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新任巡检(一)

第一百三十四章 新任巡检(一)

  由于当初要赶在穿越前进行育秧并且带着秧苗进行穿越,受限于这样客观条件,上半年春种时最终的水稻种植面积只有两百亩左右,其他数百亩耕地都被用来种植玉米、大豆、薯类等杂粮作物和经济类农作物。  虽然农业部对于这两百亩来自后世优良稻种的水稻田产量很有信心,但有鉴于目前穿越集团辖区内快速增长的人口,粮食种植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已经势在必行。

  在农场公社成立之后的这段时间里,公社组织人手在田独河口到二号基地之间的东岸地区又开垦出了五百余亩的耕地,计划将其中大部分都用来种植水稻。而更深入内陆的黎峒苗寨地区,已经开始逐步接受穿越集团的安排,种植一些经济作物,如香料、油棕、甘蔗等。

  上次考察队从北部湾回来之后,便向农业部提出了可以考虑挖掘附近岛屿上的鸟粪磷矿作为农田肥料的建议。这个建议很快就得到了执委会的首肯,并且指示海运部进行配合。于是海运部近期出海训练的帆船又多了一项任务,便是轮流到三亚湾的东西两个玳瑁岛上挖掘鸟粪。

  这天越之云带着训练船来到东玳瑁岛停靠,像往常一样让随船的二十多个农场公社的劳工上岛挖了几个小时。等看看差不多已经装了有两三千斤鸟粪磷矿上船,越之云便下令收工回家。回航的时候,越之云从望远镜中观察到从西边的海面上有一艘海沧船缓缓驶来。

  越之云看那船上挂着的水师幡旗,便知这是“海汉人民的老朋友”,大明崖州水寨的罗升东罗把总又到访了,当下便一面用船上的电台通知胜利港这个消息,一面准备下令降帆减速,等着对方靠近,。

  不过胜利港的回复却是有些出乎了越之云的意料,让他尽快带船返回胜利港,不与对方发生接触。越之云虽然心头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做不误,赶紧下令升帆,并且亲自掌舵,带着船赶回了胜利港。下船的时候越之云发现陶东来、颜楚杰、宁崎、施耐德都出现在码头上,这样的阵势显然不会是等着迎接自己,赶紧问道:“是不是出事了?明军又要来攻打我们?应该不会啊,我只看到一艘海沧船,没有观察到水师的船队出现。”

  “水师当然不会来攻打我们,就算要来,罗升东也一定会想办法先和我们通气的。”陶东来拍拍越之云肩膀安慰道:“驻崖办已经发了消息过来,是崖州州衙坐不住了,派人过来接手这里的地方政务和税收。”

  越之云嗤笑一声道:“这算盘打得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今后是谁接手谁!”

  陶东来也笑道:“先看看情况吧,如果知情识趣,那我们多养几张嘴巴也无所谓,如果是不懂事的家伙,到了这地方,我们也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关于崖州这边有意向胜利港派驻巡检司和税吏的消息,上次何夕回来时已经向执委会汇报过了。  崖州那边眼看着胜利港逐渐有了人气,想要把这里重新纳入治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执委会可不是明朝海商,对于大明律法并没有任何的畏惧之心,当时陶东来就已经给何夕表明过执委会的态度,只是不知他是否已经将这层意思成功地传达给了崖州官方。

  魏平站在船头,迎面吹来的海风带着一丝腥味,这让他的鼻子有些不太舒服,不过他还是努力作出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眺望着远处已经出现在海平面上的鹿回头角。崖州水寨的罗把总就在旁边,魏平可不希望在他面前失了脸面,这次出来之前姐夫已经特地打招呼让他好好干,替崖州州衙这边争口气,不要让风头全被水寨的大老粗们给抢跑了。

  魏平在此之前是天涯巡检司的巡检官,正九品,这职位还是靠着他那位身为崖州同知的姐夫给扶上去的。虽然只是小小的巡检司,不过好歹也是已经入了官流,起码比那些庸庸碌碌的小吏已经高了一头,要知道很多小吏在衙门打了一辈子工最后都没办法跨过那道门坎,相比之下魏平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巡检,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

  但魏平自己可不这样认为,天涯镇那地方居民不过七八百,流动人口更是少之又少,巡检司根本没什么油水可捞。上任三个月,魏平就只在一开始去了几天,然后干脆就撂挑子不干了,谁爱管谁去,本大爷回崖州歇着了。

  当然巡检司也不全是这样干瘪瘪的苦差事,比如南山巡检司的状况就要好得多,魏平曾在跟同僚们喝酒时听别人说起过,那边的巡检一个月的外快少说也在八到十两银子,年景好的时候一个月捞个二十两也不稀奇。对此魏平很是忿忿不平,专门找他姐夫说过这事,干着同样的差事,凭什么别人两三个月就能捞到本大爷一年的收入?不如把那个巡检踢了让本大爷来做。

  魏平认为自己的要求很合理,但还是被姐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若是别的地方也就罢了,但南山巡检司的现在的头头是锦衣卫龚总旗的堂弟,这靠山别说搬不搬得动,就算有搬动的可能,魏平的姐夫也不想冒着得罪锦衣卫的风险去尝试。

  虽然南山巡检司的差事没能拿下,但同知姐夫很快给魏平寻到了一个油水丰厚的新差事。知州大人打算重设榆林巡检司,这个人选肯定是从现有的“本地人才库”中进行选拔,而“一贯表现良好”的魏平便在同知姐夫的推荐之下抢到了这个位子。

  榆林巡检司其实早在明初就设立了,只是最近几十年迫于海盗活动猖獗,而本地驻军实力又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在万历年间便已经名存实亡。到穿越集团登陆胜利港的时候,榆林这地方就只剩了一个小队的士兵驻扎,而且一见到有大规模陌生势力登陆就直接跑路了,根本没什么作用可言。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海汉人在榆林的出现逐步引起了崖州官方的注意,先是有崖州水寨上报,有“海外义商”在榆林助战水师官兵剿灭海盗,随后便开始有海汉客商进驻崖州城,并且开始在崖州出售一些精巧的玻璃制品。如果仅仅只是一拨贩运海货的商人,自然还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但这些海汉人接下来便开始从崖州大量引入人口,不管是犯人还是平民,统统照收不误。

  自打水寨把总罗升东牵线,让海汉人引进了大批崖州囚徒之后,崖州官方发现这么做除了解决本地长期以来因为犯人过多而造成的财政问题之外,居然还有按人头计算的“用工回扣”可拿,从那时起便开始对胜利港的海汉人打上了主意。

  根据从各种渠道反馈回来的消息,海汉人在榆林已经开港立寨,扎下根来,同时雇请了大量的本地百姓为他们务工和开垦耕地,还将榆林的港湾重新命名为“胜利港”。崖州官方认为于公于私,都必须要插手榆林的事务了,于是便决定重新设立榆林巡检司,派出一套治安班子和几名税吏,将那块区域重新纳入到崖州治下。

  魏平虽然是个高不成低不就的混混小子,但基本的眼界还是有的,他接到这差事的时候并不是第一次知道海汉人的存在。事实上海汉人的富足早就在崖州出了名,大宗收购各种货物,导致本地煤价、布价等日用品经常出现价格大幅波动,甚至有些市场供应量不大商品会直接被海汉人买到断货;大量地雇佣本地劳力去“胜利港”打工,每次都是百人为批次起运,让人实在想不通那地方能有什么赚钱的生意,竟然需要如此之多的雇工;还有“驻崖办”的那几个海汉人,整日里便是到处交结本地权贵,花钱如流水一般,魏平便在姐夫的书房中见过海汉人托了姐夫幕僚送来的一套精美的玻璃文具,据说同样的玩意儿在城里的“安富行”和“福瑞丰”都要卖到二十两银子以上,这种送礼的手笔甚至很难让人鼓起勇气来拒绝。

  这种种的迹象都表明,海汉人是非常有钱的一个群体,而海汉人所定居的胜利港,应该也是一个充满了油水的地方。魏平认为自己捞钱的本事应该不会比南山巡检司的同僚差,人家在南山那种地方都能做到每个月捞一二十两银子,难道本大爷到了胜利港这种地方还不赚个盆满钵满?看看海汉人送礼做人情的阔绰,自己再怎么个不济法,一年捞个一二百两银子应该还会很轻松吧。

  魏平在船上与罗升东闲聊之时,便将自己的想法拣了一些来说,想听听这位据说与海汉人非常熟悉的水师把总有什么样的意见。哪知罗升东只是笑了笑,一脸鄙视地看着他道:“一二百两银子?兄弟,你这是狗熊掉进蜜罐里,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