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华夷之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华夷之辨

  “但我们现在跟大明的关系保持得很好,不管官方还是民间都有很多沟通渠道,并且随着我们贸易规模的不断扩大,大明与我们之间的利益纠葛只会越来越深,我不认为近期内会有双方关系破裂乃至需要开战的可能。  只要一两年以后,我们在大明内部就会培养出足够多的既得利益者,像罗升东这样的人将越来越多,他们会不遗余力地维护与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且替我们处理掉那些可能引起麻烦的隐患。”施耐德自然不会轻易被颜楚杰的言辞说服,在他看来颜楚杰的态度更像是一种为了达成目的而故意表现出来的危言耸听。

  “大明是我们的外部威胁之一,但也不是唯一的威胁!”作为军警部的主管之一,陶东来实在没法看着自己的战友继续孤身战斗下去,只能选择参加到这场辩论中来:“在座的各位不要忘了,我们今后的对手还有西班牙人、荷兰人、葡萄牙人、英国人,以及从吴淞口到马六甲这一大片海域上的无数海盗!这些势力当中的任何一支,都不会比大明的威胁更小,而且他们绝不可能像大明这样把我们当作同宗同族的后裔看待,我们那套出身海汉的说辞对这些海上势力来说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效果。不要以为只有海盗才会干劫掠的勾当,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这些西方列强同样会把我们当作一块肥肉给吞掉!”

  “各位不要认为这些归化民经过一两个月的集训就是合格的士兵了,他们现在的作战技能基本是零!说得严重点,这些士兵和保安连什么是战争都不知道,对这方面的认识甚至比不了我们中间那些键盘军事家!没有经年累月的训练,他们根本就没法上战场作战,跟明朝的卫所兵相比,他们也就是排队排得更整齐点而已!”

  “还有,各位不要忽视了一支军队的成军时间,陆军或许只需一两年就能够成军,但对我们今后非常依赖的海军来说,一两年恐怕只够训练出一批水手而已,离成军的要求还远得很!我们未来的海军从哪里来?还不是要从新兵营一批一批地训练出来!一个月一两千的开支很多吗?相比海军,陆军的开始算是很小了,现在就开始叫苦叫穷,以后海军还搞不搞了?”

  陶东来很少在内部会上把话说到这么重,说完之后会议室中竟然出现了短暂的沉寂。最后还是施耐德出声打破了沉默:“陶总,我的意思并不是反对军警部组建军事力量,而是反对在现阶段就大规模扩建军队,我们至少应该等到……”

  “我们可以等,但我们的对手不会那么好心等下去!”颜楚杰没等施耐德说完就打断了他:“刚才陶总也说得很明白了,我们训练的这些归化民士兵、保安,真正形成战斗力还需要一段时间,事实上他们现在连后世的新兵素质要求都达不到,就得因为形势需要投入到部署中去。虽然我们未来是要走精兵路线,但现在手头上这些兵可不是什么精兵,在军警部看来甚至连一个合格兵的水平都还没达到,我们现在所能做的也就只有扩大编制规模,在数量上做做文章。”

  “好吧,我想我大概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说服你们,但我要提醒你们,军警部的下季度预算最好重新作出调整,并且我建议从下季度开始,军事预算要通过执委会的审议之后才能在财政部兑现。毕竟我们的执委会模式是一个民主体制,而不是军政权执政,对吧?”面对两个大佬的坚决态度,施耐德很是无奈地放弃了继续对抗,但他还是希望在游戏规则上能给军警部加上一道限制。

  这次陶东来也没有再坚持,点点头道:“这是应该做的,事实上我认为有必要在年底的时候,各个部门都要为明年的发展计划制定一个预算表。既然我们已经开始在推行内部的货币结算体系,那么预决算手段就应该跟着开始推广,这其中的重要性,施先生应该很清楚吧?”

  “那当然。”见陶东来的态度有所缓和,施耐德也打起了精神说明道:“制作政fu的年度财政收支预算,这可是穿越政权的财政工作核心,也是我们这样的新兴政权区别于封建政权的最大不同之一。有了政fu预算,我们才能科学地制定发展计划,并且有效地对各个职能部门进行财政监管。这个问题上我无条件支持陶总的提议,年度预算体系的确应该尽快得到施行。”

  虽然略微有一些跑题,不过执委会最终还是就此达成了一致意见,批准了军警部的扩招计划。但在审议军警部的外派人员名单时,又有人提出了新的质疑。

  “这里面怎么还有小日本的名字?”蒙贺指着人员名单大声道:“高桥南不是劳改营的那个工头吗?怎么他也会在军警部的外派名单里?”

  “这个由我来说明一下吧。”颜楚杰开口道:“这个小日本在劳改营期间表现一直比较突出,而且组织能力也不错,最重要的是对我们穿越政权的认同度很高,乐于为我们做事。任亮给军警部打了几次报告,都提到希望把高桥南的身份转入到归化民中,给他一个上进的机会。”

  任亮在此之前把劳改营管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提出了“劳工等级制”这样具有深远意义的用工方案,执委会对他的能力都是相当认同。既然这个人选是任亮提出来的,蒙贺倒也不会质疑任亮的眼光,只是颜楚杰的回答并没有让他心中的疑问全部得到开解:“那把这个小日本派到那边去的具体作用是什么?”

  颜楚杰应道:“继续做他所擅长的监工工作。新港输入的越南人口很可能会在短期内就达到一两千人的规模,而我们派去当地的人绝大部分是技术人员和武装人员,真正工地上的管理人员很少,任亮认为像高桥南这样的人,在新港能够发挥出比劳改营工头更大的作用。”

  “小日本善于搞管理是天赋吗?”蒙贺顺口开了句玩笑。

  “与其说是天赋,倒不如说是后天所形成的习惯。”宁崎替颜楚杰解释道:“他们所奉行的武士道就是一种绝对服从的体系,对下级武士来说,无条件执行上级的命令就是他们的天职,所以在我们看来,高桥南的服从性一直表现得非常好,并且他也会以自己为标准,去要求和训练他的下属。”

  “高桥南在劳改营一直都是唱白脸的,我们用日本人去管理越南人,让高桥南去扮演恶人的形象,这样其实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我们与越南移民之间产生直接的冲突。”颜楚杰补充道。

  说到这个话题,陶东来忍不住也开口阐述自己的看法:“关于归化民的种族问题,我认为大家不要过分在意,多民族乃至多人种并存于我们的管理之下,这样的局面我们迟早都会面对的。以后在我们的工厂中,部队中,很可能还会有日本人、越南人、朝鲜人、蒙古人、欧洲白人甚至非洲黑人的加入,我们不应局限于后世的认知,把语言、民族、人种、肤色作为区别国与国、内与外的界线,我们征收归化民的标准应该是基于对我们所施行社会体制的基本认同,对我们穿越政权的高度忠诚!”

  “关于高桥南的工作安排,我认为这对我们今后从制度上解决是一个很好的尝试机会。在座的各位应该都知道,在后世我们的国家因为错误的民族政策吃了太多的亏,追根究底,我认为在制度上对各民族的区别对待就是祸乱的最大根源!我们不搞什么两少一宽,但也不能对其他民族、人种进行歧视性的对待,只有这样才能让不同民族、人种的归化民在最大限度上认同自己的新身份!”

  “陶总,你说的这种民族政策不是不好,但我觉得像我这样的大汉族主义者很难认同你的观点,这样一来岂不是变相弱化了我们汉人的地位?”一向有前列皇汉思想倾向的蒙贺立刻就对陶东来的说法表示了质疑。

  “你这么说是想扯到华夷之辨上了?你这种观点不是大汉族主义,而是狭隘的民族主义。”陶东来立刻反驳道:“就算按照老祖宗的说法,以春秋和三礼来区分华夏和蛮夷,也只是从文化上来进行区别,说白了就是遵守我们的社会制度和文化传承,那就是华夏人,老祖宗可没说过要按肤色、人种什么的来区分华夷。我们需要做的是对归化民从文化上,从制度上进行同化,而不是从一开始就把归化民按照民族、人种等等条件区别开,分出汉人与非汉人的族群,如果那样做,我们不是就又走上了后世的错误老路吗?”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