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战争贩子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战争贩子

  人道主义救援?坐在下面的人丛中立刻就有嗤笑声传出来,这王汤姆真不愧是在灯塔国长大的,受到帝国主义毒害颇深啊!殊不知强权大国提出人道主义救援的时候,往往都是因为想要直接插手某一地区事务而没有更为合理的借口而已。  在穿越之前,号称世界警察的灯塔国进行过“人道主义救援”的地方多了去了,哪一个地方不是被越搅越乱,远到科索沃近到叙利亚,从欧洲搅到亚洲,凡是被灯塔国以“人道主义”名义干涉过的地方基本上都没逃过成为一片焦土的下场。

  任何一个三观端正的旁观者,都会清醒地意识到“人道主义”这玩意儿完全就是灯塔国为了干涉别国内政而舞动的一根搅屎棍而已。用“人道主义”的口号来维护人权是灯塔国的惯用伎俩,只要灯塔国需要,随时都能以“人权高于主权”的名义对他国采取种种制裁手段乃至军事打击,而当它需要用“棱镜”这种毫无人道主义精神,完全无视人权的间谍手段监视全世界的时候,又会毫不犹豫地把吐出来的话全给吞回去,摆出一副“老子从来都是奉行主权高于人权”的嘴脸面对别人的责难。当然在这种时候,“人道主义”之类的口号立刻就会被贬低到狗屁不如的境地。

  穿越集团当中有相当比例的人对于灯塔国和越南都没有什么好感可言,区别只在于一个是无耻的流氓,另一个是讨厌的猴子,而现在一个前灯塔国国民声称执委会应该对猴子国的国民采取“人道主义救援”,这种说法就显得相当不讨好了。

  颜楚杰立刻就对王汤姆的这种腔调发难了:“汤姆,你这个话的提法有待商榷,不管现在那边是越南也好,安南也好,我们所要进行的移民行动跟人道主义没有什么必然联系,那些老百姓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活下去,而我们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充其量只是各取所需而已,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们不需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说服谁或者遮掩什么,你也不需要用这种很官方的发言方式来应付我们。”

  王汤姆不禁脸上一烫,还好他长期在海上生活,肤色早已经被紫外线晒得黝黑,旁人倒也看不出来他的窘状。不过王汤姆也并没有被颜楚杰的话所说服,仍然辩解道:“我说的人道主义救援并不是什么政治借口,只是站在普世价值的角度上说一下自己的看法而已。”

  颜楚杰还欲争论下去,陶东来已经忙不迭地终结了这段对话:“行了,我们内部之间的争论,没有必要上升到意识形态的高度,就算要讲政治正确,我们也只对内,不对外。我们对外采取任何行动或者措施的标准只有一条,那就是合乎我们这个穿越集团的利益!在这个前提之下,对外打一打各种主义的旗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宣传需要吧。好了,其他人接着提问吧!”

  颜楚杰立刻开口道:“我有问题。汤姆,根据你们实地考察的结果,你认为那个地方所面临的外部威胁有多大?我的意思是我们要确保当地的安全,需要达到什么样的防御力度?”

  军警部之前所制定的防御方案,基本是以他们在大本营未能完全实现的堡垒式防御为蓝本,而这种方案最被人所诟病的便是在人力和物力上都耗费巨大。而军警部也一直没有足够的事实依据根据来支撑自己的观点,这种时候考察队的意见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王汤姆点点头,重新调出卫星图,指着新港所在的区域开始进行解说:“要考虑新港的防御力度,首先我们必须清楚外部威胁的具体状况。各位请看,新港的西面和北面,都被绵延数十里的大片山脉隔绝了陆上通道,而以东、以南都是大海。根据我们观察到的情况,在以新港为原点半径五十公里的范围内,可以说基本都是属于无人区状态,新港与外部的唯一连接通道就是海路,而最近的人口聚集地距离新港也有四十海里的里程,我认为在其周边一天行程的范围内,目前没有能够威胁到新港的力量存在。”

  “如果将这个范围继续放大,那么周边地区最大的一处威胁,应该还是来自于河内。”王汤姆在地图上指出了河内所在的位置:“但河内到海边足有一百公里,以这个时代的步兵部队行进速度来算,至少要三到四天才能从河内行进到海边,再花上一天的时间乘船过海……事实上我不认为河内的黎朝当权者会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因为新港那地方实在没什么可抢的东西,兵派得少,未必打得下来,派得多又会面临得不偿失的结果。”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越南国内的南北对峙会帮助我们引开当权者的注意力,他们国内的军队正在不断朝顺化一带集中,至少一两年内没法顾及到我们的存在。而一两年之后嘛……我想那时候新港的局面应该会比现在好得多,至少应该能建立起一支足以威胁越南北部沿海地区的准军事力量了。”

  “鉴于短期内在新港周边地区并不会出现真正会产生威胁的势力,我认为不需要在新港建设之初就把对外防御作为军事重点。相较于防御,我认为我们更应该重视大量移民引入当地之后的治安问题。如果要开大规模开发煤矿,我们至少也要从越南引进两三千移民到新港吧?而我们能够派到当地的管理者顶多就只有两位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显然更需要一支协助我们进行内部管理的治安维持力量。”

  “看来我们军警部的当务之急是要扩编保安连了。”颜楚杰有些悻悻地应了一句。王汤姆的意见明显已经推翻了军警部的最初打算,一个不具备重大外部威胁的港口当然没有必要从一开始就朝堡垒式据点的方向去进行军事建设。而且王汤姆说得的确很有道理,与其重视尚不知在何处的外部敌人,倒不如先管理好短期内引进的大量移民。

  “抽调去海外驻扎的军事人员比例要重新进行调整,适当增加治安维持人员的比例。”陶东来对王汤姆的意见也表示了赞同。

  “那你们军警部定的几门陆军炮还要不要了?”冶金车间的刘星礼在人群中发问道:“如果不急的话,那些铁就先用来打造工具了。”

  “先造工具吧。”颜楚杰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

  “炮可以缓缓,不过造枪可别停下来。”会议室中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场面,宁崎居然对军警部的事务发表了意见。

  “为什么?”颜楚杰一时间也忘了宁崎这是在帮着军警部说话,顺口反问了一句。

  “不要忘了越南这时候处于内战状态,我们造出来的火绳枪除了训练和装备归化民部队,还可以用来出售。”宁崎转向施耐德道:“你们商务部不是一直想跟军警部联手出售军火吗?如果大明这边暂时走不通路子,我觉得越南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们所需要的火器数量未必会比大明少。”

  “这个时候的越南人打仗也在用火器了?”颜楚杰疑惑地问道:“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你不要以为我们整天猴子猴子的叫,那里生活的就真只是一群猴子,事实上越南人使用火绳枪的历史并不比大明晚,明史里兵志之四就有记载,明成祖朱棣出兵平交趾,得到了神机枪,才因此而设置了神机营,开始在明军当中装备火器。那可是十五世纪初,两百年前的事情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期,葡萄牙人已经向越南国内出售了不少的火器,可以说那里已经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军火市场了。”宁崎抓住机会又给颜楚杰上了一课。

  施耐德听完之后眼睛立刻就亮了:“我们的生产成本和运输成本比葡萄牙人可低多了,质量上又要比他们的货高出一大截,这个市场不抢白不抢啊!就算以目前的产能来算,这也是每个月一两千两银子的生意了。”

  “卖枪赚不了多少钱,一杆鸟铳才十来两银子,撑死能了赚个两,卖炮才是大买卖,一门大炮轻轻松松就能卖到上千两!”宁崎继续点化施耐德这个奸商:“必要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用武器换粮食,武器换人口,武器换矿产……”

  “好东西一定要分享!我们卖完北边再卖南边,两边都卖,让他们杀个痛快!”颜楚杰咬牙切齿地说道,凶狠的口气让旁观者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二十世纪50年代开始的越南南北大战。在那场持续近二十年的内战中,越南国内有近四百万人死于战火。

  望着这群兴奋不已的战争贩子,王汤姆的嘴角忍不住有些抽搐,但他什么话都没说。就算再怎么白目,他也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再提什么“人道主义”之类的话题,恐怕立刻就会被在场的人喷个狗血淋头。...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5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