。

  “我们这艘船的武装人员先上岸戒备,其他船不要全部靠岸,一艘一艘的来,装满人之后再让下一艘靠上来。”钱天敦首先通过对讲机向其他船上的指挥人员下达了命令,然后才让王汤姆驾驶着“飞速号”缓缓地靠拢了岸边。

  为了防止在河滩上搁浅,船在离河岸还有两三米的地方就抛锚,用跳板搭在船舷上,然后武装人员迅速登岸。在此期间船上的高音喇叭一直重复提醒着难民们站在原地不要上前,但还是有急于逃生的人不管不顾地冲了过来。在这种情况下王汤姆的处置倒是相当果断,直接便放枪打中了其中两个倒霉鬼的腿,迸出的鲜血和伤员的哀嚎立刻就阻止了其他想要抢占先机的蠢蠢欲动者。

  接着“海训01”船跟在“飞速号”后面靠了岸,二十多名民兵下船之后立刻接替了外围的警戒拦阻任务。这些负责维持秩序的民兵并未装备火绳枪,那玩意儿在这种可能会发生零距离接触的场合并不好用。取而代之的是人手一把的kabar野营刀,这种半米长的狗腿刀非常适合单兵在肉搏中使用,当初执委会采购的大量“管制刀具”中,这种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原本就是准备拿来装备民兵所用。

  黑乎乎的刀身将流线型的银色刀刃衬托得十分亮眼,而统一的武器也让这些民兵显得更加有威慑力。当然了,执委会所采购的这些刀并非原厂出产,而是国内阳江的仿制品,不过放在当下这个时代的武器制作水平来看,这些刀可是已经算得上难得一见的宝刀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