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新任巡检(四)

第一百三十七章 新任巡检(四)

  魏平虽然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他也不是傻子,海汉人这么做是打的是什么算盘,他现在也基本有点头绪了。

  海汉人希望能用优厚的待遇收买崖州官府派来的这些人,这种收买并不是需要巡检司为海汉人做些什么,恰恰相反的是,海汉人的目的就是希望他们在胜利港什么都不要做,甚至连这个划定好的院子都不要出去。与其说是圈禁,倒不如说是圈养更为准确。

  近在咫尺的寨墙上不时有巡逻的士兵走动,而小院外也有人站岗值勤,加上院子周围这低矮的栅栏围墙,这地方摆明了就是海汉人为了便于监视巡检司而特地设计的。

  魏平忽然想起,罗升东之前曾经强调过好几次,只要听从海汉人的安排,发点小财并不是什么难事。而现在自己所遇到的景况似乎也正好印证了罗升东的话,如果照海汉人说的做,就在这院子里待着什么都不用做,连三顿饭都有人做好送来,舒舒服服的当大爷不用风吹日晒,每年还有几百两银子的进账,比去过去在天涯镇那种荒凉的地方当差的确好过百倍不止。

  这种待遇魏平过去闻所未闻,而且海汉人开出这每月五十两的诱惑实在是很难抗拒,但魏平还是觉得心里不太舒服,凭什么我堂堂大明巡检要听你一帮海商的安排?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么?

  魏平想到这里刚要发作,罗升东在旁边轻轻拉了他衣袖一下,这一走神,便听宁崎继续说道:“如果魏巡检觉得这里的条件不太合适,那尽管回崖州去就是了,我们绝不阻拦。但如果要留在这里生活,就必须要遵照我们的规矩来。”

  “若是我不按你们的规矩来,又待怎样?”魏平终究还是没忍住,带着三分火气问了出来。

  “也不会把你怎样。”一直没说话的颜楚杰终于开了口:“但最近一直有海盗在附近游弋,说不定过两天就会登陆这里,魏巡检为了保护本地民众,率领手下奋战力竭而死,到时候我们肯定会派人去崖州为各位请功的。”

  威胁!这简直就是毫无遮掩的威胁!魏平气得肺都要炸了,正待要来个翻脸不认人,却见颜楚杰将脖子上挂的铜哨叼到嘴上吹了一响,旋即便见到篱笆外面出现了几十个手持火绳枪的绿衣士兵,将这小院团团围住。带头的军官一声令下,立刻几十支枪口从几个方向一齐对准了巡检司这十几号人。

  魏平见状大吼道:“我乃榆林巡检司巡检魏平,尔等乱民还不速速退下!”

  那些士兵都是一脸的麻木,站在原地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咆哮。

  “尔等私自练兵,不遵法令,就不怕我大明发兵来剿!”魏平知道凭自己这点人肯定无法安然离开这里,索性撕破脸,希望能吓唬住对方。

  “没用的。”罗升东一脸同情点拍拍魏平肩膀:“要是靠一张嘴就能吓住他们,我早吓死他们几回了!”

  陶东来缓缓地说道:“魏巡检,你这是何必呢?买卖不成仁义在嘛,你把话说得这么僵,我们也就没法再放你回崖州了。这样吧,还是给你两条路选,一是留在这院子里好好做你的榆林巡检,我们好吃好住地把你养着,过个一两年就放你回去了。”

  “那第二条路是什么?”魏平不甘心地追问道。

  “第二条路嘛……刚才在码头上你应该也看到那些苦工了吧?如果你不愿意采纳第一个办法,那我们也只有勉为其难,送你去工地上做工了。当然了,在那里可就没巡检司这么自在了,要是工作不够卖力,那是要吃鞭子的!”陶东来的语气很平稳,就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不过这个苦工也不用做一辈子,做个一两年之后,我们也是会放你回崖州的。”

  陶东来看着气得直咬牙的魏平,继续说道:“至于你的这帮下属,如果你选择享福,那么他们都可以跟着享福,如果你选择做苦工,那他们也得跟着你一起去做两年苦工!”

  魏平看看左右这些人的表情,大多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但也并未有任何一人站出来说点什么支持他的话。魏平叹了口气,心知差异如此巨大的条件,若是还会有人支持自己跟海汉人对着干,那才是真的疯了。

  “我若依了你们,可保我这一行十三人的平安?”魏平心知硬斗无望,只能服软了。

  “那是当然,我重申一遍,我们并不想伤害你们,只要你们服从安排,在这里好好生活就行了。我们不希望有外人插手这里的事务,包括大明官府在内。”陶东来见他服了软,也就不再用言语恐吓他了。

  “我们巡检司倒也罢了,那他们的差事怎么办?”魏平一指那两个吏员:“他们是来丈量耕地的,关在这地方如何做事?”

  陶东来回头看了一眼施耐德,施耐德对此似乎也早有准备,开口说道:“丈量的事情就不用麻烦了,我们的地自己会量。至于登记造册嘛……你们随随便便写个一百亩就行了。”

  一百亩?魏平感受到这话里深深的恶意,上千人居住的地方,耕地才一百亩?老子虽然读书少也不是让你这么唬弄的!

  魏平心里这念头还没转过,便听施耐德接着说道:“至于粮税什么的就不要想了,我们这边的粮食自己都不够吃,没法再向大明朝廷缴粮上税了。”

  施耐德几句话便把这差事给堵死了,魏平虽然心头不服,但在几十支火铳的瞄准之下,也早就没了抗争的勇气。何况即便他要抗争,他手下这帮人却未必愿意帮他,说不定还没把腰刀抽出来,就先被身边的自己人给按翻了。这些人肯跟着魏平来这胜利港可都是冲着钱来的,谁都不可能去跟这帮连民团都装备了火铳的海汉人玩命,要是魏平真跟海汉人翻脸动手,那这帮手下多半会选择跟他翻脸而不是海汉人。

  接下来便有士兵上前收走了他们携带的武器,连行李也仔细查看过,将几乎所有的金属器物都收得一干二净,不过这些人随身携带的银钱却是一分未动。

  陶东来最后指了指院门道:“你们的活动范围就在这个院子里,不能随便下河,不能翻越这个栅栏,未经允许不能出这个院门,以上行为发现一次警告,发现两次就直接发配到工地做苦工。”

  宁崎补充道:“如果有家书或者财物需要带回崖州的,可以通知我们的哨兵,我们有船定期前往崖州,会帮你们送到家里。隔天会有人组织你们洗澡,还有便桶一定要倒在指定的地方,不许倒进河里!”

  魏平铁青着脸听完了这些训诫,目送这帮人鱼贯走出院子。罗升东走在最后,压低了声音道:“魏巡检,你自己放老实点,他们看你态度好就不会关你太长的时间,好自为之吧!”

  劝告完魏平,罗升东赶紧屁颠屁颠地跟上了队伍,他还得跟施耐德和宁崎交接船上的货物。这次他从崖州又运来犯人苦役共八十八人,另外还有一些由驻崖办采购,托他送回胜利港的货物。上次拉了一批盐去陵水、万州、文昌一线卖得极好,几乎是船到当地就立刻脱手了,罗升东打算趁着这次出来再跑一趟东岸,抓紧时间把海汉人出的廉价精盐尽可能多的卖到这些地方。罗升东前次听施耐德讲过,这种行为叫做“抢占市场”,只要能在当地形成消费习惯,以后这些地方的盐业市场就能稳稳地掌握在手中了。

  巡检司这帮人却是并没有从惴惴不安的情绪中缓解过来,执委们前脚刚走,这边立刻就开始商量该如何从这里逃脱了。

  待问到魏平这里的时候,魏平只是冷笑道:“逃?往哪里逃?这院子前后左右都有岗哨,我们只要稍有异动就会被发现。那些哨兵脖子上的铜哨一吹,我们便无所遁形了。”

  “或许我们可以趁夜摸进山里,又或是去码头上抢条船。”有人出主意道。

  “方圆几十里就这里有人烟,进山了搞不好得躲上好些天,我们吃什么?”立刻有人反驳。

  “船抢了也没用,我们这些人里面连一个船工都没有。”很快有人也驳斥了另一条逃生途径。

  “要不,我们先待几天看看?反正那个海汉头领也说了,只要我们不生事,就不会伤及我们性命。”有胆小的人开始建议另外一种选择。

  “是啊,海汉人还说了会按照我们原来的俸禄双倍发放饷钱,每个月还有什么办公经费,这笔钱自然是魏巡检拿大头,但我们也可以跟着喝点汤嘛!”有刚才对政策了解得比较仔细的人已经开始琢磨自己能够拿到多少钱了。

  商量了半晌,一帮人还是没有一个统一的结论,但逃跑看来是不太可行了,于是先留下来观望一下形势,也就理所当然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选择。魏平站在栅栏前面,看着远处码头上忙忙碌碌的人群,心里却是在琢磨另一件事这些海汉人出手如此阔绰,他们的钱究竟是怎么来的?要在这里修港建堡,还要养活上千的雇工,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